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04章:楚国大事件 2

第1304章:楚国大事件 2

  “拓公子,您今日的【大魏宫廷】举动,无异于犯上作乱……望公子还是【大魏宫廷】三思而后行。”

  在殿内,一名公卿阴阳怪气地说道。

  岂料,暘城君熊拓连瞧他一眼的【大魏宫廷】兴趣也没有,气得后者面色涨红,很是【大魏宫廷】尴尬。

  的【大魏宫廷】确,事实上,此时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眼中,确实只有他的【大魏宫廷】父王、楚王熊胥。

  什么?其余人的【大魏宫廷】意见?其余人的【大魏宫廷】意见重要么?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熊拓的【大魏宫廷】想法,楚王熊胥面沉似水地问道:“吾儿,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只见暘城君熊拓视在场诸多的【大魏宫廷】公卿贵族如无物,拱手抱拳,沉声说道:“父王,你老了,你无法再领导我大楚……”

  听闻此言,楚王熊胥面不改色,然而殿内诸多贵族公卿却是【大魏宫廷】面色大变,纷纷叱骂。

  “大逆不道!”

  “目无君父!”

  可能是【大魏宫廷】嫌这些人太烦了,暘城君熊拓忽然暴喝道:“住口!再敢妄言者,我立诛之!”

  说罢,站在殿口附近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亲兵们,以及细阳君项恭的【大魏宫廷】部下们,纷纷拔剑出鞘,惊地殿内的【大魏宫廷】虎方军士卒亦摆出了迎敌的【大魏宫廷】架势。

  而就在一触即发之际,却见楚王熊胥平静地说道:“诸卿稍安勿躁,容寡人问他几个问题。”说罢,他直视着暘城君熊拓,看似平和地问道:“吾儿,你说寡人老了?不足以再引领大楚?你是【大魏宫廷】想取代寡人的【大魏宫廷】位置么?”

  看得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的【大魏宫廷】野心,纵使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亦稍稍有些紧张,但在深深吸了口气后,暘城君熊拓还是【大魏宫廷】坦然地说道:“不错!”

  楚王熊胥的【大魏宫廷】眼中闪过几丝异色:“凭什么?就凭你麾下这十几万的【大魏宫廷】军队?”

  “凭我能使大楚变得更加强盛!”暘城君熊拓不亢不卑地说道。

  听闻此言,楚王熊胥忽然笑了起来,摇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公子润在背地里支持你?”

  闻言,殿内一些公卿贵族眼中露出几许鄙夷之色。

  但是【大魏宫廷】出乎所有人的【大魏宫廷】意料,暘城君熊拓淡淡说道:“魏公子姬润,呵,他虽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妹夫,但他终究是【大魏宫廷】魏人,他打的【大魏宫廷】什么主意,我心知肚明。……当初我势弱,他为使我大楚陷于诸公子争夺的【大魏宫廷】乱兆,故而背地里支持我。……但若是【大魏宫廷】有朝一日,我在国内成为了大势,说不定他会改变主意,暗地里支持熊吾或者熊盛……”

  听了这话,楚王熊胥的【大魏宫廷】目光中露出了几许赞赏,而殿内原先那些看不起熊拓的【大魏宫廷】公卿贵族中,亦有不少人露出了刮目相看的【大魏宫廷】表情,终于肯真正静下心来,听听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论调。

  而此时,暘城君熊拓接着说道:“……我说过,我是【大魏宫廷】为援护楚东而来,这并非信口开河。你们以为,楚东与魏国的【大魏宫廷】战争结束了?痴人做梦!……此番寿陵君景舍大人率领百万大军进攻魏国,你等当真以为,魏国能咽下这口气?哼!率军进攻他国,打了败仗这就算完了?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大魏宫廷】事!……你们收到魏国派人送来的【大魏宫廷】谴责国书了么?唔?”

  听闻此言,殿内诸多公卿贵族的【大魏宫廷】面色微微有些变色。

  因为确实如暘城君熊拓所言,魏国至今都没有派人向楚国送递国书,哪怕是【大魏宫廷】谴责楚国、索取赔偿的【大魏宫廷】国书。

  “这场仗,还没有完!”

  环视了一眼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多贵族公卿,暘城君熊拓冷冷说道:“魏公子润,他是【大魏宫廷】什么样的【大魏宫廷】性格,我最清楚,不过相信你等多少也应该明白……如若我所料不差,此时他正在积极备战,等待今年秋收之后,或者来年来春之后,率军进攻我大楚,作为报复。那时,魏国关于宋地的【大魏宫廷】内乱,多半亦将结束。而齐国那边,左相姬昭也将结束诸公子内乱,或将对我大楚用兵,转移其国内国民对诸公子内乱的【大魏宫廷】结果,再加上视我大楚为仇寇的【大魏宫廷】东越首领少康,到时候,保不定我大楚又将面临一场『四国伐楚』之战,试问,楚东挡得住『魏、鲁、齐、越』四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么?”

  这一番话,说得在场的【大魏宫廷】贵族公卿面色顿变。

  记得上次齐王吕僖主持的【大魏宫廷】『四国伐楚』战役,让楚国损失惨重,连王都陷落了,至今都还未夺回,倘若再来一次四国伐楚战役,楚国如何招架?

  “你有何良策?”楚王熊胥皱着眉头问道。

  “革新政令!”暘城君熊拓沉声说道:“推行汝南君熊灏大人的【大魏宫廷】政令!”

  听闻此言,殿内顿时哗然,许多以楚东熊氏王族为首的【大魏宫廷】贵族,脸上皆露出了惊骇之色。

  这也难怪,毕竟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政令,那可是【大魏宫廷】会从根本上动摇贵族的【大魏宫廷】地位,是【大魏宫廷】他们一直以来极力抵触的【大魏宫廷】。

  而就在这时,就见暘城君熊拓厉声喝道:“难道你们就从未反思过,为何当年魏公子润能在我楚地卷走两百余万楚人么?!”

  听闻此言,在场诸多贵族、包括楚王熊胥,都感觉面庞有些灼热。

  也难怪,因为当年这件事在传开后,引起了天下人的【大魏宫廷】嗤笑:明明是【大魏宫廷】作为侵楚一方的【大魏宫廷】魏公子润,居然得到了楚地民众的【大魏宫廷】拥护,反过来抗击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甚至于到最后,魏公子润在撤兵时还从楚国卷走了两百余万楚人,而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些楚人并非是【大魏宫廷】被胁迫,而是【大魏宫廷】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跟随那位魏公子润逃离本国。

  甚至于到如今,每年陆陆续续还有不少在本国活不下去的【大魏宫廷】平民,带着家人投奔魏国的【大魏宫廷】商水邑。

  这件事,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天底下最大的【大魏宫廷】笑话。

  “当年的【大魏宫廷】战败,在于楚地平民的【大魏宫廷】不拥护、不支持!”提高了几许声音,暘城君熊拓厉声喝道:“看看这次的【大魏宫廷】魏国,同时面对韩、楚、秦、南宫、三川五方兵马的【大魏宫廷】攻打,可国内魏人上下一心,有几人投降?有几人反叛?为何?为何同样遭到外敌的【大魏宫廷】进攻,魏人与我楚地的【大魏宫廷】平民,竟有这等的【大魏宫廷】差别?”

  “……”殿内诸贵族公卿哑口无言,不得不说,此次战争中魏国平民的【大魏宫廷】坚韧与顽强,亦使他们大吃一惊。

  “我曾与魏公子润聊过「国家」这个话题,他告诉我,国家,即为「以国为家」,只有千千万万人视自己的【大魏宫廷】祖国为家,这才可称之为国家。……王视民如子,民视国如家,这样的【大魏宫廷】国家,会很强大。”

  暘城君熊拓面无表情地说道。

  倘若赵弘润此刻在这里的【大魏宫廷】话,他肯定会大呼冤枉,因为他从来没有对暘城君熊拓说过这样的【大魏宫廷】话——他与暘城君熊拓本来就是【大魏宫廷】潜在的【大魏宫廷】敌人,怎么可能会将这种道理告诉暘城君熊拓?

  事实上,这些理念,皆是【大魏宫廷】汝南君熊拓的【大魏宫廷】理念,只不过暘城君熊拓套用在魏公子润身上罢了,一来时魏公子润在楚国的【大魏宫廷】威慑力,不比已逝去的【大魏宫廷】齐王吕僖相差多少;二来,楚东贵族对于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理念,有种发自心底的【大魏宫廷】恐慌。

  “魏公子润,当真说过这样的【大魏宫廷】话么?”宫廷中卿「公羊韫」吃惊地问道。

  话音刚落,殿内亦有其余公卿窃窃私语,仿佛是【大魏宫廷】吃惊于魏公子润居然还有这等政见上的【大魏宫廷】见地,毕竟在许多楚人的【大魏宫廷】印象中,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厉害应该在于他的【大魏宫廷】武略。

  面对着这些质疑,暘城君熊拓淡淡说道:“如若我所料不差,他日姬润必定会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君王,到时候,这就又是【大魏宫廷】一个「齐王吕僖」!”

  听闻此言,不少公卿贵族面色微变:一个齐王吕僖,让楚国被齐国打压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等到齐王吕僖过世了,倘若魏国那边再出现一个齐王吕僖,那他们楚国……

  渐渐地,宫廷中那些在诸公子之争中抱持中立的【大魏宫廷】公卿们,开始重视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这些言论。

  看着这一幕,固陵君熊吾坐立不安,溧阳君熊盛亦是【大魏宫廷】皱眉不语,因为他们发现,殿内这些公卿贵族,逐渐被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言论所吸引,竟无人再追究后者方才那等同于犯上作乱般的【大魏宫廷】举动——对于这两位楚国公子而言,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现象。

  “……依我之见,对外,应当迅速向魏国承认战败、送上赔款,如此一来,魏国再无他日进攻我大楚的【大魏宫廷】口实;而对内,当立刻推行汝南君熊灏大人的【大魏宫廷】政令,笼络民心,只要民心向我,就算日后魏国仍旧连同齐鲁越三方进攻我大楚,我大楚亦有四千万国民,会像此次魏人抗击外敌那样,坚守国家……”说到这里,暘城君熊拓看了一眼某些面色难看的【大魏宫廷】熊氏贵族,冷笑道:“究竟是【大魏宫廷】死死攥着至高无上的【大魏宫廷】权利,继续视国民于猪狗牲畜,等他日国民拥护魏军将你们绞杀,还是【大魏宫廷】改变政令,宽容对待国民,让国人真正对我等心生忠诚,待他日拥护我等抗拒外敌……不妨可以仔细思量。”

  顿了顿,暘城君熊拓又说道:“如今魏国的【大魏宫廷】强势已不可阻挡,要破此困局,我建议着眼于齐。……若破齐国,则鲁、越两方不再话下;若得齐地,我大楚仍可与魏国争雄。”

  听闻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话,殿内不少人亦暗暗点头。

  相对而言,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这番话倒是【大魏宫廷】中肯,远没有方才那句「推行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政令」叫诸人吃惊。

  毕竟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国太过于强势了,纵使是【大魏宫廷】楚国有些发怵,相比之下,齐国虽说即将平定诸公子内乱的【大魏宫廷】局面,但因为遭受内乱,齐国的【大魏宫廷】内耗十分厉害,倘若聚集力量击破齐国,则鲁、越两国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便有许多人后悔于之前派遣寿陵君景舍进攻魏国,倘若那时这支军队打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齐国,或许局面就不会是【大魏宫廷】眼下这个样子。

  当日,暘城君熊拓凭着自己的【大魏宫廷】口才,说动了一部分公卿贵族,尽管仍然有不少楚东熊氏贵族坚决反对,但依旧无法阻挡这位楚公子进入楚东权利中枢。

  迫于暘城君熊拓口称的【大魏宫廷】「魏国威胁论」,楚王熊胥终于在得到一些贵族公卿支持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做出了两项决定:其一,推行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政令,提高平民社会地位,笼络民心;其二,将齐国作为楚国下阶段的【大魏宫廷】攻略对象。

  在此之后,暘城君熊拓在楚东,地位等同于「储君」一般,让固陵君熊吾恨得直咬牙。

  至五月下旬起,楚国一方面派使臣前往魏国王都大梁,与魏国缔结停战和约,防止魏国的【大魏宫廷】报复;一方面积极备战,准备今年末或者来年对齐国的【大魏宫廷】战争。

  为了拖延魏国,暘城君熊拓还建议联系宋地的【大魏宫廷】叛军首领宋云与窃取睢阳的【大魏宫廷】桓虎,暗中给予支持,尽可能地拖延魏国收复宋地的【大魏宫廷】时间。

  此时的【大魏宫廷】楚国,已将原本的【大魏宫廷】对外攻略对象从「魏国」变为「齐国」,以为齐国在失去齐王吕僖后会变得异常虚弱。

  然而,待等日后楚国与齐国真正交战,他们才会明白,齐国纵使失去了齐王吕僖这位明君,却还有后者的【大魏宫廷】女婿、原魏国六皇子、左相姬昭。

  楚国那打算在吞并齐国与魏国争雄的【大魏宫廷】策略,未见得能顺利施行。

  但不管怎么说,暘城君熊拓跻身楚东权利中枢,可视为直接促成了下一场『楚齐之战』,并且将鲁国、越国亦牵扯到了其中。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修真聊天群  白袍总管  开天录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调教大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圣墟  笔趣阁  都市奇门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