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93章:宋地叛军 二 补更2/4

第1293章:宋地叛军 二 补更2/4

  ps:月末求月票~

  以下正文

  “郑习大人,请问宋某的【大魏宫廷】恳请,郑习大人是【大魏宫廷】否已代替呈报大梁?”

  在沉默了片刻后,宋云开口询问道。

  “这个……”郑习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在下已把将军的【大魏宫廷】要求上呈朝廷。”

  “那……大梁有何反应?”宋云略有些紧张地问道。

  听闻此言,郑习暗自苦笑。

  朝廷有何反应?他的【大魏宫廷】顶头上司、礼部尚书杜宥在那份催促的【大魏宫廷】信函中,对于宋云的【大魏宫廷】要求只字未提,只是【大魏宫廷】暗示郑习劝说未果即刻返回大梁,你说朝廷是【大魏宫廷】何反应?

  看到郑习面露迟疑之色,宋云顿时就明白了,眼中不禁露出几丝失望之色。

  不过他并不气恼,毕竟他所提出的【大魏宫廷】要求,的【大魏宫廷】确有点得寸进尺的【大魏宫廷】嫌疑,事实上魏国朝廷给予他的【大魏宫廷】待遇还是【大魏宫廷】非常优厚的【大魏宫廷】。

  只要宋云肯接受魏国朝廷的【大魏宫廷】招安,他便可取代南宫的【大魏宫廷】位置,成为驻军六营大将军,替魏国坐镇宋地南疆,他麾下的【大魏宫廷】北亳军,也可摇身一变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享受魏国兵部拨给的【大魏宫廷】军备与粮饷。

  单单从个人而言,魏国朝廷对宋云的【大魏宫廷】优厚待遇,已无可厚非这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在宋云在魏国危机之际,毅然出兵给予协助的【大魏宫廷】原因。

  但关键在于,宋云不是【大魏宫廷】南宫,他并不在乎自己得到什么,他在乎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宋郡民众自治!他希望宋郡不被魏国所吞并!

  正如南宫当初断定的【大魏宫廷】,宋云根本不是【大魏宫廷】宋王的【大魏宫廷】侄子,更不是【大魏宫廷】宋王之子,他连宋国的【大魏宫廷】将军都不是【大魏宫廷】,他是【大魏宫廷】宋国大夫向沮的【大魏宫廷】幼子,向(gu)。

  想当年,宋国大将南宫倒戈,投靠魏国,企图捉拿宋王献给魏王作为近身之礼,宋王与诸多宋国公卿吓得连夜逃走,希望越过微山湖,逃到鲁国境内寻求庇护。

  当时,鲁国与宋国虽然不合,但好歹是【大魏宫廷】齐鲁宋三国同盟,因此,倘若宋王逃亡鲁国寻求庇护,鲁国国主公输磐多少还是【大魏宫廷】会帮帮忙的【大魏宫廷】事实上,那时鲁国也在考虑是【大魏宫廷】否要出兵帮助宋国击退魏国与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进攻。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还没等鲁国召集军队进入宋国境内,宋王就在微山湖溺死了。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宋王溺死于微山湖。

  并非如传闻的【大魏宫廷】那样愤而投湖,也不是【大魏宫廷】被叛将南宫所杀,而是【大魏宫廷】宋王被魏将司马安吓破了胆,不慎从小舟上掉入湖中,不幸溺亡。

  而事后,魏国为了让南宫被孤立,不能背叛魏国,遂放出风声,说是【大魏宫廷】南宫杀死了宋王与诸多宋王室的【大魏宫廷】血脉。

  可事实上,宋王是【大魏宫廷】因为胆怯、不慎脚滑掉入微山湖溺亡,而宋王室的【大魏宫廷】血脉,更多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被城君熊拓所杀,其实跟南宫并没有多大关系。

  至于为何宋王如此恐惧魏将司马安,那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将司马安当时击溃了宋国大夫向沮的【大魏宫廷】军队。

  那是【大魏宫廷】在宋国战役下半阶段,年轻气盛的【大魏宫廷】城君熊拓被魏王赵元所坑,明明双方约好平分宋国,但当时的【大魏宫廷】魏王赵元渴望为魏国开疆辟土,一方面以种种理由断了楚军的【大魏宫廷】粮草供应,一方面暗中命砀郡游马断了楚军的【大魏宫廷】粮道,导致城君熊拓军粮耗尽,不得不撤回楚西。

  这件事,令城君熊拓损失惨重,他叔父汝南君熊灏给他留下的【大魏宫廷】家底,几乎全赔在这场战争当中,这使得城君熊拓对魏国憎恨万分,从而对魏国展开了长达十年的【大魏宫廷】报复。

  待楚军撤走之后,宋国大夫向沮向宋王力谏,恳请宋王号召全国子民共同抵御魏军与南宫的【大魏宫廷】叛军,可惜宋王胆怯,早早就逃到了微山湖一带,不敢出面。

  无奈之下,宋国大夫向沮假借宋王的【大魏宫廷】名义,组织了一支军队,希望能击退魏军与南宫的【大魏宫廷】军队,毕竟当时的【大魏宫廷】魏国并不算太强大。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宋国大夫向沮当时遇到的【大魏宫廷】魏军,乃是【大魏宫廷】魏将司马安的【大魏宫廷】砀山军与同为魏将百里跋的【大魏宫廷】浚水军,哪怕是【大魏宫廷】如今在魏国也属于一流的【大魏宫廷】精锐。

  因此,结局不难猜测,宋国大夫向沮兵败而亡,他组织的【大魏宫廷】义军,还有支持他抵御魏军的【大魏宫廷】北亳军,几乎全军覆没,而打赢了这场战争的【大魏宫廷】魏将司马安与百里跋,却携胜势,一路杀到了微山湖,吓得宋王与那些宋国公卿当即乘坐小舟渡湖。

  当时为了讨好魏将司马安,初降魏国的【大魏宫廷】南宫下令麾下叛军渡湖追击,结果吓得宋王掉落微山湖溺死。

  而当时,向在战乱中侥幸活了下来,但他的【大魏宫廷】父亲与几位兄弟,皆死在魏军与南宫的【大魏宫廷】叛军手中。

  数日后,向来到微山湖,看到了横尸遍地的【大魏宫廷】惨景,又想到他父亲向沮宁死不屈的【大魏宫廷】信念,遂决定继承父兄的【大魏宫廷】遗志,组织义军,继续与魏军抗争。

  由于在当时的【大魏宫廷】宋郡内,公卿向氏一门已被传闻为满门忠烈,尽皆死于战场,向不希望侥幸未死的【大魏宫廷】自己使向氏蒙羞,遂取宋为姓名,以公子云的【大魏宫廷】名讳为名,他原本是【大魏宫廷】想假冒宋王之子,号召宋人支持他抗击魏军。

  没想到当时却有人质疑他企图趁机窃国,因此,向改变了主意,假称是【大魏宫廷】宋王的【大魏宫廷】侄子,反正宋国的【大魏宫廷】公卿之子,大多也有王室血脉,他向,倒也能算是【大魏宫廷】宋王的【大魏宫廷】远房侄子。

  可让他更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军很快就撤出了宋国。

  原因有两点,第一,楚国得知魏王赵元背信弃义、坑害了城君熊拓,为此感到非常不满,尽管仍在跟齐国打仗,但仍令上将军项末派了一支军队陈兵于宋楚边界,唬地魏国不敢逗留于宋地毕竟当时的【大魏宫廷】楚国,是【大魏宫廷】拥有同时与两国开战的【大魏宫廷】实力的【大魏宫廷】,虽然在与齐国的【大魏宫廷】战争中每每失利,但未见得不能战胜当时的【大魏宫廷】魏国。

  至于第二桩事,就是【大魏宫廷】魏国感受到了宋人的【大魏宫廷】骨气。

  当时不止向,事实上宋郡各地都有义士、豪侠揭竿而起,攻击魏军,那时,南宫为了讨好魏国,对这些义军血腥镇压,杀得魏国都有些发怵,为了不牵扯上滥杀无辜的【大魏宫廷】恶名,魏国朝廷赶紧召回了包括砀山军、浚水军在内的【大魏宫廷】魏军,让南宫治理宋郡。

  在这种情况下,向,不,应该说是【大魏宫廷】宋云,他理所当然将矛头对准了南宫,谁让此时的【大魏宫廷】南宫,在宋郡血腥镇压反抗,俨然如暴君一般呢。

  此后长达十几年,宋云领导着北亳军,与南宫的【大魏宫廷】睢阳军对抗,这两支曾经的【大魏宫廷】宋**队,从此成为敌人、不共戴天。

  期间,南宫有魏国在背后支持,而宋云,亦有宋郡本土豪绅以及宋墨的【大魏宫廷】支持,彼此谁也奈何不了谁。

  在这十几年里,南宫恨不得将宋云生吞活剥,而宋云亦对南宫恨得咬牙切齿毕竟最初倘若南宫不倒戈,宋国其实是【大魏宫廷】有机会能够击退魏军的【大魏宫廷】,而如此一来,宋云的【大魏宫廷】父兄也不至于会战死在沙场上。

  文官公卿战死于沙场,可作为武将的【大魏宫廷】南宫,居然早早就投降了魏国,这让宋云如何不恨?

  而如今,南宫已死,这对于宋云来说,也算是【大魏宫廷】得偿所愿,可他丝毫感觉不到欣慰,因为他忽然醒悟,其实摹敬笪汗ⅰ肯宫的【大魏宫廷】存在,这对于宋郡来说,反而是【大魏宫廷】一层保护有南宫在,魏国就不好违背当年的【大魏宫廷】承诺,只能继续默许宋郡自治。

  这不,如今南宫一死,魏国就开始磨刀霍霍,准备真正将宋郡纳入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土。

  当年还有楚国威胁着魏国,可如今,楚国对于魏国还具有威胁么?魏国刚刚在那场以一敌五的【大魏宫廷】战争中,强势地击溃了楚寿陵君景舍的【大魏宫廷】百万大军。

  在沉思了足足一炷香工夫后,宋云艰难地说道:“宋某……不能接受贵方的【大魏宫廷】册封。”

  听闻此言,使者郑习简直难以置信,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宋云。

  他无法想象,宋云居然拒绝了大梁的【大魏宫廷】优厚待遇,那可是【大魏宫廷】驻军六营大将军的【大魏宫廷】职位啊!

  “宋云将军请三思。”郑习一脸骇然地劝说道。

  看着郑习惊骇的【大魏宫廷】表情,宋云当然能够猜到此人此刻的【大魏宫廷】心情,毕竟魏国给予的【大魏宫廷】待遇的【大魏宫廷】确优厚,就连他也觉得无可褒贬,但是【大魏宫廷】,作为向氏的【大魏宫廷】子孙,他岂可为了一己之利出卖国家?虽然这个国家早已覆亡。

  想了想,宋云重申道:“宋某不求高官厚爵,只求大梁继续允许宋人自治……若大梁肯接受,宋某愿解散北亳军,从此不再露面。”

  “这……”

  郑习闻言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他深深地看着宋云,感慨道:“宋云将军对旧国的【大魏宫廷】忠诚,在下钦佩万分。”说罢,他咬了咬牙,说道:“铭感于宋云将军的【大魏宫廷】忠诚,在下索性也说句不合使命的【大魏宫廷】话……宋云将军,你想要宋郡自治,朝廷是【大魏宫廷】万万不会接受的【大魏宫廷】。”

  宋云略带感激地点了点头。

  其实这话郑习就算不说,宋云心中也明白,他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想争取一下罢了。

  想了想,宋云问道:“倘若我拒绝大梁的【大魏宫廷】好意,贵方会出兵讨伐么?”

  “会。”郑习点点头说道。

  “会是【大魏宫廷】何人带兵出征?魏公子润?”宋云问道。

  “应该不是【大魏宫廷】。”郑习摇了摇头说道:“据称肃王殿下即将成婚,婚期多半就在九月、十月前后,应该无暇出征。”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宋云,语气古怪地说道:“终归,贵军,怕是【大魏宫廷】还不需肃王殿下亲自出马。”

  尽管这话有些看不起宋云与北亳军的【大魏宫廷】嫌疑,但宋云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松了口气。

  他拱了拱手说道:“抱歉,郑习大人,令你白跑一趟了。”

  郑习点点头,看着宋云欲言又止,最终叹息着离开了。

  看着郑习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宋云思忖了片刻,招来亲卫,吩咐道:“派人前往睢阳,告诉那桓虎,别痴心妄想取代南宫,大梁不会同意的【大魏宫廷】。……若他有意割据睢阳,就来与我面见。”

  “是【大魏宫廷】!”

  亲卫抱拳应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三寸人间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帝驾到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