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49章:重逢的【大魏宫廷】旧识

第1249章:重逢的【大魏宫廷】旧识

  片刻之后,南宫垚的【大魏宫廷】将令就送到了「原大盗贼」桓虎这边。

  此时的【大魏宫廷】睢阳军,其实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即是【大魏宫廷】南宫垚亲自统帅的【大魏宫廷】旧睢阳军,也是【大魏宫廷】寿陵君景舍非常看重的【大魏宫廷】一支军队。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大魏宫廷】桓虎在投奔南宫垚之后,组建的【大魏宫廷】一支新军。

  不得不说,对于桓虎的【大魏宫廷】才能,南宫垚非常欣赏,因此力排众议,非但收留了桓虎,还任命桓虎为睢阳军的【大魏宫廷】将军。

  但反过来说,对于桓虎的【大魏宫廷】野心,南宫垚亦是【大魏宫廷】甚为忌惮,因此,他假意让桓虎重新组建一支新兵,挂在睢阳军的【大魏宫廷】名下,实际上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把桓虎排除在睢阳军之外,纯碎将桓虎当成一个打手。

  而如今,为了保全麾下的【大魏宫廷】睢阳军,南宫垚毫不犹豫地就选择牺牲了桓虎。

  对此,桓虎也是【大魏宫廷】心知肚明,因此在接到南宫垚的【大魏宫廷】命令后,他亦在心中破口大骂。

  但最终,在南宫垚与楚将羊祐的【大魏宫廷】双重胁迫下,桓虎不得不按下心中的【大魏宫廷】愤怒,乖乖听从命令。

  “果真必须与魏军交战?”

  在桓虎下令全军向前的【大魏宫廷】期间,担任他副将的【大魏宫廷】陈狩皱着眉头问道。

  要知道,陈狩之所以身在楚军,那是【大魏宫廷】为了协助桓虎夺取南宫垚对于睢阳军的【大魏宫廷】兵权,岂是【大魏宫廷】真心要协助楚军?

  别忘了,他的【大魏宫廷】父亲,原召陵县县令陈炳,就是【大魏宫廷】因楚国军队入侵魏国而牺牲。

  面对着陈狩的【大魏宫廷】质问,桓虎舔了舔嘴唇,压低声音说道:“他不仁、我不义,既然南宫垚与羊祐要我等送死,索性待会咱们就故意放游马军过去,叫其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合适么?”陈狩皱着眉头说道:“此时与南宫垚翻脸,那你……”

  “无妨!”桓虎眯了眯眼睛,冷冷说道:“再不济,咱们投奔鲁国,我听说鲁国那边也没什么有名气的【大魏宫廷】统兵将领,未见得咱们不能在鲁国出人头地!”

  陈狩想了想,最终缓缓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桓虎与陈狩二人便率领着麾下睢阳新军来到了游马军的【大魏宫廷】必经之路上。

  眼瞅着游马军即将杀到面前,桓虎忽然高呼一声:“诸人听令,左右夹击来犯的【大魏宫廷】魏军!”

  听闻此言,副将陈狩会意,与桓虎各自率领一支睢阳新军,分别向左右散开,摆出一副欲夹击迎面而来的【大魏宫廷】游马军的【大魏宫廷】架势,可就本质来说,却是【大魏宫廷】将后阵的【大魏宫廷】南宫垚的【大魏宫廷】睢阳军,以及楚将羊祐亲自率领的【大魏宫廷】寿陵军,全然暴露在了游马军面前。

  “搞什么鬼?!”

  在看到这一幕后,非但楚将羊祐气地火冒三丈,就连率领游马军直冲楚军营垒中军的【大魏宫廷】游马军主将马游,亦是【大魏宫廷】感觉莫名其妙。

  步兵迎击骑兵,竟试图左右包抄?这不是【大魏宫廷】明摆着让骑兵中央突破嘛!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魏将马游全然不理睬桓虎与陈狩的【大魏宫廷】睢阳新军,直接选择中央突破,率领麾下千余游马重骑,径直就冲入南宫垚的【大魏宫廷】睢阳军当中。

  一时间,南宫垚麾下睢阳军士卒,如同被强风席卷的【大魏宫廷】麦田,一片片地匍匐倒地,纵使是【大魏宫廷】睢阳军,亦无法阻挡游马重骑的【大魏宫廷】锋芒。

  『嘶……好家伙!』

  在回头看到睢阳军的【大魏宫廷】惨状后,桓虎惊地倒吸一口凉气。

  尽管他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骑军出身,却也从未见识过如此可怕的【大魏宫廷】骑兵。

  而另外一边,陈狩亦是【大魏宫廷】满脸震惊地看着驰骋而过的【大魏宫廷】游马重骑,一阵心有余悸。

  毕竟,倘若不是【大魏宫廷】桓虎有意使坏,故意放游马重骑过去,可能遭殃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他们麾下的【大魏宫廷】睢阳新军。

  而就在他震惊之际,忽然身背后传来一声怒骂:“你等究竟在做什么?!”

  陈狩闻言转过头去,皱眉看到一名楚将带着十几名卫兵朝着他冲来。

  片刻后,那名楚将来到陈狩面前,劈头盖脸地就骂道:“为何故意放走那支魏骑?!”

  陈狩上下打量了几眼对方,淡淡问道:“你是【大魏宫廷】何人?”

  只见那楚将自表身份道:“我乃固陵君熊吾公子麾下将领左丘吉!”

  “哦,失敬了。”陈狩敷衍般地抱了抱拳。

  见陈狩态度敷衍,楚将左丘吉心中更为愤怒,盯着陈狩狠声说道:“这件事我先记着,眼下,你等编入我麾下……”说着,他对陈狩下达命令。

  听闻此言,陈狩不悦说道:“这位将军,抱歉,我睢阳新军,只听从桓虎将军的【大魏宫廷】命令。”

  “桓虎?那是【大魏宫廷】谁?”楚将左丘吉露出一个不屑的【大魏宫廷】表情,盯着陈狩阴冷地说道:“你可想清楚了,我乃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公子麾下的【大魏宫廷】将领……”

  “抱歉。”陈狩淡淡回道。

  见此,楚将左丘吉心中大怒,吩咐左右亲卫道:“景舍大人有令,临阵怯战者,格杀勿论!……来啊,杀了此人!”

  说罢,他也不再理睬陈狩,只顾对周围的【大魏宫廷】睢阳新军下令:“我乃固陵君熊吾公子麾下将军左丘吉,尔等暂归我麾下……”

  话音未落,就听身侧几声惨叫,左丘吉下意识转过头去,却见陈狩随意了甩了甩剑刃上的【大魏宫廷】鲜血,在此人脚下,他下令诛杀陈狩的【大魏宫廷】那几名亲卫,已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好……好快……』

  左丘吉此时才意识到,面前的【大魏宫廷】陈狩,竟是【大魏宫廷】一位武力非常不凡的【大魏宫廷】猛将。

  可能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陈狩眼中的【大魏宫廷】凶狠之色,他色厉内荏地说道:“你……你要做什么?……我,我可以姑且饶恕你方才怯战之事,只要你与你麾下兵士听命于我……”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未说完,就见陈狩舔了舔嘴唇,淡淡说道:“我有更好的【大魏宫廷】主意……”

  说罢,就见陈狩眼中绽放几丝凶光,几步上前,一剑斩向左丘吉。

  只听当啷一声,左丘吉仓促间举起抵挡的【大魏宫廷】兵刃,被陈狩一剑斩断,且余势直接在左丘吉的【大魏宫廷】胸膛剖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

  “你……”左丘吉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狩,却见陈狩再复一剑,一剑斩落了左丘吉的【大魏宫廷】脑袋。

  从始至终,附近的【大魏宫廷】睢阳新军对于自家大将杀死了一名楚将一事,视若无睹。

  瞥了一眼滚落脚下的【大魏宫廷】首级,陈狩环视了一眼周遭。

  他麾下的【大魏宫廷】睢阳新军皆是【大魏宫廷】宋人,对楚军并没有什么好印象,因此倒也不用担心会出卖他,但难保这一带的【大魏宫廷】楚兵,或有人看到了方才的【大魏宫廷】一幕。

  因此,陈狩暗暗想道:此地不可久留,当迅速与桓虎汇合,率军离开这处战场。

  而就在陈狩沉思之际,忽听麾下士卒喊道:“将军,有一支魏军朝我军而来!”

  听闻此言,陈狩下意识转头望去,果然瞧见一支魏军击溃了前方的【大魏宫廷】一支楚军,正朝着他们迅速而来。

  为首一员大将,更是【大魏宫廷】单枪匹马,径直朝他冲来。

  『!!』

  看着迎面而来的【大魏宫廷】那名魏将,淡然镇定的【大魏宫廷】陈狩,脸上竟露出了震惊之色,眼眸中不禁闪过几丝茫然。

  而此时,他麾下的【大魏宫廷】部卒已挡在他前方,高呼道:“保护将军!”

  这一声高呼,惊醒了有些失神的【大魏宫廷】陈狩,只见他皱着眉头喝道:“退下!都退下!”

  麾下睢阳新军面面相觑,遵从陈狩的【大魏宫廷】命令,退到一旁,眼睁睁看着那名魏将手持长枪,单枪匹马冲向陈狩。

  “铛!”

  一声枪剑交击的【大魏宫廷】声音响起,陈狩与那魏将力拼一招,彼此皆纹丝不动。

  但让附近所有睢阳新军感到惊愕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陈狩与那魏将在力拼了一招后,就再没有了后续,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大魏宫廷】动作。

  良久,那魏将笑着说道:“别来无恙啊。”

  望着对面那名魏将,陈狩表情很是【大魏宫廷】复杂,半响后才回话道:“居然是【大魏宫廷】你?你手腕的【大魏宫廷】伤势已经痊愈了么……沈彧?”

  原来,那名魏将,正是【大魏宫廷】曾经被陈狩错手割伤手筋的【大魏宫廷】沈彧。

  听着陈狩那故作冷漠、但却藏着几丝关切的【大魏宫廷】询问,沈彧咧嘴笑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罢,他抡动手中的【大魏宫廷】长枪,以六七分力抢攻了几招,但皆被陈狩轻松化解。

  “为何不攻?”

  见陈狩只防守、不进攻,沈彧皱着眉头说道:“小瞧我么?我的【大魏宫廷】伤势早已痊愈了。”

  “……”陈狩默不作声。

  之所以只防守不进攻,那是【大魏宫廷】他对沈彧心中有愧——他自认为不欠任何人的【大魏宫廷】人情,但唯独欠沈彧一条命。

  一来是【大魏宫廷】当初沈彧待他甚好,二来,当年他错手割伤沈彧的【大魏宫廷】手筋,险些让沈彧成为一个废人时,若非沈彧求情,他早就被震怒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以及其余宗卫处死了,哪里还能活到如今。

  见陈狩默不作声,沈彧故意说道:“既然你不攻,那就别怪我了!”

  说罢,他挥舞长枪,连番刺向陈狩,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皆被陈狩逐一化解。

  见此,沈彧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大魏宫廷】伤势痊愈,他也不是【大魏宫廷】陈狩的【大魏宫廷】对手——这是【大魏宫廷】一位难得的【大魏宫廷】猛将。

  意识到这一点后,沈彧不禁有些气馁,索性收起了长枪,对陈狩说道:“远远就瞧见你与一名楚将发生了冲突,不曾想还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你……”说到这里,他伸出右手,诚恳地说道:“陈宵,以你的【大魏宫廷】本事,不该沦落至此,来帮我吧,我还缺一位副手。”

  陈狩闻言面色动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沈彧,嘴唇微动。

  半响后,他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苦涩说道:“沈彧将军若是【大魏宫廷】没有别的【大魏宫廷】事,陈某请就此告辞……”

  说罢,他下达了睢阳新军撤离战场的【大魏宫廷】命令。

  而此时,沈彧麾下数千商水军预备役,已杀到了这边,商水邑魏将巫马焦亦策马来到了沈彧身边,看着陈狩率领数千睢阳新军迅速撤离战场,心下困惑地问道:“沈彧大人,不追击这支楚军么?”

  “那不是【大魏宫廷】楚军。”沈彧摇了摇头,补充道:“至少,暂时不是【大魏宫廷】当前我军的【大魏宫廷】敌人。”

  说罢,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魏宫廷】手腕,看着上面那道疤痕。

  当年,他向肃王赵弘润亲口保证过,会自行解决与陈狩的【大魏宫廷】恩恩怨怨,这才求得赵弘润松口,不再追究陈狩之事。

  但前提是【大魏宫廷】,陈狩愿意弃弃暗投明,否则,沈彧就必须遵守当年的【大魏宫廷】承诺。

  杀了他!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山东布洛尔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