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11章:表兄卫瑜

第1311章:表兄卫瑜

  在大梁城东的【大魏宫廷】十里亭附近,一支由十几辆驮物马车组成的【大魏宫廷】商队,缓缓来到了亭子。

  领队的【大魏宫廷】一名中年人,似乎是【大魏宫廷】这支商队的【大魏宫廷】头头,他原本是【大魏宫廷】打算在官道附近那座亭子歇歇脚,却猛然看到亭子旁停着一辆马车,马车的【大魏宫廷】车辆两侧,绘着一个如常人脑袋大小的【大魏宫廷】圆心字纹,仔细观瞧,却是【大魏宫廷】「肃氏楚金」三个字。

  『肃氏楚金……』

  那名中年人瞥了一眼在亭子里坐着的【大魏宫廷】两男一女,面色微变,当即改口道:“再加把劲,离大梁就只剩十里路程了,待到了大梁,我请大家伙好好喝一杯……”

  于是【大魏宫廷】在他手底下人的【大魏宫廷】欢呼声中,这支商队缓缓经过了亭子,朝着远方的【大魏宫廷】大梁城而去。

  此时坐在亭子里的【大魏宫廷】两男一女,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雀儿、卫骄三人。

  看着那支离去的【大魏宫廷】商队,宗卫长卫骄好笑地说道:“这是【大魏宫廷】第三拨了……就算换成「肃氏楚金」的【大魏宫廷】马车,还是【大魏宫廷】把人给吓走了。”

  对此,赵弘润无言以对。

  他的【大魏宫廷】本意是【大魏宫廷】不想引人注目,因此,此番出城迎接那位素未谋面的【大魏宫廷】表兄,他并没有乘坐他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马车,而是【大魏宫廷】叫人从小夫人羊舌杏的【大魏宫廷】「肃氏楚金」店铺,调来了一辆低调的【大魏宫廷】马车。

  却没想到,还是【大魏宫廷】吓走了三批原本想在这座亭子附近歇歇脚的【大魏宫廷】旅人与商队。

  “不应该啊……”赵弘润纳闷地嘀咕道。

  在他所能调动的【大魏宫廷】马车中,「肃氏楚金」的【大魏宫廷】马车远比「肃王府」、「冶造局」、「兵铸局」等低调地多,可他也不想想,小夫人羊舌杏开设的【大魏宫廷】「肃氏楚金」,在大梁谁人不知?单单「肃氏」两字,就足以令许多人退避三舍。

  “要不下次就弄辆没字号的【大魏宫廷】马车吧?”赵弘润与卫骄商量道。

  卫骄表情古怪地摇了摇头,显然是【大魏宫廷】不提倡这样做。

  毕竟在这个时代,马车更多的【大魏宫廷】作为出行时的【大魏宫廷】「身份证明」,就比如标绘有「肃王府」字纹的【大魏宫廷】马车,不管是【大魏宫廷】谁坐在马车上,寻常情况下,皆可自由出入大梁,绝不会有兵卫胆敢阻拦。

  甚至于,在特殊情况下,兵卫还会主动作为临时护卫。

  这样的【大魏宫廷】马车,在出行时就能够减免许多麻烦。

  但倘若是【大魏宫廷】寻常马车,单单行驶在城内街道,就得随时做好为其他马车让路的【大魏宫廷】准备,并且在出入城门时,亦会遭到兵卫的【大魏宫廷】阻拦,要求盘查。

  这一来一回,耽误许多时间。

  因此,但凡是【大魏宫廷】有身份的【大魏宫廷】人,在乘坐马车出行时,寻常都会借马车来“亮明身份”,这并非是【大魏宫廷】高调,而是【大魏宫廷】为了减少麻烦。

  “卑职建议,下次殿下可以冒用成陵王的【大魏宫廷】字号。”卫骄建议道。

  赵弘润想了想,觉得卫骄这个主意还真不错,毕竟成陵王赵燊是【大魏宫廷】地方上的【大魏宫廷】王侯,在大梁并没有什么权势,并不会引起大梁人的【大魏宫廷】瞩目,但反过来说,成陵王赵燊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王侯的【大魏宫廷】身份,寻常的【大魏宫廷】麻烦,应该找不上门。

  “这主意不错。”

  点头赞许着,赵弘润与宗卫长卫骄就着亭子内石桌上那几道简单的【大魏宫廷】干炒小菜,喝了一口酒水。

  在旁,雀儿顺从地提着酒壶为赵弘润与卫骄斟了一杯,让卫骄连声直说不敢:“夫人,折煞卑职了。”

  听到那一声夫人,雀儿平日里波澜不惊的【大魏宫廷】脸庞,亦微微有些泛红,忍不住看了一眼赵弘润。

  其实起初决定跟随赵弘润,雀儿只是【大魏宫廷】听从义父、怡王赵元俼的【大魏宫廷】遗嘱,并未想过在赵弘润这边得到什么名份,没想到赵弘润依旧给了她一个侍妾的【大魏宫廷】名份,这让它颇为感动。

  要知道,妾的【大魏宫廷】地位虽说不如妻,更不如正室,但是【大魏宫廷】相比较侍婢,那地位绝对是【大魏宫廷】天壤之别。

  “宗卫长大人言重了。”雀儿略带羞涩地回道。

  别看卫骄对雀儿极为尊重,可雀儿亦不敢轻怠卫骄,甚至于,就算是【大魏宫廷】芈姜这位肃王府的【大魏宫廷】正室,碰到卫骄等宗卫们也得客客气气称呼一声,毕竟这些宗卫是【大魏宫廷】她们夫婿真正的【大魏宫廷】肱骨心腹。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卫骄还想说些什么,赵弘润摆摆手打断了前者,他可从未没有把卫骄等宗卫们视为下人。

  “话说,卫骄,你也老大不小了吧,往年跟着我走南闯北,如今我要成婚了,你的【大魏宫廷】婚事,可也得抓紧了吧?……我记得,你都三十了吧?”

  “二十九,到明年才三十呢。”卫骄一脸惊慌地纠正道,竭力想表示自己还很年轻。

  但事实上,宗卫中年纪最小的【大魏宫廷】穆青,今年都已二十五六了。

  “打算什么时候成婚?有相好的【大魏宫廷】么?要不要本王给你物色物色?”赵弘润不怀好意地问道。

  其实他知道的【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好多都在大梁城内有相好的【大魏宫廷】女子,不夸张地说,宗卫们这些年吃花酒认识的【大魏宫廷】女子,绝对比肃王府的【大魏宫廷】女眷多得多。

  甚至于,就连那些大梁城内的【大魏宫廷】豪绅贵族名流,也希望将族女嫁给这些宗卫们,攀上肃王府这根高枝。

  只不过宗卫们碍于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立场,一向都不与那些贵族接触,只在一些烟花柳巷寻找与他们欢好的【大魏宫廷】女子。

  用穆青的【大魏宫廷】话来说:钱色交易,随时可以抽身,不会成为负累。

  “我给你们物色物色?”赵弘润坏笑着说道。

  其实他并不介意卫骄等人迎娶贵族之女,毕竟,相信卫骄等人也不会跟敌对阵营的【大魏宫廷】贵族之女发生什么,顶多就是【大魏宫廷】在肃王党的【大魏宫廷】圈子里。

  因此,事实上可选择的【大魏宫廷】范围还是【大魏宫廷】很广的【大魏宫廷】,上到成陵王赵燊的【大魏宫廷】庶出女儿或者侄女,下到商水县大小贵族之女,甚至是【大魏宫廷】三川大部落的【大魏宫廷】羱、羯、羝三族少女,任由卫骄等人挑选。

  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调侃下,素来老成稳重的【大魏宫廷】卫骄竟不禁面露尴尬之色,讪讪说道:“殿下,卑职觉得,您应该首先考虑沈彧,他才是【大魏宫廷】咱们兄弟几个的【大魏宫廷】老大哥……”

  赵弘润用鄙视的【大魏宫廷】眼神看了一眼卫骄:说什么老大哥,可实际上,沈彧、卫骄、吕牧三人同岁。

  显然,在这种事情上,卫骄都顾不得与沈彧的【大魏宫廷】兄弟之情,当即就将后者给出卖了。

  而就在赵弘润还想说些什么时,一名青鸦众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亭子外的【大魏宫廷】台阶下,叩地禀报道:“殿下,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马车,距此还有一里。”

  “总算是【大魏宫廷】来了……”赵弘润点了点头,一回头瞧见卫骄那如释重负的【大魏宫廷】表情,遂笑着调侃道:“别以为逃过一劫,待我成婚之事,你们几个,一个个都给我把婚事弄好咯,三十的【大魏宫廷】人了,整日去一些烟花柳巷,像什么样子?”

  『您当年可也没少去……』

  卫骄暗自嘀咕道,不过没敢直说。

  毕竟他可不是【大魏宫廷】穆青那种作死的【大魏宫廷】家伙。

  而从旁,雀儿听到这里,眼眸微亮地说道:“倘若诸位宗卫大人喜欢……唔,喜欢那样的【大魏宫廷】女子,我倒是【大魏宫廷】可以为你们物色一下,完璧之身的【大魏宫廷】也能找到,只要你们莫要嫌弃那些女子家世不好……”

  听闻此言,卫骄面色一苦。

  这位雀儿夫人是【大魏宫廷】什么出身,他可是【大魏宫廷】清楚的【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暗中培养的【大魏宫廷】「夜莺」,简单地说就是【大魏宫廷】女刺客。

  要是【大魏宫廷】真找那样的【大魏宫廷】女人,卫骄真有些担心日后夫妻俩闹矛盾时,那女人半夜一刀将他某个部位给切了。

  不过转念一想,卫骄又有些心动。

  毕竟「夜莺」,那可个个都是【大魏宫廷】经过训练,很擅长勾引男人、服侍男人的【大魏宫廷】尤物,某些本领可能比烟花柳巷的【大魏宫廷】那些女人还要娴熟。

  『这可……』

  卫骄一脸纠结,即对那样的【大魏宫廷】尤物念念不忘,又担心日后降伏不了「夜莺」这种懂得武艺的【大魏宫廷】女人。

  至于那些女人的【大魏宫廷】家世,卫骄倒是【大魏宫廷】毫不介意。

  看着卫骄纠结的【大魏宫廷】模样,赵弘润无语地摇了摇头,不过他能理解,毕竟「夜莺」的【大魏宫廷】确都是【大魏宫廷】难得的【大魏宫廷】尤物,纵使是【大魏宫廷】他,当初不也是【大魏宫廷】对赵莺、赵雀这对姐妹痴迷不已么。

  唔,现在也是【大魏宫廷】如此。

  不去管仍在纠结的【大魏宫廷】卫骄,赵弘润站起身来,走到亭子的【大魏宫廷】台阶附近,负背双手眺望官道的【大魏宫廷】来路。

  片刻之后,赵弘润便看到官道的【大魏宫廷】尽头,有一辆马车缓缓而来。

  见此,待那辆马车经过亭子时,赵弘润喊了一声:“可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座驾?”

  “唔?”

  那辆马车的【大魏宫廷】马夫,吃惊地扭头看了一眼赵弘润,下意识地勒住了缰绳,疑惑的【大魏宫廷】目光中带着几分警惕,沉声问道:“足下是【大魏宫廷】何人?”

  “敝人赵润。”

  一听这名马夫那样反问,赵弘润心中就更加肯定了,如实说道。

  “赵润?赵润?”

  那马夫低声嘀咕着,似乎仍没有反应过来,而此时,马车的【大魏宫廷】车帘撩起,一名俊秀的【大魏宫廷】男子却从车厢内探出脑袋,低声说道:“停车吧,这位即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

  说罢,他轻轻拍了拍那名因为听到「魏公子润」四字而呆若木鸡的【大魏宫廷】马夫,示意他让开些许,方便他下了马车。

  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注视下,那位俊秀的【大魏宫廷】年轻公子下了马车,朝着赵弘润拱手施礼道:“润公子,在下卫瑜。”

  虽然卫瑜知道,眼前这位魏公子润,就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表弟,但初回相见,他可不敢托大直呼表弟。

  毕竟魏公子与卫公子,看似都是【大魏宫廷】公子,可两者的【大魏宫廷】身份差距,实在太大。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并不清楚这位表弟的【大魏宫廷】为人与性格,不想因为无礼而冒犯了对方。

  没想到,对面这位表弟在听到他略显疏远的【大魏宫廷】问候后,笑着说道:“表兄,你太拘礼了。……来,我这里准备了一些酒水,表兄且先润润喉,待到大梁,我再设宴为表兄接风。”

  此时,卫骄与雀儿已将方才的【大魏宫廷】残羹剩菜撤了下去,换上了一些新的【大魏宫廷】干果之类的【大魏宫廷】下酒物。

  “……”

  看着赵弘润盛情邀请自己如亭子小酌,卫瑜不禁有些意外。

  战功赫赫、凶名在外的【大魏宫廷】魏国名将「魏公子润」,居然是【大魏宫廷】一位如此好相与的【大魏宫廷】人。

  不可思议。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大魏宫廷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开天录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调教大宋  凡人修仙传  笔趣阁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