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05章:六月
  “熊拓,已然在楚东安稳立足了……”

  在听说了有关于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消息后,赵弘润将幕僚介子鸱唤到了书房。

  起初介子鸱并不理解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顾虑,直到赵弘润原原本本将这件事告知介子鸱后,介子鸱这才意识到其中的【大魏宫廷】问题所在。

  “……楚国诸公子中,唯独暘城君熊拓继承了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理念,此番熊拓入主楚东,必定会设法推行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政令,到时候,楚国会一扫此前积弱,变得空前强大……”说着这话时,赵弘润深皱着眉头,看得出来对此颇为忌惮。

  介子鸱闻言沉思了片刻,半响后感慨道:“殿下,您真不应该养虎为患……既然当初就已察觉到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威胁,您就应该除之以决后患。”

  尽管介子鸱乃是【大魏宫廷】楚人,但既然已投奔魏国,效忠肃王赵弘润,他自然要为主公分忧,为魏国考虑。

  听闻此言,赵弘润苦笑一声,随即瞥了一眼屋外。

  在屋外,府上的【大魏宫廷】下人们仍在为数月后的【大魏宫廷】婚娶之事忙碌着。

  “莫非是【大魏宫廷】因为芈姜夫人?”介子鸱面露恍然之色。

  赵弘润摇了摇头,说道:“那只是【大魏宫廷】其一,更主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我没想到熊拓这么快就有实力入主楚东。”

  的【大魏宫廷】确,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想当初赵弘润有意扶持暘城君熊拓,让其与固陵君熊吾以及溧阳君熊盛争位,本来也并非真心实意,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要挑起楚国诸公子的【大魏宫廷】内乱。

  可没想到,此番寿陵君景舍百万大军战败于魏国雍丘,让暘城君熊拓看到了楚东的【大魏宫廷】虚弱,当机立断地率军前往楚东夺权。

  对此,赵弘润是【大魏宫廷】鞭长莫及。

  他只算到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实力短时间内无法出入楚东,却没料到楚东会因为寿陵君景舍战败一事而变得空前虚弱。

  看着赵弘润一脸唏嘘的【大魏宫廷】模样,介子鸱在略一沉思后,宽慰道:“殿下且放心,我观熊拓,暂时也就是【大魏宫廷】在楚东夺取了一些权力,并不意味着他能接掌王位。……溧阳君熊盛暂且不说,固陵君熊吾的【大魏宫廷】生母乃是【大魏宫廷】楚王后,背靠「季连氏」,想来不会轻易让熊拓占得王位……”

  “但愿吧。”

  赵弘润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介子鸱笑着说道:“殿下何不设法联络一下熊吾或者熊盛?”

  赵弘润闻言笑道:“那就是【大魏宫廷】把熊吾与熊盛当傻子耍了。……不会成功的【大魏宫廷】。”

  他知道介子鸱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改变扶持的【大魏宫廷】对象,但赵弘润觉得,这样就太明显了:原本鼎力扶持暘城君熊拓,还可以用芈姜的【大魏宫廷】关系作为借口,可如今突然间改变支持对象,相信傻子都看得出来他这是【大魏宫廷】故意在搅和那几位楚公子的【大魏宫廷】王位之争。

  别说溧阳君熊盛这位素有贤名的【大魏宫廷】楚公子,哪怕是【大魏宫廷】固陵君熊吾,恐怕也能猜到他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意图。

  “猜到又如何?难道熊吾与熊盛会甘愿将王位拱手让给熊拓?”介子鸱一针见血地说道。

  赵弘润闻言仔细思忖了片刻,不可否认,介子鸱的【大魏宫廷】话的【大魏宫廷】确有几分道理,但转念又一想,他又觉得这件事不太靠谱。

  倘若到时候看穿了他目的【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熊吾或者熊盛,对他狮子大开口,索要诸多军备、钱粮呢?到时候他给是【大魏宫廷】不给?

  再者,为了搅和楚国的【大魏宫廷】诸公子争位,他一改之前支持熊拓的【大魏宫廷】决定,改去支持熊吾与熊盛,倘若后者成事倒还不算亏,万一后两者不能成事,他非但恶了暘城君熊拓,可能还会影响到他与芈姜的【大魏宫廷】关系。

  这就太亏了。

  想到这里,赵弘润摇摇头说道:“算了,阴谋诡计终归是【大魏宫廷】旁门左道,就算楚国因为暘城君熊拓而变得强盛,但只要我大魏比他更为强大,楚国就不足为惧!”

  “殿下英明!”介子鸱拱手赞道。

  恭维了两句后,介子鸱又提到了关于楚国使节的【大魏宫廷】事:“此番楚国派来使臣,主动献纳战争赔款,这还真有些出人意料……”

  赵弘润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淡淡说道:“也没什么意外的【大魏宫廷】,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怕我大魏起兵报复罢了。”

  说着这话时,他的【大魏宫廷】眼眸不经意地闪了几下。

  正如暘城君熊拓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若非这次战争让魏国陷入了钱粮窘迫的【大魏宫廷】尴尬,事实上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有意率军反攻楚国的【大魏宫廷】——百万楚军杀到魏国领土,邸阳君熊商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土上杀烧抢掠,并不是【大魏宫廷】说楚国吃了败仗,这笔仇恨就这么算了。

  赵弘润并无倾向出兵宋郡,一来是【大魏宫廷】宋郡太弱了,让他提不起劲;二来,宋郡并不算是【大魏宫廷】真正的【大魏宫廷】敌人。

  要打,就要打楚国!

  最好再从楚国拐带个几百万人口回来。

  打赢了战争,抢掠楚国贵族的【大魏宫廷】财富,收取楚国战后给予的【大魏宫廷】战争赔款,除此之外还能拐带几百万楚民心甘心愿地投奔魏国——纵观中原各国,哪个国家能有楚国这么‘大方’?

  因此,见朝廷迟迟不向楚国投递谴责以及索赔的【大魏宫廷】国书,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支持的【大魏宫廷】:等他魏国缓过这一阵,头一个就打楚国这丫的【大魏宫廷】!

  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楚国居然如此‘识趣’,主动派来使臣投递国书承认战败,愿意向他魏国献纳战争赔款,这还真让赵弘润感觉有些遗憾。

  毕竟敲竹杠敲地再狠,也没有直接将人家的【大魏宫廷】家底都抄了来得多。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此番楚国都主动承认战败了,魏国再要是【大魏宫廷】不依不饶,这就显得有些过头了。

  而此时,介子鸱亦捧着茶杯,皱眉说道:“楚国主动投递国书承认战败,这就意味着,楚国短时间内不想再与我大魏交恶,看来,楚国是【大魏宫廷】打算向齐国动手了……”

  赵弘润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想当年齐王吕僖还在世时,楚国是【大魏宫廷】万万不敢主动对齐国开战的【大魏宫廷】,因此,楚国将他魏国视为对外扩张的【大魏宫廷】目标,而如今,魏国强势崛起,让楚国不敢争锋,而齐国却失去了齐王吕僖这位明君,随后又陷入诸公子争位的【大魏宫廷】内乱,难免会遭到楚国的【大魏宫廷】觊觎。

  之所以楚国不攻打鲁国或者越国,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在中原的【大魏宫廷】东部,曾经的【大魏宫廷】「齐鲁宋三国联盟」已被「齐鲁越三国联盟」所取代,齐国仍然是【大魏宫廷】这个联盟的【大魏宫廷】盟主,且仍旧是【大魏宫廷】其中最强大的【大魏宫廷】一个。

  倘若楚国率先对鲁国或者越国动手,那么,待等齐国缓过来之后,楚国先前取得的【大魏宫廷】优势可能都会一一吐出去,既然如此,索性就先打齐国,只要将齐国打趴下,鲁国与越国,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倘若楚国在今年或者来年上半年对齐国动手,魏国这边在解决掉宋郡的【大魏宫廷】问题前,可能还无法出兵帮助齐国,顶多就是【大魏宫廷】陈兵于魏国与楚西的【大魏宫廷】边界,这对于楚国来说不痛不痒——贫穷落后的【大魏宫廷】楚西就算遭到魏国入侵,又能怎样?楚国的【大魏宫廷】财富有七成都集中在楚东。

  “唉。”

  对于这个局势,赵弘润也一筹莫展,只能期待远在齐国的【大魏宫廷】六哥姬昭尽快平定国内的【大魏宫廷】内乱,抵挡住来自楚国的【大魏宫廷】威胁,毕竟就算魏国与齐国存在着某些情义,也不会不计利害地全力支援齐国,除非有迹象表明齐国或将被楚国吞并。

  所以说,齐国的【大魏宫廷】事,还得由齐国人自己来解决。

  几日后,楚国的【大魏宫廷】使节与魏国朝廷礼部谈妥的【大魏宫廷】停战和约,以献纳战争赔款的【大魏宫廷】方式,将两国「敌对」立场改成「中立」,说到底就是【大魏宫廷】花钱买断了魏国一个出兵楚国的【大魏宫廷】「理由」而已。

  在这个需要正当理由才能名正言顺对他国开战的【大魏宫廷】年代,楚国虽然损失了诸多的【大魏宫廷】钱财,但总得来说还是【大魏宫廷】值得的【大魏宫廷】。

  否则,待来年赵弘润率兵往楚国走上一遭,损失恐怕就不止这个数了——对于赔款的【大魏宫廷】数额,赵弘润派宗卫高括前往礼部打探过,还真是【大魏宫廷】一个无论让他还是【大魏宫廷】让朝廷都无法拒绝的【大魏宫廷】数额。

  对此,赵弘润暗暗嘀咕:暘城君熊拓还真是【大魏宫廷】懂得慷他人之慨。

  不用问,楚国的【大魏宫廷】这笔战争赔款,肯定是【大魏宫廷】楚东的【大魏宫廷】贵族们来凑,暘城君熊拓借此一方面削弱了楚东贵族的【大魏宫廷】财力,一方面又与魏国达成了停战协议,以此增强了名声,这笔买卖还真是【大魏宫廷】赚。

  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笔战争赔款虽然价值不菲,但大多都是【大魏宫廷】些黄金、白银、珍珠、铜矿、青铜器、玉石、翡翠等死物,对于目前正等着米粮下锅的【大魏宫廷】魏国来说,并不能解燃眉之急,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暂时堆放在国库内,等到日后国内的【大魏宫廷】市集恢复原本的【大魏宫廷】兴旺后,才能陆陆续续流向市面,创造利润。

  六月中旬,继楚国的【大魏宫廷】使臣刚刚离开魏国王都大梁后,大梁又迎来了韩国的【大魏宫廷】使臣。

  对此,赵弘润感到很纳闷,因为韩国与魏国的【大魏宫廷】停战协议,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签署完毕,怎么韩国又派了使臣过来?

  派人一打听,赵弘润这才得知,原来这批韩国使臣的【大魏宫廷】来意,是【大魏宫廷】因为将一位韩国公主送至大梁,据说这位韩国公主还是【大魏宫廷】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堂妹,「饶阳侯韩邙」的【大魏宫廷】小女儿,年仅十五,生得花容月貌,在韩国素有美名。

  听说这个消息后,宗卫穆青笑着打趣赵弘润道:“殿下,莫非韩国也有意与你联姻?哈哈,这就有三位公主了。”

  然而听到穆青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却面色微变。

  要知道,此时韩国早已得知他赵弘润与秦国公主赢璎以及楚汝南君熊灏之女芈姜二女的【大魏宫廷】婚事,断然不会没脸没皮再送一位公主来联姻——纵使是【大魏宫廷】战败国,韩国也是【大魏宫廷】要脸面的【大魏宫廷】。

  就拿秦国来说,若非秦少君的【大魏宫廷】身份尴尬,秦国岂会允许本国公主给赵弘润做小?

  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

  在魏国,如今就只剩下一位尚未婚娶的【大魏宫廷】皇子。

  也就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弟弟,桓王赵弘宣。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山东布洛尔  贞观帝师  努努书坊  谎话大王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笔趣阁  调教大宋  白袍总管  凡人修仙传  三寸人间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