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15章:关键的【大魏宫廷】契点 2

第1215章:关键的【大魏宫廷】契点 2

  『PS:听书友有人说不喜欢秦少君,这给作者的【大魏宫廷】打击很大,本来作者想塑造一个女中豪杰的【大魏宫廷】,也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据说本书其他的【大魏宫廷】女性角色也塑造失败了,好伤心。其实看过《妻乃上将军》的【大魏宫廷】书友应该都知道,作者是【大魏宫廷】描写女性角色还可以的【大魏宫廷】啊,难道说是【大魏宫廷】作者退步了么?还是【大魏宫廷】说摹敬笪汗ⅰ啃角色女角色无法共存?唔,不管怎样,事到如今也只能尽量补救了,请书友先别厌恶文中的【大魏宫廷】女主,都是【大魏宫廷】作者蛮喜欢的【大魏宫廷】设定的【大魏宫廷】说。』

  ————以下正文————

  “噗~哈哈哈哈哈——”

  见赵弘润用近乎惊恐的【大魏宫廷】表情看着秦少君,而秦少君起初茫然、继而羞愤,回瞪着赵弘润,玉珑公主在旁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仪容都顾不上了。

  笑了半响后,玉珑公主抹了抹眼角的【大魏宫廷】笑泪,这才捂着肚子,乐不可支地说道:“弘润,你的【大魏宫廷】眼神……哈哈哈,我知道,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在想『龙阳之好』?我听说齐国那边挺盛行的【大魏宫廷】……”

  见玉珑公主笑得如此夸张,赵弘润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其中的【大魏宫廷】蹊跷,皱了皱眉,他神色复杂地询问恰敬笪汗ⅰ控少君道:“你是【大魏宫廷】……女儿身?”

  秦少君迟疑了片刻,没有开口,只是【大魏宫廷】面庞微红地轻轻点了点头。

  见此,赵弘润脑海中忽然泛起曾经与秦少君接触时,感到有些违和的【大魏宫廷】回忆。

  比如,在成皋合狩时,他曾捏了捏秦少君的【大魏宫廷】手臂,本来嘛,男人捏捏男人的【大魏宫廷】手臂这有什么?然而当时秦少君却露出了羞恼之色,要不是【大魏宫廷】佩剑当时被赵弘润所夺,仿佛恨不得拔剑砍了他。

  原来秦少君是【大魏宫廷】女儿身,这就解释地通了。

  『……可秦国的【大魏宫廷】少君,怎么会是【大魏宫廷】女儿身呢?』

  赵弘润皱着眉头看着秦少君,要知道据他所知,秦国的【大魏宫廷】少君,相当于储君,就跟他魏国的【大魏宫廷】太子一样,哪有储君是【大魏宫廷】女儿身的【大魏宫廷】道理?

  见赵弘润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秦少君心中难免有些慌张,在定了定神后,解释道:“我父王继位时,一直没有子嗣,这引起了国内臣子的【大魏宫廷】不安,以及野心……”

  赵弘润微微点头。

  这个道理他也明白,事实上不止在秦国,在中原亦是【大魏宫廷】如此:没有后嗣的【大魏宫廷】君王,多少是【大魏宫廷】会让臣子感到不安的【大魏宫廷】。

  “……待等我出世时,上面只有一位长兄,长我四岁,但是【大魏宫廷】这位长兄,六岁时爬山捉鸟时不慎摔落山崖……父王遂与母后商议,让我女扮男装,立为储君,稳固国内的【大魏宫廷】局势……”秦少君微微叹息着说道。

  听着秦少君的【大魏宫廷】讲述,赵弘润逐渐也明白了秦王囘当时的【大魏宫廷】打算:先让王女假扮男儿,立其为储君,这样一来,就可以打消那些垂涎秦王之位的【大魏宫廷】野心家的【大魏宫廷】念头;然后这边秦王囘再跟他王后以及其他女人努力努力,再生个儿子出来。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秦少君相当于是【大魏宫廷】他、不对,是【大魏宫廷】她弟弟们继承储君之位前的【大魏宫廷】“过度物”,是【大魏宫廷】牺牲品,或者这才是【大魏宫廷】秦王囘非常疼爱秦少君的【大魏宫廷】真正原因。

  在秦少君之后,秦王囘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子嗣,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秦国这边的【大魏宫廷】生活条件太恶劣,医术也仍然停留在巫医的【大魏宫廷】步骤,倘若有人患病仍采取『驱邪』的【大魏宫廷】方式来治愈,这就使得秦人的【大魏宫廷】小孩,夭折率非常高,就像秦少君,她就有三个弟弟在年幼时机就不幸夭折。

  而这就导致秦少君明明是【大魏宫廷】女儿身,却不得不长年装扮成男子,像寻常一国君王的【大魏宫廷】子嗣那样,学习身为储君应该掌握的【大魏宫廷】才学与本领。

  而最悲哀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她学习这些知识,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掩人耳目,给弟弟们铺路,事实上她并不能像一名真正的【大魏宫廷】储君那样,长大成人后继承王位。

  真正是【大魏宫廷】储君,将会是【大魏宫廷】她的【大魏宫廷】弟弟。

  对,记得五年前在成皋合狩时,赵弘润曾听秦少君提起过,她有一个小她九岁的【大魏宫廷】弟弟——那时他俩聊话的【大魏宫廷】契合点,就在于彼此都有一个弟弟。

  据赵弘润所知,秦少君的【大魏宫廷】弟弟,幼年时险些夭折但最终顽强地活了下来,但也因此,身体状况有些虚弱。

  当时提起那个弟弟时,秦少君的【大魏宫廷】表现就有些违和,隐隐透露出对弟弟的【大魏宫廷】嫉妒、排斥与无可奈何,因此当时赵弘润还以为是【大魏宫廷】兄弟俩感情不和,因此提出了不少建议——可能在桓王赵弘宣看来,那只是【大魏宫廷】他遭受兄长欺负的【大魏宫廷】血泪史。

  那时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还真没想到秦少君与她弟弟竟会是【大魏宫廷】这种复杂的【大魏宫廷】关系。

  不过眼下,可不是【大魏宫廷】深究秦少君与她弟弟关系如何的【大魏宫廷】时候,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促成『秦魏媾和』,甚至『秦魏结盟』。

  然而,要促成这件事,就无法绕开这一个契点:联姻。

  以目前秦魏两国的【大魏宫廷】关系来说,只有通过联姻,才能缓和两个国家之间的【大魏宫廷】种种矛盾与对立,重新建立起彼此的【大魏宫廷】友谊。

  “联姻……是【大魏宫廷】你提出来的【大魏宫廷】?”

  微微皱着眉头,赵弘润询问恰敬笪汗ⅰ控少君道。

  秦少君起初稍稍有些脸红,但见赵弘润皱着眉头,她眼眸中闪过几丝不悦之色,微微摇了摇头。

  见此,赵弘润看了一眼玉珑公主,心中已猜到了几分。

  他伸出手给玉珑公主说道:“玉珑,把父皇托你转交给我的【大魏宫廷】信,给我吧。”

  “什么玉珑啊,你可比我小咧……”玉珑公主嘟囔着抗议道,但还是【大魏宫廷】顺从地从身旁的【大魏宫廷】行囊中翻出一只木盒,从盒子内取出一封书信,递给赵弘润。

  可能在她心底,赵弘润这个弟弟,或许早已变成了长兄,以至于她只敢小声抗议,却不敢不听。

  从玉珑公主手中接过书信,赵弘润拆开观瞧,仅仅看到第一行字,他的【大魏宫廷】眼皮就跳了两下,脸上露出几许莫名的【大魏宫廷】冷笑。

  原来,他父皇魏天子在第一行是【大魏宫廷】这样写的【大魏宫廷】:看到玉珑是【大魏宫廷】否吓了一跳?

  怒!

  赵弘润攥了攥信纸,只感觉心头火起:这都什么时候了,老头子还闲着没事来挑衅他。

  随后,在几句日常嘲讽与奚落之后,魏天子赵元偲在信中的【大魏宫廷】用词逐渐变得严肃起来,而话题也逐渐牵扯到了正事上。

  他在信中赞许了赵弘润在『三川』与『秦国』两地的【大魏宫廷】功勋,也客观地批评了『河东失陷』这件事,总的【大魏宫廷】来说,赵弘润算是【大魏宫廷】“功大于过”。

  再然后,魏天子赵元偲在信中大致描绘了『河内战场』与『宋地战场』两方的【大魏宫廷】境况,总的【大魏宫廷】来说,宋地战场的【大魏宫廷】战况虽然看似是【大魏宫廷】魏军兵败如山倒,但事实上,还并未脱离禹王赵元佲的【大魏宫廷】预计。相比之下,负责河内战场的【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那就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撑不住了,在几路韩军的【大魏宫廷】步步紧逼下,且战且退,以至于整个河内郡已失陷了大半。

  甚至于,韩军已在尝试跨河攻打卫国的【大魏宫廷】蒲阳,使得卫人大为惶恐不安。

  再然后,就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赵元偲的【大魏宫廷】一番长篇大论,意在使赵弘润理解,以魏国目前的【大魏宫廷】局势而言,唯有拉拢秦国作为盟友,才能将韩、楚两国的【大魏宫廷】军队驱逐出去,尽可能地减少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损失。

  然而当赵弘润看到最后一段话时,他再一次心中火起,因为他老爹让他自己选择:要么迎娶脱下男装、换上女装的【大魏宫廷】秦少君,要么让玉珑公主嫁给秦少君。

  反正无论如何,『魏秦之好』已经是【大魏宫廷】注定的【大魏宫廷】事,礼部尚书杜宥已将这件事写入『魏秦结盟』的【大魏宫廷】草拟协议当中。

  『又是【大魏宫廷】这样!』

  心头火起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怒不可遏地将他老爹的【大魏宫廷】书信给撕成了碎片。

  首次看到赵弘润暴躁的【大魏宫廷】一面,秦少君吓了一跳,而此时,玉珑公主就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看到了吧,弘润的【大魏宫廷】脾气远没有你说的【大魏宫廷】那样好,这次要不是【大魏宫廷】我来送信,送信的【大魏宫廷】人可能就要挨揍了……”

  听闻此言,秦少君用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眼神看着赵弘润。

  其实在大梁的【大魏宫廷】时候,她已听说过有关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一些负面消息,就比如说,赵弘润曾经将堂堂上将军府的【大魏宫廷】府正晁文栋一脚踹下河渠。

  以晁文栋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地位,换做在秦国,最起码也是【大魏宫廷】大上造的【大魏宫廷】尊贵地位,很难想象这样的【大魏宫廷】权贵,会被赵弘润当众一脚踹下河渠,颜面大损。

  至少,秦少君是【大魏宫廷】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的【大魏宫廷】。

  “弘润,你怎么想啊?别晾着人家呀。”玉珑公主瞥了一眼赵弘润,随即,伸出手指放在秦少君的【大魏宫廷】下颌处轻轻一抬,随即笑嘻嘻地说道:“倘若你拒绝迎娶这位美人儿,我是【大魏宫廷】不介意嫁给她当秦国的【大魏宫廷】太子妃啦……”

  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料到会被玉珑公主调戏,秦少君面色一僵、全身绷紧,表情说不出的【大魏宫廷】尴尬。

  此时她看向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目光,就跟方才赵弘润看向她时那样怪异。

  而见此,赵弘润亦露出一副丢脸的【大魏宫廷】神色。

  玉珑,这位初相识时恬静可爱的【大魏宫廷】王女,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被六王叔(赵元俼)给教坏了……

  不经意间,赵弘润想到了已故的【大魏宫廷】六王叔赵元俼,以至于看向玉珑公主与秦少君的【大魏宫廷】互动后还有几分苦笑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冷了下来。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在他心中,秦人亦是【大魏宫廷】“逼死”他六王叔的【大魏宫廷】凶手之一!

  想到这里,他冷冰冰地说道:“秦国没有太子妃,只有储妃。”

  玉珑公主闻言一愣,下意识看了一眼秦少君,却见后者面无表情地低着眼睑,不知究竟是【大魏宫廷】何心情。

  不过对此她并不在意,事实上,自从『中阳之乱』后,她就万般不愿再呆在大梁,因为她总感觉会有人对她的【大魏宫廷】身世指指点点——她自己都不明白,谁才是【大魏宫廷】她的【大魏宫廷】亲生父亲。

  因此,嫁给女儿身的【大魏宫廷】秦少君,远嫁到谁也不认识她的【大魏宫廷】秦国,未尝不是【大魏宫廷】一个躲避风言风语的【大魏宫廷】好办法。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话,少君会很失望吧?』

  玉珑公主轻轻拍了拍秦少君这位相识不久的【大魏宫廷】朋友的【大魏宫廷】后背,无声地安慰着她。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正道潜龙  山东布洛尔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