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25章:皇狩期间『加更21/27』

第1125章:皇狩期间『加更21/27』

  『PS:这两天在老家陪父母,每晚陪他们打打牌,耽误了加更请见谅。倒不是【大魏宫廷】说实在挤不出时间加更,而是【大魏宫廷】这段剧情比较难写,作者想写多条线,增加点悬念,所以,请诸位书友别急着催更或摧进度,因为有些事确实需要交代一下。』

  ————以下正文————

  五月初六,襄邑县『王氏赌坊』后院。

  “呼、呼……”

  喘着粗气,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右指挥使童信一脸惊怒地看着满地的【大魏宫廷】贼人尸体,心有余悸。

  “狗崽子!”

  他一脚踹向面前一具尸体,那正是【大魏宫廷】襄邑县县尉王虎的【大魏宫廷】尸体。

  其实童信有考虑到王虎多半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一员,只是【大魏宫廷】他万万没有想到,王虎居然如此胆大包天,在将他们一行人骗到赌坊的【大魏宫廷】后院以后,当即翻脸,企图将他们一行二十一人全部杀死。

  好在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们一个个武艺精湛,并且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与兵器也比这些贼子优良几个档次,否则,搞不好童信这一批人,还真有可能会被这拨亡命之徒杀死。

  此持,童信的【大魏宫廷】族弟童虎来到了前者面前,耷拉着脑袋说道:“大兄,李钊和孙益……没挺过来……”

  童信沉着脸环视了一眼四周,果然看到满院的【大魏宫廷】尸体中,有两名熟悉的【大魏宫廷】御卫兄弟。

  “狗养娘的【大魏宫廷】!”

  怒从心起,童信将手中锋利的【大魏宫廷】战刀朝王虎的【大魏宫廷】尸体上砍去,直将尸体剁地血肉模糊。

  一连剁了十几刀,几乎将王虎的【大魏宫廷】尸体剁成一截截,童信心中的【大魏宫廷】怒意仍未发泄完。

  直到有一名御卫上前阻拦劝说:“指挥使,方才我等在此地的【大魏宫廷】厮杀,相信定已惊动当地的【大魏宫廷】县衙,不可久留。”

  听闻此言,童信顿时冷静下来,毕竟任何一座县城都具有一定的【大魏宫廷】防卫兵力,就好比襄邑城,就有三四百名县兵,要是【大魏宫廷】被这些县兵堵上,单凭他童信身边如今不到二十名御卫,未见得能顺利逃出去。

  要知道,地方县的【大魏宫廷】兵库里,可是【大魏宫廷】有国内军队淘汰下来的【大魏宫廷】弩类兵器的【大魏宫廷】。

  虽然童信可以出示禁卫、兵卫的【大魏宫廷】令牌,但他信不过当地的【大魏宫廷】县令。

  毕竟院中那些伏击他们的【大魏宫廷】贼人当中,就有一些穿着当地官府的【大魏宫廷】捕服,分明就是【大魏宫廷】当地县衙的【大魏宫廷】衙役。

  “带上李钊与孙益,走!”

  当机立断,童信选择了撤离。

  果不其然,王氏赌坊的【大魏宫廷】厮杀,早已传到了街上,再加上童信一行人满身血污,以至于他们在返回落脚客栈的【大魏宫廷】途中,有不少百姓恐慌地逃散。

  在客栈伙计惊恐的【大魏宫廷】目光下,童信一行人拿回了自己的【大魏宫廷】马匹,随即骑马奔向最近的【大魏宫廷】西城门。

  而待等他们来到西城门后,那里早已出现了增援的【大魏宫廷】县兵,大约有四十五人。

  这个时候,童信就顾不得杀伤无辜了,虽然他明白那些县兵绝大多数都是【大魏宫廷】无辜者,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强行杀出城去,因为他不敢保证当地的【大魏宫廷】县令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王虎的【大魏宫廷】同党,或者会不会听从他的【大魏宫廷】解释。

  退一步说,就算当地县令听取了他的【大魏宫廷】解释,提出一个稳妥的【大魏宫廷】办法,即向大梁方面确实他童信一行人的【大魏宫廷】身份,而这一来一回所花费的【大魏宫廷】工夫,相信黄花菜也凉了。

  幸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御卫们各个都有战马,而那些县兵,也都是【大魏宫廷】以混饭吃为主,并不似魏国军队士卒那样勇悍,这使得童信等人有惊无险地冲出了城门。

  逃离襄邑县后,童信一行人在城外找到了一处山林歇脚,歇息尚在其次,理一理思绪还是【大魏宫廷】童信的【大魏宫廷】主要目的【大魏宫廷】。

  不得不说,看着两匹马驮着李钊、孙益两名同伴的【大魏宫廷】尸体,童信心中很不是【大魏宫廷】滋味。

  在方才的【大魏宫廷】混战中,其实他有瞥见,王虎这伙贼子在发现他们一行人身上的【大魏宫廷】布衣下,似乎穿着近乎刀枪不入的【大魏宫廷】甲胄后,就朝着他们这些御卫的【大魏宫廷】面部招呼,御卫李钊与孙益二人寡不敌众,不慎被贼人砍中的【大魏宫廷】面部,挨了几刀后,终究没有挺过来。

  这让童信万般懊悔,因为内造局为他们锻造的【大魏宫廷】甲胄中,其实是【大魏宫廷】包含着头盔的【大魏宫廷】,但童信因为不想在襄邑县引起当地百姓的【大魏宫廷】热议,以至于让萧氏余孽察觉,因此,他此行只希望低调行事,待王虎露面时将其制服带走。

  为此,他还故意与御卫们都扮成外地来的【大魏宫廷】游侠,并且故意在王虎的【大魏宫廷】赌坊内赌输钱后争吵,为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引出王虎,让王虎在一个僻静的【大魏宫廷】环境下与他们交涉,方便他们将王虎制服。

  起初还算胜利,既引出了王虎,也让王虎将他们带到了僻静的【大魏宫廷】后院,可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王虎早已在后院埋伏了人手,直接对他们下了狠手。

  “消息走漏了。”

  在思忖了片刻后,童信面色阴沉地说道。

  他的【大魏宫廷】话,让附近的【大魏宫廷】御卫们面面相觑,一脸难以置信。

  要知道,他们这些御卫从大梁赶来襄邑,没有透露给任何人,别说刑部,就连内侍监,都不清楚他们离开大梁究竟去做什么,而在这种情况下,指挥使童信居然说消息走漏了?

  这岂不是【大魏宫廷】说,他们当中有内奸?

  想到这里,众御卫们相互瞧了几眼,面色有些难看起来。

  他们不怕外在的【大魏宫廷】敌人,外面的【大魏宫廷】敌人就算再多,他们也有相当的【大魏宫廷】自信,但倘若他们内部中有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奸细,那问题可就大了。

  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众御卫们的【大魏宫廷】举动,童信摇了摇头,说道:“问题不在咱们这些人当中。”

  他说这番话是【大魏宫廷】有依据的【大魏宫廷】,毕竟就方才那惊险的【大魏宫廷】局势而言,倘若他们这些当中果真有一两个内奸,那么伤亡绝对不止李钊与孙益两名御卫,搞不好全员都要死在这里。

  当然了,更主要的【大魏宫廷】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在于御卫的【大魏宫廷】选拔经过了层层筛选,只有一些长久以来皆效忠于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宗族子弟,才有资格被选入其中。

  比如,大太监童宪与童信、童虎两个侄子的【大魏宫廷】童氏一族,再比如,三卫军总统领李钲的【大魏宫廷】族侄李钊。

  而既然问题不在他们这些御卫当中,那么,消息又是【大魏宫廷】如何走漏的【大魏宫廷】呢?

  童信面色阴沉地思忖着,他感觉,王虎这批人仿佛都清楚他们这些御卫的【大魏宫廷】身份,以至于到了赌坊后院以后,二话不说就下了杀手。

  要知道,他童信等人这次是【大魏宫廷】故意扮成外地游侠而来的【大魏宫廷】,按理来说,王虎等人首先应该会误认为他们是【大魏宫廷】故意前来闹事的【大魏宫廷】游侠才对。

  既然对方二话不说就下杀手,那么就意味着,王虎等人早就得知了他们的【大魏宫廷】确切身份,早早在这里埋伏杀手,守株待兔。

  这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在他童信等人还未抵达襄邑的【大魏宫廷】时候,王虎等人就早已得知他们会去找他。

  『……问题出在大理寺!』

  童信面无表情地捏了捏拳头,推测出了一个可能:因为他在大理寺提审了郗绛与许吉,因此,萧氏余孽猜到他会顺着许吉这条线来找王虎。

  而这就意味着,大理寺内有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同党!

  “回大理寺!”

  童信面色阴沉地下令道。

  众御卫们点点头,二话不说跟上指挥使童信,一行人抵达襄邑没一日,就立刻行色匆匆地赶回大梁。

  而与此同时,在中阳猎场,肃王赵弘润与弟弟赵弘宣正在享受狩猎的【大魏宫廷】乐趣。

  尽管出现在眼前的【大魏宫廷】猎物只是【大魏宫廷】一头小个的【大魏宫廷】獐子,但赵弘润与赵弘宣兄弟俩皆举起了臂弩。

  “小宣,悠着点,你对这臂弩还不熟悉,还是【大魏宫廷】你哥我给你露一手吧。”

  “哥,虽说这玩意是【大魏宫廷】你设计的【大魏宫廷】,但未见得我会输给你。”

  “哦?那比试比试?”

  “比比就比试。”

  兄弟俩对视一眼,同时举起臂弩,瞄准了远处那头獐子。

  而就在这时,一支利箭越过兄弟俩头顶,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那头獐子的【大魏宫廷】腹部。

  只见那头獐子嗷了一声,身负着箭逃走了,不过早有准备的【大魏宫廷】宗卫穆青,骑着马追上过去,一剑就让那头负伤的【大魏宫廷】獐子倒下了。

  『谁?』

  赵弘润与赵弘宣惊愕地回过神来,心中很是【大魏宫廷】纳闷:还有人敢抢他们兄弟俩的【大魏宫廷】猎物?

  然而待他们回头一瞧,却看到乌娜正举着弓,有些得意地看着他们俩。

  在旁,玉珑公主兴奋地为乌娜拍手叫好。

  见此,赵弘宣瞬间就明白了,用手肘顶了顶兄长,低声笑道:“嫂子生气了,哥,你不去哄一哄么?”

  说着这话,赵弘宣的【大魏宫廷】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向离他们颇近的【大魏宫廷】那辆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马车,在马车摹敬笪汗ⅰ口,莺儿正沮丧地看着逃走的【大魏宫廷】獐子,似乎是【大魏宫廷】为赵弘润没能抢到头筹而感到遗憾。

  赵弘润无奈地耸了耸肩,随即,回头瞧了一眼乌娜,正好与乌娜的【大魏宫廷】视线接触。

  他很了解乌娜这等草原女子的【大魏宫廷】性格,要是【大魏宫廷】他此刻低眉顺目地上前去哄,这也固然是【大魏宫廷】一个办法,但比不上他从乌娜的【大魏宫廷】猎弓下抢下猎物,再将这个猎物作为礼物赠给此女,顺便再说几句动听的【大魏宫廷】情话——对于草原女子而言,用自身的【大魏宫廷】实力折服对方才是【大魏宫廷】最好的【大魏宫廷】办法。

  “看你哥我大显身手。”

  将右手的【大魏宫廷】袖子撩了起来,赵弘润信誓旦旦地说道。

  正巧,没过多远,他们便遇到一只野猪。

  见此,赵弘润当即装填弩矢,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野猪的【大魏宫廷】嚎叫,乌娜射出一支箭矢已命中了那只野猪。

  “呃?”赵弘润不禁有些傻眼,他还真不知道乌娜的【大魏宫廷】箭术居然如此精湛。

  不过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乌娜是【大魏宫廷】草原的【大魏宫廷】女儿,怎么可能不擅长弓马呢?

  “哥,你行不行啊?”赵弘宣故意打趣道。

  “少废话!”赵弘润没好气地骂道:“弩上箭本来就比弓慢,有什么好说的【大魏宫廷】?”

  说着这话,他扭头瞧了一眼乌娜,却见乌娜正哼哼着看着他。

  见此,赵弘宣在旁调侃道:“哥,我劝你还是【大魏宫廷】向乌娜嫂子道个歉为好,要不然,一日下来却无收获,多尴尬啊?”

  “我就不信了!”赵弘润显然没有听取劝告的【大魏宫廷】意思。

  只可惜,随后那只猎物,依旧还是【大魏宫廷】被乌娜抢先命中。

  “还要比么?我的【大魏宫廷】男人。”

  在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教唆下,乌娜策马来到自己男人身边,颇有些得意地说道。

  “比!”赵弘润咬着牙说道。

  他就不信了,冶造局精心研制出来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还会输给一张小小的【大魏宫廷】猎弓。

  但随后的【大魏宫廷】事实证明,在狩猎方面,弩这玩意的【大魏宫廷】确没有猎弓快捷,再加上臂弩仍过于沉重,且不能长绷紧弩弦的【大魏宫廷】缺点,以至于随后遇到的【大魏宫廷】猎物,赵弘润终日慢于乌娜的【大魏宫廷】出手。

  哪怕有几次赵弘润耍了个心眼,不惜冒着损毁弩弦以及走火的【大魏宫廷】危险,长时间保持弩箭上弦的【大魏宫廷】状态,但因为他心绪被乌娜搅乱的【大魏宫廷】关系,准头也是【大魏宫廷】差了许多。

  气得赵弘润恨不得将手中的【大魏宫廷】臂弩摔在地上,大骂一句『你这玩意要来何用!』。

  而在此期间,赵弘宣早就很没义气地抛弃了他兄长,因为他发现,他跟在兄长身边,俨然也成为了乌娜嫂子的【大魏宫廷】打击对象。

  这不,待他离开兄长身边后,就有数不尽的【大魏宫廷】猎物供他发挥手上臂弩的【大魏宫廷】威力。

  “真是【大魏宫廷】件好宝贝啊。”

  在一箭射死了一头野猪后,赵弘宣对他兄长赵弘润赠送给他的【大魏宫廷】臂弩爱不释手,与他兄长对臂弩的【大魏宫廷】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大魏宫廷】对比。

  “夫纲不振啊。”宗卫穆青策马来到了赵弘润身边,在宗卫们哄笑声中调侃着自家殿下。

  赵弘润舔了舔嘴唇,对卫骄说道:“卫骄,给本王将狙弩带过来!”

  既然无法从射击速度上胜过乌娜那柄小巧的【大魏宫廷】猎弓,那么就通过距离去战胜它!

  于是【大魏宫廷】乎,待赵弘润一箭射死四百步外的【大魏宫廷】一头由宗卫们刻意引来的【大魏宫廷】熊罴后,乌娜很明显呆懵了。

  而看着这些人其乐融融地狩猎,莺儿倚在马车的【大魏宫廷】车厢内壁,神色复杂地看着赵弘润,随即,用更为复杂的【大魏宫廷】神色,看向了玉珑公主。

  『亦不希望「她」亲眼目睹……同样是【大魏宫廷】您的【大魏宫廷】义女,为何差别如此之大呢?义父……』

  相比较赵弘润,莺儿更在意赵元俼对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溺爱。

  “雀儿。”莺儿看向跪坐在马车摹敬笪汗ⅰ口的【大魏宫廷】妹妹雀儿,轻声说道:“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雀儿看了一眼姐姐,在摇了摇头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大魏宫廷】王爷的【大魏宫廷】吩咐。……再者,阿姐一个人,未必能迷住那位殿下。”

  “真敢说啊,小妮子。”莺儿咬了咬牙,靠上前去,伸手抚摸着妹妹的【大魏宫廷】脸庞,调侃道:“不会是【大魏宫廷】你动心了吧?”

  雀儿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说道:“并没有,只是【大魏宫廷】让那位殿下无暇他顾,影响王爷的【大魏宫廷】大计罢了。”

  看着雀儿一本正经的【大魏宫廷】模样,莺儿不知为何忽然感觉索然无味,淡淡说道:“但愿你别后悔。”

  当晚,赵弘润一行人在猎场选择了一处不易被野兽攻击的【大魏宫廷】地方,点起篝火,烤肉吃酒。

  待等入夜,赵弘润与弟弟以及宗卫们喝到半醉,到马车摹敬笪汗ⅰ口歇息。

  迷迷糊糊间,他隐约感觉有两具柔软而滚烫的【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身体钻到了被褥中,紧紧地挨着他……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调教大宋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大魏宫廷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笔趣阁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