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12章:初见
  在卫公子瑜暗暗观察着赵弘润这位表弟时,赵弘润亦不动声色打量着前者这位表兄,表兄弟俩对坐半响,竟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使得亭子内的【大魏宫廷】气氛略显有些清淡。

  这可并非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本意,于是【大魏宫廷】率先开口问候道:“表兄,不知姨母最近身体可好?”

  听闻此言,卫瑜拱手回道:“托润公子吉言,家母身体康泰。”

  在旁,雀儿与卫骄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卫瑜:明明他们家殿下已放下姿态,主动示好,可这位卫公子瑜,却丝毫没有攀附亲份的【大魏宫廷】意思,由此可以看出,这是【大魏宫廷】一个性格腼腆且自尊心颇为强烈的【大魏宫廷】人。

  赵弘润亦察觉到了,察觉到了眼前这位表兄看似谦和守礼、实则有意无意疏远的【大魏宫廷】态度。

  不过对此他并不感觉奇怪,毕竟他俩虽说是【大魏宫廷】表兄弟,但从彼此出生后就素未谋面,因此,不熟悉反而是【大魏宫廷】正常的【大魏宫廷】。相反,倘若这位表兄一上来就与他攀附亲份,那他反而会感觉别扭。

  不过这个气氛,也使得表兄弟俩的【大魏宫廷】闲聊变得尤为沉闷,这也难怪,毕竟有很多敏感的【大魏宫廷】话题赵弘润与卫瑜都不想主动提起——比如说,上回战争期间,卫国遭到韩将司马尚率军进犯一事。

  而这,就使得这表兄弟俩能聊的【大魏宫廷】话题,很少很少。

  忽然,赵弘润好似想到了什么话题,问道:“我听说,「薛陵侯」的【大魏宫廷】爵位被外家人继承了?”

  “外家人?你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现任的【大魏宫廷】「薛陵侯卫鄣」么?”卫瑜轻笑了一声,略有些感慨地说道:“好些年前的【大魏宫廷】事了。”

  表兄弟俩口中的【大魏宫廷】「薛陵侯」,指的【大魏宫廷】即是【大魏宫廷】他们俩的【大魏宫廷】外祖父,卫国的【大魏宫廷】「薛陵侯卫朔」。

  这个老头当年生下了一对在卫国素有美名的【大魏宫廷】女儿,大女儿即是【大魏宫廷】如今卫王的【大魏宫廷】王后,人称「大卫姬」,乃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生母;而小女儿,即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生母卫姬。『注:这里的【大魏宫廷】姬并非指名讳,而是【大魏宫廷】指有地位的【大魏宫廷】女性。』

  但是【大魏宫廷】很遗憾,薛陵侯卫朔并没有子嗣,因此,这老头曾经从同宗过继了一名养子,即如今的【大魏宫廷】「薛陵侯卫鄣」。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生母小卫姬姑且不提,毕竟后者在赵弘润诞下时就因为难产而过世,而大卫姬,也就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生母,他与卫鄣的【大魏宫廷】关系并不和睦。

  “主要是【大魏宫廷】卫鄣……唔,在继承了外祖父的【大魏宫廷】爵位后,仍与其出身的【大魏宫廷】本家来往过密。”卫瑜向赵弘润解释道。

  在这个时代,「过继」是【大魏宫廷】有讲究的【大魏宫廷】,就拿卫鄣来说,他出身「平邑卫氏」,是【大魏宫廷】「平邑侯卫鄢」的【大魏宫廷】第三个儿子,但是【大魏宫廷】在过继到「薛陵卫氏」,成为「薛陵侯卫朔」的【大魏宫廷】儿子后,哪怕卫鄣后来碰到「平邑后卫鄢」这位亲生父亲,也不可以称呼「父亲」,只能喊叔伯,亲父子二人实则已经算是【大魏宫廷】两家的【大魏宫廷】人。

  但卫鄣很不地道,他一方面继承了「薛陵侯卫朔」的【大魏宫廷】爵位与家产,一方面却仍惦记着回归「平邑卫氏」的【大魏宫廷】宗谱,这让「薛陵侯卫朔」的【大魏宫廷】长女大卫姬感到非常不满——她甚至有些怀疑,当初卫鄣过继到她「薛陵卫氏」,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一场为了窃取她「薛陵卫氏」的【大魏宫廷】阴谋。

  不过最近,卫鄣倒是【大魏宫廷】老实了,因为韩将司马尚在从繁阳攻入卫国领土后,头一个打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顿丘」,第二个打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平邑」。

  为此,平邑卫氏死了很多人,「平邑侯卫鄢」,也被韩将司马尚生擒,吊死在平邑的【大魏宫廷】城楼上。

  当然,在韩将司马尚后续对卫国东部的【大魏宫廷】进攻中,「薛陵」亦惨遭韩军攻陷,不过卫鄣早就逃跑了,虽然损失了许多家产,但一家几口倒是【大魏宫廷】相安无事。

  在走投无路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薛陵侯卫鄣」投奔了他的【大魏宫廷】义妹,即卫瑜的【大魏宫廷】生母大卫姬,恳求后者支持他重整家业,因此目前颇为老实。

  “薛陵……被韩军攻陷了么?”赵弘润略带唏嘘地问道。

  虽然他从未在卫国的【大魏宫廷】薛陵待过,但这座县城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他生母曾经生活过的【大魏宫廷】地方,因此他心底多少有些别样的【大魏宫廷】感情。

  “唔。”卫瑜点了点头,随即宽慰道:“我去薛陵看过,韩将司马尚,唔,还算是【大魏宫廷】一位严以律军的【大魏宫廷】将领,并未为难城内的【大魏宫廷】平民,只是【大魏宫廷】城内的【大魏宫廷】贵族就遭殃了,家产被韩军哄抢不说,还丢了性命……对了,听说司马尚已被正式推举为『北原十豪』之一了。”

  对于司马尚成为『北原十豪』,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并不意外,毕竟『北原十豪』当中的【大魏宫廷】「代郡守剧辛」,在被商水军大将军伍忌生擒后,被他下令处死,再加上已投降魏国的【大魏宫廷】「原上党守冯颋」,北原十豪一下子出现了两个空缺,自然会选择优秀的【大魏宫廷】将领补替。

  选择司马尚这位韩国素有名气的【大魏宫廷】将领补替北原十豪,赵弘润并不吃惊。

  相比之下,他更加好奇另外一个空缺的【大魏宫廷】名额由那位韩国将领继承。

  与卫瑜聊了片刻,表兄弟俩逐渐熟络起来,不过卫瑜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与赵弘润称兄道弟的【大魏宫廷】意思,显然是【大魏宫廷】有些忌惮赵弘润这位表弟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地位与权势,不过比起方才他俩初次相见时,气氛明显已融洽许多。

  “此番表兄前来我大梁,不妨趁机参观一下我大梁。”说着,赵弘润好似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瞥了一眼卫瑜乘坐的【大魏宫廷】马车,随口问道:“表兄这次前来,可曾……咦?”

  刚说半截话,他忽然看到卫瑜那辆马车的【大魏宫廷】车厢窗口,有两个可爱的【大魏宫廷】小家伙正探头探脑地看着他们。

  注意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情,卫瑜转头瞧了一眼,随即脸上露出几许苦笑,拱手说道:“小孩子无礼,让润公子见笑了。”

  赵弘润当然不会介意,笑着问道:“莫非是【大魏宫廷】表兄的【大魏宫廷】子女?”

  卫瑜点了点头,遂向赵弘润解释了一下,那两个小家伙,是【大魏宫廷】一母所生的【大魏宫廷】双胞胎,男童叫做卫云,女童小名宁宁,俱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正室夫人所生。

  “过来吗?这里有好吃的【大魏宫廷】。”赵弘润从石桌上的【大魏宫廷】碟子里拿起一枚梅干,诱惑着那两个小家伙。

  没想到,那两个小家伙却仿佛受到了惊讶似的【大魏宫廷】,唰地一下放下了窗帘,就再没有什么动静了。

  隐约可以听到,马车摹敬笪汗ⅰ口有一个女声好似在低声训斥着。

  “表兄,你与嫂子二人的【大魏宫廷】家教未免也太严了吧?”对卫瑜说了句,赵弘润转身对雀儿说道:“雀儿,你拿些吃食到马车摹敬笪汗ⅰ口,给那两个小家伙解解馋。”

  雀儿点点头,拿起一盘梅干走向马车,卫瑜来不及拒绝,只得苦笑摇头。

  不过他也渐渐看出来了,眼前这位表弟,那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放下了架子欲与他交善,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俩的【大魏宫廷】母亲是【大魏宫廷】亲姐妹的【大魏宫廷】关系。

  而这,让他的【大魏宫廷】心情不禁有些复杂。

  片刻之后,马车摹敬笪汗ⅰ口就传来了两个小家伙的【大魏宫廷】欢呼声,还有一位女子无可奈何的【大魏宫廷】劝阻声。

  随即,马车上走下一位端庄贤淑的【大魏宫廷】女子,见此,赵弘润当即起身,主动见礼,因为他猜测,这位女子多半就是【大魏宫廷】他表兄卫瑜的【大魏宫廷】正室夫人。

  “小弟赵润,见过表嫂。”

  那女子有些吃惊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魏宫廷】丈夫,随即盈盈拜道:“妾身卫陈氏,见过叔叔。”

  “表嫂多礼了。”赵弘润抬手邀请这位表兄的【大魏宫廷】夫人入座,后者在用眼神询问了一下其夫君后,谢礼之后在石桌旁坐了下来。

  随后没过多久,雀儿便一手牵着一个小家伙也走下了马车,来到了亭子这边,只见那两个身高只比石桌高半个脑袋的【大魏宫廷】小家伙,围在石桌旁踮着脚点张望桌上碟子里的【大魏宫廷】干果,卫瑜夫妇二人固然是【大魏宫廷】感到很是【大魏宫廷】尴尬,可赵弘润却怎么看怎么欢喜,笑呵呵地用吃食逗着这两个小家伙。

  见此,卫瑜好奇地问道:“润公子的【大魏宫廷】夫人,还未养育么?”

  “表兄,你再这样客套,我可真的【大魏宫廷】要生气了。”赵弘润故意板着脸说了句。

  卫瑜摇了摇头,只好改称「贤弟」又问了一遍。

  听了卫瑜的【大魏宫廷】询问,赵弘润也不知该什么回答。

  其实吧,无论是【大魏宫廷】他还是【大魏宫廷】他那几位女眷,包括此刻正在逗着那两个小家伙的【大魏宫廷】雀儿,其实都是【大魏宫廷】喜欢小孩子的【大魏宫廷】,但对于年纪轻轻就成为父亲这事,赵弘润心底始终有些抵触与不安。

  “有时候吧,我感觉自己都仍像个小孩子,当真是【大魏宫廷】没什么信心教导子女。”赵弘润苦笑着说道。

  这话,听得卫瑜满脸惊诧。

  想来他万万也没有想到,南征北战、战功赫赫的【大魏宫廷】魏公子润,竟然会说出这番话来。

  不过对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宗卫长卫骄却暗暗点头。

  只有与赵弘润最亲近的【大魏宫廷】人才会明白,这位殿下或许在外面霸道、强势,可某些时候,的【大魏宫廷】确仍有些孩子气。

  不过再是【大魏宫廷】没信心教导子女,赵弘润也没办法再拖下去了,一来是【大魏宫廷】沈淑妃那关过不了,二来嘛,苏姑娘的【大魏宫廷】年纪也越来越大了,他拖得起,苏姑娘可拖不起。

  一行人坐在十里亭闲聊了一阵,随即赵弘润便邀请表兄卫瑜一家入大梁到他肃王府用饭,权当为后者一家接风。

  对于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盛情邀请,卫瑜无法拒绝,唯有满心感慨地感谢。

  在两辆马车朝着大梁进发的【大魏宫廷】途中,卫瑜的【大魏宫廷】夫人卫陈氏,在马车摹敬笪汗ⅰ口欢喜地对夫君说道:“夫君这位表弟,似乎是【大魏宫廷】颇看重亲份,如此,我一家在大梁,倒也能有所依靠。”

  卫瑜微笑着点了点头,但他的【大魏宫廷】心情却有些复杂。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都市奇门医圣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正道潜龙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之神帝驾到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