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36章:首战:零败绩vs零败绩

第1236章:首战:零败绩vs零败绩

  在目前这种境况,为何韩军仍执意于猛攻卫国?

  赵弘润始终想不通这个原因。

  或许有很多人会想当然地以为,韩军猛攻卫国,要么是【大魏宫廷】为了打开进攻魏国的【大魏宫廷】道路,要么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占领卫国的【大魏宫廷】土地,甚至于干脆覆灭卫国。

  但事实上,这个猜测是【大魏宫廷】站不住脚的【大魏宫廷】。

  先说韩军攻打卫国,为什么不可能会是【大魏宫廷】想要占领卫国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

  原因很简单,即便韩军能够打下卫国,韩国也守不住:首先卫人不会臣服于韩人,其次,魏国绝不会容许相邻的【大魏宫廷】卫国被韩国吞并。

  在赵弘润看来,从山阳之战逃走的【大魏宫廷】韩军士卒,想必已经将『秦军的【大魏宫廷】存在』禀告了康公韩虎,因此,后者不难推断出秦魏联军的【大魏宫廷】兵力。

  赵弘润前几日并未进攻宁邑,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兵力不足,相信这一点,韩将李睦、乐弈二人也猜得出来。

  至少三十万兵力!

  倘若赵弘润站在韩军的【大魏宫廷】角度,他自己就能推测出来。

  既然他能推测出来,相信李睦、乐弈二人心中也是【大魏宫廷】清楚。

  因此,李睦、乐弈二人顺势也就能推测出秦魏联军的【大魏宫廷】大股兵力目前正在做什么——在收复河东。

  减去赵弘润率军赶至山阳的【大魏宫廷】六七万秦魏联军,秦魏联军仍有最起码二十几万在河东,而河东郡的【大魏宫廷】韩军,太原守乐成与阳邑侯韩徐的【大魏宫廷】兵力,加在一起也不过四、五万人,如何打得过至少二十几万秦魏联军?

  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魏将司马安、临洮君魏忌,这些秦魏两国知名的【大魏宫廷】将领又不是【大魏宫廷】吃干饭的【大魏宫廷】。

  换而言之,河东郡最终将以『韩将乐成、韩徐等人的【大魏宫廷】兵败』收场,这已经板上钉钉的【大魏宫廷】事了。

  而一旦河东郡的【大魏宫廷】韩军战败,哪怕武信侯公孙起、长信侯王戬等人会率军顺势攻打太原,而魏将司马安、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屈塍、羯角军的【大魏宫廷】博西勒,显然会支援河内郡。

  待等这些援军赶到,韩军将毫无优势。

  当然,并不是【大魏宫廷】说秦魏联军就可以打败韩军,倘若真打起来,保守估计双方应该两败俱伤。

  但在这两败俱伤的【大魏宫廷】情况下,纵使韩将司马尚攻陷了卫国,也不可能守住这片土地——甚至于到时候根本不需要魏国出兵,卫人自己就会看到韩军虚弱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奋力反击,夺回国土。

  倘若韩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们连这点都看不到,那就不值得赵弘润对他们忌惮几分了。

  同理,韩军攻打卫国,也不可能为了开辟攻打魏国的【大魏宫廷】道路。

  因为在赵弘润看来,哪怕卫国被韩将司马尚攻陷了,魏国也能迅速从原阳、南燕,征调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军队前往魏、卫边境驻防。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不可否认这样一来,原阳、南燕两地的【大魏宫廷】防守就因此空虚了,汲县的【大魏宫廷】韩军就能从这片区域渡河,直达大梁。

  但关键的【大魏宫廷】问题在于,有秦魏联军在河内山阳一带虎视眈眈,韩军敢渡河么?

  倘若韩军当真渡河,那么赵弘润就敢截断韩军的【大魏宫廷】归路,看看到时候究竟是【大魏宫廷】大梁先被韩军攻破,还是【大魏宫廷】这支韩军先因为粮道被截断而溃败。

  大梁,终归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岂是【大魏宫廷】那么轻易就会被攻陷的【大魏宫廷】?

  因此,韩军攻打卫国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也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开辟攻打魏国的【大魏宫廷】道路。

  那么问题就来了,韩军为何打卫国?而且还打地那么凶?

  难道是【大魏宫廷】为了在撤退前从卫国掠夺一些财富,弥补此次出兵的【大魏宫廷】损耗?还是【大魏宫廷】说,韩军总帅、康公韩虎想在最后搏一搏?

  想了半天,赵弘润也没有想出头绪。

  次日晌午,他前几日派往宁邑、汲县一带打探韩军情报的【大魏宫廷】青鸦众们,有一队返回了山阳。

  那些青鸦众告诉赵弘润,宁邑、汲县两地的【大魏宫廷】韩军,似乎根本没有伐木搭建浮桥的【大魏宫廷】意思,近日里就是【大魏宫廷】老老实实呆在城内或者军营里,没有任何异动。

  听到这个情报后,赵弘润简直难以置信。

  汲县的【大魏宫廷】韩军竟然没有搭桥浮桥?难道康公韩虎不打算渡河?那这些韩军留在汲县、宁邑做什么?难道是【大魏宫廷】闲国内的【大魏宫廷】粮食太多,准备消耗掉一批?

  『不对不对不对……』

  当秦少君过来找赵弘润商议军情时,就看到赵弘润坐在屋内主位上喃喃自语。

  在秦少君诧然的【大魏宫廷】目光下,赵弘润几步走到摆放着地图的【大魏宫廷】桌案旁,目不转睛地盯着桌上的【大魏宫廷】地图。

  汲县韩军没有再打造任何渡河的【大魏宫廷】工具,因此,康公韩虎想在最后搏一搏的【大魏宫廷】猜测,就不可能属实了。

  除非韩军士卒准备到时候一个个跳入河中,游到河对岸。

  当然这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大魏宫廷】。

  那么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呢?

  看着行军地图,赵弘润喃喃自语道。

  从旁,秦少君听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喃喃自语,见他眉头紧皱,遂在旁说道:“想不通就别想了,待等河东的【大魏宫廷】援军赶到,就可对韩军发动总攻……”

  “『想不通就别想了?』,咸阳宫的【大魏宫廷】宫廷学士,就是【大魏宫廷】这么教你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斜睨了一眼秦少君,不耐烦地说道。

  “你!”秦少君气地面色绯红,愤慨地说道:“我好心相劝,你居然恶言相向?!”

  “……”看了一眼面色涨红的【大魏宫廷】秦少君,赵弘润亦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大魏宫廷】话有点过分,遂歉意说道:“抱歉,是【大魏宫廷】我有些急躁了。”

  见赵弘润向自己道歉,秦少君惊讶之余,脸上的【大魏宫廷】怒色逐渐消退。

  其实在随同赵弘润赶来河东的【大魏宫廷】途中,秦少君已经从卫骄等宗卫口中得知了『怡王赵元俼引咎自尽』的【大魏宫廷】事,当时她终于明白,这位友人此番征讨三川、应战她秦军时为何性情大变,甚至对她的【大魏宫廷】态度也是【大魏宫廷】充满敌意。

  暗自叹了口气,秦少君正色说道:“我来是【大魏宫廷】想告诉你,联军的【大魏宫廷】粮食不多了。……虽然公子疆殿下给我们提供了一笔粮草,但也无法坚持过久。”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随即目光瞥向地图上代表着宁邑的【大魏宫廷】城池,半响后失笑说道:“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先试探试探宁邑的【大魏宫廷】韩军,或许能得到什么有用的【大魏宫廷】东西。”

  秦少君闻言一愣,随即眼眸中闪过几丝笑意:“我即刻派人通知赢镹大人。”

  三月十二日,赵弘润率领五万商水军出征,同日,驻守怀邑的【大魏宫廷】阳泉君赢镹得到消息,留下三千士卒留守怀邑,率领两万秦军,在半途与商水军汇合,浩浩荡荡杀向宁邑。

  此时,李睦麾下的【大魏宫廷】雁门骑兵正游荡于山阳、怀邑、宁邑一带,在察觉到秦魏联军的【大魏宫廷】异动后,当即回禀李睦、乐弈、暴鸢三人。

  半日后,得知魏公子润引兵前来,李睦、乐弈、暴鸢三人聚在帅所商议对策。

  由于此次会议没有康公韩虎,因此,李睦、乐弈、暴鸢三人的【大魏宫廷】气氛要好得多。

  李睦率先开口说道:“魏公子润开始怀疑了……想想也是【大魏宫廷】,他处死了剧辛、坑杀了我两万余士卒,而我军却驻守宁邑不出,也难怪会让他心生怀疑。”

  听闻此言,乐弈神色淡漠地说道:“我早说过,前几日就应当出兵打山阳,山阳城被剧辛围攻了将近一个月,城防必有漏洞……”

  说罢,他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暴鸢,因为正是【大魏宫廷】当时正是【大魏宫廷】暴鸢强烈反对。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出了暴鸢脸上的【大魏宫廷】尴尬,李睦微笑着替其解围道:“其实暴鸢说得也对,这场仗,我军横竖都要撤兵了,没必要与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军队死磕……无谓的【大魏宫廷】厮杀,徒耗士卒的【大魏宫廷】性命,没有任何意义。”

  “可这回对方打上门来了……要拒战么?”乐弈淡淡问道。

  只见李睦沉思了片刻,微笑说道:“出城迎战吧,事实上,李某亦希望能与那位魏公子润交手,若是【大魏宫廷】有机会的【大魏宫廷】话,设法将其擒杀……此人的【大魏宫廷】威胁,甚大,若姑息之,必将成为我大韩心腹之患。”

  说罢,他转头看向暴鸢,询问后者的【大魏宫廷】意思。

  暴鸢仔细思忖了一下,觉得若拒不出战有损己方军队的【大魏宫廷】士气,遂点了点头。

  虽然他很忌惮那位魏公子润,但一想到己方有李睦与乐弈这两位从无败绩的【大魏宫廷】名将在,他亦心安了许多。

  大约一个时辰后,李睦、暴鸢、乐弈三人各自率领麾下军队,出了城池,在城西的【大魏宫廷】空旷之地上,排兵布阵,等待着秦魏联军的【大魏宫廷】到来。

  而此时,赵弘润亦率领着秦魏联军抵达了宁邑城西,当远远看到宁邑城外那接天连地的【大魏宫廷】韩军军势时,他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李睦、暴鸢、乐弈三人,居然舍弃了宁邑的【大魏宫廷】城防优势,出城与他交战。

  『不愧是【大魏宫廷】从无败绩的【大魏宫廷】两位韩军上将……』

  在心中暗暗称赞了一句,赵弘润在两军相隔甚远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就下令了全军停止前进。

  他仔细地观察韩军的【大魏宫廷】兵阵,只见这支韩军由三支打着不同旗号的【大魏宫廷】军队组成:『雁门军』、『北燕军』、『邯郸军』。

  其中,北燕军居中,排列成『?』字状的【大魏宫廷】数个方阵,后队有少量的【大魏宫廷】骑兵;左翼(南)为雁门军,呈『吅』字状,靠近中央的【大魏宫廷】乃步兵方阵,外侧则是【大魏宫廷】骑兵方阵;邯郸军居右翼(北),呈『吕』字状的【大魏宫廷】前后两排,每排约有数个步兵方阵。

  看到这阵型,凭借着自己对这几支韩军的【大魏宫廷】大致了解,赵弘润心下暗暗思考起来。

  『北燕韩军的【大魏宫廷】步兵,其主将乐弈对麾下士卒相当有自信呐,居然还考虑着随时支援两翼么?……北侧的【大魏宫廷】雁门军,那些骑兵多半是【大魏宫廷】打算迂回包抄了……感觉,还是【大魏宫廷】邯郸军最弱啊。』

  想到这里,赵弘润沉声下令道:“赢镹大人,你率铁鹰骑为左翼(北),伍忌,你暂时协助赢镹大人。……翟璜、南门迟,你二人率商水军居中。……王陵将军,你率戈盾兵与黥面军居右翼(南)。”

  “明白!”诸将领命而去。

  远远望着魏军在极远处调整阵型,李睦与乐弈镇定从容,眯着眼睛看着魏军的【大魏宫廷】变阵,而暴鸢脸上,却露出了几丝苦笑。

  『被盯上了……么?』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房贷计算器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笔趣阁  笔趣阁  圣墟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