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86章:介子鸱vs张启功 二 补更1/4

第1286章:介子鸱vs张启功 二 补更1/4

  在肃王府前院大屋的【大魏宫廷】侧厅内,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幕僚介子鸱,与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幕僚张启功对面而坐,有意无意围绕着『肃王争位』这则谣言侃侃而谈。

  “所谓谣言,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虽不必对此兴师动众,但也不可轻视怠慢……”张启功暗示道。

  面对着张启功的【大魏宫廷】暗示,介子鸱丝毫没有中招的【大魏宫廷】意思,面色慎重地说道:“张兄所言极是【大魏宫廷】,介子受教。”

  结果这句场面话说完,张启功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下文。

  按耐不住的【大魏宫廷】他,又忍不住故作无意地问道:“却不知此事,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何态度?”

  介子鸱浑不在意地笑道:“我家殿下?哈哈,仅付之一笑而已。”

  『付之一笑?那到底是【大魏宫廷】什么态度啊?』

  张启功暗自气结,他忍着气又问道:“难道肃王殿下就不担心谣言愈演愈烈么?”

  介子鸱笑着回答道:“身正则影正、身邪则影邪。观肃王平日为人,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实逊勉君子,岂惧无稽之谣言乎?”

  『那到底是【大魏宫廷】怎样啊?!』

  见介子鸱扯了一堆有的【大魏宫廷】没的【大魏宫廷】,结果却没一句说到正题,张启功难免是【大魏宫廷】有些焦怒。

  文人间的【大魏宫廷】试探,自然不像武人那样直来直去,所谓唇枪舌剑、语藏机锋,大抵都是【大魏宫廷】来形容文人间的【大魏宫廷】交锋。

  他自忖修养工夫还是【大魏宫廷】蛮不错的【大魏宫廷】,可碰到油盐不进的【大魏宫廷】介子鸱,此刻不禁也有些焦躁。

  也难怪,毕竟介子鸱每次的【大魏宫廷】回覆,看似言之有物,可实际上却完全没有什么有用讯息,偏偏张启功还挑不出刺来。

  这让张启功实在感到有些憋屈。

  『要不然,试试直招?』

  瞥了一眼老神在在的【大魏宫廷】介子鸱,张启功犹豫了一下,问道:“话虽如此,可这几日来肃王府种种谣言无动于衷,怕是【大魏宫廷】会让人产生误会……”

  “产生什么误会?”介子鸱故意问道。

  张启功知道介子鸱是【大魏宫廷】明知故问,但却不好发作,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自然是【大魏宫廷】误会肃王殿下有顺水推舟之心。”

  正如他所预料的【大魏宫廷】那样,听闻此言,介子鸱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道:“请张兄慎言!……张兄乃雍王殿下身边幕僚,岂可人云亦云、听信谗言?”

  哪怕张启功明知介子鸱是【大魏宫廷】故意借机发作,灭他气势,此时亦不得不开口致歉:“贤弟息怒,愚兄也是【大魏宫廷】担忧肃王殿下被谣言所害,故出言提醒,并无恶意。”

  见张启功服软,介子鸱也并未死死咬住不放,在点点头后,反问道:“那依张兄之见,此事该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这一句反问,问得张启功哑口无言。

  无论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还是【大魏宫廷】张启功,自然是【大魏宫廷】希望肃王赵润及时出面澄清,最好发个重誓什么的【大魏宫廷】,可这话,他能直接说么?

  思忖了半响,张启功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不敢为肃王殿下妄做决定,不过愚兄以为,贤弟还是【大魏宫廷】应该建议肃王殿下出面澄清一二……”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介子鸱皱着眉头摇头说道:“那不是【大魏宫廷】反而显得我家殿下心虚?不妥、不妥。”

  『……』

  张启功气地手都开始哆嗦,语气难免也冷淡了几分:“贤弟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对那些谣言不管不顾?”

  听到张启功那语气,介子鸱就猜到此人已被他激起心火,遂笑着说道:“当然不是【大魏宫廷】。在下以为,谣言一事,「断流」不如「截源」,与其兴师动众,不如静观其变,查出谣言源头,将肇事者揪出来。”

  张启功闻言微微一愣。

  不可否认,介子鸱所说的【大魏宫廷】话确有几分道理,可转念一想,张启功就感觉有些不对了:大梁城内的【大魏宫廷】谣言,早已传到人人皆知的【大魏宫廷】地步,这还差什么谣言源头?

  难道放出谣言的【大魏宫廷】人会傻到在街上大喊自认?

  想到这里,张启功皱着眉头说道:“可这谣言已在大梁城传得人人皆知,此时再想追查,怕是【大魏宫廷】有些晚了吧?”

  “事在人为嘛。”介子鸱笑着说道:“只要抽丝剥茧,必定查到一二。”

  “……”张启功险些气乐了,不甚客气地问道:“那可查到什么了?”

  介子鸱并不在意张启功那咄咄逼人似的【大魏宫廷】口吻,笑眯眯地说道:“承张兄吉言,还真查出了些头绪,假以时日,必能找到背后主谋。”

  『你说查到就查到?还说什么假以时日?那到底是【大魏宫廷】多久?』

  想到这里,张启功略带嘲讽地说道:“这可意外了,对于那则谣言,刑部都未能查出什么线索,贤弟却说已有头绪?”

  介子鸱笑着说道:“确实如此……张兄不信就算了。”

  『我还没说不信呢!』

  张启功又一次被介子鸱堵地说不出话来。

  经过方才一系列的【大魏宫廷】试探,张启功多少已摸清了介子鸱的【大魏宫廷】能耐——不愧是【大魏宫廷】才识、学识毫不逊色于他的【大魏宫廷】士子,任他使出浑身解数旁敲侧击,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大魏宫廷】讯息,全是【大魏宫廷】一些模棱两可的【大魏宫廷】废话。

  但隐隐约约间,他也算是【大魏宫廷】摸清楚的【大魏宫廷】一件事:面对这个介子鸱,恐怕并非是【大魏宫廷】安分的【大魏宫廷】主,否则,为何如此在意『肃王赵润出面澄清谣言』一事呢?

  想到这里,他故意盯着介子鸱,意味深长地说道:“贤弟啊,我等门客、幕僚,职责在于为主分忧,当恪守本分,不可违背主君意愿啊……”

  听闻此言,介子鸱微微有些色变,方才的【大魏宫廷】从容不复存在,盯着张启功皱眉说道:“张兄这话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见介子鸱色变,张启功心下更为笃定,笑着说道:“啊,愚兄就是【大魏宫廷】随口说说,贤弟切莫在意。”

  “……”介子鸱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张启功。

  瞧着介子鸱表情变颜变色的【大魏宫廷】模样,张启功反而镇定下来了,不复之前的【大魏宫廷】急躁。

  虽然他已推断出,可能是【大魏宫廷】介子鸱阻止肃王赵润出面澄清谣言,但对此他倒是【大魏宫廷】不担心。

  门下幕僚的【大魏宫廷】私下行为,这有什么可担心的【大魏宫廷】?

  他最担心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肃王赵润改变了主意——这才是【大魏宫廷】最麻烦的【大魏宫廷】事!

  所幸,事情还未发展到那种糟糕的【大魏宫廷】地步。

  至于介子鸱等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门下,为何违背其主君意愿,对此张启功多少能猜到几分:谁家幕僚不希望自己效忠的【大魏宫廷】对象能更进一步呢?

  而如今,事情就很简单了,只要敲打敲打这个介子鸱就行了。

  想到这里,张启功笑着说道:“贤弟,以如今你的【大魏宫廷】地位,不晓得有多少人为此眼红,愚兄以为,你应当珍惜啊……倘若肃王殿下听到一些风声,对贤弟你有所猜忌,那可就麻烦了。”

  听着此言,介子鸱眯了眯眼睛,冷冷说道:“你在威胁我?”

  张启功笑而不语。

  见此,介子鸱深深吸了口气,冷笑道:“既然如此,今日在下就与殿下好好寥寥有关于姜鄙将军受封『上党守』的【大魏宫廷】那件事!”

  “……”张启功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平静说道:“贤弟何故提起此事?姜鄙将军的【大魏宫廷】上党守,乃是【大魏宫廷】礼部举荐……”

  “少装蒜了。”打断了张启功的【大魏宫廷】话,介子鸱压低声音说道:“诚然,此事乃是【大魏宫廷】庆王向礼部举荐,可据我所知,评功册事先曾交予雍王手中,若没有雍王首肯,姜鄙将军如何能得到上党守的【大魏宫廷】职务?……这让我很是【大魏宫廷】不解啊,雍王殿下不知与庆王不合么?为何会同意此事?”

  “……”张启功缄口不言。

  “不说?嘿,我替你说!”看着张启功,介子鸱似笑非笑地说道:“雍王同意此事,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要变相将长皇子赵弘礼与原东宫党势力拖下水……原东宫党不久前在上党扎根,以粮谷、酿酒为业,而如今庆王党伸手介入上党郡,难保原东宫党的【大魏宫廷】实力不受排挤,倘若他们果真受到庆王一党的【大魏宫廷】排挤与打压,那么势必会向雍王靠拢……这招,着实高明啊!”

  “……”张启功本来也不指望能瞒得过似介子鸱这等深谋之士,因此哪怕被后者道破真相,也不在意,笑着说道:“那又怎样?贤弟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幕僚,而非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幕僚,不是【大魏宫廷】么?”

  “呵呵呵。”介子鸱笑了两声,随即眯着眼睛说道:“不错,所以我会说这话……雍王企图将赵弘礼拖下水,却不经意,将肃王殿下也牵扯到了其中。”

  “……什么意思?”张启功皱眉问道。

  “雍王殿下与张兄难道不知?”介子鸱冷笑说道:“长皇子赵弘礼在上党的【大魏宫廷】酿酒作坊,我家肃王殿下可是【大魏宫廷】占半成利的【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因为庆王的【大魏宫廷】关系,导致赵弘礼在上党郡的【大魏宫廷】酿酒作坊出现了亏损……你猜,肃王殿下会不会以为,雍王企图将他也拖下水呢?”

  张启功闻言面色微变,说实话他还真不清楚这件事。

  雍王弘誉也不清楚,毕竟当初长皇子赵弘礼从赵弘润这边得到了蒸馏技术,可没有敲锣打鼓弄得人人皆知。

  “此事雍王殿下与在下并不知情。”张启功面色凝重地说道。

  介子鸱轻哼一声,淡淡说道:“雍王与张兄是【大魏宫廷】否知情,这不重要……张兄,好自为之。”

  张启功听出了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弦外之音,面色亦变得有些难看,因为他反过来被介子鸱给威胁了。

  最终,二人的【大魏宫廷】谈话不欢而散。

  然而,待等张启功离开之后,方才还面色难看的【大魏宫廷】介子鸱,脸上却露出了几分笑意。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方才看似仿佛是【大魏宫廷】他被张启功看穿了心思,可实际上,却是【大魏宫廷】介子鸱自己暴露的【大魏宫廷】。

  因为在肃王赵润还未改变主意之前,介子鸱并不希望雍王弘誉那边心生什么芥蒂,因此,最好的【大魏宫廷】办法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主动向前来试探的【大魏宫廷】张启功暴露,让张启功得知是【大魏宫廷】他介子鸱在从中搅和,如此一来,雍王弘誉那边就不至于会做出什么针对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事。

  而如今,张启功非但已得知是【大魏宫廷】他介子鸱「违背肃王意愿」、「任意妄为」,却因为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威胁,不敢泄露出去,充其量只能将此事回禀雍王弘誉。

  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完全胜利!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三寸人间  谎话大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笔趣阁  深圳民升激光  深渊主宰  房贷计算器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山东布洛尔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