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62章:笼络廉驳

第1162章:笼络廉驳

  在巴布赫与乌鲁巴图出访函谷秦军连营、希望能够得到秦军帮助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们口中的【大魏宫廷】『魏公子姬润』,肃王赵弘润,此时尚驻足于雒城,等候着商水军与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到来。

  而在等待大军的【大魏宫廷】期间,赵弘润却接见了一位了不得的【大魏宫廷】大人物——原『北原十豪』之一、原『太原守』,廉驳。

  廉驳,是【大魏宫廷】被魏国荡阴守将、临洮君魏忌的【大魏宫廷】副将薛浆亲自护送过来的【大魏宫廷】,虽然赵弘润始终认为,以廉驳摹敬笪汗ⅰ壳堪称恐怖的【大魏宫廷】武力,即便人单人匹马从荡阴来到雒城,又能遇到什么危险?

  毕竟,这个廉驳,绝对称得上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所有见过的【大魏宫廷】人中,最具武力的【大魏宫廷】怪物。

  “魏忌公子就是【大魏宫廷】小题大做,这么点路程,能有什么凶险?”

  在赵弘润招待廉驳的【大魏宫廷】私宴中,廉驳亦是【大魏宫廷】不以为然地说道。

  当然了,话是【大魏宫廷】这么说,但廉驳心中对于临洮君魏忌的【大魏宫廷】安排,还是【大魏宫廷】颇为受用的【大魏宫廷】。

  毕竟临洮君魏忌非但亲笔写了一封送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信,还派副将薛浆专程安排车马护送,给足了廉驳面子。

  当然,事实上临洮君魏忌根本不是【大魏宫廷】考虑到廉驳的【大魏宫廷】安危,他只是【大魏宫廷】要确保廉驳见到赵弘润罢了。

  毕竟据临洮君魏忌的【大魏宫廷】观察,廉驳是【大魏宫廷】一个自尊心极高的【大魏宫廷】人,哪怕他如今已被其原副将乐成取代,甚至还从『北原十豪』跌落为『叛将』,在韩国已无立足之地,可真要这位大豪杰带着临洮君魏忌的【大魏宫廷】亲笔推荐信单独拜见肃王赵弘润,以廉驳的【大魏宫廷】自尊心,他是【大魏宫廷】绝对做不出来的【大魏宫廷】。

  因此,临洮君魏忌派副将薛浆护送,看似是【大魏宫廷】保护廉驳,实际上,就是【大魏宫廷】确保廉驳摹敬笪汗ⅰ寇与肃王赵弘润见面,避免错失这位难得的【大魏宫廷】将才。

  而这一点,非但赵弘润能够猜测到一二,就连廉驳自己也能明白。

  正因为这样,廉驳才会称呼魏忌为『魏忌公子』,毕竟魏忌为他考虑地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周到了。

  而相比较临洮君魏忌,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态度亦让廉驳颇为受用,非但设宴款待廉驳,更奉上了三川的【大魏宫廷】名菜——全羊宴。

  这道菜的【大魏宫廷】材料,那可是【大魏宫廷】现杀的【大魏宫廷】羱羊,川人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会宰杀羱羊,哪怕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大贵族,都不见得有机会能吃上。

  当然,对于赵弘润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只要他一句话,像禄巴隆这类亲魏、亲肃王的【大魏宫廷】族长们,自会主动将羱羊送上门来。

  而对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盛情款待,廉驳也不客气,拿起一只烤羊腿就啃了起来,啃地满嘴是【大魏宫廷】油。

  “肃王殿下可不要嫌某吃相粗鄙啊。”

  在吃肉的【大魏宫廷】期间,廉驳似自嘲般说道:“某已好些日子没有尽情吃肉喝酒了。”

  听闻此言,赵弘润故意问道:“咦?莫不是【大魏宫廷】廉驳将军在汾阴遭到了怠慢?”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廉驳当即否认道。

  想想也知道,汾阴令寇正与汾阴将军魏忌根本不会怠慢廉驳,毕竟魏忌在书信中写得清清楚楚,前一阵子,多亏了廉驳亲自到汾阴透露消息,告诉魏忌『韩将乐成欲偷袭汾阴』的【大魏宫廷】事,要不是【大魏宫廷】这样,汾阴哪有可能料到此事,提前做好准备?

  关键在于,虽然寇正与魏忌并不会怠慢廉驳,但问题是【大魏宫廷】汾阴县实在没有什么上好的【大魏宫廷】酒肉。

  记得起初廉驳私底下还曾抱怨,可让他得知寇正与魏忌竟然顿顿吃腌菜时,这位大豪杰就脸红了,哪敢再抱怨什么——好歹他还是【大魏宫廷】有肉吃,可寇正与魏忌呢?

  当然,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廉驳才会在魏忌的【大魏宫廷】多次挽留下,暂时逗留魏国。

  不过考虑到汾阴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临洮君魏忌生怕廉驳吃不惯粗茶淡饭,因此才建议廉驳前来拜见赵弘润这位肃王。

  “原来如此。”赵弘润故作恍然地点了点头,其实他心中很清楚,寇正与魏忌肯定不可能亏待廉驳。

  而在这种情况下,廉驳仍然要离开汾阴,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汾阴县的【大魏宫廷】伙食太差,这位习惯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大魏宫廷】大豪杰,实在是【大魏宫廷】坚持不住了。

  “廉驳将军,汾阴县的【大魏宫廷】现况如何?”赵弘润一边给廉驳倒了一碗酒,一边问道。

  听闻此言,廉驳的【大魏宫廷】表情有些古怪:摆着薛浆这位临洮君魏忌的【大魏宫廷】副将在,你不问他,你问我?你我可是【大魏宫廷】敌对的【大魏宫廷】啊……唔,虽然是【大魏宫廷】曾经。

  “乐成那个混蛋我了解。”用袖子抹了抹嘴边的【大魏宫廷】油腻,廉驳正色说道:“别看他肆意放荡,事实上那混蛋相当有本事……”

  “毕竟是【大魏宫廷】廉驳将军你原先的【大魏宫廷】副将嘛,廉驳将军如此神勇,副将又会差到哪里去?”赵弘润笑着说道。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让廉驳颇为受用,不过一想到乐成投靠了康公韩虎,取代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地位,廉驳就又感到了一阵恼怒。

  虽然他此前也注意到了乐成的【大魏宫廷】野心,但他真没想到,乐成居然会投靠康公韩虎。

  要知道,他廉驳以往是【大魏宫廷】相当厌恶康公韩虎那条老狗的【大魏宫廷】。

  “话说回来,据某所知,这次非但我韩人进攻贵国,还有秦国与楚国亦有异动,你们撑得住么?”廉驳随口问道,说完后,他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又补充道:“某就是【大魏宫廷】随口问问,肃王殿下不必放在心上。”

  赵弘润闻言微微一笑,不亢不卑地说道:“事实上,不止韩、楚、秦,还有一部分川人,以及宋地的【大魏宫廷】南宫……这五方势力联合进攻我大魏,我大魏的【大魏宫廷】确面临着亡国之危,但即便敌人再怎么强大,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儿郎们,亦会坚守边疆,保护国家,保护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子民!”

  听闻此言,廉驳不禁有些动容。

  他一方面是【大魏宫廷】感动于赵弘润毫不保留地将魏国所面临的【大魏宫廷】危机告诉给他这个韩人,另一方面,也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豪情所折服。

  对于肃王赵弘润,或者说『魏公子润』,在经过『第二次魏韩北疆战役』后,相信不会有几个韩国将领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毕竟这位年仅弱冠的【大魏宫廷】魏公子,曾攻陷了韩国的【大魏宫廷】王都邯郸城,让千千万万的【大魏宫廷】韩人感到耻辱。

  而据廉驳所了解的【大魏宫廷】情况,赵弘润这位魏国的【大魏宫廷】公子,绝对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当世的【大魏宫廷】豪杰,从十四岁领兵出征以来,六年来南征北战,参与魏国最起码八成的【大魏宫廷】战争,而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魏公子至今还未战败过一次,这让廉驳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他韩国的【大魏宫廷】那两位百战百胜的【大魏宫廷】名将——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

  不夸张地说,似姬润、李睦、乐弈、田耽、景舍这类当世名将,正是【大魏宫廷】廉驳这辈子最希望交手的【大魏宫廷】对手。

  但是【大魏宫廷】很可惜,肃王赵弘润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位以武艺见长的【大魏宫廷】统帅,因此,廉驳对与赵弘润交手这件事并不是【大魏宫廷】看得很重。

  当然,更主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暂时也没机会了,毕竟他如今的【大魏宫廷】身份,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叛将』。

  “秦国那边某不太了解,三川嘛,也没什么值得重视的【大魏宫廷】对手,不过我韩军这边,但愿贵国莫要轻视……除了乐成那个混蛋外,此番还有李睦、乐弈参战。”说到这里,廉驳微微摇了摇头,多半是【大魏宫廷】不看好魏国。

  也难怪,毕竟在他眼中,『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皆是【大魏宫廷】拥有着『灭一国』能耐的【大魏宫廷】将领。

  哦,其实对面这位魏公子也同样是【大魏宫廷】『灭一国』级的【大魏宫廷】名将,但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位魏公子在三川这边啊,河西战场上仅仅只有南梁王赵元佐,此人挡得住韩军包括李睦与乐弈在内的【大魏宫廷】数位北原十豪级别将领?

  『或许这一仗之后,就再没有魏国了吧……』

  看了一眼面前那位魏公子,廉驳暗暗叹息道。

  在他看来,他韩国能覆灭魏国这个逐渐壮大的【大魏宫廷】强敌,这固然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但一想到他韩国是【大魏宫廷】联合了四方势力、且在撕毁了与魏国的【大魏宫廷】协议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才将魏国逼到这种地步,他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武人的【大魏宫廷】素养告诉他,这场战争是【大魏宫廷】错误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不应该发生的【大魏宫廷】!

  魏韩两国应该先联手驱逐林胡与东胡,后两者才是【大魏宫廷】中原列国的【大魏宫廷】心腹大患!

  但让廉驳感到愤怒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康公韩虎那条老狗最终选择了对魏国宣战。

  看着廉驳一脸唏嘘的【大魏宫廷】模样,赵弘润眼眸微动,忍不住想抛出招揽的【大魏宫廷】话。

  不过他也明白,倘若他当真说出了招揽廉驳的【大魏宫廷】话,廉驳非但不会接受,而且很有可能会立即离开。

  毕竟,廉驳向汾阴告密,透露了太原守乐成企图偷袭汾阴的【大魏宫廷】阴谋,这不过是【大魏宫廷】这位耿直的【大魏宫廷】大豪杰不认可这场魏韩战争而已,并不代表对方果真是【大魏宫廷】抛弃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国家。

  想了想,赵弘润试探道:“廉驳将军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果然,听闻此言,廉驳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看似浑不在意地说道:“还没有想好,不过,以往某为太原守时,终日忙得不可开交,如今得了空闲,不妨趁此机会好生歇息一阵子。”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顿时就懂了,因为廉驳已经暗示地很明显了:他需要“歇息”一阵子。

  明白此事后,赵弘润便不再提及任何试探的【大魏宫廷】话语,只顾着盛情招待廉驳。

  此后一连五六日,赵弘润每日好酒好菜招待着廉驳,无论廉驳提出什么要求,皆给予满足。

  他很清楚,对于廉驳这等豪杰,威逼利诱都是【大魏宫廷】没用的【大魏宫廷】,只能通过恩情来笼络。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赵弘润相信,只要他一直好吃好喝供着廉驳,相信时间长了,廉驳自己都会觉得过意不去。

  这不,待等数日后,商水军与鄢陵军陆续抵达雒城后,当赵弘润准备启程攻打乌须部落而向廉驳辞行时,廉驳自己主动提出了想要帮忙的【大魏宫廷】意思。

  而当时,赵弘润义正言辞、慷慨激昂地拒绝了廉驳:“小王款待廉驳将军,乃是【大魏宫廷】敬重廉驳将军乃当世的【大魏宫廷】豪杰,绝非是【大魏宫廷】挟恩图报,廉驳将军此言,莫非是【大魏宫廷】看不起小王?”

  于是【大魏宫廷】乎,廉驳羞地连忙道歉。

  而事实上,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想法很功利。

  打乌须部落以及秦国,用得着廉驳出手?

  他可不想在一场必胜的【大魏宫廷】战事上,白白浪费了廉驳欠他的【大魏宫廷】人情。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圣墟  三寸人间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神级奶爸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