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35章:发难 二合一

第1135章:发难 二合一

  ps:感谢“东辛”书友的【大魏宫廷】五万起点币打赏。

  以下正文

  时间回溯到怡王赵元在中宫大殿发难之前,在中阳行宫东北方向的【大魏宫廷】乾宫殿外,浚水军副将李岌与浚水军骁骑营的【大魏宫廷】营将曹正站在殿外的【大魏宫廷】石栏杆旁,目视着中宫方向的【大魏宫廷】那些禁军。

  尽管那八百名禁卫此番由三卫军总统领李钲亲自统帅,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岌与曹会全然信任这些禁卫,毕竟正是【大魏宫廷】李钲亲自嘱托他们二人,让他们二人紧盯着那八百禁卫以及数百名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

  当然,除此以外还有中阳行宫外的【大魏宫廷】阳武军,以及那些向中阳行宫运输所需的【大魏宫廷】民夫。

  不得不说,一想到潜伏在暗处的【大魏宫廷】萧氏余孽,李岌与曹便感到压力倍增,毕竟据他们所了解的【大魏宫廷】情况,他们这三千名浚水军士卒,能够完全信任的【大魏宫廷】人实在太少,除非他们认得、熟悉的【大魏宫廷】人,否则,就连面对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也得心存几分警惕。

  真是【大魏宫廷】要命的【大魏宫廷】差事啊……

  哎,此番陛下以身作饵,但愿诸事顺利……

  对视一眼,李岌与曹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大魏宫廷】无奈。

  忽然,他们面前闪过几个黑影,惊地李岌、曹与附近的【大魏宫廷】浚水军士卒们下意识地摸向武器,而待等细看后才发现,那几个黑影,是【大魏宫廷】几名身穿青灰色皮甲的【大魏宫廷】消瘦男子。

  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青鸦众?

  李岌与曹对视一眼,眼眸中的【大魏宫廷】警惕之色稍稍褪去了几分。

  对了,此刻在中宫行宫内,浚水军唯一能够信任的【大魏宫廷】力量,就只有青鸦众。

  当然,前提是【大魏宫廷】对方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大魏宫廷】青鸦众,而非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冒充。

  因此,李岌例行公事地质问道:“你们是【大魏宫廷】何人?”

  只见那几名青鸦众的【大魏宫廷】领头人举起右手,露出了崭新的【大魏宫廷】合金材质的【大魏宫廷】袖箭从某种角度来说,似合金材质的【大魏宫廷】袖箭这种由冶造局限量打造的【大魏宫廷】兵器,远比什么证明身份的【大魏宫廷】令牌更具说服力。

  “段十三。”那名青鸦众的【大魏宫廷】领头人自我介绍道。

  看了一眼眼前那几名青鸦众手腕处的【大魏宫廷】袖箭,李岌与曹对视一眼,认可了对方的【大魏宫廷】身份。

  毕竟冶造局曾秘密为浚水军锻造新式装备,当时,李岌与曹等将领便看到了类似袖箭、臂弩之类的【大魏宫廷】新式远程兵器,只不过袖箭配备于士卒,因此浚水军并没有配置而已。

  “有何贵干?”

  看在对方是【大魏宫廷】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份上,浚水军副将李岌客气地询问道。

  只见段十三朝着李岌、曹二人抱了抱拳,低声说道:“两位将军,段某方才得到兄弟们传来的【大魏宫廷】消息,得知阳武军正悄然向行宫靠近,请问……这是【大魏宫廷】例令么?据段某所知,贵军已接管行宫的【大魏宫廷】防务……”

  听闻此言,李岌与曹对视一眼,面色当即变得凝重起来,李岌皱着眉头沉声问道:“何时发生的【大魏宫廷】事?有多少阳武军?”

  瞧见李岌与曹二人的【大魏宫廷】表情,段十三就仿佛意识了什么,简洁地说道:“半个时辰前,约有十几队,人数在五十人到两百人之间,估摸有近千人。”

  “半个时辰前?”李岌在心中估算了一下阳武军驻军的【大魏宫廷】位置与中阳行宫的【大魏宫廷】距离,心下暗道不妙。

  因为算算时辰,此刻那些目的【大魏宫廷】不明的【大魏宫廷】阳武军,恐怕早已在中阳行宫之外。

  就在这时,李岌、曹等人忽然听到南面传来几声斥骂,随即,行宫南门方向喧杂声渐起,更有甚者,其中隐隐传来人的【大魏宫廷】喊杀声与兵器的【大魏宫廷】交击声。

  果然来了……

  与曹对视一眼,李岌沉声说道:“曹,你去驰援南门。”

  “明白。”曹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此时在乾宫附近,早有五百骑浚水军骁骑营的【大魏宫廷】骑兵整装待发,曹带上这些骑兵,直奔南门。

  途中,越发接近南门时,厮杀声便越响,而待等曹率队来到坤宫附近时,就已瞧见有几名浚水军士卒跌跌撞撞直奔而来,拦住了他与他身后的【大魏宫廷】骑兵。

  “曹将军,内侍监反了!”

  一名浑身鲜血的【大魏宫廷】浚水军士卒恨得说道。

  “不得胡说!”曹立刻喝止了那名浚水军士卒,避免引起浚水军对内侍监的【大魏宫廷】仇视。

  毕竟,内侍监整体是【大魏宫廷】绝不可能背弃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只能说,其中混入了一些萧氏余孽,欲混淆视听,挑拨浚水军与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关系。

  “究竟怎么回事?”

  在喝止了那名浚水军士卒后,曹沉声问道。

  只见那名浚水军士卒恨声说道:“方才,内侍监有些小太监送食物到南门,这帮狗贼居然在食物中下药,好些弟兄不慎中招,白白丧生……而且,这群阉贼还打开了南门,放入了阳武军……目前值守在南门的【大魏宫廷】弟兄,正遭到阳武军的【大魏宫廷】进攻,更有一群平民手持兵器,协助阳武军……”

  “那皆是【大魏宫廷】反贼!”曹沉声说道:“你即刻前往乾宫,将此事禀告于李岌将军,我即刻驰援南门!”

  说罢,曹一夹马腹,率领着五百骑兵前往南门。

  待等他率领五百骑兵赶到南门,果然见南门一带行宫大门敞开,一股阳武军士卒,以及一股身穿平民服饰却手持利刃的【大魏宫廷】家伙,正合力压制地他浚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

  见此,曹二话不说,便下令麾下骑兵参与厮杀。

  在这种时候,他已顾不得是【大魏宫廷】否会出现误伤,但凡是【大魏宫廷】非他浚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皆视为反贼诛杀!

  而与此同时,守在乾宫的【大魏宫廷】李岌也得知了那几名浚水军的【大魏宫廷】禀报,一边下令乾宫一带的【大魏宫廷】浚水军全军戒备,一边约束这附近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们回到乾宫内,接受他浚水军的【大魏宫廷】监视。

  在安排妥当之后,李岌当即前往中宫,准备将这个消息告知中阳行宫的【大魏宫廷】最高治安长官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没想到待等他来到中宫时,却发现宫外的【大魏宫廷】禁卫们一个个如临大敌。

  只见那些禁卫们,此时已将整座中宫团团包围,此时正分作两队,一个个刀剑出鞘,一队面朝宫殿内,一队面朝着宫殿外。

  其中,就连他派去监视禁卫军的【大魏宫廷】那数百名浚水军士卒,亦参与其中,神情紧张。

  怎么回事?难道……

  仿佛是【大魏宫廷】想到了什么,李岌急地脑门渗出了一层冷汗。

  忽然,他瞥了一名禁卫军的【大魏宫廷】统领靳炬。

  对于这名大梁本地贵族出身的【大魏宫廷】禁卫统领,李岌还是【大魏宫廷】比较了解的【大魏宫廷】,毕竟浚水军就驻扎在大梁城郊,他也不时会入城,因此,时而也会碰到靳炬,二人也一同喝过几次酒,彼此算是【大魏宫廷】都比较知根知底。

  “靳炬。”李岌远远喊了一声。

  “李(岌)将军?”正面色凝重注视着中宫殿内的【大魏宫廷】靳炬听到了李岌的【大魏宫廷】招呼,回头瞧了几眼,几步紧走了过来。

  “殿内发生了何事?”李岌低声问道。

  靳炬瞧了瞧左右,压低声音对李岌说道:“怡王爷暗中训练了一批女刺客,挟持了陛下与殿内所有人……”

  “怡王爷?”李岌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他想破头都想不到,怡王赵元竟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的【大魏宫廷】事。

  他惊声问道:“陛下眼下安危如何?”

  回忆起殿内发生的【大魏宫廷】那一幕,靳炬表情古怪地说道:“陛下暂时无恙,怡王爷似乎……唔,他正在讲述一个故事。”

  “啊?”李岌听得云里雾里。

  见此,靳炬只能隐晦地将他所看到的【大魏宫廷】一幕向李岌解释了一遍,毕竟某些事他可以看、可以听,但是【大魏宫廷】却不好从他嘴里说出口。

  他该如何解释?难道他能说,怡王赵元也不知吃错了什么,正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破魏天子当年为争夺大位、巩固权利而所做出的【大魏宫廷】一些阴谋?

  想了想,靳炬含糊地说道:“总之,中宫这边暂时无恙,我观怡王爷的【大魏宫廷】举动多似逼宫,不像是【大魏宫廷】谋反作乱……李将军,南门莫非有何变故?从方才起,我就听到南面隐隐传来厮杀声。”

  听闻此言,李岌思忖了一下,对靳炬说道:“曹已前往南门,些许宵小,谅其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出于谨慎考虑,他并没有将实情告诉靳炬,倒不是【大魏宫廷】不信任后者,关键在于中宫局势紧张,他不想节外生枝。

  因为此时李岌已隐隐有所猜测:南门的【大魏宫廷】叛乱,恐怕并非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的【大魏宫廷】安排,而是【大魏宫廷】有萧氏余孽企图浑水摸鱼。

  而他职责,是【大魏宫廷】剿灭萧氏余孽,至于怡王赵元他们一辈的【大魏宫廷】恩恩怨怨,则交给魏天子、怡王赵元、南梁王赵元佐等人自己解决,旁人还是【大魏宫廷】莫要过多干涉为好毕竟在这件事上干涉,魏天子不见得会领情。

  说到底,李岌也是【大魏宫廷】不相信怡王赵元会做出谋反作乱的【大魏宫廷】事来。

  于是【大魏宫廷】,李岌便将中宫这边的【大魏宫廷】事托付给靳炬,自己则前往维持其余诸宫的【大魏宫廷】秩序,毕竟倘若内侍监内潜藏的【大魏宫廷】萧氏余孽果真有所动作的【大魏宫廷】话,那么,对方的【大魏宫廷】目标对方不止南门。

  看着李岌离去,靳炬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随即,他再次将目光投向中宫大殿。

  怡王爷,卑职……只能帮您到这了。

  与几位彼此互有默契的【大魏宫廷】禁卫统领相视一眼,靳炬沉声呵斥地附近的【大魏宫廷】禁卫军士卒:“皆不得擅动!”

  而与此同时在中宫大殿内,殿内依旧鸦雀无声。

  成百上千的【大魏宫廷】宾客们此刻早已忘却了被麻药麻痹的【大魏宫廷】身体,一个个面面相觑,静静地观望着事态的【大魏宫廷】演变。

  事情发展到眼下这种地步,相信大殿内的【大魏宫廷】众多宾客陆续也看出来了,即怡王赵元并没有谋反作乱的【大魏宫廷】意思,而是【大魏宫廷】想替当年南燕侯萧博远谋反一案翻案。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这属逼宫,而非谋逆。

  这样一想,殿内众多宾客悬起的【大魏宫廷】心又重新放松了下来,虽不敢直视魏天子赵元的【大魏宫廷】脸庞,亦在私底下偷偷观瞧,猜测地这位君王的【大魏宫廷】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殿内响起了“啪啪啪”的【大魏宫廷】抚掌声,殿内众人转头一瞧,这才发现竟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在鼓掌。

  “不错不错,颇有意思的【大魏宫廷】故事。”只见魏天子含笑看着怡王赵元,随即面朝在座的【大魏宫廷】宾客笑道:“朕这个六弟啊,年幼时就不正经,如今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仍是【大魏宫廷】这般胡闹,呵呵呵……”

  “哈……”

  “呵呵。”

  殿内众宾客们干笑着附和着。

  在座的【大魏宫廷】绝大多数都是【大魏宫廷】人精,岂会看不出魏天子这番话的【大魏宫廷】用意?

  无论是【大魏宫廷】出于想稳住怡王赵元,亦或是【大魏宫廷】其他,魏天子都打算揭过此事不提。

  在明白这一点后,当然不会有人跳出来与魏天子唱反调。

  虽然他们内心明白,怡王赵元讲述的【大魏宫廷】当年的【大魏宫廷】辛秘,十有**正是【大魏宫廷】当年的【大魏宫廷】真相。

  而同时这也意味着,赵元并不想承认这件事既然这位魏国君王不承认这件事,那么,这件事就不存在,即便它就是【大魏宫廷】真相!

  “元,莫要再胡闹了。”魏天子淡然的【大魏宫廷】语气中,隐约透露出几分警告。

  他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警告赵元:就此收手,朕尚可以当做拙劣的【大魏宫廷】玩笑一笑置之,切忌将朕给逼急了。

  看着魏天子那轻描淡写态度背后的【大魏宫廷】警告,怡王赵元沉默了半响,忽而抬起头对魏天子说道:“四王兄,有个人他想见你。”

  说罢,他拍了三下手掌,旋即,就见中宫大殿外走入一名全副武装的【大魏宫廷】禁卫军士卒。

  殿外的【大魏宫廷】禁卫……是【大魏宫廷】老六的【大魏宫廷】人么?

  魏天子冷静地看了一眼殿门口。

  平心而论,虽然他必须承认,老六赵元的【大魏宫廷】那些夜莺,着实出乎他的【大魏宫廷】意料,他原以为在这场皇狩中真正的【大魏宫廷】杀手锏会是【大魏宫廷】那些禁卫,没想到却是【大魏宫廷】那些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大魏宫廷】女子。

  不过尽管如此,他心中亦无几分惊慌失措,因为他太了解老六赵元了,知道这个兄弟并无对权利的【大魏宫廷】野心,倘若换做南梁王赵元佐那等野心勃勃之辈,那他赵元恐怕就无法像眼下这般稳如泰山了。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殿外的【大魏宫廷】禁卫倘若果真是【大魏宫廷】老六赵元买通的【大魏宫廷】人,这反而是【大魏宫廷】一桩好事,毕竟这能确保殿内众人的【大魏宫廷】安全,而倘若这些禁卫并非是【大魏宫廷】老六赵元的【大魏宫廷】人,而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党,即萧鸾的【大魏宫廷】那批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而就在魏天子注视着大殿门外的【大魏宫廷】时候,那个被怡王赵元唤入大殿之内的【大魏宫廷】禁卫军士卒,已摘下了遮盖住面容的【大魏宫廷】头盔,面朝着魏天子徐徐说道:“好久不见了,老四。”

  “……”魏天子赵元起初一愣,随即,他看向那名男子的【大魏宫廷】眼神,从茫然转为震惊,随即,他不经意地瞪大了眼珠子,仿佛见到了什么骇人的【大魏宫廷】事物。

  “你……不可能……你不是【大魏宫廷】早就……”魏天子一脸震撼地喃喃说道。

  听到了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喃喃自语,那名男子笑着接话道:“早就什么?早就被萧鸾所杀么?不!……当时我见萧鸾看我时面露杀机,就知他要杀我。被萧鸾所杀的【大魏宫廷】,不过是【大魏宫廷】我一名护卫而已。”

  说罢,他环视在殿内的【大魏宫廷】众多宾客,正色说道:“我乃先王慷之嫡长子赵!”

  赵?

  赵元?

  上代东宫太子赵元?

  殿内众宾客顿时哗然,面色惊骇,忍不住窃窃私语,而宗府宗正赵元俨,更是【大魏宫廷】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名自称是【大魏宫廷】赵元的【大魏宫廷】男人,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太子……

  赵元俨暗暗摹敬笪汗ⅰ款叨了几句,他感觉那名双鬓微微花白的【大魏宫廷】男子,的【大魏宫廷】确与他记忆中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赵元有几分相似。

  当然,也有一些不清楚赵元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的【大魏宫廷】宾客,比如陇西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家主魏,再比如繇诸君赵胜,他们对于这个自称是【大魏宫廷】赵元的【大魏宫廷】男人感到有些茫然,不清楚赵元这个名字为何会引起在场众多宾客的【大魏宫廷】震惊。

  直到他们意识到,原来这个赵元,即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方才那个故事中的【大魏宫廷】东宫太子赵元时,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大魏宫廷】魏王赵元的【大魏宫廷】宿敌。

  有意思了……

  天水魏氏的【大魏宫廷】家主魏看看赵元,又看看魏天子,继而,将目光投向政治上的【大魏宫廷】盟友南梁王赵元佐。

  毕竟,南梁王赵元佐,或者说是【大魏宫廷】曾经的【大魏宫廷】靖王赵元佐,亦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方才那则故事中一个非常关键的【大魏宫廷】人物。

  而眼下,魏非常好奇,南梁王赵元佐在这个事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又将做出什么样的【大魏宫廷】决定。

  若赵氏失势,我魏氏能否取而代之?

  魏在心中暗暗盘算着。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片刻失神的【大魏宫廷】赵元,面容已变得铁青,仿佛有一股无心的【大魏宫廷】威压笼罩在殿内众人心头。

  终于露出了獠牙呢……老四。

  在大殿内,南梁王赵元佐神色淡然地看着这一幕。

  记得时隔十七年再次回到大梁,再次见到赵元后,南梁王赵元佐心中很诧异,因为他感觉,当时出现在他面前的【大魏宫廷】那位魏国君王,与他记忆中的【大魏宫廷】老四赵元判若两人。

  记得二十几年前的【大魏宫廷】赵元,那俨然就是【大魏宫廷】一头凶狠的【大魏宫廷】狼,终日里冲着旁人龇牙咧嘴;而二十几年后的【大魏宫廷】赵元,则像是【大魏宫廷】一头打盹的【大魏宫廷】年迈之虎,唯有在被惊动时,才会显露爪牙。

  前者年轻气盛、而后者老成持重,若不是【大魏宫廷】依稀还留着几分当年的【大魏宫廷】面孔,南梁王赵元佐当时真有些怀疑,那个平日和颜悦色的【大魏宫廷】魏国君王,是【大魏宫廷】否真的【大魏宫廷】当年的【大魏宫廷】赵元。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一旦有人触及赵元的【大魏宫廷】底线时,纵使这头老迈的【大魏宫廷】虎狼再疲乏、再迟钝,他也会暴露出真正的【大魏宫廷】一面,即景王赵元的【大魏宫廷】那一面。

  就好比此刻,此刻魏天子赵元那仿佛欲择人而噬的【大魏宫廷】凶狠表情,就酷似当年的【大魏宫廷】景王赵元。

  尤其是【大魏宫廷】他在他们父皇赵慷面前,将张皇后那一批人当场处死,砍下首级时的【大魏宫廷】表情。

  “元,你越线了。”魏天子面无表情地对怡王赵元说道。

  “……”赵元看着魏天子,默然不语。

  目不转睛地盯着赵元,魏天子隐隐带着怒容,沉声说道:“处心积虑弄一个冒充的【大魏宫廷】假货出来,你想做什么?”

  “假货?”还没等赵元开口,便听那赵元轻笑着说道:“老四,你在说什么?你说我是【大魏宫廷】假冒的【大魏宫廷】?”

  赵元用讥讽的【大魏宫廷】眼神扫了一眼赵元,冷笑说道:“不可否认,惟妙惟肖,唯独有一点……朕相信朕的【大魏宫廷】眼睛,朕能肯定,当初萧鸾送到大梁的【大魏宫廷】首级,正是【大魏宫廷】赵元的【大魏宫廷】首级……”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赵元,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想让朕承认这件事吧,元?”

  “……”怡王赵元微微一愣。

  而此时,魏天子赵元已徐徐站起身来,不顾大太监童宪的【大魏宫廷】阻拦,迈步走下台阶。

  只见他伸出右手,轻声说道:“剑!”

  听闻此言,三卫军总统领李钲,紧咬着牙,勉强支撑着身体,拔出腰间的【大魏宫廷】佩剑,递到魏天子手中。

  “你知道么?朕一直有个遗憾……”从李钲的【大魏宫廷】手中接过利剑,魏天子一步一步走向赵元,沉声说道:“遗憾于,当初你是【大魏宫廷】被萧鸾所杀,而非是【大魏宫廷】朕亲手杀你。既然你说摹敬笪汗ⅰ裤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赵元,那么正好弥补朕当年的【大魏宫廷】缺憾……”

  “……”赵元眼中闪过几丝惊慌,他并非是【大魏宫廷】恐惧于魏天子手中那柄剑,而是【大魏宫廷】恐惧于持剑的【大魏宫廷】魏天子。

  在魏天子面朝他挥剑的【大魏宫廷】那一刻,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即啪地瘫坐在地。

  见此,赵元微微皱了皱眉。

  而此时,魏天子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则已堪堪抵在了赵元的【大魏宫廷】咽喉处,他继续方才未说完的【大魏宫廷】话。

  “……然而,你并非是【大魏宫廷】赵元。”

  说罢,他拂袖回身,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插入李钲手中的【大魏宫廷】剑鞘,随即,他回过身来,在环视了一眼在座的【大魏宫廷】众宾客后,看向赵元道:“接下来呢,元?逼迫朕为萧氏翻案?亦或是【大魏宫廷】逼朕退位让贤?”

  说着,他摇了摇头,语气强势地说道:“萧逆乃乱臣贼子,此事已不必再议!至于朕退位让贤……”在他环视了一眼殿内诸人后,沉声说道:“朕迟早会退位,但目前,还不是【大魏宫廷】时候……”

  正说到这,就见禁卫军统领靳炬满脸惊慌地闯入进来,大声喊道:“陛下,南燕军反了,正与阳武叛军合兵一处,进攻浚水军!”

  “什么?”

  魏天子闻言面色大变,面色远比方才见到那个假冒的【大魏宫廷】赵元更差。

  平心而论,赵元根本不相信南燕军会反,否则,他也不会暗中调集卫穆的【大魏宫廷】南燕军。

  而如今既然南燕军反了,这就说明,卫穆十有**已遭遇不测。

  果然……

  心中的【大魏宫廷】预感被证实了,魏天子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怡王赵元,沉声说道:“老六,你让朕很失望……”

  怡王赵元微微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在中阳行宫外的【大魏宫廷】某座土坡上,曾化名沈归的【大魏宫廷】萧鸾正淡然望着中阳行宫那边的【大魏宫廷】火光与厮杀,眼眸中流露出几许寂寞:“抱歉,元,你所认识的【大魏宫廷】萧鸾,早已不在了……”

  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伸展双臂,脸上露出几许疯狂之色。

  快快快!靖王赵元佐,你苦等了二十年的【大魏宫廷】天赐良机就在眼前,快给这乱局,再填一把火!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  圣墟  正道潜龙  三寸人间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努努书坊  笔趣阁  正道潜龙  圣墟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