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89章:赵莺夜访

第1289章:赵莺夜访

  『PS:今晚有点事要出门,回来可能要十二点前后了,大家不用等到很晚了。……半夜没有,明天上午也会补上,到时候再看也一样。』

  ————以下正文————

  “吱——”

  房门轻启的【大魏宫廷】细微声响,惊醒了躺在赵弘润身侧的【大魏宫廷】雀儿。

  『谁?谁进来了?』

  雀儿睁开眼睛,右手悄然从枕头下抽出一柄匕首,猫着腰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榻。

  隐隐约约,她看到屋内好似有个人影,站在角落也不知在做什么。

  『蟊贼?刺客?』

  脑中闪过几个年头,雀儿悄无声息地摸向那个人影背后,企图将其制服。

  没想到,对方似乎有所察觉,淡淡说道:“雀丫头,你站在姐姐身后做什么呢?”

  『咦?』

  雀儿愣了愣,她感觉对方的【大魏宫廷】声音格外的【大魏宫廷】熟悉。

  而就在这时,就听呼得一声,对方吹燃了手中的【大魏宫廷】火舌子,将烛火点着了。

  此时雀儿这才发现,来人不是【大魏宫廷】别人,正是【大魏宫廷】她已分道扬镳的【大魏宫廷】姐姐,赵莺。

  点燃了烛台后,赵莺转过头来,瞧见手握匕首的【大魏宫廷】雀儿,也不意外,笑着调侃道:“还真是【大魏宫廷】尽心尽职呐……”

  在姐姐那捉狭的【大魏宫廷】目光下,仅仅只穿着一件单薄衣衫的【大魏宫廷】雀儿,稍稍有些羞涩,下意识地做左手捂住胸前,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这话就奇了,不是【大魏宫廷】你叫我来的【大魏宫廷】么?”随意地靠在一座壁柜上,赵莺笑吟吟地问道。

  雀儿皱了皱眉,说道:“我可没叫你深更半夜来……”说着,她上下打量着仿佛贵妇人打扮的【大魏宫廷】姐姐,纳闷问道:“你怎么进来的【大魏宫廷】?”

  据雀儿所知,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防卫还算是【大魏宫廷】颇为森严的【大魏宫廷】,非但有巡逻、值守的【大魏宫廷】肃王卫,偶尔还会睡不着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在院子里喝酒,想要悄无声息潜到北屋,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般人能办到的【大魏宫廷】——就连她自忖都无法办到,何况是【大魏宫廷】武艺还不如她的【大魏宫廷】眼前这位姐姐。

  没想到赵莺却笑吟吟地说道:“如何进来?当然是【大魏宫廷】报上卫骄的【大魏宫廷】名字,由卫骄亲自从府门带进来的【大魏宫廷】咯……”

  雀儿顿时无语,她还以为自己姐姐的【大魏宫廷】武艺大有长进呢,没想到,居然是【大魏宫廷】被宗卫长卫骄给领进来的【大魏宫廷】——卫骄很清楚她姐妹俩的【大魏宫廷】身份,倒也确实不会怀疑什么。

  “好了,别抱怨了。”可能是【大魏宫廷】见雀儿还想说些什么,赵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接到你的【大魏宫廷】联络,我可是【大魏宫廷】从百里之外赶回来的【大魏宫廷】……”

  说着,赵莺瞥了一眼床榻,心中不禁涌起几分怒气:就因为你一句想要见我,害我日夜兼程赶回大梁,你倒好,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你这家伙怎么不去死呢?

  想到这里,她走向床榻,看着呼呼大睡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越看越气,准备伸手捏住后者的【大魏宫廷】鼻子将其唤醒。

  然而,雀儿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点什么,一把抓住了姐姐的【大魏宫廷】手腕。

  “你还真是【大魏宫廷】忠心呢?”瞥了一眼最亲的【大魏宫廷】妹妹,赵莺心中有些不舒服,忍不住嘲讽道:“怎么,怕姐姐伤害到你家公子?……哼,我若要想害他,当初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机会。”

  的【大魏宫廷】确,倘若赵莺果真要伤害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当初她姐妹俩与后者同床时,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随时就能下手——道理是【大魏宫廷】这样没错,可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

  这不,赵莺自己也意识到了失言,恼羞成怒之余,假意嗔怒道:“还不放手?”

  雀儿盯着姐姐看了一阵,忽而说道:“我去烧壶水泡茶。……切记,公子睡觉时若被吵醒,脾气不好,请姐姐多担待。”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担待?你居然叫我多担待?你……喂,你真走了啊?』

  赵莺面色阴晴不定地看着雀儿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

  正要说话,却见雀儿忽然停下脚步,转头过来,神色肃穆地提醒道:“对了,公子还在为义父守孝的【大魏宫廷】期限内,请姐姐莫要做些……唔,不守礼的【大魏宫廷】事。”

  说着,她也不等赵莺有何反应,退出屋外,顺便将房门也关上了。

  『……死丫头!』

  赵莺气地胸口起伏不已,心中暗骂:难道老娘就这么渴望男人?

  不过话是【大魏宫廷】这么说,待转过头来再看到床榻上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时,她心底亦不禁隐隐升起一种莫名的【大魏宫廷】情绪。

  这也难怪,毕竟素来骄傲的【大魏宫廷】她,内心并不承认女人天生就是【大魏宫廷】男人的【大魏宫廷】附庸,而赵弘润,是【大魏宫廷】唯一与她发生过关系的【大魏宫廷】男人。

  “……”

  不知出于怎样的【大魏宫廷】心思,她在床榻的【大魏宫廷】边沿坐下,就这屋内昏暗的【大魏宫廷】烛火,静静看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睡姿,嘴里喃喃嘀咕道:“为义父守孝一年么?还真是【大魏宫廷】有心了……”

  赵弘润作为怡王赵元俼的【大魏宫廷】侄子,却能为叔父披麻戴孝、守孝一年,就算是【大魏宫廷】赵莺也挑不出什么刺来。

  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脸庞,赵莺的【大魏宫廷】俏脸不由地逐渐升温,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初她们姐妹俩伺候这位殿下的【大魏宫廷】往事,没来由地身子一阵燥热。

  “真是【大魏宫廷】不害臊!”

  惊醒过来的【大魏宫廷】她暗骂了一声自己,随即故意粗鲁地推着赵弘润,口中唤道:“喂,赵润,喂,醒醒,醒醒。”

  一连被推了几下,赵弘润睁着朦胧的【大魏宫廷】双眼醒了过来,猛然瞧见一身贵妇人打扮的【大魏宫廷】赵莺坐在榻旁,先是【大魏宫廷】一愣,仿佛有些警惕,但随即待看清人来人后,他眼中的【大魏宫廷】警惕便逐渐褪去,迷迷糊糊地说道:“是【大魏宫廷】你啊……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

  赵莺气乐了,没好气地说道:“不是【大魏宫廷】你要见我么?”

  “啊?”赵弘润愣了半响,随即这才反应过来,恍然说道:“哦,对对对……不过我没叫你三更半夜来见我吧?算了算了。”说着,他站起身来,随口说道:“到那绞块湿毛巾给我。”

  赵莺下意识地站起身,随即这才反应过来:我又不是【大魏宫廷】他侍女,凭什么被他使唤?

  “赵润,我可不是【大魏宫廷】……”

  “快去。”

  “……”咬了咬牙,赵莺气闷闷地走向角落的【大魏宫廷】木架,从脸盆里绞起一块湿毛巾,随即回到床榻旁,板着脸递给了赵弘润。

  只可惜,赵弘润接过湿毛巾后用它捂着脸,根本没有工夫注意赵莺脸上的【大魏宫廷】愤慨。

  拿湿毛巾抹了抹脸,赵弘润总算是【大魏宫廷】稍稍驱散了几分困意,翻身坐在床榻边沿,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大魏宫廷】赵莺,问道:“你最近仍在追查萧鸾的【大魏宫廷】踪迹吧,有何线索么?”

  “那狗贼知道我在找他,这段期间藏着不敢露面。”

  说话时,赵莺感觉自己站在床榻旁,仿佛像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侍女,遂不动声色地走到屋中央的【大魏宫廷】桌子旁,坐在凳子上,提起桌上的【大魏宫廷】茶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冷茶。

  结果还没等她喝,就见赵弘润也走到了桌旁,顺手就将那杯冷茶端起一口而尽,临末还将空杯子放在她面前:“再倒一杯。

  ”

  “……”赵莺咬着银牙没有发作,气闷闷地又给赵弘润倒了一杯。

  她还以为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故意给她下马威,可事实上,这反而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没把她当外人的【大魏宫廷】证明——若非赵弘润其实也将赵莺当成是【大魏宫廷】自己的【大魏宫廷】女人,他岂会默许赵莺侵占了六王叔赵元俼留给他的【大魏宫廷】家业?

  “丝毫线索也没有?”连喝了两杯冷茶,赵弘润感觉精神稍稍振作了一些,他在赵莺对面的【大魏宫廷】凳子上坐下,捏着手中的【大魏宫廷】茶杯,皱着眉头说道:“我倒是【大魏宫廷】听说,有人曾在我大魏与韩、楚等国交战期间,企图哄抬市面上的【大魏宫廷】米价,在国内挑唆民意、制造混乱……”

  “是【大魏宫廷】青鸦众呈报的【大魏宫廷】?”赵莺问道。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

  对于赵弘润所说的【大魏宫廷】这件事,赵莺也知道,只是【大魏宫廷】她也没有查证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在背后搞鬼。

  但这件事很快就被压下去了,出面解决的【大魏宫廷】,既不是【大魏宫廷】青鸦众,更不是【大魏宫廷】赵莺,而是【大魏宫廷】当时的【大魏宫廷】朝廷联合宗府强势打压——对此,宗府还罕见地警告了国内贵族与世家:谁要是【大魏宫廷】敢在这时候囤积米粮、哄抬米价,引发混乱,那就别怪国家不客气。

  最终,在宗府近乎威胁的【大魏宫廷】强势警告下,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与世家谁也不敢发这笔战争财,这才使得朝廷户部勉强将米价维持在曾经的【大魏宫廷】三倍左右,否则,恐怕国内市面上的【大魏宫廷】米价,早就炒到不可收拾的【大魏宫廷】地步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自那次之后,魏国国内就再无发生任何有违寻常的【大魏宫廷】事,就连萧氏余孽,仿佛也一个个都藏了起来,不再想着颠覆魏国。

  当然这个假设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大魏宫廷】,魏国还未覆亡、魏天子赵元偲也安然无恙,整件事从头到尾只是【大魏宫廷】牺牲了一个并不相干的【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首领萧鸾又如何肯就此善罢甘休?

  赵弘润认为,萧氏余孽之所以按兵不动,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因为他赵弘润与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三人过于「神奇」,分别击退了各自的【大魏宫廷】对手,让萧鸾措手不及——好不容易营造的【大魏宫廷】「五方伐魏」之势,竟被如此轻松就化解。

  或许是【大魏宫廷】见势不可违,萧氏余孽这才决定重新潜伏下去,毕竟为了营造出「五方伐魏」之事,萧氏余党也是【大魏宫廷】损失惨重,潜伏在阳武军、南燕军的【大魏宫廷】同党,皆纷纷暴露,或许多半还真失去了继续作乱的【大魏宫廷】资本。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萧鸾的【大魏宫廷】踪迹,着实不易。

  至于赵莺「找寻」萧鸾的【大魏宫廷】方式,赵弘润也听青鸦众禀告过,非常粗暴直接的【大魏宫廷】悬赏追杀——赵莺在隐贼、游侠的【大魏宫廷】渠道里,发布了十万两黄金的【大魏宫廷】天价,悬赏萧鸾的【大魏宫廷】首级。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朝廷刑部也获知了这个消息,看在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面子上,并未对私自悬赏萧鸾的【大魏宫廷】赵莺问罪,反而也弄到了一份,并且将这份悬赏榜单改成了刑部颁布的【大魏宫廷】通缉令——毕竟在怡王赵元俼与萧鸾接触时,赵莺、赵雀姐妹当初也是【大魏宫廷】见过后者的【大魏宫廷】,因此,赵莺亲笔所画的【大魏宫廷】萧鸾的【大魏宫廷】画像,可信度当然是【大魏宫廷】最高的【大魏宫廷】。

  在这于明于暗两份悬赏令面前,也难怪萧鸾不敢冒头,因为他一旦冒头,就有不计其数的【大魏宫廷】隐贼、游侠会扑上去,无论是【大魏宫廷】为了朝廷赏赐的【大魏宫廷】官爵,还是【大魏宫廷】那十万两黄金的【大魏宫廷】天价悬赏,都值得那些隐贼、游侠为此豁出性命。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至今为止,无论是【大魏宫廷】朝廷还是【大魏宫廷】赵莺,都没有找到有关于萧鸾的【大魏宫廷】任何线索。

  这让赵弘润不禁猜测,萧氏余孽中,肯定有人以能够公开的【大魏宫廷】正当身份,庇护着萧鸾。

  而且这个人,或者这些人,在国内的【大魏宫廷】身份还不低。

  可能是【大魏宫廷】贵族。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大魏宫廷】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谎话大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山东布洛尔  房贷计算器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笔趣阁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