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65章:授人以柄

第1265章:授人以柄

  『感情辛辛苦苦南征北战,全都是【大魏宫廷】在为尚未出生的【大魏宫廷】儿子打拼。』

  在殿内诸多肃王系将领的【大魏宫廷】欢呼声中,赵弘润颇感郁闷地回到了坐席。

  欢呼归欢呼,事实上肃王军一系的【大魏宫廷】将领们,亦对赵弘润收到的【大魏宫廷】封赏感到莫名其妙,他们心想:肃王殿下都有「肃王」的【大魏宫廷】王爵了,还要「商君」这个封爵做什么?哪怕是【大魏宫廷】专门沿袭给少主的【大魏宫廷】。

  这也难怪,毕竟肃王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们,大多都是【大魏宫廷】平民出身,虽然其中有一些如今已逐渐步入贵族阶级,但对于贵族间的【大魏宫廷】种种,他们却一无所知。

  就比如伍忌,他实在想不通「商君」这个封爵有何意义,可待他瞅见成陵王赵燊时,却见后者脸上布满笑容,遂诧异地小声问道:“王爷,商君这个封爵好么?”

  “当然好。”成陵王赵燊知道伍忌出身平民,并不清楚某些在贵族间约定俗成的【大魏宫廷】事,遂低声详细解释,毕竟他也希望与伍忌这位肃王赵弘润麾下第一爱将打好关系。

  可能伍忌觉得,既然赵弘润已有了肃王的【大魏宫廷】王爵,哪怕得到一个「商君」的【大魏宫廷】封爵也无意义,毕竟一般来说,君爵比王爵要逊色一些。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首先,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肃王」王爵,那是【大魏宫廷】他皇子时期的【大魏宫廷】爵位,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赐予儿子的【大魏宫廷】,一般情况下它并不能传代沿袭,比如日后赵弘润若是【大魏宫廷】亡故,让儿子继承肃王的【大魏宫廷】爵位,这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大魏宫廷】——除非有那一任的【大魏宫廷】魏王再次册封。

  但「商君」却不同,它是【大魏宫廷】可以传代沿袭的【大魏宫廷】爵位,它的【大魏宫廷】含金量更高,就像原阳王、成陵王等魏国建国初期传承下来的【大魏宫廷】诸侯王一样,只要赵弘润继承「商君」的【大魏宫廷】后嗣不犯什么重大过失,一般情况下,日后魏国是【大魏宫廷】几乎没办法收回的【大魏宫廷】。

  其次,别看「商君」属于君级的【大魏宫廷】爵位,仿佛比王爵逊色几分,但事实上这并不是【大魏宫廷】绝对——老子是【大魏宫廷】封王,儿子也是【大魏宫廷】封王,父子平起平坐?似这种有悖伦理的【大魏宫廷】事,在魏国注定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大魏宫廷】。

  因此,在赵弘润仍然是【大魏宫廷】王爵的【大魏宫廷】时候,他日后的【大魏宫廷】儿子,能得到的【大魏宫廷】爵位也只能是【大魏宫廷】君,或者是【大魏宫廷】侯。『注:魏王的【大魏宫廷】王,与肃王的【大魏宫廷】王,两者分量是【大魏宫廷】截然不同的【大魏宫廷】,诸书友莫要弄混了。』

  因此总的【大魏宫廷】来说,「商君」这个爵位的【大魏宫廷】含金量非常高,非但有商水县作为封邑,而且还能世袭罔替,别说魏国国内会有诸多贵族对此眼红,就连成陵王亦羡慕不已。

  毕竟一般情况下,「一字爵」比「二字爵」要尊贵一些。『注:「一字爵」比「二字爵」尊贵,形成于某段历史期间国内王爵泛滥的【大魏宫廷】时候,文中取了这个设定。』

  得到成陵王赵燊的【大魏宫廷】详细解释,伍忌,以及在旁边探着脑袋偷听的【大魏宫廷】晏墨、翟璜等商水军、鄢陵军将领们,这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商君」这个爵位的【大魏宫廷】尊贵之处。

  然而,在为伍忌等人解惑之后,成陵王赵燊自己也感觉有点奇怪。

  要知道按照祖制,姬赵氏子弟在辟府、封王、赐邑之后,下一步应该是【大魏宫廷】封国——比如在当前的【大魏宫廷】局面下,将肃王赵润置于商水封诸侯国,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附属国。

  比如魏国在于中原建国初期的【大魏宫廷】原阳国、成陵国等等。

  当然,封诸侯国这一条,魏国早已撤销,因为弊大于利,不利于整个魏国的【大魏宫廷】发展,但是【大魏宫廷】,其名分始终是【大魏宫廷】保留着,就比如原阳,魏史上就一度记载为『原阳国』,且魏国至今仍默许原阳王是【大魏宫廷】原阳国的【大魏宫廷】国主,虽然谁都知道只是【大魏宫廷】有名无实。

  因此,成陵王赵燊倒也不难理解朝廷跳过『封国』,只不过,直接给了肃王殿下一个「封无可封」,改赏赐肃王殿下尚未出世的【大魏宫廷】世子,这真的【大魏宫廷】合适么?

  『陛下此举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呢?』

  成陵王赵燊不动声色地偷瞄了几眼魏天子,只可惜他完全看不出什么头绪。

  他心中暗暗想道:待回去后,得与老大人合计合计。

  他心中所想的【大魏宫廷】『老大人』,即便指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三叔公赵来峪,目前肃王这艘大船,至少在针对国内贵族方面,是【大魏宫廷】由赵来峪在掌舵,替赵弘润暗中逐步吸收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支持。

  而眼下,赵来峪其实也在大梁,就住在大梁城内成陵王赵燊的【大魏宫廷】私宅内,至于为何没有跟随赵弘润一同前来赴宴,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尴尬——毕竟当年,赵来峪等几位宗老,是【大魏宫廷】被赵弘润赶出大梁的【大魏宫廷】,哪怕这一老一小如今早已融洽,但若是【大魏宫廷】碰到不识趣的【大魏宫廷】人提及此事,相信赵来峪的【大魏宫廷】老脸还是【大魏宫廷】会挂不住的【大魏宫廷】。

  于是【大魏宫廷】,赵来峪索性就不抛头露面,只在暗中替『肃王』这艘大船掌舵,免得这位脾气不好的【大魏宫廷】殿下因为看某些贵族不顺眼,再次破坏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大魏宫廷】局面。

  对此这件事,当初赵弘润提起过,可由他出面向宗府邀请赵来峪回到大梁,澄清当年的【大魏宫廷】事,但是【大魏宫廷】赵来峪拒绝了。

  原因有三,其一,这样做会影响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声誉,反正赵来峪自己也已半截入土,能否回到大梁早已无所谓了,只要赵弘润势大,他「安陵赵氏」便能稳如泰山。

  其二,也是【大魏宫廷】考虑到宗府宗正赵元俨的【大魏宫廷】态度,赵元俨坐上宗府宗正之位已有十余年,可先是【大魏宫廷】被赵泰汝、赵来峪、赵来拓等宗老把持权利,随后又被怡王赵元俼架空,倘若赵弘润再次出面让宗府请回他赵来峪,赵元俨会是【大魏宫廷】什么态度?虽说赵元俨是【大魏宫廷】老实稳重的【大魏宫廷】人,可真当老实人就不会发火么?

  其三,赵来峪拒绝此事,也是【大魏宫廷】不希望赵泰汝、赵来朴等人借此重返宗府,尤其是【大魏宫廷】赵泰汝,就连赵来峪都得尊称一声叔父,这样的【大魏宫廷】老祖宗若是【大魏宫廷】回到宗府,真不知会是【大魏宫廷】怎样的【大魏宫廷】局面。

  虽然当初赵来峪与赵泰汝、赵来朴是【大魏宫廷】同一方的【大魏宫廷】,但既然他也投奔肃王赵弘润,就自然不会坐视与赵弘润有仇的【大魏宫廷】老祖宗赵泰汝重返宗府——他连丝毫的【大魏宫廷】机会都不会给对方。

  于是【大魏宫廷】,索性就偷偷摸摸回到大梁。

  而与此同时,继肃王赵弘润之后,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也前后得到「第一等功勋」的【大魏宫廷】提名。

  此时,那些不能理解「商君」爵位珍贵之处的【大魏宫廷】肃王系将领,心中这才释然:原来不单单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南梁王与禹王两位王爷的【大魏宫廷】赏赐,也不是【大魏宫廷】很丰厚嘛。

  的【大魏宫廷】确,相比较「第二等功勋」提名的【大魏宫廷】诸位魏将,「第一等功勋」提名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三人,他们所得到的【大魏宫廷】赏赐反而显得微不足道,肃王赵弘润得到了「商君」这个沿袭给儿子的【大魏宫廷】爵位,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独生女获得了郡主的【大魏宫廷】身份,至于禹王赵元佲,更多的【大魏宫廷】居然只是【大魏宫廷】赏赐了一些书籍。

  是【大魏宫廷】「第一等功勋」反而不如「第二等功勋」么?

  当然不可能!

  之所以受到「第一等功勋」提名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赵元佐、赵元佲三人,仅仅只得到那点微薄的【大魏宫廷】赏赐,那是【大魏宫廷】因为,真正赏赐的【大魏宫廷】东西不好公布于众罢了。

  就比如禹王赵元佲,魏天子在祖陵修了坟墓,方便百年之后,魏天子赵元偲、禹王赵元佲、怡王赵元俼在九泉下再次团聚,这份殊荣,合适在众目睽睽之下讲出来么?

  至于一些俗物,相信以赵弘润、赵元佐、赵元佲如今的【大魏宫廷】地位,早已不放在心上了,可他们真正想要的【大魏宫廷】东西,魏天子却不见得会给他们。

  比如肃王赵弘润想继续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大魏宫廷】闲王,魏天子表示呵呵。

  比如南梁王赵元佐内心始终希望恢复『靖王』的【大魏宫廷】爵位、恢复『顺水军』的【大魏宫廷】番号,但魏天子怎么可能答应?

  再比如禹王赵元佲希望替魏国化解这次国难后,再次跑到深山里隐居,追寻缥缈而荒诞的【大魏宫廷】修仙之道,对此魏天子表示:回来了你还想走?

  某种意义上说,这三位都算是【大魏宫廷】「封无可封」,除了一些约定俗成的【大魏宫廷】财帛外,可以对外公布的【大魏宫廷】赏赐并不多,至少配不上他们立下的【大魏宫廷】功勋,因此乍一看,仿佛「第一等功勋」反而不如「第二等功勋」。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就比如赵弘润得到的【大魏宫廷】「商君」爵位,这是【大魏宫廷】多少魏国贵族眼红得不到的【大魏宫廷】珍贵之物,赵弘润辛苦大半年就能得到这份殊荣,简直赚地盆满钵满。

  终于,继赵弘润、赵元佐、赵元佲三人之后,轮到燕王赵弘疆接受封赏。

  与赵弘润、赵元佐、赵元佲三人的【大魏宫廷】赏赐不同,朝廷对燕王赵弘疆的【大魏宫廷】封赏可谓是【大魏宫廷】丰厚,居然一下子就赏赐山阳、宁邑、怀邑、汲县四地作为封邑,让本来还有心替这位四王兄争取一些利益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都忍不住惊叹:父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不过仔细想想,赵弘润忽然回过神来,他们的【大魏宫廷】父皇明摆着是【大魏宫廷】用曾经坑他的【大魏宫廷】招数坑这位四王兄——山阳、宁邑、怀邑、汲县四地,全是【大魏宫廷】被韩军侵扰攻打的【大魏宫廷】城县,境内在经历过这场兵祸后,已然变成一个烂摊子,可魏天子却假借「赐邑」之事,将这些烂摊子推给燕王赵弘疆这个儿子,足见其奸诈狡猾。

  当然,奸诈奸猾,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内心对他父皇的【大魏宫廷】评价,事实上燕王赵弘疆在听到自己的【大魏宫廷】封赏后,不说喜不胜喜,却也露出了震惊之色。

  毕竟目前魏国,哪怕是【大魏宫廷】功勋卓著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也只有六个县的【大魏宫廷】封邑,而他赵弘疆一口气得到山阳、宁邑、怀邑、汲县四个县的【大魏宫廷】封邑,不能不说这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大魏宫廷】慷慨。

  而就在燕王赵弘疆正准备谢恩之时,就听到东席传来一个声音:“父皇对四王兄可是【大魏宫廷】大方多了。”

  众人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出声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

  “弘润,你有什么异议么?”魏天子含笑开口道。

  听闻此言,燕王赵弘疆也是【大魏宫廷】转头看着赵弘润,当然,他可不会认为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出于嫉妒什么的【大魏宫廷】,他知道,这代表赵弘润即将「动手」了。

  只是【大魏宫廷】,自己已经得到了四县的【大魏宫廷】封邑,再假借这位八弟出面帮衬,这合适么?

  不过在瞥了一眼南梁王赵元佐后,燕王赵弘疆眼中闪过几丝愤然,放弃了使眼神制止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念头。

  而此时,按照原先约定的【大魏宫廷】事,赵弘润笑着说道:“依四王兄的【大魏宫廷】功勋,儿臣怎么敢有所异议呢?四王兄可是【大魏宫廷】在某人仓皇逃到大河南岸的【大魏宫廷】时候,独自据守山阳,阻挡韩国军队的【大魏宫廷】英雄……”

  殿内众人起初还以为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吃错了什么东西,居然嫉妒燕王赵弘疆,可听着听着就感觉不对劲:这哪里是【大魏宫廷】针对燕王,分明就是【大魏宫廷】在针对南梁王赵元佐嘛!

  “……山阳军是【大魏宫廷】英雄、山阳县的【大魏宫廷】百姓是【大魏宫廷】英雄,四王兄是【大魏宫廷】英雄,而我大魏,正需要这些英雄坐镇北疆,提防韩国伺机再次来犯。”

  站起身,赵弘润拱手抱拳,肃然说道。

  『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看着大义凛然的【大魏宫廷】儿子,魏天子忍不住诡谲一笑。

  不知为何,瞧着自己老爹那诡异的【大魏宫廷】笑容,赵弘润突然感觉浑身不适。

  就仿佛,授人以柄似的【大魏宫廷】。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神级奶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深渊主宰  开天录  努努书坊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谎话大王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白袍总管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