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97章: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第1197章: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渭南,顾名思义即『渭水之南』,在秦国覆亡陇西的【大魏宫廷】同时,另外一部分秦国军队,则将手伸向这里,因此与长久生活在渭水一带的【大魏宫廷】『乌边部落』发生了冲突。

  就像羯角部落的【大魏宫廷】大族长比塔图意识到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威胁,乌边部落的【大魏宫廷】大族长『切拉尔赫』,也意识到了秦国的【大魏宫廷】威胁,遂拉拢当初居住在河西的【大魏宫廷】羌胡,组成联军共同对付秦国的【大魏宫廷】军队。

  这支联合针对秦国的【大魏宫廷】联盟——姑且称为『渭水联合』,曾一度给秦国造成巨大的【大魏宫廷】威胁。

  尤其是【大魏宫廷】当乌边部落的【大魏宫廷】大族长『切拉尔赫』,在魏公子润初次征讨羯角部落期间,取得了羷部落的【大魏宫廷】支持之后。

  为了应付来自三川以及河西的【大魏宫廷】威胁,秦人在渭水之南建造了一座堡垒般的【大魏宫廷】城池,即『下邽』,用来防御乌边骑兵与河西羌胡骑兵。

  待等到陇西魏氏覆亡,魏氏残余氏人在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引领下投靠中原魏国,秦国在迅速占据了陇西之后,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对付渭水联合。

  随着秦国的【大魏宫廷】出兵,乌边部落率先被打残,余众在其族长切拉尔赫的【大魏宫廷】带领下,不得不放弃渭水平原,向东迁移、投奔当时欣欣日上的【大魏宫廷】川雒联盟。

  乌边部落被击败,仓皇东逃,这引起了河西羌胡的【大魏宫廷】恐慌,在当时秦军主帅秦少君的【大魏宫廷】怀柔策略下,一部分河西羌胡被说动,成为了秦国的【大魏宫廷】附庸,替秦人放牧战马、牛羊。

  而在此期间,华阴平原的【大魏宫廷】『羷部落』,则接替乌边部落,扛起了阻挠秦国入侵三川的【大魏宫廷】重担。

  相比较乌边部落,羷部落更强大,秦国军队在渭水平原上与羷部落的【大魏宫廷】羯族骑兵经过多次战争,却始终讨不到便宜。

  一直到羷部落的【大魏宫廷】老族长『费扬塔珲』过世,原头领『鄂尔德默』接掌大族长的【大魏宫廷】重担,导致羷部落爆发内乱,秦军这才有机会打败羷部落,真正将手伸入了三川。

  而在这段战争期间,渭南『下邽』起着至关重要的【大魏宫廷】作用,它等同于秦国的【大魏宫廷】东边屏障,因此也称作『秦东』。

  不过最近几年,『下邽』逐渐失去了防御壁垒的【大魏宫廷】作用,因为在羷部落战败之后,这个曾一度与秦国爆发战争的【大魏宫廷】三川部落,已远迁三川东部,再加上河西羌胡的【大魏宫廷】逐渐归顺,使得秦国在这一带已无敌手。

  正因为这样,前年秦国发动了大规模的【大魏宫廷】东征。

  总得来说,『下邽』这座要塞级的【大魏宫廷】城池,作用已从当年的【大魏宫廷】边塞重防,成为今日的【大魏宫廷】后方据点,前后两次支持秦少君与武信侯公孙起的【大魏宫廷】东征。

  也正因为这样,驻守下邽的【大魏宫廷】秦兵,万万也不会想到会有一支强大的【大魏宫廷】军队偷袭下邽。

  十一月初五,在下邽城的【大魏宫廷】东城门处,一队约三四百人左右的【大魏宫廷】秦军士卒,在城外指挥着数千民夫,将一桶桶装满谷物粮食的【大魏宫廷】木桶搬上马车,准备运往前线武信侯公孙起的【大魏宫廷】军中。

  而在城墙上,或有几名守城的【大魏宫廷】秦兵围在一起,一边看着城下众人的【大魏宫廷】忙碌,一边讨论着这场战争。

  不得不说,前年发生的【大魏宫廷】『秦魏三川战役』,让近些年来盲目自信的【大魏宫廷】秦人认清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强大,也牢牢记住了『魏公子润』这个名字。

  也难怪,毕竟在『秦魏三川战役』中,秦国败地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惨了,整整二十万军队,到最后居然只剩下寥寥千余人逃回本国,其余近二十万士卒皆埋骨异乡,毫不夸张地说,这场战败毫不亚于魏国的【大魏宫廷】『魏韩上党战役惨败』。

  “不知武信侯大人的【大魏宫廷】军队是【大魏宫廷】否已击败了那个魏公子。”

  期间,有一名秦军新兵喃喃自语道。

  在旁,附近几名秦兵相互瞧了一眼,默不作声。

  倘若换做在几年前,倘若有人说出这种不自信的【大魏宫廷】话,相信定会遭到其余秦兵的【大魏宫廷】指责,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一名秦兵开口指责,只因为『魏公子润』这个名字在秦国的【大魏宫廷】名头实在太响亮。

  良久,或有一名老卒似信心十足般安慰道:“放心吧,小崽子们,那可是【大魏宫廷】武信侯大人!”

  听闻此言,周遭几名秦兵附和地笑了起来,总算使得稍有紧张的【大魏宫廷】气氛回暖了些许。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大魏宫廷】沙沙声。

  那名秦军老卒抬起头来,惊讶地看到在远处的【大魏宫廷】茫茫雪原上,竟奔来一群马群——没有骑士的【大魏宫廷】无主之马。

  『野马?这一带还有野马?』

  那名秦军老卒心中有些激动,毕竟秦律清楚规定,若有人向国家献上马匹,都能得到一笔不菲的【大魏宫廷】奖赏,甚至还有机会晋升为骑兵。

  想到美处,那名秦军老卒恨不得此刻奔下城墙,出城抓住那些无主之马。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刻他正在当职,不能离开自己的【大魏宫廷】岗位——秦律对于擅离职守的【大魏宫廷】士卒,惩罚那可是【大魏宫廷】极其严厉的【大魏宫廷】。

  “便宜城下那帮混蛋了。”

  在心中挣扎了半响,老卒叹了口气,放弃了出城捕马的【大魏宫廷】心思。

  而此时,那名新兵揉了揉眼睛,困惑地说道:“咦?那群野马……好似拉着什么东西。”

  “唔?”

  秦军老卒闻言一愣,随即目不转睛地看着远处那些野马。

  盯着看了半天,他这才发现,那群野马身后的【大魏宫廷】确好似拉着一大坨东西,只不过这一坨东西的【大魏宫廷】颜色与四周的【大魏宫廷】雪景相近,以至于短时间内竟未发现。

  『那是【大魏宫廷】……』

  秦军老卒咽了咽唾沫,心中涌起强烈的【大魏宫廷】危机感,不由地冲着城下喊道:“敌——袭——!”

  “什么?”

  听到老卒的【大魏宫廷】呼喊声,城下那些正准备捕捉那群野马的【大魏宫廷】秦兵与民夫们皆愣住了,面面相觑:敌袭?哪里来的【大魏宫廷】敌袭?

  而就在这时,那群「野马」距离下邽城仅三十几丈,只听呼啦一声,野马背后拉乘的【大魏宫廷】那一大坨上,一块白色的【大魏宫廷】羊皮毯被掀开,显露出了马拉雪橇战车上那全副武装的【大魏宫廷】魏军弩兵们。

  只见那些魏军弩兵们,瞄准下邽城外的【大魏宫廷】秦军与民夫们,扣下了手弩的【大魏宫廷】扳机,顿时间,数百支弩矢射向下邽城下的【大魏宫廷】秦兵与民夫。

  可怜那些秦兵与民夫,几乎防备,纷纷中箭倒地。

  “敌、敌袭!”随着一名民夫扯着嗓子的【大魏宫廷】一声大喊,城外数千秦人顿时慌了神,不知所措地来回奔走。

  而此时,魏军那些马拉雪橇已冲向下邽城门。

  待等战马停止冲势后,一名名全副武装的【大魏宫廷】魏兵从雪橇车上跳了下来,杀向尚不知所措的【大魏宫廷】秦军,毫不费力地夺取了城门的【大魏宫廷】控制。

  或有一名秦军百人将醒悟过来,招呼着附近的【大魏宫廷】秦兵与民夫企图夺回城门。

  然而没走几步,他就被一名魏卒砍死。

  “守住!肃王殿下立马就到!”商水军千人将冉滕一边奋力厮杀,一边大声喊道。

  在距离下邽约三五里外的【大魏宫廷】雪坡上,肃王赵弘润用一架远视镜查看着下邽城的【大魏宫廷】情况,而瞧见千人将冉滕按照计划顺利夺取了下邽的【大魏宫廷】城门后,他脸上露出了几许笑容:“很好!”

  随即,他站起身来,朝着前方一挥手,沉声喝道:“进攻!”

  话音刚落,数以万计的【大魏宫廷】马拉雪橇车,一辆辆驶过这座雪坡,如雪原上的【大魏宫廷】群狼扑向猎物般,冲向远处的【大魏宫廷】下邽城。

  由于听到了远处的【大魏宫廷】动静,下邽城头的【大魏宫廷】守城秦兵们惊骇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他们瞧见了密密麻麻的【大魏宫廷】魏军士卒。

  “怎么可能?!”

  那名秦军老兵惊骇地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会有如此数量的【大魏宫廷】魏军杀到下邽。

  武信侯公孙起的【大魏宫廷】大军呢?难道全军覆没了么?

  为何下邽没有收到丝毫消息?!

  “铛铛铛——”

  “铛铛铛——”

  下邽城头上,立刻响彻了代表敌袭的【大魏宫廷】预警声,无数秦兵从城内的【大魏宫廷】建筑中涌出。

  而此时在下邽城的【大魏宫廷】城守府内,一名魁梧的【大魏宫廷】将军正赤裸着上半身,在雪地中打拳锻炼身体。

  只见这位将军,浑身上下遍布伤痕,不难猜测是【大魏宫廷】一位英勇擅战的【大魏宫廷】将军。

  此人,便是【大魏宫廷】秦国下邽守将,张瑭。

  待听到那阵响彻全城的【大魏宫廷】预警声后,秦将张瑭愣了愣,迅速抓起丢在雪地上的【大魏宫廷】衣服披在身上,疾步走出了城守府。

  虽然他也已听到了『敌袭』的【大魏宫廷】呼声,但他实在有些不解,这附近渭水一带,还有谁胆敢撩他秦国的【大魏宫廷】虎须。

  而待等他走出城守府时,或有一名传令兵骑着马迅速奔至,满脸焦急地说道:“张瑭大人,魏军!魏军袭我下邽!”

  『魏军?』

  纵使是【大魏宫廷】张瑭此刻也有些茫然,想不通哪里来的【大魏宫廷】魏军。

  见此,那名传令兵急切地补充道:“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麾下的【大魏宫廷】商水魏师!”

  人的【大魏宫廷】名、树的【大魏宫廷】名,对于『魏公子润』与『商水魏师』这两个词,张瑭绝对不会陌生,只是【大魏宫廷】他不能理解: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军队,不是【大魏宫廷】与武信侯公孙起的【大魏宫廷】军队在桃林僵持不下么?

  想了想,张瑭正色说道:“无妨,魏军远来疲惫,我军坚守城池即可……”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未说完,就被那名传令兵用几乎要哭出来的【大魏宫廷】话给打断了:“张瑭大人,魏军不知用什么诡计夺取了城门,已经杀入城了!”

  “什么?!”

  张瑭闻言顿时色变,震撼地瞪大了眼睛。

  他一把推开了那名传令兵,翻身上马,前往城内观瞧。

  果然如那名传令兵所言,不计其数的【大魏宫廷】魏兵源源不断地涌出城池,虽然秦兵们奋力抵挡,却也抵挡不住,以至于短短一刻时之内,就被魏军夺取了半座城池。

  『守不住了……』

  见到这般景象,张瑭无可奈何,唯有下令撤退。

  然而,在他率领着士卒从西城门撤离时,骇然瞧见漫天遍野的【大魏宫廷】魏军,驾驭着一种能在雪地上行驶如飞的【大魏宫廷】战车,沿着渭水朝着下邽的【大魏宫廷】西南方向而去。

  魏军的【大魏宫廷】速度之快,纵使张瑭骑马也追赶不及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消失在雪原上。

  『不好,临潼……』

  张瑭面如死灰。

  魏军的【大魏宫廷】速度太快,他连向后方城池禀报敌情都来不及。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魏宫廷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正道潜龙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