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20章:暗查 2
  此后,童信又审问了许吉好一阵子,直到确认许吉所知的【大魏宫廷】不多,这才叫御卫又将其关回监牢内。

  同时,他将郗绛身上的【大魏宫廷】枷锁被解除了。

  而此时,郗绛的【大魏宫廷】神色已变得极其凝重,他正色询问童信道:“统领大人在暗查的【大魏宫廷】,莫非是【大魏宫廷】『萧逆』?”

  作为曾经的【大魏宫廷】朝廷高官,郗绛自然知道『萧逆』这个埋藏在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毒瘤,想当初『前刑部尚书周焉遇害』一案,朝廷便已将萧逆判定为万恶不赦的【大魏宫廷】乱臣贼子,只不过并未对外透露而已。

  童信沉默了片刻,摇头说道:“恕我不方便透露。”

  『看来是【大魏宫廷】「萧逆」了……』

  郗绛会意地点了点头,终于恍然大悟。

  记得起初他就感觉奇怪,虽说他徇私荐官的【大魏宫廷】行为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触犯了国法,但也不至于惊动拱卫司,现在他明白了,原来魏天子要查的【大魏宫廷】,根本就不是【大魏宫廷】他郗绛的【大魏宫廷】行为,而是【大魏宫廷】在这件事背后牵线搭桥的【大魏宫廷】『萧逆』。

  想了想,郗绛对童信说道:“我与许吉彼此知根知底,他不会是【大魏宫廷】逆党,这事我可以用身家性命担保,至于王虎……这我说不好。”

  “他是【大魏宫廷】襄邑本地人么?”童信问道。

  郗绛回忆了一番,点点头说道:“好似……好似是【大魏宫廷】(襄邑)县里的【大魏宫廷】人。”

  “此人可曾从过军?”童信又问道。

  郗绛思忖着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大魏宫廷】,前些年我回襄邑祖籍时,曾路过县城,当时,城里有几个地盘在替王虎吹嘘身上的【大魏宫廷】伤痕来由……应该是【大魏宫廷】投过军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童信心中对那个王虎的【大魏宫廷】怀疑又加深了几分,毕竟据他所知,萧氏余孽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大魏宫廷】已故的【大魏宫廷】南燕大将军萧博远的【大魏宫廷】部署。

  想到这里,童信又问道:“郗大人,你对王虎了解多少?”

  郗绛想了想,回答道:“我对王虎了解不多,只知道他武艺不错,据说当初他回襄邑后,曾将县内一些地痞、游侠收拾地服服帖帖,因此,襄邑县令提拔王虎为县尉。……具体的【大魏宫廷】我就不清楚了。”

  『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襄邑。』

  “唔。”童信点了点头,抱拳对郗绛说道:“好,有劳郗大人了,我且将郗大人送回牢房。”

  “有劳。”郗绛拱了拱手。

  将郗绛送回牢房后,童信带着童虎等几名御卫,匆忙离开大理寺监牢。

  离开监牢前,童信意外地发现,在一间监牢内,有一名囚徒(孙叞)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禁卫军来大理寺监牢……看来这事不小啊。』

  待等童信离开之后,孙叞招招手将他买通的【大魏宫廷】狱卒李老六招到了跟前,小声问道:“六哥,方才那几个人,在牢里去见了谁?”

  李老六朝着左右瞧了瞧,见四下无人注意,遂小声说道:“那几人,提审了原吏部左侍郎郗绛,还有那个叫许吉的【大魏宫廷】。”

  “哦。”孙叞摸着下巴想了想,可惜却想不出头绪。

  也难怪,毕竟他根本不清楚『萧逆』的【大魏宫廷】事,如何猜得出童信此行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他唯一知道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吏部左侍郎郗绛与许吉二人之所以入狱的【大魏宫廷】原因——以权谋私、徇私舞弊。

  说起来,他方才其实也曾委托李老六去偷听,只可惜,李老六看到童虎手持利刃守在拷刑房外,根本不敢靠近,毕竟对于他这等狱卒而言,纵使是【大魏宫廷】那些御卫披上的【大魏宫廷】禁卫军的【大魏宫廷】皮,也不是【大魏宫廷】他有胆子招惹的【大魏宫廷】。

  而就在孙叞与李老六窃窃私语之际,忽听监牢入口传来一阵急促的【大魏宫廷】脚步声,随即,大理寺狱丞金绪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监牢。

  眼角余光瞥见金绪,李老六当即严肃的【大魏宫廷】表情,装模作样地呵斥孙叞:“一两银子就想让老子给你跑腿?疯了吧你?……啊,金狱丞。”

  狱丞金绪对李老六脸上的【大魏宫廷】惊慌视而不见,毕竟他才不在乎李老六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在敲诈囚徒孙叞,待走近后,劈头盖脸就问道:“方才可是【大魏宫廷】有人手持『禁卫军』的【大魏宫廷】令牌前来探监?”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李老六不敢隐瞒,如实说道:“那几人在拷刑房提升了原刑部左侍郎郗绛,还有那个许吉。”

  听闻此言,狱丞金绪皱了皱眉,迈步走向监牢深处,待确认郗绛与许吉还在监牢内后,又皱着眉头走了回来。

  『禁卫军?不对吧,应该是【大魏宫廷】拱卫司……』

  嘴里嘟囔着,狱丞金绪走回了孙叞那间监牢附近,心中一动,问道:“方才那几名禁卫,可曾说过他们叫什么?”

  “不曾,不过领头的【大魏宫廷】那人出示过禁卫军的【大魏宫廷】令牌。”李老六回答道:“好似是【大魏宫廷】……禁卫军指挥使童信。”

  『童信?哦哦,原来是【大魏宫廷】童宪那个老阉种的【大魏宫廷】族侄……是【大魏宫廷】拱卫司没错了!……我就说前段时间怎么没有动静人,原来是【大魏宫廷】不想打草惊蛇,想等我方的【大魏宫廷】注意力转移到皇狩那事上,才着手追查……真沉得住气啊,昏君。』

  嘴角扬起几分冷笑,狱丞金绪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看着金绪离开的【大魏宫廷】背影,孙叞眼眸中闪过几丝迷惑。

  一开始,他很怀疑童信那帮人的【大魏宫廷】身份,毕竟禁卫军的【大魏宫廷】主要职责就是【大魏宫廷】守卫皇宫安全、维持周边治安,与刑审人犯八竿子都打不着,结果今日突然有人自称禁卫闯到大理寺监牢来,要提审原吏部左侍郎郗绛,因此孙叞非常怀疑童信的【大魏宫廷】身份。

  但是【大魏宫廷】看方才狱丞金绪的【大魏宫廷】态度,此人与童信明显不是【大魏宫廷】一伙的【大魏宫廷】。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童信那伙人是【大魏宫廷】好人?——反正无论如何,狱丞金绪在孙叞眼中就是【大魏宫廷】大大的【大魏宫廷】奸官。

  毕竟就连那位肃王殿下都怀疑狱丞金绪嘛,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不会出错的【大魏宫廷】。

  “六哥,替我传个消息。”

  孙叞附耳对李老六嘱咐了几句,让后者将消息传到他孙叞那帮游侠兄弟们耳中,自会有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人按时去联络他们。

  而此时,狱丞金绪已回到了他的【大魏宫廷】班房,只见他坐在屋内一张椅子上,似乎等待着谁。

  没过大会工夫,门外走入一人,正是【大魏宫廷】大理寺断丞沈归。

  见此,狱丞金绪连忙站起身来,朝着沈归拱了拱手。

  沈归抬起右手虚拍了几下,回头瞧了瞧屋外,随即将房门关上了。

  “怎么样?是【大魏宫廷】禁卫军的【大魏宫廷】人么?”他问道。

  “若无意外的【大魏宫廷】话,应该是【大魏宫廷】拱卫司的【大魏宫廷】人,哦,领头的【大魏宫廷】那个,是【大魏宫廷】童宪那个老阉种的【大魏宫廷】堂侄童信……”狱丞金绪低声说道,同时给沈归倒了一杯茶。

  “童信啊。”沈归抿着茶水咂咂嘴,随即淡淡问道:“他去见了郗绛?”

  “还有许吉。”金绪用带着担忧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事后我去看过,郗绛与许吉二人身上皆无明显用刑的【大魏宫廷】痕迹,神态亦不似受过刑的【大魏宫廷】样子,不出意外的【大魏宫廷】话,许吉应该已经将他所知道的【大魏宫廷】都招供了了。”

  “无妨。”沈归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杯沿,淡淡说道:“箭已射出,许吉招供不招供,影响不大,反正他知道不多,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招认一个王虎。”

  说着,他在沉思了一番后,低声说道:“童信想要顺藤摸瓜,就必须去找王虎,这样也好,派人通知王虎,叫他想办法干掉童信,如若我所料不差的【大魏宫廷】话,童信为了防止消息走漏,不会带太多人,正好趁机机会将这个昏君的【大魏宫廷】爪牙除掉!”

  “恐怕不易。”金绪苦笑着说道。

  对于拱卫司这个魏天子秘密组建专门用来对付他们的【大魏宫廷】监察司署,似金绪等人自然不会陌生。

  据他们所知,拱卫司御卫的【大魏宫廷】装备,那绝对是【大魏宫廷】魏国顶尖一流的【大魏宫廷】。

  因为替拱卫司御卫打造武器装备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内造局,而内造局,别看不显山不露水,可实际上却是【大魏宫廷】共享着冶造局的【大魏宫廷】技术,像什么袖箭、臂弩、三棱刺,但凡是【大魏宫廷】冶造局有的【大魏宫廷】技术,内造局其实都有,只不过冶造局从来不声张,只负责武装内侍监以及如今的【大魏宫廷】拱卫司而已。

  而最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冶造局与兵铸局合作量产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更多的【大魏宫廷】考虑价比性,而内造局就没有这方面的【大魏宫廷】考虑,他们只要最好,以至于有些肃王军都无财力配置的【大魏宫廷】装备,内造局却提供给了拱卫司。

  比如『环锁铠』,在冶造局都没有研发出对应机械技术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内造局完全靠手工打造,因此每一件铠甲都是【大魏宫廷】天价。

  想要杀死一名武装到牙齿的【大魏宫廷】拱卫司御卫,谈何容易。

  “让王虎尽力而为吧。”沈归说道。

  “唔。”金绪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那郗绛,还有许吉父子二人如何处置?”

  沈归想了想,说道:“郗绛暂时留着,他若是【大魏宫廷】死了,赵弘礼、赵弘誉、赵弘信那几个昏君的【大魏宫廷】狗儿子就会察觉不对,我等暂时没有精力兼顾大梁……至于许吉父子,哼,收了我等的【大魏宫廷】钱,最终背叛我等,将我等被卖了,呵,这种狼心狗肺的【大魏宫廷】家伙留着作甚?隐蔽些,干掉他们。”

  “会不会不妥啊?”金绪忧心忡忡地问道。

  “无妨,那父子二人,不过是【大魏宫廷】无足轻重之人,死了就死了,影响不了大局。正好,今日童信不是【大魏宫廷】提审了许吉么,而许吉也招认了,就安排他父子心愧自杀即可。……不用担心会不会有人怀疑,皇狩之事过后,谁还会记得这种小事?”

  说到这里,他将杯中的【大魏宫廷】茶水喝完,舔舔嘴唇戏虐说道:“昏君已经到猎宫了,这场好戏我不能错过。我迫不及待想要亲眼目睹昏君在震惊时那张丑恶的【大魏宫廷】脸孔。……我离开之后,大梁由你负责。”

  “是【大魏宫廷】,沈大人。不,是【大魏宫廷】……萧鸾公子。”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谎话大王  圣墟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开天录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