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68章:司马安vs乌须部落 5

第1168章:司马安vs乌须部落 5

  『PS:昨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阿、阿尔战死了?乌鲁巴图亦战死了?”

  当逃回大队伍的【大魏宫廷】那几名炎角军的【大魏宫廷】骑兵们将战败的【大魏宫廷】消息告诉乌达穆齐时,乌达穆齐惊地脸上满是【大魏宫廷】骇然之色。

  虽然他与弟弟阿尔哈图的【大魏宫廷】关系一直不好,但在整个部落面临覆亡危机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他是【大魏宫廷】多么希望弟弟阿尔哈图能助他一臂之力。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阿尔哈图带领着乌鲁巴图等战士,朝魏将司马安所在的【大魏宫廷】地方发动了突击,可惜……”那几名炎角骑兵的【大魏宫廷】眼眸中露出了黯然之色。

  “……”乌达穆齐默然不语。

  他必须承认,他向来讥讽『有勇无谋』的【大魏宫廷】弟弟阿尔哈图,确实是【大魏宫廷】一位英勇的【大魏宫廷】战士,即便是【大魏宫廷】在明知战败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仍与炎角军一同奋战到最后一刻,尽可能地为乌须部落部落争取时间;哪怕是【大魏宫廷】在最后关头,在明知有去无回的【大魏宫廷】情况下,仍勇敢地突袭魏将司马安,从始至终都没有折辱『乌须王庭』的【大魏宫廷】颜面。

  此时,乌达穆齐心中弥漫起一股名为『悔不当初』的【大魏宫廷】后悔。

  早知魏军此番会如此残酷,早知秦军会见死不救,他绝对不会做出左右逢源的【大魏宫廷】选择,很显然,魏公子姬润的【大魏宫廷】霸道与强势,要远在秦军之上。

  “巴布赫。”

  乌达穆齐将弟弟巴布赫叫到跟前,对他叮嘱道:“我离开之后,你速速召集部落里的【大魏宫廷】男人,让他们为了乌须部落而战,保护女人与小孩前往羯部落的【大魏宫廷】领地……”

  巴布赫点了点头,随即困惑地说道:“乌达,你要去哪里?”

  乌达穆齐闻言抬头望向东面,眼眸中浮现出几丝迷茫与苦涩。

  事到如今,他除了亲自去恳求那位魏将司马安,恳求对方对乌须部落手下留情,他还能去哪?

  “若我没有回来,你们就……像一个勇士那样战斗吧。”

  环视了一眼面面相觑的【大魏宫廷】诸头领们,乌达穆齐似交代遗言般留下几句话,随即,便带着那寥寥几名炎角骑兵,朝着东边飞驰而去。

  然而,乌达穆齐终究还是【大魏宫廷】慢了半步,在他前往求见魏将司马安的【大魏宫廷】途中,那数万奴隶已追赶上了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迁移队伍,上至老人、下至小孩,见人就杀。

  唯独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女人们,会被抢先一步的【大魏宫廷】羯角骑兵们狞笑着掠走。

  看着这一幕,那几名幸存的【大魏宫廷】炎角骑兵们心中悲愤,恨不得与他们欺辱他们族人的【大魏宫廷】敌人同归于尽。

  但乌达穆齐制止了他们。

  乌达穆齐很清楚,此刻唯一能够制止这种抢掠屠杀的【大魏宫廷】人,就只有魏将司马安。

  突然,有一队羯角骑兵注意到了他们,挥舞着马刀迎了上来——虽然羯角骑兵们此刻更热衷于抢掠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女人们,但要是【大魏宫廷】碰到像乌达穆齐这样的【大魏宫廷】草原贵族,他们并不介意拿后者的【大魏宫廷】人头作为军功。

  见对方杀气腾腾,乌达穆齐高声呼道:“我是【大魏宫廷】乌须王的【大魏宫廷】大儿子乌达穆齐,我要求见司马安将军!”

  『乌须王的【大魏宫廷】儿子』、『乌达穆齐』、『司马安』,这几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大魏宫廷】词汇,使得那支羯角骑兵缓缓停了下来,眼中的【大魏宫廷】杀气也不再向之前那样浓郁。

  在经过了一阵子的【大魏宫廷】相处后,绝大多数的【大魏宫廷】羯角骑兵都已得知,『魏将司马安』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位好相与的【大魏宫廷】魏将,至少在『顺者昌、逆者亡』这个问题上,这位魏国大将军比某位肃王殿下做得更彻底——但凡是【大魏宫廷】不服从的【大魏宫廷】人,哪怕是【大魏宫廷】他们羯角骑兵,都会被那位魏国大将军残酷地处死。

  想到这里,那些羯角骑兵们收敛了杀心,在收缴了乌达穆齐等人的【大魏宫廷】兵器后,将他们带到了司马安与博西勒所在的【大魏宫廷】地方。

  乌达穆齐并没有见过司马安,但他见过博西勒,想当初,原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带着礼物前往乌须部落,像魏国的【大魏宫廷】进贡那样将礼物献给乌须王的【大魏宫廷】时候,乌达穆齐就曾见过博西勒。

  当初的【大魏宫廷】乌达穆齐,是【大魏宫廷】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少族长,而博西勒,只不过还是【大魏宫廷】一个七八岁的【大魏宫廷】孩童,甚至于,就连比塔图都还没有打创出后来强盛的【大魏宫廷】羯角部落联盟。

  而如今,乌达穆齐只一个即将覆灭的【大魏宫廷】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族长,而博西勒,却是【大魏宫廷】五万羯角骑兵的【大魏宫廷】统领。

  这个巨大的【大魏宫廷】变化,让乌达穆齐与博西勒都感到有些唏嘘感慨。

  “你就是【大魏宫廷】乌须王的【大魏宫廷】儿子乌达穆齐?”

  就在乌达穆齐略微有些走神的【大魏宫廷】时候,司马安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来见某,所为何事?”

  听闻此言,乌达穆齐忍着侮辱,单膝跪倒在司马安与博西勒的【大魏宫廷】马前,低声说道:“我乌须部落已经战败了,再没有抵挡贵军的【大魏宫廷】兵力,我希望,司马大将军能手下留情,勿要屠杀我族的【大魏宫廷】族人……我愿意代表乌须部落,臣服于贵国。”

  “……”司马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乌达穆齐,半响后冷漠地说道:“哼!此刻才想到臣服?晚了。既然你们愿意做秦国的【大魏宫廷】棋子,那么就得知道,棋子下场,结局难免凄惨。……你乌须部落乃是【大魏宫廷】首恶之一,首恶必除!”

  说罢,司马安也不理睬乌达穆齐,驾驭着坐骑从他身边经过:“你回去吧。”

  转头看着司马安缓缓离开,乌达穆齐脸上闪过几丝愤怒与绝望之色,与身旁几名羯角军骑兵对视一眼,朝着司马安冲了过去。

  然而,还没能他们靠近司马安,就被这附近的【大魏宫廷】砀山军骑兵举弓当场射成了刺猬。

  “愚蠢之徒……哪怕是【大魏宫廷】到最后,仍选择了最愚蠢的【大魏宫廷】求死方式。”

  带有讥讽意味地冷笑一声,司马安头也不回,驾驭着战马朝着前方飞奔而去。

  杀!覆灭乌须部落!

  这是【大魏宫廷】羯角骑兵、砀山军骑兵与那数万奴隶们所接到的【大魏宫廷】唯一的【大魏宫廷】命令。

  一时间,乌须人遭到了屠杀,那数万背弃乌须而听命于司马安的【大魏宫廷】奴隶们,面色狰狞地杀死挡在他们面前的【大魏宫廷】乌须男人,让那些为了部落、为了妻儿老小奋勇作战的【大魏宫廷】乌须男人带着绝望死去;而羯角骑兵们,则热衷于抢掠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女人们,他们将年轻的【大魏宫廷】女人、女童从其父母身边抢走,而对于有小孩的【大魏宫廷】女人们,他们则将女人的【大魏宫廷】小孩撇下,任其被奴隶们杀死。

  在乌须族人那长达十几里的【大魏宫廷】迁移队伍中,到处可见羯角骑兵与奴隶们对乌须族人的【大魏宫廷】屠杀与掳掠。

  没有什么『身高高于车轮的【大魏宫廷】男孩就杀死、其余则饶恕』的【大魏宫廷】说法,司马安对羯角骑兵与奴隶们下达的【大魏宫廷】命令十分简单:是【大魏宫廷】男丁就杀!

  很显然,司马安是【大魏宫廷】要乌须部落彻底断绝血脉与传承。

  此举虽然残酷,但司马安很清楚『斩草不除根』的【大魏宫廷】结果——萧氏余孽,不就是【大魏宫廷】因此而来的【大魏宫廷】么?

  倘若当年听从南燕大将军卫穆的【大魏宫廷】建议,对南燕萧氏以及与其联姻的【大魏宫廷】家族赶尽杀绝,魏国岂会有今日萧逆之祸?

  在这一点上,司马安与卫穆的【大魏宫廷】意见极其一致。

  整整两个时辰,羯角骑兵与奴隶们屠尽了乌须部落绝大多数的【大魏宫廷】男丁,致使赤地十里、横尸遍野。

  期间,奴隶们热衷于割下乌须部落男人的【大魏宫廷】耳朵,准备用他们向司马安换取自由与羊只,而羯角骑兵们,则带着掳掠的【大魏宫廷】乌须女人们,百无聊赖地等着司马安下达解散的【大魏宫廷】命令。

  要不是【大魏宫廷】司马安这位魏国大将军的【大魏宫廷】威慑实在是【大魏宫廷】大,恐怕那些羯角骑兵早就带着那些哭泣、哀求的【大魏宫廷】女人脱离战场,享受快乐去了。

  『注:某点规定不能详细描写血腥、屠杀这方面的【大魏宫廷】剧情,所以点到为止,望诸书友见谅。』

  待等到日近黄昏,『乌须部落』已近乎成为历史,据有一队羯角骑兵称,除了乌须王第三个儿子巴布赫带着寥寥两百余人逃向羯部落的【大魏宫廷】领地外,其余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族人,却死在了这片战场上,而乌须部落的【大魏宫廷】财富、羊群、女人,也落入了砀山军与羯角骑兵的【大魏宫廷】手中。

  看着遍地的【大魏宫廷】尸体,博西勒的【大魏宫廷】表情颇为精彩。

  他忍不住转头望向那位此刻正在眺望西方的【大魏宫廷】魏国大将军司马安。

  魏将司马安,这个男人,用五百只羊,覆灭了乌须部落……

  虽然这么说着实有些夸张,但博西勒必须承认,若不是【大魏宫廷】司马安那五百只羊,他们绝对无法如此轻松就覆灭整个乌须部落。

  而更让博西勒感到“难以接受”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们在覆灭了乌须部落后,砀山军还得到了乌须部落十几万的【大魏宫廷】羊群……

  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上响彻一阵震天般的【大魏宫廷】呼喊声,原来,是【大魏宫廷】司马安接触了一些奴隶的【大魏宫廷】奴隶身份,非但按照承诺给予他们羊只,更允许他们穿戴炎角骑兵的【大魏宫廷】武器与装备,成为一名士卒。

  虽然得到这份奖励的【大魏宫廷】奴隶并不多,仅仅只有三四百人而已,相比较在这一日死去的【大魏宫廷】近万名奴隶而言不值一提,但不可否认,这件事给予了奴隶们希望,使得这些奴隶,对他们的【大魏宫廷】新主人——魏将司马安——更加拥护,更加信任。

  『……真是【大魏宫廷】一个可怕的【大魏宫廷】男人。』

  看着被无数奴隶呼喊着名字的【大魏宫廷】司马安,博西勒喃喃自语道。

  数日后,当肃王赵弘润率领大军抵达卢氏后,他得知了一个惊人的【大魏宫廷】消息:羱族人的【大魏宫廷】王庭,乌须部落,已被司马安彻底覆灭,并且,司马安正挥军前往羯部落的【大魏宫廷】领地,准备对羯部落祭起屠刀。

  『秦军还是【大魏宫廷】不出函谷么?既然如此,司马安打羯部落,我打羚部落,先荡平了三川再说。』

  想到这里,赵弘润又忍不住拿起司马安送来的【大魏宫廷】那份战报。

  『不愧是【大魏宫廷】司马大将军……』

  在对比了司马安麾下军队与乌须部落两者的【大魏宫廷】伤亡后,赵弘润啧啧称赞。

  毕竟纵使是【大魏宫廷】他,也无法比司马安做得更出色。

  尤其是【大魏宫廷】司马安用五百只羊立信,策反了数万乌须奴隶,纵使赵弘润都感觉眼睛一亮。

  用五百只羊覆灭了整个乌须部落,谁敢想象?

  经过此事,魏军在三川草原上的【大魏宫廷】威慑更增添了几分,也使得川人更为惶恐不安。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圣墟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山东布洛尔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