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08章:主动投效

第1108章:主动投效

  『我?双榜头名?』

  纵使是【大魏宫廷】介子鸱,在听到那名礼部官员喊道他的【大魏宫廷】名字后,整个人一下子也呆懵了。

  虽然他一心希望能够披肩、甚至赶超那位已投奔了某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同僚前辈——洪德十六年金榜头名的【大魏宫廷】寇正,但当幸福真正来临时,他仍有些不敢相信。

  而相比较呆懵的【大魏宫廷】介子鸱,在他身边的【大魏宫廷】文少伯则整个人跳了起来,攥着拳头兴奋地满脸通红,以至于有些不明究竟的【大魏宫廷】考子,还以为这个骚扰的【大魏宫廷】家伙就是【大魏宫廷】那个介子鸱咧。

  “介子!”

  猛地抱住了介子鸱,文少伯兴奋地使劲用攥紧的【大魏宫廷】拳头拍打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后背。

  不得不说,文少伯与介子鸱二人有着过命的【大魏宫廷】交情,毕竟当年文少伯上山狩猎不慎摔落山崖时,就是【大魏宫廷】那时碰巧上山砍柴的【大魏宫廷】介子鸱发现了他,将昏迷不醒的【大魏宫廷】文少伯背回了自己家,毫不夸张地说,要不是【大魏宫廷】介子鸱,文少伯或许早已死在山上了。

  正因为这样,当这对兄弟俩在这几年赚了许多财富后,文少伯仍不忘初心,坚持要将家产分一半给介子鸱,只不过介子鸱志不在此,因此没有接受而已。

  而如今,义弟介子鸱高中双榜头名,终于踏出了他一生抱负的【大魏宫廷】第一步,文少伯甚至比介子鸱本人还要兴奋,还要高兴,他忘情地抱着介子鸱,拍打着后者,以至于介子鸱在恍惚间造了这罪,险些憋上了心肺。

  最终,还是【大魏宫廷】何昕贤看到介子鸱由于呼吸困难使得面色有些发青,大惊失色下将文少伯拉下,总算是【大魏宫廷】救了介子鸱一命。

  在高中双榜头名的【大魏宫廷】时候,被为其庆祝的【大魏宫廷】义兄紧紧拥抱导致窒息而亡,这就太悲惨了。

  “抱歉,抱歉,我太兴奋了。”

  看着介子鸱捂着喉咙,用恨不得杀人的【大魏宫廷】目光看着自己,文少伯讪笑着退后了两步。

  当然,介子鸱也不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生气,他只是【大魏宫廷】用这个举动,来掩饰自己心中的【大魏宫廷】激动而已——义兄文少伯真情流露,说明他们义兄弟情深义重,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大魏宫廷】。

  “恭喜你,贤弟。”

  此时,何昕贤朝着介子鸱拱了拱手,发自肺腑地祝贺道。

  不可否认,他心底对介子鸱这位小他两岁的【大魏宫廷】同考生颇为羡慕,同时也有些感慨于自己悲催的【大魏宫廷】命运。

  洪德十六年时,他信心十足地参加会试,结果碰到『寇正』与『骆瑸』,位居第三。

  洪德十九年时,他重新振作,再次参加会试,结果又碰到『黄怀石』、『张启功』与『刘介』三人,位居第四。

  而今年,洪德二十二年,他又一次鼓起勇气来参加会试,结果又碰到了『介子鸱』、『范应』、『唐沮』等人。

  其余人暂且不说,但是【大魏宫廷】『寇正』、『黄怀石』、『介子鸱』这三位,却是【大魏宫廷】何昕贤不得不服气的【大魏宫廷】考场劲敌。

  尤其是【大魏宫廷】介子鸱。

  甲卷暂且不论,因为主考官的【大魏宫廷】主观性影响太大,但那份由肃王赵弘润草拟的【大魏宫廷】乙卷,却是【大魏宫廷】清清楚楚标注有『得分』的【大魏宫廷】试卷,满分六十分的【大魏宫廷】乙卷,介子鸱得到了四十八分,而他何昕贤仅只有三十一分,这无疑就是【大魏宫廷】两者的【大魏宫廷】差距。

  在这种确凿的【大魏宫廷】分数面前,任何辩解、任何理由都是【大魏宫廷】苍白无力的【大魏宫廷】。

  只能说明,介子鸱比他优秀,懂得的【大魏宫廷】学识比他更多。

  “何兄过奖了。”在回过神来之后,介子鸱谦逊地谢道。

  此时,那名礼部官员也已经念到了何昕贤、唐沮二人的【大魏宫廷】名字,鉴于周围越来越多的【大魏宫廷】考子已经注意到了他们,何昕贤等人便离开了庙街,准备找个酒楼庆祝一下。

  为了给义弟庆祝,文少伯将一行人带到了大梁最有名的【大魏宫廷】几座酒楼其中之一,其实按照他的【大魏宫廷】性格,他更倾向于花街的【大魏宫廷】一方水榭,只可惜,何昕贤家教严、而唐沮面皮薄,婉言拒绝了文少伯的【大魏宫廷】引诱。

  在庆贺时,何昕贤想到了温崎。

  他感觉很纳闷,因为方才他并没有听到温崎的【大魏宫廷】名次,这不合常理,毕竟温崎亦是【大魏宫廷】非常具有才华的【大魏宫廷】人,按理来说也应该在双榜上名列前茅才对。

  而听了何昕贤的【大魏宫廷】询问,唐沮笑着打趣道:“或许是【大魏宫廷】被肃王殿下抹消了成绩吧,毕竟,温兄是【大魏宫廷】栽在肃王殿下手中了。”

  “我说温兄今日怎么不来看榜呢。”介子鸱恍然大悟的【大魏宫廷】话,引起了何昕贤与唐沮的【大魏宫廷】哄笑。

  对于『温崎的【大魏宫廷】考试成绩或有可能被肃王抹消』一事,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都不是【大魏宫廷】很在意,因为他们都是【大魏宫廷】清楚整件事来龙去脉的【大魏宫廷】人。

  反正温崎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大魏宫廷】成绩,他之所以参加今年的【大魏宫廷】会试,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为了愉悦自己,以及那份与某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赌约而已。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睿智的【大魏宫廷】温先生,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栽在了更加睿智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手中——何昕贤等人权将这件事当打趣温崎的【大魏宫廷】笑料。

  而在旁,文少伯听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谈论温崎、谈论肃王殿下,心中不禁有些惊奇,因为他知道,他义弟介子鸱此番前来大梁的【大魏宫廷】唯一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在今年的【大魏宫廷】会试中取得优异的【大魏宫廷】成绩,以此作为投奔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敲门砖。

  不过,文少伯并没有贸然插嘴询问介子鸱,因为他很清楚,这位义弟远比他更加聪明。

  可能是【大魏宫廷】少了一个温崎的【大魏宫廷】关系,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都感觉不是【大魏宫廷】很尽心。

  期间,唐沮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要不,咱们到肃王府去见温兄?……温兄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门客,应该是【大魏宫廷】住在王府里吧?”

  这个提议,让介子鸱怦然心动。

  要知道,前一段时间他不去肃王府投递拜帖,那是【大魏宫廷】他自己觉得自己不够资格,无法引起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重视,而眼下,他是【大魏宫廷】双榜头名,在他看来,已有资格拜访那位肃王殿下,为其效力。

  于是【大魏宫廷】,他转头看向何昕贤。

  看着唐沮与介子鸱期待的【大魏宫廷】目光,何昕贤不禁有些迟疑,毕竟他与肃王赵润,虽说已和解,但关系也谈不上登门拜访的【大魏宫廷】地步,再者,肃王府里时常还住着一位让他感到愧疚的【大魏宫廷】人——玉珑公主。

  但是【大魏宫廷】最终,何昕贤还是【大魏宫廷】抵不过唐沮与介子鸱,于是【大魏宫廷】,他们三人加上文少伯,还有文少伯的【大魏宫廷】胡人护卫们,一行数人乘坐马车前往了肃王府。

  而与此同时,在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里,赵弘润正翻阅着礼部送来的【大魏宫廷】上榜学子的【大魏宫廷】名单,当看到双榜头名的【大魏宫廷】介子鸱居然能在他草拟的【大魏宫廷】那份乙卷上取得四十八分这样的【大魏宫廷】成绩,赵弘润暗暗称奇。

  要知道,由于他的【大魏宫廷】恶趣味,他草拟的【大魏宫廷】乙卷难度颇高,亦非常刁钻,倘若按照三十六分作为合格分的【大魏宫廷】话,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参加此次会试的【大魏宫廷】五六千名考生,只有三个人合格,即介子鸱、范应、唐沮。

  可想而知,这份乙卷对于当代士子的【大魏宫廷】难度。

  哦,还有一个温崎。

  事实上,温崎的【大魏宫廷】乙卷成绩也非常高,据说有三十九分,但很遗憾,这位温先生因为作弊证据确凿,因而被赵弘润抹消了成绩。

  当然,对此温崎并不在意,毕竟他今年参加会试本来就不是【大魏宫廷】为了仕途,而是【大魏宫廷】为了愉悦自己。

  『双榜头名,介子鸱……』

  在心中暗暗摹敬笪汗ⅰ款叨着这个名字,赵弘润一边在脑海中回忆着这名考子的【大魏宫廷】容貌,一边暗暗叹息。

  似这等人才,他当然希望能招揽到自己身边,不过往年的【大魏宫廷】经历让他破受打击。

  而就在他思忖的【大魏宫廷】时候,宗卫吕牧迈步走入了书房,递上了一份拜帖。

  “殿下,府外有三人希望求见殿下与温先生,说是【大魏宫廷】温先生今年的【大魏宫廷】同考生。……还有一个则是【大魏宫廷】陪同而来的【大魏宫廷】安陵人士。”

  “唔?”赵弘润微微一愣,接过拜帖瞅了一眼,随即眼中闪过几丝惊讶之色。

  因为那封拜帖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四个人名:何昕贤、唐沮、介子鸱、文少伯。

  “有请!”

  赵弘润稍加思索便吩咐道。

  “是【大魏宫廷】!”

  宗卫吕牧抱拳而退,片刻工夫后,便领着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以及文少伯四人来到了书房。

  为了表示对这几人合乎身份的【大魏宫廷】相应礼遇,赵弘润虽然没有出书房迎接,但也站起身来,负背双手站在书房内等候着。

  而在见到赵弘润后,何昕贤、唐沮、介子鸱、文少伯四人不约而同地同时拱手行礼。

  “何昕贤拜见肃王殿下。”

  “华阳唐沮,拜见肃王殿下。”

  “安陵文少伯,拜见肃王殿下。”

  唯独介子鸱,在躬身拜见时说道:“门生介子鸱,拜见肃王殿下。”

  听闻此言,本准备拱手回礼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愣了一下,而何昕贤与唐沮更是【大魏宫廷】用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目光看向介子鸱。

  要知道,虽说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此次会试的【大魏宫廷】主监考官,何昕贤、唐沮、介子鸱等人都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名义上的【大魏宫廷】门生,但即便如此,也不是【大魏宫廷】随随便便就能自称『门生』的【大魏宫廷】。

  而介子鸱自称门生,这言外之意,等同于他希望投效眼前这位肃王殿下。

  对此,非但何昕贤与唐沮感到吃惊,就连赵弘润觉得不可思议。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出门遇金砖掉入怀中。

  “贤弟?你……”何昕贤一脸吃惊地转头看着介子鸱,想提醒他『门生』二字并不是【大魏宫廷】随便就能用的【大魏宫廷】。

  然而,介子鸱却瞄了一眼何昕贤微微摇头,随即再次朝着赵弘润拱手一礼:“门生介子鸱,拜见肃王殿下。”

  “免礼。”

  赵弘润终于回过神来,右手虚扶一记。

  此刻的【大魏宫廷】他,脸上满是【大魏宫廷】惊诧之色,他不相信介子鸱作为一个读书人却不懂得某些约定俗成的【大魏宫廷】规矩。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此人当真时主动投效?

  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亦被这天大的【大魏宫廷】喜讯惊地说不出话来。

  而就在这时,只听书房外传来一声惊呼,随即,温崎狼狈地逃入了书房。

  在他身后,跟着一名手提棍子的【大魏宫廷】妙龄女子,使得书房内原本就怪异的【大魏宫廷】气氛变得更为怪异。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开天录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圣墟  笔趣阁  神级奶爸  调教大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房贷计算器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圣墟  凡人修仙传  努努书坊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