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43章:动乱升级

第1143章:动乱升级

  待等赵弘润带着宗卫们火赶回大梁后,大梁的【大魏宫廷】叛乱早已被平息,兵卫与浚水军接管了城内大街小巷的【大魏宫廷】巡防,而大梁府,亦在着手统计此番叛乱的【大魏宫廷】损失情况。天『籁小说Ww』W.『⒉

  回归大梁后,赵弘润先回到了肃王府,安抚苏姑娘与羊舌杏。

  此时他这才从羊舌杏口中得知,那一晚萧逆在城内的【大魏宫廷】叛乱,对他们的【大魏宫廷】家业也造成了一定的【大魏宫廷】影响,比如在横街的【大魏宫廷】那家『肃氏楚金』的【大魏宫廷】店铺,就在当晚被暴徒砸开了门,虽然殿内那些青铜器皿并无遭到偷窃,但这些青铜器皆被推倒,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大魏宫廷】刮花。

  更有甚者,那些暴徒在还店内放了一把火,虽然这场大火在当晚被自的【大魏宫廷】游侠以及浚水军士卒覆灭,但已一塌糊涂的【大魏宫廷】店铺,终究还是【大魏宫廷】得暂时歇业,重新装修。

  在安慰了一番羊舌杏后,赵弘润将介子鸱与温崎两位幕僚请到书房,询问他们有关于那晚萧逆叛乱的【大魏宫廷】情况。

  “这样就对了……”

  在听罢赵弘润对于中阳叛乱的【大魏宫廷】讲述后,介子鸱了然地点了点头,正色说道:“起初在下有些困惑,但现在在下想通了,正如在下先前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中阳叛乱与大梁叛乱,这两者其实是【大魏宫廷】存在关联的【大魏宫廷】,应该是【大魏宫廷】萧逆整个叛乱计划中的【大魏宫廷】两个环节。”

  “且试言。”赵弘润摸着下巴说道。

  听闻此言,介子鸱拱了拱手,随即正色说道:“依在下看来,萧逆欲颠覆我大魏的【大魏宫廷】计划分为几个步骤,先,萧逆利用了怡王爷,让怡王爷以『皇狩』为由将陛下诱离大梁,前往中阳行宫。……然后,萧逆在中阳行宫动叛乱。恕在下说句不当说的【大魏宫廷】,事实上,陛下此番以身诱敌,颇为凶险,若非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在关键时刻弃暗投明,中阳叛乱的【大魏宫廷】结果,可能未见得如眼下这般。”

  “……”赵弘润一言不,默默地点了点头。

  尽管他对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印象极差,但他不能否认,此番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站队非常关键,倘若这次他站在了萧鸾那边,或许萧逆已经得逞了也说不定。

  “……中阳行宫叛乱之后,就是【大魏宫廷】大梁这边的【大魏宫廷】叛乱。起初在下想不通,萧逆在大梁这边制造叛乱有何用意,但是【大魏宫廷】反过来想……恕在下说句不该说的【大魏宫廷】,倘若中阳行宫那次叛乱萧逆得逞了呢?”看了一眼赵弘润,介子鸱正色说道:“倘若果真如此,那大梁这边的【大魏宫廷】混乱,威胁可就大得多了。”

  赵弘润沉思道:“你是【大魏宫廷】说,中阳行宫与大梁的【大魏宫廷】两次叛乱,是【大魏宫廷】萧逆早就安排好的【大魏宫廷】?”

  “应该是【大魏宫廷】。”介子鸱点了点头,正色说道:“依在下看来,萧逆在中阳行宫动叛乱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多半是【大魏宫廷】为了擒杀陛下以及其余国内要人,包括殿下您;而在大梁制造混乱,则是【大魏宫廷】为了进一步引起混乱……说句不该说的【大魏宫廷】,试想,若陛下确认遭遇不测,如长皇子、如雍王、庆王,他们还会像这次那般理智,携手平息大梁的【大魏宫廷】叛乱么?”

  “……”赵弘润默不作声。

  不过在心底,他是【大魏宫廷】同意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判断的【大魏宫廷】:若他父皇当真遭遇不测,且又未曾立下遗嘱,长皇子赵弘礼、雍王弘誉、庆王弘信三人,可能会引夺位的【大魏宫廷】争斗,不会像这次这般理智。

  说到底,这次那三位兄弟做出理智的【大魏宫廷】选择,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没有从中阳行宫那边得到确认魏天子遭遇不测的【大魏宫廷】消息而已,并不代表他们不想争。

  倘若那晚魏天子果真遭遇不测,搞不好长皇子赵弘礼、雍王弘誉与庆王弘璟这三个人自己都打起来了。

  “照这样想,那本王那位三伯,还真是【大魏宫廷】做出了一个关键的【大魏宫廷】决定啊……”

  赵弘润用嘲讽的【大魏宫廷】口吻说道。

  说实话,对于这件事,他心中是【大魏宫廷】很不舒服的【大魏宫廷】。

  同样是【大魏宫廷】暗中与萧逆勾结,他六王叔赵元俼宅心仁厚,最终被萧鸾所骗,失去了所有的【大魏宫廷】一切,成为了阶下囚,而南梁王赵元佐呢?这个奸诈之徒在最终背叛了萧鸾,摇身一变成为了平定中阳行宫叛乱的【大魏宫廷】最大功臣。

  要知道,中阳行宫的【大魏宫廷】叛乱,本身就有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一份,可他最后居然成为了平乱的【大魏宫廷】最大功臣,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可笑的【大魏宫廷】事么?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纵使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如今也无法撼动南梁王赵元佐这位平乱功臣的【大魏宫廷】地位。

  听到赵弘润那嘲讽的【大魏宫廷】话,介子鸱微微一笑,随即正色说道:“南梁王背弃萧逆,这并不奇怪,殿下。……不管南梁王与陛下曾经有何恩怨,先,南梁王亦是【大魏宫廷】姬赵氏王室的【大魏宫廷】一员,我大魏若是【大魏宫廷】衰弱,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因此,他与萧鸾充其量只是【大魏宫廷】虚与委蛇、各取所需,不可能会真心实意地合作。至于第二个原因,在下认为,南梁王恐怕是【大魏宫廷】已经看穿了萧鸾的【大魏宫廷】狼子野心。”

  “此话怎讲?”赵弘润问道。

  介子鸱斟酌了一下语气,说道:“萧鸾出卖怡王爷,足以证明,此贼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不在为萧氏平反,而是【大魏宫廷】为了颠覆我大魏。但萧逆……纵使乍一看势力庞大,但实际上,并不足以凭一己之力颠覆我大魏,他们最大的【大魏宫廷】优势,仅仅在于他们潜藏在水面之下,一旦他们浮出水面,我大魏只需出动几支军队,即可将他们剿灭。……因此,在下这里有一个猜测。”

  “你说说看。”

  “如方才在下所言,在萧逆的【大魏宫廷】计划中,中阳行宫叛乱之后,便是【大魏宫廷】大梁之乱,这多半是【大魏宫廷】他们早已制定的【大魏宫廷】计划。可问题是【大魏宫廷】,由于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弃暗投明,萧逆并未在中阳行宫叛乱中达成预期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而在这种情况下,萧逆依旧动了大梁这边的【大魏宫廷】叛乱,这是【大魏宫廷】为何?……按照常理,中阳行宫叛乱失败,他们不应该继续藏匿下去么?……唯一的【大魏宫廷】解释就是【大魏宫廷】,箭已射出,纵使是【大魏宫廷】萧逆也无法阻止了。”

  “什么意思?”赵弘润皱眉问道。

  此时,就见介子鸱一脸正色说道:“在下认为,『大梁叛乱』,并未是【大魏宫廷】萧逆此番一系列阴谋的【大魏宫廷】终结。若在下没有料错的【大魏宫廷】话,接下来,我大魏地方,会6续爆萧逆的【大魏宫廷】叛乱,萧逆会竭尽全力地营造出我大魏『内乱重重』、『外强中干』的【大魏宫廷】局面,借助外力覆灭我大魏。”

  听闻此言,赵弘润面色顿变,因为他已听出了介子鸱想要表达的【大魏宫廷】含义。

  在介子鸱与温崎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赵弘润起身来到窗口,面色凝重地看着窗外的【大魏宫廷】天空,死死捏紧了拳头。

  不得不说,介子鸱的【大魏宫廷】预测相当精准。

  在随后的【大魏宫廷】半个月里,似『魏天子于中阳行宫遇袭驾崩』、『大梁生叛乱』、『诸皇子为争皇位兄弟阋墙』这等谣言,迅传遍魏国全国。

  尽管事实上魏天子已回到大梁,并且,垂拱殿与朝廷皆以各自的【大魏宫廷】名义向地方布告示,通缉萧氏余孽与萧鸾,但依旧无法稳定这股由于谣言引起的【大魏宫廷】混乱。

  一些蓄谋已久的【大魏宫廷】萧氏余孽成员,此时纷纷浮出水面,打家劫舍、占山为王,使得各地方县令目瞪口呆。

  毕竟以往魏国境内很少有匪患,可如今,这些强盗、山贼像是【大魏宫廷】扎堆般纷纷跳出来,任谁都能感觉事态不对劲。

  鉴此,数日后,朝廷布通告,改南梁王赵元佐麾下北二军为『镇反军』,分兵平定叛乱。

  不得不说,魏国境内地方上那些叛乱与匪患,虽说给当地县令当成了一定压力,但是【大魏宫廷】碰上『镇反军』,却几乎抵挡之力,以至于南梁王赵元佐在短短三个月内,便迅平定了国内千人规模的【大魏宫廷】叛乱。

  而就在南梁王赵元佐率领镇反军平定叛乱的【大魏宫廷】期间,驻军在河西的【大魏宫廷】韩国太原守廉驳,忽然接到了一位来自韩国王都邯郸城的【大魏宫廷】使者。

  此时的【大魏宫廷】廉驳,已攻克了『临魏』、『频阳』、『重泉』、『祋(duì)祤(yǔ)』等大片河西领土,将几十万羌胡之民驱赶到了河西的【大魏宫廷】西端,尽管羌胡之民自诩勇武,但在廉驳这位韩国上将面前,几乎没有丝毫抵抗之力,以至于廉驳率领着两万太原军,吊打河西十几个羌胡部落,就连那十几个羌胡部落的【大魏宫廷】酋长,也已被廉驳在沙场上讨杀了好几人。

  不过廉驳对此也有疑虑,因为他至今都没有等到秦军的【大魏宫廷】反攻,要知道,河西羌胡的【大魏宫廷】背后,那可是【大魏宫廷】秦国啊,似他这般肆意抢占河西之地,按理来说势必会引起秦国的【大魏宫廷】报复才对。

  可奇怪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秦国至今没有丝毫动静,这让廉驳更加警惕。

  “最好别是【大魏宫廷】催促某进兵……”在从那名使者手中接过密令后,廉驳骂骂咧咧地说道,因为他很反感他在打仗的【大魏宫廷】之后,邯郸那些当权者在背后指手画脚。

  然而,待等他撕开密令扫了两眼后,本来还浑不在意的【大魏宫廷】廉驳,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愕之色。

  “偷袭河东?为什么?”廉驳皱眉说道:“邯郸要撕毁与魏人的【大魏宫廷】协议么?”

  “请上将军接令!”那名使者说道。

  “恕某难以接受!”廉驳当即撕毁了那道密令,怒声骂道:“邯郸那些人都在想什么?他们难道要让我韩人被天下人耻笑背信弃义么?”

  “这是【大魏宫廷】釐侯与康公的【大魏宫廷】决断!”那名使者说道。

  “管他是【大魏宫廷】谁的【大魏宫廷】决断!”廉驳骂道:“某绝不会接下这种愚蠢之极的【大魏宫廷】命令!”

  见廉驳态度坚决,那名使者正色说道:“若上将军不肯接令,请自卸太原守之职,交出虎符。”

  “这是【大魏宫廷】威胁?”廉驳冷笑道。

  那名使者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并非是【大魏宫廷】威胁,只不过,倘若您执意不肯接令,您的【大魏宫廷】副将『乐承』将军,将取代您,以太原守的【大魏宫廷】身份,统领太原郡进攻魏国,而他,需要这块虎符……对吧,乐承将军?”

  话音刚落,就见帅帐外走入一名将军,倚在帐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廉驳。

  『乐承……』

  廉驳眯了眯眼睛,终于意识到生了什么。

  “去吃屎吧!韩虎老狗的【大魏宫廷】狗崽子!”

  当日,北原十豪、太原守廉驳,由于拒绝背弃《邯郸协议》,被副将乐承取而代之。

  半夜,廉驳在一些心腹的【大魏宫廷】帮助下,逃离了看押他的【大魏宫廷】兵帐,逃出军营,不知下落。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开天录  大魏宫廷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笔趣阁  三寸人间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