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09章:主动投效 二 『加更19/27』

第1109章:主动投效 二 『加更19/27』

  “你……你们……”

  慌不择路地逃到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房里,温崎这才发现,屋内除了赵弘润外,还有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位结识不久的【大魏宫廷】友人。

  而此刻,这三位友人,正微微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副活见鬼的【大魏宫廷】表情。

  这让温崎不禁有些失神,下意识地整了整衣冠,而就在这会儿,一根棍子从旁边伸出来,狠狠抽在他腿上,痛地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史无前例地,温崎怒了,向屋内跳了一步,随即指着赵弘润,面朝书房门口那名提着棍子的【大魏宫廷】女子,怒声喝道:“你瞧瞧这是【大魏宫廷】在哪?!”

  那名女子,也就是【大魏宫廷】肃王府的【大魏宫廷】家令绿儿,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下意识地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小棍子藏在身后,朝着赵弘润盈盈行了一礼:“殿下。”

  “唔。”赵弘润风轻云淡地点了点头,仿佛对温崎与绿儿的【大魏宫廷】互动已司空见惯,他随意地吩咐道:“你来了正好,绿儿,今日府上来了几位贵客,你叫庖厨准备一些上好的【大魏宫廷】菜肴,待会本王要招待这几位。”说着,他抬手虚指了一下仍在发呆状态的【大魏宫廷】何昕贤、唐沮、介子鸱等几人。

  “是【大魏宫廷】,殿下。”绿儿甜甜地应了一声,随即,她眼神扫向温崎,冷冰冰地说道:“打杂的【大魏宫廷】,没听到殿下的【大魏宫廷】吩咐么?还不随姑……随我到庖厨去?”

  『打杂的【大魏宫廷】?』

  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这时已回过神来,表情怪异地瞅着温崎,心说这位温兄不是【大魏宫廷】肃王的【大魏宫廷】门客么?

  是【大魏宫廷】肃王的【大魏宫廷】门客没错啊,倘若只是【大魏宫廷】一介打杂的【大魏宫廷】,哪能这般随意出入这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书房?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

  『有猫腻。』

  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几许坏笑——莫以为读书人就不八卦,事实上,历来读书人都很喜欢用友人的【大魏宫廷】『花事』相互打趣。

  而此时,温崎却顾不上何昕贤等人脸上的【大魏宫廷】坏笑,站在赵弘润身边颇有些狐假虎威地说道:“我乃殿下门客,凭什么要听你的【大魏宫廷】?殿下您说是【大魏宫廷】吧?”

  『你这是【大魏宫廷】作死啊……』

  赵弘润看了一眼温崎,随即对绿儿说道:“好了好了,绿儿,这几位即是【大魏宫廷】本王的【大魏宫廷】贵客,亦是【大魏宫廷】温先生的【大魏宫廷】友人,你给温先生留点面子,有什么事,回头你们俩关上房门慢慢聊。……快去吧。”

  “殿下您乱说什么呀……那,那绿儿先告退了。”绿儿小脸微微有些发红,将右手的【大魏宫廷】小棍子藏在身后,一步一步怪异地退出了书房。

  不过在临走前,她冷冷地瞥了一眼温崎,那眼神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说:你给姑奶奶等着!

  待等绿儿离开之后,何昕贤、唐沮、介子鸱对视一眼,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不是【大魏宫廷】好笑嘛,想温崎也是【大魏宫廷】身高八尺的【大魏宫廷】男儿,比那名叫做绿儿的【大魏宫廷】女子高一个脑袋,却被后者提着一根小棍子撵地慌不择路、四下乱窜,要说这两人没什么猫腻,打死何昕贤他们三人都不信。

  倒是【大魏宫廷】介子鸱的【大魏宫廷】义兄文少伯用一脸活见鬼的【大魏宫廷】表情看着绿儿离去,分明是【大魏宫廷】认出了绿儿即是【大魏宫廷】当日在夫子庙外与他争锋相对的【大魏宫廷】那名女子。

  “哦哦,我说当日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原来是【大魏宫廷】护着她的【大魏宫廷】夫……”文少伯摸着下巴恍然大悟地说道。

  听闻此言,正在制止何昕贤等人哄笑的【大魏宫廷】温崎险些被自己一口唾沫噎住,他羞愤地看着何昕贤等人好奇地询问文少伯为何说摹敬笪汗ⅰ壳样的【大魏宫廷】话,而文少伯,也一五一十地将当日经过说了出来听得众人哈哈大笑,就连赵弘润与宗卫长卫骄亦忍不住笑了起来。

  唯独温崎面色尴尬,竭力否认:“不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她与温某毫无关系,她是【大魏宫廷】王府的【大魏宫廷】家令,我是【大魏宫廷】殿下的【大魏宫廷】门客……哎,你们倒是【大魏宫廷】听我说啊。”

  见几番解释无法取得众人的【大魏宫廷】信任,温崎愤愤不平地转向赵弘润,控诉道:“殿下,这次您是【大魏宫廷】亲眼看到了……你看我手上,这里,这里,全是【大魏宫廷】淤青,腿上……唔,腿上不方便给殿下看,但总之,这丫头越来越泼辣了,变本加厉,长此以往,要出大事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看着温崎,随即询问宗卫长卫骄道:“卫骄,你觉得呢?”

  卫骄耸了耸肩,表示对温崎的【大魏宫廷】危言耸听不以为然。

  见此,温崎正色说道:“总之,殿下您这次定要严惩那丫头,否则……否则……”

  “否则你怎样?”赵弘润笑嘻嘻看着温崎。

  他毫不担心温崎会出走,因为温崎已经把他下半生输给他了,这时代的【大魏宫廷】人,对于信誉是【大魏宫廷】极其看重的【大魏宫廷】。

  果然,温崎『否则』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一个人站在那生闷气。

  见此,赵弘润笑着宽慰道:“好了好了,回头本王会说说她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温崎脸上的【大魏宫廷】愤色稍平,然而就在这时,赵弘润话风一转,继续说道:“绿儿这丫头,本王很了解,终归也是【大魏宫廷】接触了五六年了,若没有什么原因,她不至于会做出……唔,方才那样的【大魏宫廷】事。……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温先生你惹恼了那丫头啊?”

  “怎么可能?我哪知道那丫头发什么疯?”温崎一脸理直气壮。

  然而,赵弘润并没有上当,似笑非笑地说道:“既然你不肯如实相告,那本王就只有再把她叫过来,当面问问她了。”

  听闻此言,温崎面色稍稍有些变了,在扭捏了半天后,这才讪讪说道:“也没多大的【大魏宫廷】事,就是【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一坛子酒而已。”

  “呵。”赵弘润轻笑一声,转头对卫骄说道:“卫骄,去把那丫头叫回来。”

  “别别别。”还没等卫骄有何动作,温崎就先慌了,他在懊恼地看了一眼赵弘润后,似破罐破摔般说道:“行行行,我说我说,我说总行了吧?”说着,他咂了咂嘴,表情有些心虚地说道:“那日,我不是【大魏宫廷】被殿下你逮到了嘛,我也知道我是【大魏宫廷】没成绩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回府后,那丫头说是【大魏宫廷】要犒赏犒赏我,给了我一坛酒,就是【大魏宫廷】殿下你珍藏在酒窖里的【大魏宫廷】那些,你知道我平日里是【大魏宫廷】喝不到的【大魏宫廷】,就算殿下你允许我随意饮用,那丫头却护得跟宝贝似的【大魏宫廷】,我一直没机会,没想到这次,她居然舍得拿出来……后来她问我,这次会试有没有把握,我当时喝了酒嘛,于是【大魏宫廷】就说……唔,总之她当时很高兴,随后几日每日都破例给了我半坛,直到今天,我寻思着瞒不住了,所以就……那个……也没多大的【大魏宫廷】事,对吧?”

  『自作孽,不可活!』

  除了温崎以外,屋内诸人皆用怪异的【大魏宫廷】目光瞅着温崎,暗暗摇了摇头。

  “活该你被追着打。”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其实他早就猜到多半会有类似的【大魏宫廷】原因,否则,绿儿虽然性格强势些,但也不至于会提着木棍追着温崎一通乱打。

  摇了摇头,赵弘润对温崎说道:“这事你回头自己去解决,本王才没有工夫参合。……对了,你先替我将何公子与这位唐先生请到偏厅,帮我招待一下。”

  『唔?』

  温崎疑惑地转头看向介子鸱与文少伯,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似的【大魏宫廷】,会意地点了点头。

  忽然,他舔了舔嘴唇,意有所指地说道:“用茶水……招待?”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朝着卫骄努了努嘴,卫骄会意地点了点头,到书房外,对书房外的【大魏宫廷】肃王卫吩咐了几句,大抵就是【大魏宫廷】让后者去酒窖搬几坛酒到偏厅。

  见此,温崎眉开眼笑地领着何昕贤与唐沮到偏厅去了。

  而待等温崎、何昕贤、唐沮三人离开之后,赵弘润将介子鸱与文少伯请到内室,招呼他们坐下。

  坐定之后,赵弘润开门见山地询问介子鸱:“先生方才所言,疑似要投效本王?”

  “当不起殿下先生之称。”介子鸱拱了拱手,随即直视着赵弘润,正色说道:“在下希望出任殿下的【大魏宫廷】幕僚,为殿下分忧。”

  『居然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与宗卫长卫骄对视一眼,均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曾经赵弘润求贤若渴地招揽门客,但因为他是【大魏宫廷】冷灶的【大魏宫廷】关系,使得那些抱负远大的【大魏宫廷】有志之士都不曾选择他,而那些才能一般的【大魏宫廷】考子,赵弘润也看不上眼,以至于花了数年时间,也只招揽到寇正与温崎两个并不怎么渴望当从龙之臣的【大魏宫廷】才俊。

  似介子鸱这般主动前来投效的【大魏宫廷】,还真是【大魏宫廷】第一次。

  “为何投效本王?”赵弘润不解地问道。

  介子鸱闻言坦然地说道:“殿下,在下是【大魏宫廷】投奔大魏的【大魏宫廷】楚人。”

  这一句话,就已解释了他为何要效力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原因。

  毕竟一百四十万迁居至魏国的【大魏宫廷】楚人,或多或少都受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恩惠,而如今,介子鸱作为其中的【大魏宫廷】一员,感恩图报,这并不奇怪。

  “好、好、好。”赵弘润连说了三个好字,借此抒发心中的【大魏宫廷】喜悦。

  不得不说,他手底下真的【大魏宫廷】很缺人才,尤其是【大魏宫廷】善于治理一方的【大魏宫廷】文人,否则,他也不用将赵文蔺那种平庸的【大魏宫廷】家伙推上蒲坂令的【大魏宫廷】职位。

  当即,赵弘润许下了种种承诺,大抵就是【大魏宫廷】他拥有的【大魏宫廷】资源足以让介子鸱施展抱负的【大魏宫廷】承诺。

  不过对此,介子鸱表现地很平静。

  原因很简单,因为介子鸱真正的【大魏宫廷】抱负,并非是【大魏宫廷】辅佐“肃王”、而是【大魏宫廷】辅佐“魏君”——辅佐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成为魏国君王,继而问鼎天下,这才是【大魏宫廷】介子鸱的【大魏宫廷】抱负。

  不过在此之前,介子鸱知道自己必须遮掩一下,毕竟据他所知,眼前这位肃王殿下对于成为魏君一事是【大魏宫廷】颇为抵触的【大魏宫廷】,需要他慢慢地在旁因势利导地规劝。

  “那足下呢?”

  此时,赵弘润转头看向文少伯。

  “在下可没有介子那样的【大魏宫廷】才华……”说到这里,文少伯眼珠子微微一转,继而心中泛起一个让他迷醉不已的【大魏宫廷】念头。

  “殿下,您……是【大魏宫廷】否缺一个,御用商人?只对殿下你一人负责,且全力支持殿下种种动作,甚至是【大魏宫廷】对外战争的【大魏宫廷】,御用商人。”『注:御用商人这个词用在这里其实不合适,但作者实在想不到别的【大魏宫廷】了。』

  『……』

  赵弘润微微一愣。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圣墟  贞观帝师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