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30章:尘封的【大魏宫廷】故事 2

第1130章:尘封的【大魏宫廷】故事 2

  随后,景王赵元偲与禹王赵元佲前去拜见了他们的【大魏宫廷】三叔,即宗府宗正赵来峪。

  经过赵元偲与赵元佲的【大魏宫廷】恳求,赵来峪同意了将那座空宅子卖给这两位侄子,毕竟这两位侄子买下那座控制的【大魏宫廷】老宅子,是【大魏宫廷】为了送给他们的【大魏宫廷】幼弟赵元俼,这非常符合赵来峪宗族兄弟和睦团结的【大魏宫廷】理念。

  而这座府邸,即三十年后的【大魏宫廷】怡王府。

  用三人多年积攒的【大魏宫廷】皇子俸禄,再加上各自母妃的【大魏宫廷】补贴,买下了这座老宅子,赵元佲本想将这个好消息立马告诉赵元俼,但很可惜,他们并没有出入皇宫的【大魏宫廷】令牌,只有等每月初一、十五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们才有机会入宫,向父皇赵慷与各自的【大魏宫廷】母妃问安。

  当然,此时他们也有另外一个办法出入皇宫,那就是【大魏宫廷】走那条密道,但是【大魏宫廷】,赵元偲劝阻了赵元佲,因为赵元偲觉得,这条密道尽量还是【大魏宫廷】少用为好,毕竟万一被宫里宫外得知,这可是【大魏宫廷】一桩不小的【大魏宫廷】罪过。

  于是【大魏宫廷】,等了半个月,赵元偲与赵元佲兄弟二人这才有机会入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赵元俼。

  一晃数个月过去了,因为有那条密道的【大魏宫廷】存在,赵元俼住在皇宫一点也不觉得苦闷,因为他隔山差五就会通过密道偷偷跑出宫外,找赵元偲与赵元佲两位兄长。

  “可惜这条密道只是【大魏宫廷】宫内通往宫外,要是【大魏宫廷】能通到城外就好了……”

  在某日于听风阁内的【大魏宫廷】小聚时,赵元俼犹不满足地对赵元偲与赵元佲两位兄长说道。

  听闻此言,赵元偲与赵元佲不禁哑然失笑。

  在他们看来,听风阁到城内那座老宅子的【大魏宫廷】距离并不远,因此,曾经那位先祖才有办法挖一条密道,可要挖一条城内到城外的【大魏宫廷】密道,这可就难得多了。

  “你呀,别想这些了,不就是【大魏宫廷】再熬一阵子嘛,还有一年半,你不就也能离宫了嘛?”赵元佲好笑地劝阻赵元俼那天马行空般的【大魏宫廷】想法。

  然而,赵元俼却撇撇嘴说道:“搬离皇宫又能怎样?还不是【大魏宫廷】出不去大梁?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从一个狭隘的【大魏宫廷】鸟笼搬到另外一个稍微宽敞点的【大魏宫廷】鸟笼罢了。”

  听到这话,赵元偲与赵元佲无法反驳,毕竟按照祖制,只有等他们经历冠礼,真正成年之后,才能任意出入大梁城门,而在此之前,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大梁城内。

  “好了好了,我与元佲难得入宫一趟,你就别这般模样了,对了,话说今年地方上进贡了一些金鳞的【大魏宫廷】鱼?”

  “金鳞赬尾。”赵元俼闻言笑嘻嘻地说道:“在御花园的【大魏宫廷】观鱼池呢,我早就偷偷溜进去瞧过了。”

  赵元偲与赵元佲对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

  于是【大魏宫廷】乎,兄弟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往御花园的【大魏宫廷】方向走去。

  期间,他们遇到了一队队的【大魏宫廷】宫女,那些宫女待瞧见景王赵元偲与禹王赵元佲时,纷纷在远处驻足观瞧。

  毕竟这两位皇子殿下皆已到了婚娶的【大魏宫廷】年纪,但是【大魏宫廷】还未册立王妃,这对于宫内一些宫女而言,着实一个好机会。

  别以为宫内的【大魏宫廷】宫女都是【大魏宫廷】穷苦百姓出身,事实上,皇宫内的【大魏宫廷】宫女,其实是【大魏宫廷】贵族世家的【大魏宫廷】千金居多,她们的【大魏宫廷】父亲,在她们十岁、八岁左右的【大魏宫廷】时候,便将她们送到皇宫,至于目的【大魏宫廷】,不言而喻——要是【大魏宫廷】有幸被当今天子看上,那当然最好,就算未被天子看上,退而求其次,也有机会参与皇子妃的【大魏宫廷】名额争夺。

  当然了,舍得将自家女儿送入皇宫来攀附王室的【大魏宫廷】,几乎都是【大魏宫廷】些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中小贵族,真正的【大魏宫廷】大贵族,是【大魏宫廷】不会将自家女儿送到皇宫内吃苦的【大魏宫廷】,他们只需在皇子适合婚娶的【大魏宫廷】时候,向天子或皇后递上自家女儿的【大魏宫廷】画册即可。

  不过因为赵元俼的【大魏宫廷】关系,那些宫女们未敢靠近,只是【大魏宫廷】在远处观瞧,毕竟宫中有规定,宫女不允许接触未出阁辟府的【大魏宫廷】皇子,倘若发生苟且,则杖毙那名宫女——这是【大魏宫廷】不能逾越的【大魏宫廷】死规定。

  因此,赵元佲笑着调侃赵元俼破坏了他与赵元偲的【大魏宫廷】艳遇。

  当然,他也只是【大魏宫廷】玩笑而已,毕竟兄弟三人都清楚,他们日后成婚的【大魏宫廷】对象,只有可能是【大魏宫廷】国内有些大贵族的【大魏宫廷】女儿。

  他们这些皇子,在婚事上是【大魏宫廷】几乎没有自主的【大魏宫廷】。

  而此时,赵元偲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观鱼池的【大魏宫廷】对过,只见在池子对岸,有一位陌生的【大魏宫廷】年轻女子身穿着浣纱罗裙,侧坐在池子旁一块石头上,神色恬静安详地望着池中的【大魏宫廷】游鱼,脸上露出几许沁人的【大魏宫廷】笑容。

  『好……好美的【大魏宫廷】人儿……』

  赵元俼睁大眼睛瞅着池对岸的【大魏宫廷】美人,心口砰砰直跳。

  “唔?”赵元偲摸了摸下巴,惊讶地说道:“此女好是【大魏宫廷】面生啊……老五,你认得么?”

  赵元佲闻言撇撇嘴,不大关注地说道:“不会是【大魏宫廷】老头子新招入宫的【大魏宫廷】后妃吧?”

  “别瞎说八道,怎么可能?”赵元偲闻言翻了翻白眼,见不远处有几名小太监路过,便将他们召到面前,指着观鱼池对面那位女子,问道:“此女何人,瞧着不像是【大魏宫廷】宫内的【大魏宫廷】人。”

  那几名小太监都认得赵元偲这位景王殿下,于是【大魏宫廷】恭恭敬敬地回答道:“回禀殿下,此女乃南燕侯萧博远之女萧氏,至于为何入宫,委实不知。”

  “哦。”赵元偲恍然地点了点头,挥挥手遣散了那几名小太监,对赵元佲说道:“竟然是【大魏宫廷】萧博远的【大魏宫廷】女儿……元佲,你怎么看?”

  “怕是【大魏宫廷】要联姻吧。”赵元佲皱了皱眉,小声说道:“父皇恰敬笪汗ⅰ堪些年气死了萧彦老将军,南燕萧氏与王室的【大魏宫廷】关系就大不如前了,想来,父皇多半是【大魏宫廷】想通过联姻,缓和两者的【大魏宫廷】关系。”说到这里,他瞧了一眼赵元偲,笑着说道:“老三(赵元佐)去年刚成婚,不出意外的【大魏宫廷】话,联姻的【大魏宫廷】对象应该就是【大魏宫廷】四王兄你了……恭喜恭喜。”

  “嘿。”赵元偲笑了两声,忽然眼角余光瞥见赵元俼,见他面红耳赤地看着那名萧氏之女,遂故意问道:“老六,你怎么不说话?老六?”

  “呃?”赵元俼如梦初醒,面红耳赤地说道:“我……我不清楚。”

  赵元偲捉狭般瞧了一眼赵元俼,随即搂住后者的【大魏宫廷】脖子,笑着说道:“元俼,别说做哥哥的【大魏宫廷】没给你机会,此女看上去着实不错,出身也门当户对,你若是【大魏宫廷】有胆量过去与其搭话,问出她闺名,我与元佲就帮你促成这段美事。否则,此女或许就是【大魏宫廷】你日后的【大魏宫廷】四嫂了。”

  这一番话,说得赵元俼面红耳赤,他连连摆手说道:“小弟岂敢对四嫂有何非分之想?”

  “别听元佲瞎说,什么四嫂,这名分还未定呢,咱们兄弟几人,人人都有机会。……怎么样?”赵元偲笑着说道。

  在赵元偲的【大魏宫廷】鼓动下,赵元俼在犹豫了半天后,终于鼓起勇气走向观鱼池对面。

  看了一眼赵元俼的【大魏宫廷】背影,赵元佲轻声说道:“那可是【大魏宫廷】……萧氏的【大魏宫廷】女儿啊。”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元佲的【大魏宫廷】心思,赵元偲毫不在意地说道:“你与元俼,皆时我肱骨兄弟,你二人得此女,与我得此女,并无区别……”

  赵元佲深深看了一眼赵元偲,点了点头,随即忧虑地说道:“就怕我等是【大魏宫廷】自作多情啊……”

  “唔?”赵元偲闻言一愣,正要询问,却见赵元俼已走到了那名女子附近,连忙笑着说道:“等会,有好戏瞧了。”

  瞧见赵元偲脸上的【大魏宫廷】捉狭之色,赵元佲苦笑着摇了摇头。

  而与此同时,赵元俼已走到了那位萧氏之女身后,几次张口欲言,却又不忍打破那恬静宁和的【大魏宫廷】气氛,以至于傻站了那里。

  然而,萧氏已然注意到了赵元俼,回过头来,见他面红耳赤,遂轻笑着问道:“有什么事吗?”

  看着那张美貌绝伦的【大魏宫廷】面孔,赵元俼脑海中一片空白,竟害臊地转头就走,别说萧氏为之傻眼,池子对岸的【大魏宫廷】赵元偲、赵元佲亦是【大魏宫廷】乐不可支。

  待赵元俼面红耳赤地回到两位兄长身边后,赵元偲一手撑着旁边的【大魏宫廷】假山,一手捂着肚子,笑着说道:“元俼啊元俼,你怎么……”

  说到这里,他的【大魏宫廷】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那名萧氏之女竟然跟着赵元俼来到了这边。

  只见在赵元佲与赵元俼目瞪口呆的【大魏宫廷】注视下,那位萧氏之女走到赵元偲面前,一把抓住后者的【大魏宫廷】衣襟,愠怒说道:“你是【大魏宫廷】何人,为何要戏弄我?”

  “我……”

  景王赵元偲,三十年后的【大魏宫廷】魏国君王,在此一刻瞧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大魏宫廷】美貌容颜,哑然无语。

  面对着美人儿愠怒的【大魏宫廷】质问,远不及日后有城府的【大魏宫廷】赵元偲,一股脑地将前因后果说了出来,并诚恳地向萧氏道歉,这才平息了萧氏的【大魏宫廷】愠怒。

  “你……您就是【大魏宫廷】景王殿下?”萧氏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赵元偲,仿佛就跟打量着日后的【大魏宫廷】夫婿那般:“您会骑马吗?”

  “弓马娴熟。”赵元偲怡然自得地说道。

  “懂兵法么?”

  “当然。”

  “这么说,您文武双全咯?”萧氏笑着问道。

  还没等赵元偲开口,赵元佲便在旁笑着说道:“不止文武双全,而且尚未婚娶,着实是【大魏宫廷】最佳的【大魏宫廷】如意郎君呐。”

  “哦?”萧氏抿嘴一笑,也不羞臊,想来将军家的【大魏宫廷】女儿,比一般世家千金要坐落大方。

  而与此同时,在观鱼池一侧的【大魏宫廷】御花园小道上,靖王赵元佐正巧经过,瞧见有一名面生的【大魏宫廷】女子正与赵元偲、赵元佲、赵元俼兄弟三人说笑,心中微微一愣。

  “此女是【大魏宫廷】何人?”赵元佐招过附近几名小太监,问道。

  那几名小太监恭敬地回答道:“此乃南燕萧氏之女。”

  “萧博远的【大魏宫廷】女儿?”

  南梁王赵元佐闻言皱了皱眉,瞧着正与赵元偲兄弟三人谈笑的【大魏宫廷】萧氏,脸上露出了几许忧虑。

  “这可……不太妙啊。”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山东布洛尔  圣墟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修真聊天群  贞观帝师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