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80章:次日
  ps:感谢一些书友们的【大魏宫廷】补丁,非常感谢。话说,日常篇想要言之有物,感觉也不容易啊。

  ————以下正文————

  次日巳时三刻前后,待赵弘润睁开朦胧的【大魏宫廷】双眼时,就看到苏姑娘正手托香腮侧躺在身边,恬然地看着他。

  “怎么了?”赵弘润有些忧心地问道,此时他仍记得,昨晚苏姑娘趴在他胸膛上,无声啜泣、泪水染湿了他的【大魏宫廷】单衣。

  苏姑娘摇了摇头,语气轻柔地感慨道:“只是【大魏宫廷】想到了过去,那时候,奴家亦是【大魏宫廷】这般看着你……”

  忽然,她噗嗤一笑,打趣道:“那么多年过去了,姜公子的【大魏宫廷】睡相还是【大魏宫廷】那样差。”

  赵弘润愣了愣,着实有些意外。

  没想到一晚上过去,苏姑娘的【大魏宫廷】心情似乎改善了许多,居然还有闲情逸致与他开玩笑。

  嘿嘿一笑,赵弘润一把将苏姑娘揽到怀中,调笑道:“那是【大魏宫廷】当时的【大魏宫廷】睡相更差,还是【大魏宫廷】昨晚的【大魏宫廷】睡相更差呢?”

  被赵弘润搂在怀中无法动弹,苏姑娘羞涩不已。

  当年的【大魏宫廷】年少公子,在经过七年光景长大成人后,在某些方面变得愈发霸道,明明她年长他许多,可在他面前,她却毫无招架之力。

  “不回答?唔?难道还惦记着那什么姜公子么?”赵弘润故作吃味地假意质问道。

  苏姑娘抿嘴嗤笑了一声,也不回答。

  事实上,她的【大魏宫廷】确很怀念曾经的【大魏宫廷】那位姜公子,毕竟姜公子是【大魏宫廷】属于她一人的【大魏宫廷】姜公子,而肃王赵润,却并非只属于她一人。

  更何况,姜公子是【大魏宫廷】平日里空闲无事、能时常陪伴着她的【大魏宫廷】富家纨绔,可肃王赵润呢,却是【大魏宫廷】身系着整个魏国的【大魏宫廷】王族栋梁,有时候,苏姑娘实在很难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

  “怎么不说话了?”

  赵弘润用手指轻柔地刮着苏姑娘的【大魏宫廷】细长挺直的【大魏宫廷】鼻梁,这亲昵的【大魏宫廷】举动,让后者不禁呼吸略显急促。

  她下意识地抓住了爱郎的【大魏宫廷】手,恳求道:“不要,润郎,你还在守孝期内……”

  “放心。”赵弘润笑呵呵地说道:“我把持得住。”

  “可是【大魏宫廷】……奴家会动情的【大魏宫廷】……”苏姑娘面色红扑扑的【大魏宫廷】,弱不可闻地说道。

  她那幽怨的【大魏宫廷】眼神,仿佛在无声地控诉:撩起人家的【大魏宫廷】心火,又不负责到底,怎么能这么可恶?

  仿佛是【大魏宫廷】看懂了苏姑娘那幽怨眸光的【大魏宫廷】蕴意,赵弘润亦不禁有些尴尬,咳嗽一声岔开话题道:“那……时辰也不早了,索性就起来吧,母妃那边还等着咱们呢。”

  苏姑娘闻言眸光一黯,不过并未多说什么,强撑笑容道:“嗯,不可让淑妃娘娘久等了……”

  说着,她下了床榻,去拿赵弘润昨晚脱下的【大魏宫廷】外衫。

  然而她那一瞬间的【大魏宫廷】黯然,并未逃过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睛,只不过目前暂时为止,他也没有什么能哄其开心的【大魏宫廷】好法子。

  忽然,赵弘润心中微微一动,暗自责怪道:诶,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

  “怎么了,润郎?”取来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外衫,见爱郎坐在床榻旁若有所思,苏姑娘好奇地问道。

  “不,没什么。”赵弘润微笑着,起身接过苏姑娘递来的【大魏宫廷】外衫披上,然后看着她细心地为扣系着衣带。

  待等到二人走下阁楼时,赵弘润颇感意外地看到雀儿正坐在阁楼外庭院内的【大魏宫廷】石凳上,似乎已等候了许久的【大魏宫廷】样子。

  “少君呢?”赵弘润询问雀儿道。

  “已去主屋了。”雀儿简洁地回答道。

  赵弘润随口应了一声,也没多问什么,遂带着苏姑娘与雀儿前往主屋侧厅。

  待等赵弘润与苏姑娘、雀儿三人来到主屋正殿时,赵弘润看到宗卫高括、周朴、穆青等人正围在一起,也不知在做什么。

  忽然,宗卫种招瞥见了赵弘润一行人,急呼一声“殿下来了”,惊地众宗卫们连忙站成一排。

  “干嘛呢?”赵弘润好奇地询问道,但宗卫们却没有一人回答,只是【大魏宫廷】尴尬地笑着。

  这时,赵弘润瞥见穆青好似故意将手放在背后,遂走上前去,将他刻意藏在背后的【大魏宫廷】手拽了出来。

  这时赵弘润这才发现,穆青手上攥着一张纸,纸张两端各写着两个字,一个赢、一个芈,在集合众宗卫们那尴尬的【大魏宫廷】表情,赵弘润顿时就明白了,没好气地骂道:“就这么闲是【大魏宫廷】吧?啊?既然这么闲,你们几个去给我把府上的【大魏宫廷】马棚打扫一遍!”

  于是【大魏宫廷】乎,待等片刻后宗卫长卫骄与前宗卫长沈彧说说笑笑地走向主屋时,他俩惊愕地看到高括、周朴、穆青等人一脸尴尬、急急匆匆地离开,问他们去做什么也不说。

  “不是【大魏宫廷】说好今日一同去凝香宫么?”不解地嘀咕着,卫骄与沈彧二人迈步走到主屋内,就看到自家殿下正一脸愤慨地将一张纸撕成碎片,口中仍不解恨地咒骂:“这帮混蛋,不想着替我分忧,居然私底下拿这事赌钱,果然是【大魏宫廷】对这帮混蛋太客气了!”

  原来如此……

  卫骄与沈彧对视一眼,皆有些哭笑不得。

  “殿下,卑职已在府外备好了马车,随时可以出发前往皇宫。”向赵弘润抱了抱拳,卫骄正色说道。

  赵弘润点点头,随即转头看向沈彧,方才还有些气愤的【大魏宫廷】脸上露出几许微笑,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来向本王辞行的【大魏宫廷】么,沈彧?”

  原来,雍丘之战之后,沈彧虽然已回到了赵弘润麾下,但是【大魏宫廷】并未回到宗卫的【大魏宫廷】行列中,毕竟沈彧在肃王赵元佲身边学习兵法,深得禹王赵元佲的【大魏宫廷】赞赏,只要经过磨砺就能成为坐镇一方的【大魏宫廷】大将——把这等将才拴在身边,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因此,赵弘润决定将沈彧放到商水去,让他统领商水军预备役。

  至于磨砺的【大魏宫廷】机会,待今年秋收之后,相信朝廷就会发动对叛将南宫垚的【大魏宫廷】征讨,若到时候朝廷将出兵征讨委任于他,他便会将这件事交给沈彧,让沈彧带着商水军或鄢陵军中的【大魏宫廷】其中一支,前往宋地,征讨南宫垚,顺便正式将宋郡收归朝廷。

  这件事赵弘润在战争结束时就跟沈彧商量过,当时沈彧因为不想让卫骄为难,决定尝试去成为一位统领军队的【大魏宫廷】将军,向百里跋、司马安等宗卫前辈的【大魏宫廷】榜样迈进。

  “容卑职再在府上多留几日吧。”听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沈彧有些留恋地说道:“待过几日,卑职再前往商水。……今日前来,是【大魏宫廷】我想与跟淑妃娘娘告别。”

  “嗯,理当。”赵弘润点了点头。

  也是【大魏宫廷】,众宗卫们跟了他十几年,虽然对于沈彧、卫骄等年长的【大魏宫廷】几人来说,沈淑妃其实比他们大不了十几岁,但长久以来,宗卫们在沈淑妃面前也跟半子无异,该训斥的【大魏宫廷】时候,沈彧、卫骄等人那是【大魏宫廷】绝不敢顶嘴的【大魏宫廷】。

  带着沈彧、卫骄、苏姑娘、雀儿几人,赵弘润走入了侧厅。

  如他所料,此时偏厅内仿佛弥漫着一股紧张、拘束的【大魏宫廷】气氛,其原因就在于屋内默不作声的【大魏宫廷】秦少君与芈姜二人。

  看着这两位自顾自地想着自己心事的【大魏宫廷】姐姐,在旁,羊舌杏与乌娜亦不好贸然插嘴,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与她们生活了许久的【大魏宫廷】芈姜都谈不上太过于熟络,更何况是【大魏宫廷】仅仅只吃了一顿饭的【大魏宫廷】秦少君?

  “都起来了?既然这样,咱们就直接到凝香宫去用饭吧。”赵弘润招呼道。

  众女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刨除秦少君与芈姜这两位,其余几女得知今日要前往凝香宫,那也是【大魏宫廷】早早就起来,毕竟沈淑妃可是【大魏宫廷】她们的【大魏宫廷】婆婆,一句话或能决定她们的【大魏宫廷】命运,岂可不谨慎对待?

  在准备出发的【大魏宫廷】空档,赵弘润不动声色地将雀儿拉到了角落,询问她道:“雀儿,你姐姐还在大梁么?”

  雀儿的【大魏宫廷】姐姐,即是【大魏宫廷】那位狐媚可人、富于心计的【大魏宫廷】莺儿,赵莺,如今夜莺的【大魏宫廷】首领,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默许下,夺占了怡王赵元俼在自刎谢罪前留赠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庞大家业一方水榭,目前正通过她自己的【大魏宫廷】方式,竭尽全力搜查着萧氏余党首领萧鸾的【大魏宫廷】踪迹,希望有朝一日杀掉萧鸾,为她们的【大魏宫廷】义父怡王赵元俼报仇。

  可能是【大魏宫廷】没想到赵弘润会问起她姐姐,雀儿愣了愣,摇头说道:“奴婢不知,夜莺与奴婢许久以前就已断了联系了。”

  “这样啊……那如果我想找她,你有办法联系到她么?”赵弘润问道。

  听闻此言,雀儿不解地问道:“青鸦众联系不到莺儿姐?”

  “莺儿一心想要证明她的【大魏宫廷】才能不逊色于我,若派青鸦众去联络夜莺,莺儿肯定不会露面的【大魏宫廷】……最好由你出面。”赵弘润摇了摇头解释道。

  “奴婢明白了。”雀儿点点头,说道:“那今日奴婢就到一方水榭试试,我想王都这边肯定会有夜莺的【大魏宫廷】联络人,至于莺儿姐会不会赴约,奴婢不敢保证。”

  “无妨,你只要放出消息即可。”赵弘润笑着说道。

  “嗯。”雀儿点了点头。

  对于赵莺在收到消息后会不会亲自赴约,赵弘润毫不担心,毕竟二人终归是【大魏宫廷】有过一段夫妻关系,更何况,他俩之间的【大魏宫廷】矛盾,根本不在于什么萧鸾,更不在于一方水榭那庞大的【大魏宫廷】家产,而是【大魏宫廷】在于六王叔赵元俼曾将她们姐妹像货物一般送给了赵弘润,而赵莺、赵雀姐妹俩碍于养父的【大魏宫廷】恩情,又不敢违背,正是【大魏宫廷】这让心高气傲的【大魏宫廷】赵莺引以为耻,以至于当怡王赵元俼过世后,她对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复杂恨意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但这不是【大魏宫廷】问题,毕竟聪慧如赵莺,她应该明白,她之所以能继承怡王赵元俼这些年来的【大魏宫廷】基业,那是【大魏宫廷】因为有赵弘润在暗中庇护她,若没有肃王赵润庇护,恐怕一方水榭早已被朝廷或者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分食,岂会落在一个女流之辈手中?

  所以,只要赵弘润有要求,赵莺必定会亲自赴约。

  只不过,态度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奇门医圣  三寸人间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努努书坊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山东布洛尔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