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74章:劝说
  ps:看到有人说主角在介子鸱那番话前智商下线,我就感到很好笑。不妨回去翻翻,介子鸱那一番话,从头到尾有一句错的【大魏宫廷】么?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都是【大魏宫廷】很中肯的【大魏宫廷】金玉良言?作者是【大魏宫廷】出于增加喜感,才描写了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心理活动,塑造成主角周围的【大魏宫廷】人都在坑他的【大魏宫廷】有趣情景。若是【大魏宫廷】我不写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心理活动,有多少人看得出介子鸱不安好心?虽然是【大魏宫廷】网文,但还是【大魏宫廷】希望站在上帝视角的【大魏宫廷】某些书友稍微思考一下,不要人云亦云。

  以下正文

  在介子鸱被魏天子敲打的【大魏宫廷】同时,赵弘润亦在遭受沈淑妃的【大魏宫廷】质问与斥责。

  “弘润,你老实跟为娘讲,弘宣他想要到安邑驻军,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你在背后替他撑腰?”

  听闻此言,赵弘润在心中暗暗责怪弟弟:小宣啊小宣,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循序渐进这个道理你不懂么?

  一边在心底埋怨弟弟,赵弘润一边瞪大着眼睛,故作吃惊地说道:“有这回事?”

  岂料,沈淑妃斜睨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你少给为娘装蒜,弘宣都招了,说是【大魏宫廷】你与燕王殿下已答应支持他。”

  这个混小子!

  赵弘润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出于一直以来的【大魏宫廷】习惯,他毫不犹豫地将弟弟给卖了:“母妃息怒,这事不能怪我啊,小宣他百般恳求,孩儿作为兄长,总不能对弟弟的【大魏宫廷】恳求视若无睹吧?”

  沈淑妃素来相信赵弘润这个养子多过信任她的【大魏宫廷】亲儿子,见赵弘润这么一说,就已信了八成,颦眉说道:“妾身知晓了,这件事妾身自会与弘宣计较的【大魏宫廷】。”

  一听这话,赵弘润不免也有些心慌,毕竟这会儿他要是【大魏宫廷】就此退缩,岂不是【大魏宫廷】会被弟弟恨死?

  想到这里,赵弘润讪讪说道:“母妃别急,孩儿以为,这件事应当从长计议嘛……”

  沈淑妃闻言瞪了一眼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还说摹敬笪汗ⅰ裤没有给他撑腰?”

  说着,她语气微变,压低声音说道:“封邑,那只能由陛下与朝廷授受,岂有讨封之理?此事若是【大魏宫廷】传出去,朝野上下会如何看待?弘润,为娘晓得你是【大魏宫廷】在提携你弟,但有些事,不能做,明白么?”

  原来母妃更在意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个。

  赵弘润心中了然,笑着说道:“母妃,您误会了,孩儿怎么会徇私呢?母妃不知,其实这次小宣亦是【大魏宫廷】功不可没,论功劳足以赐下封邑,外人是【大魏宫廷】不会因此说闲话的【大魏宫廷】。……母妃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不舍得小宣离开身边,因此顾左言他,想要推脱呀?”

  听闻此言,沈淑妃伸出手指在赵弘润额头上点了一下,没好气地说道:“越来越本事了,跟为娘耍心眼。……既然如此,为娘索性就承认了,好,为娘就是【大魏宫廷】舍不得小宣离开身边,你待如何?”

  “……”赵弘润顿时无言以对,只能好言相求:“别介别介,孩儿知错,请母妃息怒,咱们有话好好说嘛。”

  瞧着赵弘润那嬉皮笑脸的【大魏宫廷】模样,沈淑妃无奈地摇了摇头,瞧着这母子二人,在旁,乌贵嫔用袖子捂着嘴,咯咯直乐,眼眸亦不禁流露出她对她儿子赵弘昭的【大魏宫廷】思念。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有好姐妹乌贵嫔在场,沈淑妃没有过多为难赵弘润,在任由儿子哄了片刻后,这才长叹道:“弘润,其实为娘也明白,终究是【大魏宫廷】无法长久将小宣拴在身边,男儿终究是【大魏宫廷】要出去闯荡的【大魏宫廷】,可弘宣,为娘实在是【大魏宫廷】不放心呐。从小到大,他就不如你聪明伶俐,看似谦和、实则性格固执,才学也是【大魏宫廷】稀疏平常……”

  真是【大魏宫廷】亲娘啊……

  见沈淑妃一个劲地褒贬着亲生子赵弘宣,赵弘润哭笑不得,他总算是【大魏宫廷】明白,从小到大,为何弟弟对他有那般多的【大魏宫廷】怨念了。

  “你们这些小辈,哪里晓得为人父母的【大魏宫廷】担忧?”见赵弘润好似浑不在意,沈淑妃带着几分怨念,压低声音说道:“为娘听说,前几日燕王殿下入宫拜见其母孙贵姬时,孙贵姬抱着燕王殿下泣不成声。……这段时日,孙贵姬对为娘也是【大魏宫廷】千恩万谢,什么宝贝的【大魏宫廷】东西都送到凝香宫来……”

  赵弘润默然不语。

  他能理解孙贵姬那份恐慌与感激,毕竟当日山阳之战,若非是【大魏宫廷】他率领秦魏联军及时抵达山阳,燕王赵弘疆夫妇几人,多半就要殉死于城内。

  倘若果真发生这样的【大魏宫廷】惨剧,对于孙贵姬而言,那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大魏宫廷】打击?

  摇了摇头,赵弘润劝说道:“母妃,您不必过多担心,河东郡有临洮君魏忌大人在,况且,小宣身边非但有周那位深谋之士辅佐,又有李蒙、张骜等宗卫,不会有事的【大魏宫廷】。”说到这里,他偷偷瞧了一眼沈淑妃,又接着说道:“话说回来,虽然周有谋略,李蒙、张骜等人也忠诚,但这些终归是【大魏宫廷】男人,粗手粗脚的【大魏宫廷】,如何能照顾好小宣呢?家务事,应当还是【大魏宫廷】得由女人来操持。倘若有一位母妃信得过的【大魏宫廷】儿媳,相信母妃就能放心了吧?”

  沈淑妃闻言眼眸微动,看似有些意动。

  她瞪了赵弘润一边,没好气地说道:“又跟为娘耍心眼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

  “孩儿不敢。”赵弘润笑嘻嘻地说道:“孩儿觉得,这或许是【大魏宫廷】一个让小宣松口的【大魏宫廷】好机会。……终归他年纪也大了,该是【大魏宫廷】时候找一门婚事了,这事办得越早的【大魏宫廷】,母妃就越早能抱上孙子。”

  这一番话,说得沈淑妃砰然心动。

  不得不说,以沈淑妃恬静的【大魏宫廷】性子来说,她并不在意权势,也不想跟谁争权夺利,她对如今的【大魏宫廷】生活十分满意。

  她心中唯一惦记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赵弘宣这两个极有主见的【大魏宫廷】儿子。

  别人家的【大魏宫廷】儿子,十七八岁差不多就成婚,可自己两个儿子呢,今年一个二十一岁,一个二十岁,居然都还未婚娶,这让沈淑妃很是【大魏宫廷】着急。

  好在如今大儿子已有了两桩门当户对的【大魏宫廷】婚姻,成婚在即,只剩下小儿子赵弘宣暂时还未着落,若是【大魏宫廷】能尽早解决此事,想来沈淑妃也能尽早抱上孙子、孙女,再不必去羡慕后宫其他的【大魏宫廷】后妃。

  只是【大魏宫廷】一想到小儿子或将离开身边,沈淑妃又有些不舍。

  半响后,她犹豫地问道:“弘润,你说,要是【大魏宫廷】弘宣去了安邑,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就跟燕王殿下那样,一年半载都难得回一趟大梁?”

  为防止沈淑妃退缩,赵弘润连忙说道:“怎么可能?母妃,孩儿的【大魏宫廷】封邑还在商水呢,你看孩儿也不是【大魏宫廷】长久住在大梁?……至于四哥(燕王弘疆)往年难得回一趟大梁,那是【大魏宫廷】因为我大魏当初与韩国交兵,需要四哥镇守山阳。而如今,韩国已向我大魏求和,四哥还不是【大魏宫廷】想来就来?”

  “这样啊……”沈淑妃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赵弘润趁热打铁道:“母妃,孩儿以为,不如就趁此难得机会让小宣松口,赶紧找门婚事,保不定再过一两年,母妃您就能抱上孙子了。”

  听着这话,沈淑妃不禁动摇了,毕竟自己儿子是【大魏宫廷】这个性格的【大魏宫廷】人,她最清楚不过。

  “那……”她转头瞧了一眼远处正在敲打介子鸱的【大魏宫廷】魏天子。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沈淑妃的【大魏宫廷】意思,赵弘润微笑着说道:“这事,由孩儿与四哥出面即可,母妃还是【大魏宫廷】不要插手了。”

  沈淑妃会意地点了点头。

  要知道,魏天子如今之所以亲近沈淑妃,虽然一方面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关系,但沈淑妃本身的【大魏宫廷】性格也是【大魏宫廷】一大因素倘若她跟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生母施贵妃那样工于心计,时时刻刻都企图与王皇后争权夺利,就算魏天子再器重赵弘润,恐怕也不会似如今这般亲近沈淑妃。

  谈妥了有关于弟弟赵弘宣的【大魏宫廷】事,沈淑妃的【大魏宫廷】注意力,再次投注到赵弘润身上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投注到赢璎与芈姜两位儿媳身上。

  “弘润呐,阿璎与阿姜她们二人,你是【大魏宫廷】怎么考虑的【大魏宫廷】呀?”

  私底下沈淑妃偷偷询问赵弘润,她不像魏天子那样“深谋远虑”,眼界仍局限于一座肃王府,因此,难免也有些着急对于芈姜与赢璎,她都很满意,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肃王妃只有一人啊。

  这可怎么办?

  见沈淑妃提起这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情亦不禁垮了下来。

  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去细细思忖这件事,因为这件事也让他头疼不已。

  更不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二女的【大魏宫廷】娘家势力,皆是【大魏宫廷】强得让赵弘润都有些发怵。

  秦王那就不说了,性格与他类似,皆是【大魏宫廷】一头倔牛;而城君熊拓,此人若是【大魏宫廷】动怒,简直与疯子无异当年魏天子因为宋地之事与城君熊拓交恶,后者凭一己之力,报复了魏国整整十年。

  想来想去,哪方都得罪不起。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出了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犹豫,沈淑妃想了想说道:“弘润,要不这样,明日你带上妾身那几位儿媳,到凝香宫来用饭,先彼此熟络一下,终归你这婚事,再拖下去也不合适。”

  赵弘润微微点了点头。

  一想到秦少君与芈姜,他就不禁有些紧张,毕竟二女,皆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相与的【大魏宫廷】性格。

  因为这桩心事,待魏天子来到亭子这边时,赵弘润也没闲情与这位父皇再理论什么了。

  在送别了魏天子与沈淑妃、乌贵嫔后,赵弘润见介子鸱神色疲倦、战战兢兢,好笑说道:“介子,我父皇与你说了些什么,似乎你很紧张的【大魏宫廷】样子?”

  何止是【大魏宫廷】紧张,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往鬼门关走了一遭。

  介子鸱暗自苦笑一声,含糊其辞地说道:“就是【大魏宫廷】随意问了几句有关于殿下的【大魏宫廷】事,对了殿下,不知淑妃娘娘与您说了什么,您看似也有些紧张?”

  听闻此言,赵弘润亦是【大魏宫廷】苦笑连连。

  平心而论,在秦少君与芈姜二女中选择一人作为肃王妃,这事可远比那则谣言更让他感到头疼。

  但正如沈淑妃所言,这事,他迟早需要面对。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谎话大王  修真聊天群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山东布洛尔  调教大宋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