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37章:平息 二合一

第1137章:平息 二合一

  第1137章:平息【二合一】

  『Ps:这两天没分章,主要是【大魏宫廷】不好分,还有是【大魏宫廷】作者懒得分了。至于有书友说这本书快完本了,咳,说实话还差蛮多的【大魏宫廷】。郁闷,起点后台崩溃,我去。』

  ————以下正————

  “曹玠将军,我乃北二军副将庞焕,接下来,请配合我北二军协同作战。”

  “呃……好、好的【大魏宫廷】。”

  看看面前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副将庞焕,再看看不远处正协助他浚水军攻击阳武军与南燕军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士卒,曹玠忽然感觉自己看不懂了。

  驻军六营之一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参与了叛乱,而向来被他们驻军六营警惕着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平定叛乱的【大魏宫廷】生力军,这种强烈的【大魏宫廷】反差,让曹玠实在有些难以接受——在他的【大魏宫廷】观念,应该是【大魏宫廷】北二军参与叛乱而南燕军参与平乱,这样才对啊。

  不过话虽如此,不可否认北二军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参与了平乱,这一点无可厚非。

  “庞副将,叛将艾诃目前正在进攻宫,请速速前往支援。”在深深看了一眼庞焕后,曹玠正色说道。

  “唔,了解。”庞焕点了点头,当即吩咐左右护卫传令随行军队即刻支援宫。

  而待吩咐完毕之后,他抬起头,却见曹玠仍用古怪的【大魏宫廷】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于是【大魏宫廷】他困惑地问道:“怎么了,曹玠将军?”

  『……』

  曹玠注视着庞焕,默然不语。

  半响后,他表情古怪地说道:“真没想到,曹某与庞焕将军也有并肩作战的【大魏宫廷】时候。”

  听了这话,庞焕微微一愣,随即轻笑着说道:“曹将军不会以为,日后有朝一日,你我两军会兵戎相见吧?”

  “不是【大魏宫廷】日后,而是【大魏宫廷】曾经……算了。”摇了摇头,曹玠拨马朝前而去。

  看着曹玠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庞焕愣了一下。

  『曾经?』

  嘴里嘀咕了一句后,庞焕眼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他终于明白,曹玠方才对他的【大魏宫廷】态度为何如此古怪。

  诚然,浚水军的【大魏宫廷】曹玠与他北二军的【大魏宫廷】庞焕并无交集,更无交恶,但是【大魏宫廷】,浚水军的【大魏宫廷】前身乃是【大魏宫廷】禹水军的【大魏宫廷】残部,而在二十年前,他庞焕则是【大魏宫廷】顺水军的【大魏宫廷】将领。

  而禹水军与顺水军之间的【大魏宫廷】恩怨,可非是【大魏宫廷】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大魏宫廷】。

  “啊,还真是【大魏宫廷】讽刺呢。”

  庞焕淡淡地将曹玠并未说出口的【大魏宫廷】那句话说了出来。

  片刻之后,北二军协同浚水军,对阳武军与南燕军展开进攻,这四支军队,将整个阳行宫作为了战场,着天空朦胧的【大魏宫廷】月色与许多火把微弱的【大魏宫廷】火光,彼此展开厮杀。

  似这种混乱的【大魏宫廷】局面,纵使是【大魏宫廷】在军方威望极高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也无力阻止。

  没办法,夜里的【大魏宫廷】视野太差,以至于那些被挟裹叛乱的【大魏宫廷】阳武军与南燕军的【大魏宫廷】无辜士卒们,根本不知他们正处于“恶”一方,或许其大部分人仍以为他们是【大魏宫廷】在勤王清君侧。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唯有一遍遍地大声喊话,希望能够唤醒那些被骗的【大魏宫廷】阳武军与南燕军士卒:“我乃肃王赵润,阳武军、南燕军士卒听令,立刻放下兵器!”

  不可否认,『肃王赵润』这个名头在军方的【大魏宫廷】确响亮,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南燕军而言,毕竟在去年的【大魏宫廷】『魏韩北疆战役』,卫穆率领的【大魏宫廷】南燕军,那可是【大魏宫廷】作为肃王军的【大魏宫廷】辅军活跃在战场的【大魏宫廷】。

  再加在魏韩边市这件事,赵弘润刚刚为南燕军谋求了一份福利,这使得南燕军下下对『肃王赵润』抱持诸多敬意与好感——除了隐藏在其的【大魏宫廷】萧氏余孽。

  于是【大魏宫廷】乎,那些听到赵弘润喊话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士卒们,一脸茫然地停止向宫进攻,面面相觑,无法理解这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肃王赵润殿下,为何会要求他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他们南燕军不是【大魏宫廷】前来平乱护驾的【大魏宫廷】么?

  在远处,当叛将艾诃注意到这一幕后,亦不觉得皱了皱眉。

  他不得不承认,肃王赵润在魏国军方的【大魏宫廷】威望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高地不可思议,哪怕是【大魏宫廷】在眼下这种混乱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单凭几句话,亦能喝止那些南燕军士卒。

  倘若是【大魏宫廷】换做旁人,相信艾诃立马会将对方诬为叛逆,像他方才对付曹玠时一样,但是【大魏宫廷】对于那位肃王殿下,这招不好使了——士卒们根本不会相信,肃王赵润会背叛国家、犯作乱。

  毕竟因为这位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明确表示过对皇位不感兴趣的【大魏宫廷】皇子,再加他这些年来对魏国所做的【大魏宫廷】贡献,毫不夸张地说,这位殿下对国家的【大魏宫廷】忠诚有目共睹,是【大魏宫廷】极少数全国官员、贵族、平民都不会相信他会『叛国』的【大魏宫廷】人——因为没有理由。

  于是【大魏宫廷】,艾诃只能硬着头皮,将保护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些肃王卫,颠倒黑白诬陷为叛贼:“诸军士听令,肃王殿下已被叛贼挟持,诸军士且杀过去,救出肃王殿下。”

  依稀听到艾诃在远处的【大魏宫廷】喊声,赵弘润愣了愣,猛然抬起头来。

  或许旁人无法在如此混乱的【大魏宫廷】局势发现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在搞鬼,但赵弘润有着超强的【大魏宫廷】记忆,他一下子认出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再加他在艾诃来不及遮掩身形时的【大魏宫廷】匆匆一瞥,以至于他当即认出了艾诃。

  他怒声喝道:“原南燕军副将艾诃,犯作乱,图谋不轨,肃王卫,给本王射杀此獠!”

  事到如今,赵弘润也猜到了艾诃十有八九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成员,这让他万分恼怒,因为去年在北疆战场,他曾非常欣赏艾诃的【大魏宫廷】才能,还在卫穆面前夸奖艾诃,没想到,此人竟然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一员。

  在听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命令后,肃王卫的【大魏宫廷】卫长岑倡非常聪明地高声喊道:“谨遵殿下命令……肃王卫,射杀叛逆艾诃!”

  他之所以高声大喊,是【大魏宫廷】为了像那些看不清楚局势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士卒证明,他们是【大魏宫廷】肃王卫,而不是【大魏宫廷】所谓『挟持肃王的【大魏宫廷】叛逆』。

  “该死的【大魏宫廷】!”

  见数十名肃王卫举起手弩对准了自己,艾诃下意识地翻身下马,藏匿于乱军之。

  他可不会去赌肃王赵润会不会在这混乱的【大魏宫廷】局面不顾误伤射杀他,毕竟那位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一位优秀的【大魏宫廷】统帅,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留有妇人之仁的【大魏宫廷】想法。

  而艾诃的【大魏宫廷】消失,让那些已攻到宫殿前的【大魏宫廷】南燕军们动摇了,在听到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话后,这些南燕军士卒感到情况不对了。

  第一,为何卫穆大将军不出面?

  第二,肃王赵润殿下为何出现在对面?而且命令他们立刻丢下兵器?

  第三,艾诃副将哪里去了?

  这诸多的【大魏宫廷】疑问,让这些南燕军士卒们克制了自己与同伴。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如此混乱嘈杂的【大魏宫廷】局面下,能听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声音的【大魏宫廷】,也只有一小部分南燕军士卒,更多的【大魏宫廷】南燕军士卒,以及那些阳武军士卒,根本未曾听到某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呼声,以至于仍一个劲地朝着宫涌来。

  而在这个时候,曹玠与庞焕率领着浚水军与北二军杀到。

  见北二军竟然站在浚水军那边,叛将艾诃心闪过阵阵惊疑,毕竟据他所知,南梁王赵元佐麾下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应该协助他们才对。

  合南燕军、阳武军、北二军三支军队的【大魏宫廷】力量,击垮浚水军,挟持宫附近以魏天子赵元偲为首的【大魏宫廷】那些魏国要人,这才是【大魏宫廷】原定的【大魏宫廷】计划不是【大魏宫廷】么?

  『南梁王,背叛了与萧鸾公子的【大魏宫廷】协议?!为何?难道他不打算找昏君报仇,不想成为君王主宰这个国家么?』

  艾诃心大惊,他不能理解,南梁王赵元佐为何会反水。

  要知道,他们萧党,可是【大魏宫廷】给了南梁王赵元佐丰厚的【大魏宫廷】承诺啊。

  他想不通。

  他只知道,南梁王赵元佐与其麾下的【大魏宫廷】北二军并没有按照计划站在他们这边,而是【大魏宫廷】选择支持了赵元偲那个昏君,那么,这次的【大魏宫廷】叛乱等同于失败了。

  『事已至此,只有……』

  眼眸闪过一丝疯狂,艾诃振臂呼道:“宫近在咫尺,诸军士,杀过去,护驾!”

  嘴喊着护驾,可是【大魏宫廷】艾诃看向远处魏天子赵元偲的【大魏宫廷】眼神,却充满了杀意——即便这次叛乱已注定失败,但若能除掉赵元偲这个昏君,这也未尝不是【大魏宫廷】一种胜利。

  因为一旦赵元偲死了,魏国势必陷入内乱,四分五裂。

  想到这里,艾诃,以及阳武军、南燕军那些潜伏着的【大魏宫廷】萧氏余孽们,纷纷鼓动这两支军队的【大魏宫廷】士卒冲击宫,企图趁乱杀死魏天子赵元偲。

  “不好,反贼要孤注一掷了!”

  本能地感觉到危机,赵弘润厉声喊道:“挡住叛军!挡住叛军!”

  在他的【大魏宫廷】号召下,方才听到他喊话的【大魏宫廷】那些南燕军士卒们,亦在各自伯长、曲侯、军侯的【大魏宫廷】率领下,临阵倒戈,加入了守卫宫的【大魏宫廷】阵营,但即便如此,宫前的【大魏宫廷】那条简易防线,仍然还是【大魏宫廷】被叛军给突破了。

  『先杀赵润!再杀昏君!』

  混迹在乱军的【大魏宫廷】几名萧氏余孽,第一时间将矛头对准了肃王赵弘润,毕竟方才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此人在宫指挥,这才导致阳武军与南燕军无法突破防线。

  再者,肃王赵润在魏国军方的【大魏宫廷】威望实在太高了,再留着此人,不知又有多少南燕军士卒会临阵反水、弃暗投明。

  “殿下小心!”眼瞅着一群人朝着赵弘润冲来,宗卫长用身体将自家殿下挡在身后。

  而在卫骄准备下令肃王卫将那几名叛军杀死时,忽见身旁闪过两个人影,一人手持长剑,一人手持匕首,眨眼工夫将那几名叛军杀死。

  『哇哦……』

  宗卫吕牧表情怪异地咧了咧嘴,盯着那两个人影。

  其一位,正是【大魏宫廷】他们肃王府未来的【大魏宫廷】肃王妃芈姜,而另外一人,竟然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手底下那名叫做雀儿的【大魏宫廷】夜莺。

  “不错的【大魏宫廷】速度。”瞥了一眼神态冷淡的【大魏宫廷】雀儿,芈姜看了一眼涌前来的【大魏宫廷】叛军,淡淡吩咐道:“跟我。”

  说罢,她脚尖一垫,便向前跃了出去。

  见此,雀儿亦毫不犹豫跟了前。

  宗卫穆青环视了一眼四周,他看到,方才还是【大魏宫廷】敌人的【大魏宫廷】那群夜莺,此刻似乎是【大魏宫廷】站在他们这边,与肃王卫们并肩作战。

  别看这些女人外表柔弱,可她们运用匕首杀死叛军的【大魏宫廷】手法,却让肃王卫们都感到汗颜。

  连赶来支援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头目段十三,都对这些女人的【大魏宫廷】实力感到意外。

  而与此同时,在宫大殿内,怡王赵元俼仍默然地站在原地。

  良久,忽而有人在他身边低声说道:“王爷……”

  怡王赵元俼闻言转过头来,这才看到自己的【大魏宫廷】宗卫长王琫正站在身边,他低声问道:“殿外……局势如何?”

  宗卫长王琫抱了抱拳,低声说道:“回禀王爷,南梁王……站在了陛下这边,眼下,北二军正协同浚水军平乱,而被蒙蔽的【大魏宫廷】南燕军与阳武军,亦有不少人弃暗投明,正听从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指挥……虽萧逆仍在负隅顽抗,但相信支持不了多久……”

  “是【大魏宫廷】么。”怡王赵元俼喃喃说道,微微吐了口气,隐隐有些如释重负的【大魏宫廷】意味。

  良久,他一脸苦涩地说道:“王琫,我……做了一件蠢事,对么?”

  王琫沉默半响,顾左言他道:“王爷,咱们该走了……”

  “走?走去哪里?”赵元俼显得有些魂不守舍:“王琫,我从未想过,我这次能全身而退……”

  的【大魏宫廷】确,他从未想过这次能全身而退,因此,在皇狩之前,他交代好了后事,将『一方水榭』这个毕生的【大魏宫廷】心血留给了他视如己出的【大魏宫廷】侄子赵弘润,连带着『夜莺』。

  不可否认,以赵元俼王室贵胄的【大魏宫廷】身份来说,无论犯下如何严重的【大魏宫廷】过错,都不会有性命之危,唯独一件事除外——谋反叛乱。

  而此次,赵元俼暗勾结南梁王赵元佐与萧氏余孽,企图在皇狩期间逼宫,虽然殿外的【大魏宫廷】叛乱并非出自他的【大魏宫廷】本意,而是【大魏宫廷】被萧鸾出卖,但归根到底,他亦有着无可推卸的【大魏宫廷】责任。

  因此,死,将会是【大魏宫廷】他赵元俼唯一的【大魏宫廷】结局。

  区别仅在于死的【大魏宫廷】方式:究竟是【大魏宫廷】被赐毒酒,保留颜面地死去;还是【大魏宫廷】以谋反叛乱的【大魏宫廷】罪名被当众处死;亦或是【大魏宫廷】圈禁至死。

  做了这种事,虽魏国之大,却也没有他赵元俼的【大魏宫廷】容身之地。

  “你走吧,王琫。……你与这件事并无瓜葛,不该受我牵连。”赵元俼默然说道。

  听闻此言,王琫压低声音,说道:“王爷,咱们逃吧?”

  “逃?”赵元俼有些诧异地看向王琫。

  只见王琫指了指左右,低声说道:“您看这里,连一名禁卫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难道王爷您不明白么?……这表示陛下不想杀您,但若是【大魏宫廷】不杀您,则无法向国人交代,因此,陛下遣散了这里所有的【大魏宫廷】禁卫,是【大魏宫廷】希望王爷您逃走,这样一来,陛下不用亲手杀死他的【大魏宫廷】兄弟……不是【大魏宫廷】么?”

  “……”赵元俼默然不语。

  不得不说,事实正如王琫所言,魏天子方才之所以遣散禁卫,其一个原因,是【大魏宫廷】为了让赵元俼逃走,因为这个兄弟若是【大魏宫廷】逃走的【大魏宫廷】话,尚有活命的【大魏宫廷】机会,可若是【大魏宫廷】他呆在这里,那么,待等叛乱平定之后,算魏天子赵元偲不想杀他,也只能杀他,否则,无法向臣民交代——犯作乱,岂有不诛之理?

  见失魂落魄的【大魏宫廷】赵元俼久久不语,王琫眼闪过几丝焦虑,低声说道:“王爷,大魏不能呆了,咱们可以去韩国、可以去楚国、可以去齐国,原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将王爷奉为宾。”说到这里,他见赵元俼仍无动于衷,恨声说道:“王爷,难道您不管萧鸾了么?您也看到了,萧鸾这狗贼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替他萧氏平反,他是【大魏宫廷】要报复,报复陛下、颠覆我整个大魏……难道您不该阻止他么?为了肃王殿下,为了玉珑公主……王爷!”

  “……”赵元俼眼闪过几分莫名神色。

  良久,他点了点头。

  见此,王琫心大喜,拉着赵元俼便往殿外走。

  临走前,他对那名假赵元伷说道:“还不走?!”

  那名假赵元伷如梦初觉,连忙跟。

  此时,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正保护在魏天子身旁,忽然听到身后有急促的【大魏宫廷】脚步声,疑惑地回过头,瞧见赵元俼与王琫三人,正快步奔向远处。

  李钲下意识地张嘴,正要大喊,但随即,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瞥了一眼,这才发现,身旁的【大魏宫廷】魏天子,正用力拽着他的【大魏宫廷】手臂的【大魏宫廷】臂甲。

  “……”

  李钲顿时明白了,当即闭了嘴,重新将目光投向宫前混乱的【大魏宫廷】战况,对方才的【大魏宫廷】一幕视若无睹。

  然而,注意到王琫带着赵元俼离开的【大魏宫廷】,并不只有李钲,与桓王赵弘宣一同负责保护沈淑妃、乌贵嫔以及玉珑公主、乌娜的【大魏宫廷】宗卫何苗、朱桂二人,亦注意到了怡王赵元俼趁乱逃离,在犹豫了一下后,何苗来到了赵弘润身边。

  “殿下,怡王爷……走脱了。”

  “……”正注视着宫殿前战场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闻言一愣,随即吩咐宗卫吕牧道:“吕牧,去备马。”

  “是【大魏宫廷】!”吕牧抱拳离去。

  大约一炷香工夫后,宫殿前的【大魏宫廷】叛乱,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被扑灭了,叛将艾诃孤注一掷的【大魏宫廷】疯狂进攻,终究还是【大魏宫廷】被肃王卫、夜莺、浚水军与北二军联手覆灭。

  见此,赵弘润不再停留,带着宗卫们与段十三等几名青鸦众,紧步来到吕牧安排好战马的【大魏宫廷】地方,翻身下,径直离开行宫。

  “王爷。”

  在平定了叛乱后,北二军副将庞焕来到了赵元佐面前复命。

  期间,魏天子亦难得地嘉勉了赵元佐几句。

  此后,庞焕趁左右不注意,低声对赵元佐说道:“这样好吗,王爷?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大魏宫廷】机会?”

  此时,赵元佐正看着魏天子亲自出面安抚南燕军与阳武军的【大魏宫廷】残部,闻言淡淡说道:“当初老六找我时,我猜到他难成事,呵,他以为萧鸾还是【大魏宫廷】曾经的【大魏宫廷】萧鸾么?与虎谋皮的【大魏宫廷】下场,无疑会被虎所吞……”

  听闻此言,庞焕想了想,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摹敬笪汗ⅰ咯将觉得,我北二军要是【大魏宫廷】今日站在那边……”

  “别小看咱们那位陛下。”南梁王赵元佐摇了摇头,随即,他目视着魏天子赵元偲的【大魏宫廷】背影,喃喃说道:“还不是【大魏宫廷】时候,庞焕,还不是【大魏宫廷】时候……”

  “……”庞焕顺从地低了低头,一言不发。

  而与此同时,在阳行宫外的【大魏宫廷】那座土坡,萧鸾面色隐情不定地看着嘈杂声渐渐平息的【大魏宫廷】阳行宫,嘴里喃喃自语。

  “不对劲啊,怎么这么快……”

  他皱了皱眉,随即,眼眸闪过几丝释然:“原来如此,赵元佐,事到如今,你竟然站边赵元偲这个昏君么?嘁!被昏君流放了十七年,甚至迫不得已亲自溺死儿子的【大魏宫廷】你,居然站边那个昏君……呵呵呵,南梁王赵佐,真是【大魏宫廷】个可怕的【大魏宫廷】家伙。”

  说罢,他抓了抓头发,无奈地说道:“啊啊,被算计了,不过……”

  他的【大魏宫廷】眼闪过一丝冷色,撇撇嘴说道:“不过不打紧,小打小闹聊以助兴罢了……好戏,还在后头。”

  在这时,他身后的【大魏宫廷】夜幕走出一个人,冲着萧鸾抱拳说道:“公子,大梁的【大魏宫廷】金绪,传来急讯。”

  “呵,算算时日也差不多了……”萧鸾嘀咕了一句,随即负背双手,喃喃说道:“唔,不如趁这个机会,去见见他罢。备马,回大梁……唔?下雨了?嘁!真倒霉……”

  在萧鸾的【大魏宫廷】抱怨声,雨势越下越大。

  然而,萧鸾一行人,并非是【大魏宫廷】在这雨势苦逼骑马飞奔的【大魏宫廷】唯一一拨人,此时此刻,怡王赵元俼带着宗卫长王琫,亦在冒雨逃亡的【大魏宫廷】途。

  “王爷,后面没有追兵。”

  “唔。”

  然而,在怡王赵元俼一行人骑着马准备经过一处山坡时,他们惊愕地看到,有几个身影早已伫马在此。

  “唏律律——”

  随着怡王赵元俼下意识地勒住马缰,使马匹的【大魏宫廷】速度放缓下来。

  『谁?』

  宗卫长王琫惊疑不定地想到。

  忽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那几名伫马而立的【大魏宫廷】身影。

  原来,挡住了怡王赵元俼一行人去路的【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别人,正是【大魏宫廷】他视如己出的【大魏宫廷】侄子,肃王赵弘润。

  “相于数年前,我的【大魏宫廷】骑术已大有长进,对么?……这次,我追你了,六叔。”

  在倾盆暴雨、电闪雷鸣,肃王赵弘润被暴雨淋得跟落汤鸡似的【大魏宫廷】,正目视着不远处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脸勉强挤出几丝笑容。

  “是【大魏宫廷】啊……你长大了,弘润。”

  怡王赵元俼张了张嘴,脸泛起几分苦涩的【大魏宫廷】笑容。

  但不知为何,望着远处的【大魏宫廷】侄子,他脸的【大魏宫廷】笑容,居然逐渐变得真诚起来。

  仿佛,卸下了什么千斤重担似的【大魏宫廷】。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凡人修仙传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笔趣阁  努努书坊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