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97章:来自卫国的【大魏宫廷】谣言

第1297章:来自卫国的【大魏宫廷】谣言

  起初,礼部右侍郎何昱还在犹豫他的【大魏宫廷】到访会不会引起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不悦,毕竟这个时候,肃王府上上下下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婚娶之事。更新快无广告。

  可没想到是【大魏宫廷】,当他见到那位肃王殿下时,那位肃王殿下竟毫不犹豫地丢下手中的【大魏宫廷】毛笔,当即起身相迎,这份礼遇,让何昱受宠若惊——他还以为因为他儿子何昕贤当年与玉珑公主的【大魏宫廷】那些事,让这位肃王殿下一直以来对他何氏心存偏见呢。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不明白究竟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但只要眼前这位肃王殿下莫要怪罪他在这个时候造访,何昱就心满意足了。

  “肃王殿下,下官此番前来,是【大魏宫廷】为……”

  然而,还没等何昱说完,就见赵弘润一本正经地打断道:“是【大魏宫廷】为宋地叛军,对不对?还是【大魏宫廷】说,是【大魏宫廷】因为最近那些不安分的【大魏宫廷】贵族对礼部施加压力?……无妨,本王就跟何大人走一趟礼部本署。”

  说着,赵弘润就拉着何昱的【大魏宫廷】袖子走出了书房。

  从始至终,何昱呆若木鸡,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唯独书房内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心知肚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礼部右侍郎何昱带着肃王赵弘润来到了礼部本署,会见礼部尚书杜宥。

  此时,礼部尚书杜宥正在尚书班房与几名礼部官员嘱咐什么,忽然看到右侍郎何昱竟领着肃王赵弘润前来,心下不禁一愣,连忙主动相迎道:“在肃王府如此忙碌的【大魏宫廷】时候,还要劳烦肃王殿下跑一趟,杜某惭愧、惭愧。”

  听闻此言,赵弘润大义凛然地说道:“杜尚书言重了。……小家之事,岂抵得上国事?倘若有什么事能让本王效劳的【大魏宫廷】,本王义不容辞!”

  杜宥听得暗暗点头:素闻这位肃王殿下胸怀国家社稷安危,此言果然不虚!

  想到这里,杜宥遣散了尚书班房内的【大魏宫廷】礼部官员,将赵弘润请到班房内的【大魏宫廷】椅子上坐下,郑重其事地问道:“肃王殿下,相信您也已经听说了,宋地叛军的【大魏宫廷】首领宋云,拒绝了我礼部的【大魏宫廷】招安……”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等着杜宥的【大魏宫廷】下文。

  并未让赵弘润就等,杜宥当即便继续说道:“此事传开之后,便有人鼓动兵部,奏请陛下出兵征讨宋地。”

  “喔……”赵弘润摸了摸下巴,眼中眸色微微闪烁。

  他是【大魏宫廷】有些尴尬,毕竟杜宥口中所说的【大魏宫廷】有人,其实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魏国国内一些因为上次的【大魏宫廷】战争而拥有了一些私军的【大魏宫廷】贵族,而这些贵族中,亦有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他肃王党的【大魏宫廷】贵族们。

  这也难怪,毕竟南宫垚先是【大魏宫廷】反叛魏国,随后又被其部下桓虎所杀,这意味着朝廷当初与南宫垚的【大魏宫廷】协议已失去效力,在这种情况下,宋郡在魏国贵族们眼中,就像是【大魏宫廷】一块鲜嫩的【大魏宫廷】肥肉,谁都想扑上去咬一口,弥补在战争时期的【大魏宫廷】财力损失。

  “他们可是【大魏宫廷】提议?”赵弘润不动声色地问道。

  其实这件事,前些日子在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二人拜访肃王府时,赵弘润就已经听他们提议过。

  并非只是【大魏宫廷】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肃王党贵族的【大魏宫廷】意思,事实上,无论雍王党、襄王党、庆王党,都盯着宋郡这块肥肉。

  美其名曰,自凑钱粮自凑军队,摆出一副为国家社稷着想的【大魏宫廷】架势,可实际上嘛,其实就是【大魏宫廷】打算去宋郡摘桃子,抢在魏军正式出兵讨伐宋郡之前,尽可能地捞点好处。

  若换做在几年前,这个时候赵弘润就该站出来了,嫉恶如仇般怒怼那些贵族,拆穿那些人虚伪的【大魏宫廷】面孔,但在经过这场战争之后,赵弘润对国内的【大魏宫廷】这些贵族们,再一次有所改观。

  不能否认,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平日里确实很贪婪,甚至于为了一己利益、不惜损害朝廷利益,欺下瞒上、中饱私囊,但是【大魏宫廷】当国家蒙受覆亡的【大魏宫廷】威胁时,半数以上的【大魏宫廷】贵族们还是【大魏宫廷】愿意倾尽家财资助国家抵御外敌。

  不能说国内的【大魏宫廷】平民在这场战争中毫无贡献,但说到底,平民在这场战争中的【大魏宫廷】贡献,确实不如掌握了大量资源的【大魏宫廷】贵族来得大。

  因此,对于这些贵族希望从宋郡取得一些利益弥补损失,赵弘润私底下觉得也是【大魏宫廷】无可厚非——毕竟这帮人确实为了国家损失了许多钱财。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像安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他肃王党的【大魏宫廷】贵族们,这回亦牵扯其中,这就让赵弘润更加不好阻拦了。

  因此,方才在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里时,赵弘润就已经打定主意:只要那帮贵族别在宋郡弄得怨声哀道,单纯只是【大魏宫廷】抢占一些矿产,或者收刮宋地豪族的【大魏宫廷】家财,他这回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不去针对他们了。

  毕竟魏国的【大魏宫廷】贵族再讨人厌,终归也是【大魏宫廷】魏人,也是【大魏宫廷】在战争中为国家奉献了一份力,相比较宋郡的【大魏宫廷】豪族,终归是【大魏宫廷】有些亲疏之分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礼部尚书杜宥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弘润心中的【大魏宫廷】为难,摇头说道:“肃王殿下,国内贵族希望代朝廷征讨宋郡一事,当由陛下与垂拱殿论断,并非是【大魏宫廷】我礼部能够过问。……只是【大魏宫廷】,哎。”

  见杜宥神色怪异、欲言又止,赵弘润心中纳闷,问道:“杜尚书,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言。”

  见此,杜宥沉思了片刻,沉声说道:“此事,得从宋云拒绝了我礼部的【大魏宫廷】招安说起……据我礼部官员所言,宋地叛军的【大魏宫廷】首领宋云,之所以拒绝我礼部的【大魏宫廷】招安,并非嫌弃朝廷的【大魏宫廷】封赐,而是【大魏宫廷】希望得到使宋郡自治的【大魏宫廷】承诺。”

  “使宋郡自治?”赵弘润皱了皱眉头。

  他当然明白宋郡自治是【大魏宫廷】什么情况,即宋郡承认魏国朝廷的【大魏宫廷】统治地位,并且按魏国的【大魏宫廷】赋税标准缴纳税收,但是【大魏宫廷】,不允许魏人在宋郡当官。

  打个比方,处于自治状态下的【大魏宫廷】宋郡,就好比是【大魏宫廷】一个没有国主君王的【大魏宫廷】附庸国,虽然会听从朝廷颁布的【大魏宫廷】政令,但是【大魏宫廷】,朝廷却无法直接影响宋郡。

  想当年南宫垚治理宋郡时,就是【大魏宫廷】这种情况。

  “宋云希望取代南宫垚曾经的【大魏宫廷】位置?这胃口可不小啊。”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

  他敢打赌,朝廷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允许的【大魏宫廷】。

  一个南宫垚,让魏国迟了整整十几年才有机会吞并宋郡,再来一个南宫垚,难不成魏国还要再等十几年?

  要知道,当年是【大魏宫廷】因为宋国初亡、宋人的【大魏宫廷】反魏情绪激烈,再加上楚国因为魏天子赵元偲坑了暘城君熊拓一把而怀恨在心,陈兵于宋楚边界,这才促成了的【大魏宫廷】特殊情况。

  而如今,宋人潜移默化地已逐渐接受了魏国的【大魏宫廷】统治,并且楚国也不再是【大魏宫廷】魏国畏惧如虎的【大魏宫廷】强敌,在这种情况下,宋云还想使宋郡自治,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痴人说梦——别说朝廷不会允许,就连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都不会允许再发生这种事。

  见赵弘润似乎有所误会,杜宥摇摇头解释道:“殿下误会了,据所言,那宋云倒不是【大魏宫廷】想取代南宫垚曾经的【大魏宫廷】位子。……宋云亲口许诺,倘若朝廷允许宋郡自治,他将解散叛军,从此不再露面。”

  “……”赵弘润闻言一愣,有些惊讶地看着杜宥。

  他原以为是【大魏宫廷】宋云贪得无厌,没想到,这宋云还是【大魏宫廷】一位大义为公的【大魏宫廷】忠诚之士。

  只可惜在他看来,纵使如此,朝廷还是【大魏宫廷】不会同意宋云的【大魏宫廷】条件。

  “朝廷已经决定要对宋郡出兵了?让那些贵族的【大魏宫廷】私兵代为讨伐?”赵弘润问道。

  杜宥点了点头。

  见此,赵弘润纳闷说道:“既然如此,杜尚书何故让何侍郎去拜访本王?……这件事,本王并不反对。”

  看了一眼赵弘润,杜宥苦笑说道:“问题不在宋地,而在于……卫国。”

  “唔?”赵弘润闻言一愣,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思忖了片刻,杜宥压低声音说道:“刚刚得到的【大魏宫廷】消息,卫国好似是【大魏宫廷】猜到朝廷会对宋郡用兵,故而,有人放出了一些话,说我大魏……总之是【大魏宫廷】一些不中听的【大魏宫廷】话。”

  “这人好大的【大魏宫廷】胆子啊,是【大魏宫廷】何人?”赵弘润纳闷问道。

  只见杜宥看了一眼赵弘润,低声说道:“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

  听闻此言,赵弘润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因为那个卫公子瑜,论亲份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表兄,即她生母卫姬的【大魏宫廷】姐姐的【大魏宫廷】儿子。

  “他……说了那些难听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皱着眉头问道。

  杜宥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卫公子瑜在卫国放出消息,说我大魏当初在那场战事中,是【大魏宫廷】故意将韩军驱赶到他卫国,此后,假意派兵增援,其实却驻军在后,坐观卫韩之战,说我大魏有意吞并卫国,故而使驱虎吞狼……又说,待我大魏夺取宋郡之后,下一个便是【大魏宫廷】他卫国,如今卫人受其蛊惑,人人自危……”

  啊,南梁王惹出来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深深皱起了眉头。

  其实这件事他早前就有所预料,毕竟南梁王赵元佐,以及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那帮人,确实是【大魏宫廷】太不地道——前者有意让韩军拿卫国作为进攻魏国的【大魏宫廷】突破口,为姜鄙争取时间;而后者,打着坐山观虎斗,坐看卫公子瑜率领两万军民与韩将司马尚恶战。

  这都干的【大魏宫廷】什么事!亏卫国还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附庸国。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大魏宫廷】换做他赵弘润,他也会火大。

  想了想,赵弘润问杜宥道:“何大人说,贵部希望跟本王打声招呼,莫非就是【大魏宫廷】指这件事?”

  杜宥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若有必要的【大魏宫廷】话,我礼部主张对卫王施压,让卫公子瑜前来大梁,作为质子。”

  ……

  赵弘润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笔趣阁  努努书坊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白袍总管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神级奶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正道潜龙  白袍总管  谎话大王  房贷计算器  山东布洛尔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