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15章:刁难 2
  『……我方故意怠慢,他竟不急不躁,还能放下架子主动致歉,不愧是【大魏宫廷】卫国诸公子中,最具贤名的【大魏宫廷】那一位……』

  在听完面前那名小吏的【大魏宫廷】描述后,礼部左侍郎朱瑾独自一人在班房内沉思。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礼部左侍郎朱瑾的【大魏宫廷】本意,可并非是【大魏宫廷】挟私报复,毕竟他与那位卫公子瑜素未谋面,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冤仇。

  只不过,前一阵子礼部三番两次派人联系卫瑜,暗示卫瑜莫要在释放谣言抨击魏国朝廷,可卫瑜却依旧我行我素,这让礼部诸官员意识到,这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固执己见的【大魏宫廷】卫公子。

  因此,此番卫瑜抵达大梁后,礼部左侍郎朱瑾寻思着给卫瑜一个下马威,灭一灭后者的【大魏宫廷】威风,最起码要让卫瑜明白:别看你是【大魏宫廷】卫国的【大魏宫廷】公子,但大梁朝廷还是【大魏宫廷】有办法来炮制你的【大魏宫廷】。

  就在朱瑾思忖之际,礼部尚书杜宥迈步走入了班房,问道:“朱侍郎,可曾派人安顿卫公子瑜一行人?”

  “暂未。”礼部左侍郎朱瑾摇了摇头,将方才府邸内一名小吏与卫瑜的【大魏宫廷】护卫发生冲突一事,告诉了杜宥,只听得杜宥微微皱眉,困惑地说道:“奇怪,如你所言,这卫瑜不像是【大魏宫廷】狂妄自大之辈啊……”

  对此,礼部左侍郎朱瑾也感觉有些纳闷。

  毕竟在前一日,当礼部频繁派遣与卫瑜接触时,卫瑜表现地颇为强势固执,我行我素,因此朱瑾才打算给卫瑜一个下马威,可方才卫瑜在礼部本署的【大魏宫廷】表现,却完全不像是【大魏宫廷】那个样子。

  想了想,朱瑾说道:“或许是【大魏宫廷】被卫王勒令前来大梁作为质子,使得那位卫公子稍稍收敛了几分也说不定。”

  “唔……”礼部尚书杜宥沉思了片刻,随即点头说道:“姑且就这样吧。……对了,都到晌午了,也差不多了,不要过火。”

  听闻此言,朱瑾心中微微一动,试探道:“尚书大人,莫非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有派人前来。”

  “那倒未曾。”杜宥摇了摇头,随即捋着胡须正色说道:“不过你要知道,昨日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亲自出城迎接卫瑜,又将其请到府上住了一宿。……虽然至今为止肃王殿下未曾派人前来说请,但你我应该明白那位殿下的【大魏宫廷】意思。”

  “下官明白。”朱瑾拱了拱手,正色说道:“下官即刻派人去安顿卫瑜。”

  在他看来,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意思已经很直白:你们礼部想要灭一灭卫瑜的【大魏宫廷】威风,我不干涉,但希望你们也别过火,这个亲份,我还是【大魏宫廷】比较重视的【大魏宫廷】。

  礼部尚书杜宥点点头就离开了。

  见此,朱瑾召来一名郎官,吩咐他道:“李郎官,我前几日吩咐你张罗的【大魏宫廷】府邸,你可给安排妥当?”

  这名郎官叫做李兴,闻言拱手说道:“回禀侍郎大人,下官已安排妥当,保管……呵呵。”

  朱瑾点了点头,随即吩咐道:“正好,我也就不差旁人了,你去安顿那卫瑜,日后卫瑜那边有何需求,你直接禀报于我。”

  “是【大魏宫廷】。”李兴拱手说道。

  片刻之后,这名叫做李兴的【大魏宫廷】郎官,便来到了卫瑜一行人所在的【大魏宫廷】客厅,堆着笑容说道:“恕罪恕罪,这两日,尚书大人与侍郎大人实在是【大魏宫廷】事物繁忙,怠慢了卫瑜公子,实在是【大魏宫廷】过意不去。……下官李兴,受左侍郎朱大人之命,负责安顿卫瑜公子。”

  听闻此言,卫瑜的【大魏宫廷】护卫冷哼一声,并不领情。

  但卫瑜却若无其事地拱手说道:“无妨,自然是【大魏宫廷】国事要紧。”

  李兴意外地看了一眼卫瑜,他也觉得有些纳闷,眼前这位彬彬有礼的【大魏宫廷】卫国公子,不像是【大魏宫廷】会做出顶撞礼部、抨击大梁朝廷之事的【大魏宫廷】人呀。

  不过这些事轮不到他来考虑,他只要完成上面吩咐下来的【大魏宫廷】命令即可。

  片刻后,李兴带着卫瑜一行人,乘坐马车来到了安顿后者的【大魏宫廷】质子府。

  一下马车,待瞧见眼前那座府邸,卫瑜便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因为眼前这座府邸,实在是【大魏宫廷】过于老旧,仿佛是【大魏宫廷】年久失修,单看那扇府门,漆皮剥落暂且不提,就连铆钉都缺了几颗,若非匾额上明晃晃地刻着「质子府」三个字,卫瑜很是【大魏宫廷】怀疑这李兴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带错了地方。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卫瑜皱眉的【大魏宫廷】举动,那李兴歉意地说道:“卫瑜公子,实在抱歉,您知道,我大梁多年都没有接待来自他国的【大魏宫廷】质子了,所以这……”

  卫瑜点了点头,算是【大魏宫廷】接受了这个还算合情合理的【大魏宫廷】解释。

  不过在心底,他却暗暗嗤笑:就算大梁的【大魏宫廷】质子府多年失修,可是【大魏宫廷】凭魏国朝廷的【大魏宫廷】能量,在大梁临时找一个合适的【大魏宫廷】府宅,当真有那么难么?

  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故意刁难他罢了。

  “无妨无妨,这座府邸,我已经很满意了。”卫瑜微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李兴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随即拱手对卫瑜说道:“对了,日后卫瑜公子有何所需,可命人与下官联系。……时候不早,下官且先行告辞。”

  说罢,李兴骑上马就离开了。

  看着这位礼部的【大魏宫廷】郎官消失在街道尽头,卫瑜似嘲讽似自嘲般摇了摇头,走上台阶,伸手推开了府门,迈步走了进去。

  出乎他意料,这座府邸很大、很深,倒也符合作为「质子府」;可不出他意料,府邸内十分杂乱,虽然有明显的【大魏宫廷】痕迹,好似有人提前打扫过,但这打扫的【大魏宫廷】人,可能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用扫帚胡乱划了几下而已。

  待等来到主屋时,主屋也是【大魏宫廷】破旧不堪,碎石、碎砖遍地都是【大魏宫廷】,怎么看都像是【大魏宫廷】常年无人居住的【大魏宫廷】老宅。

  “这地方他娘的【大魏宫廷】能住人?”卫瑜的【大魏宫廷】护卫孟冲愤然地骂道:“我说方才那龟儿子怎么跑那么快,要是【大魏宫廷】他此时还在面前,我非一拳打落他的【大魏宫廷】牙不可……”

  听着这话,其余几名卫瑜的【大魏宫廷】护卫在看到屋宅的【大魏宫廷】破败后,面色也是【大魏宫廷】十分难看。

  在他们看来,住在这种鬼地方,还不如住在城内的【大魏宫廷】客栈,至少城内的【大魏宫廷】客栈还没有如此脏乱。

  在冷静下来之后,孟冲皱着眉头说道:“公子,这分明就是【大魏宫廷】有人故意刁难咱们,要不然住回肃王府吧?”

  临行前,赵弘润曾叮嘱过卫瑜:倘若遇到什么不便,不妨找他述说。

  这话,孟冲是【大魏宫廷】听进去了。

  毕竟赵弘润当时说摹敬笪汗ⅰ壳话时,孟冲就在旁边,拳拳盛意,并无丝毫客套虚伪,让孟冲对那位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印象大好。

  但是【大魏宫廷】在听到孟冲的【大魏宫廷】话后,卫瑜却是【大魏宫廷】摇了摇头。

  不可否认,寻求那位表弟的【大魏宫廷】庇护,的【大魏宫廷】确可以让他避免遭受刁难,但这治标不治本,再者说,难道他要在大梁当一辈子的【大魏宫廷】质子么?

  不设法消除大梁朝廷对他的【大魏宫廷】成见,他是【大魏宫廷】无法回到卫国的【大魏宫廷】。

  更何况,其实礼部对他的【大魏宫廷】刁难,正符合他的【大魏宫廷】心意——倘若没有礼部的【大魏宫廷】刁难,他如何「回心转意」呢?

  当然,目前还不是【大魏宫廷】「回心转意」的【大魏宫廷】时候。

  想到这里,卫瑜笑着说道:“虽然这宅子旧是【大魏宫廷】旧了些,但好歹也能遮风挡雨,近几日我等辛苦一下,打扫一下屋内屋外即可。”

  听了卫瑜的【大魏宫廷】话,他的【大魏宫廷】夫人卫陈氏,以及护卫孟冲几人没有办法,只能点头。

  而与此同时,在这座「质子府」对面的【大魏宫廷】小巷里,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宗卫高括环抱着双臂,皱着眉头瞧着远处那座破败的【大魏宫廷】府邸。

  在他身旁,围着几名打扮地像是【大魏宫廷】大梁本地游侠的【大魏宫廷】年轻人。

  “那座府邸,原来是【大魏宫廷】质子府么?”高括问道。

  那几名本地游侠当中,有一人恭敬地说道:“回禀高爷,这原是【大魏宫廷】城内叫刘信的【大魏宫廷】富人的【大魏宫廷】宅邸。……刘信当年攀附太子,四处找人借钱,凑了些钱,招募了一些乡勇投奔北一军,后来北一军出了事,太子也倒了,刘信血本无归,只好把这座宅子给卖了,后来据说是【大魏宫廷】齐家搬到上党去了。……小的【大魏宫廷】也不晓得怎么就成了质子府。”

  高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半响后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丢到那名游侠手中,说道:“带弟兄几个到酒楼吃一顿好的【大魏宫廷】。”

  “多谢高爷打赏。”那几名游侠眉开眼笑。

  他们这些平日里无所事事的【大魏宫廷】游侠,最是【大魏宫廷】乐意为眼前这位高爷差遣,毕竟这位高爷非但后台硬,而且打赏阔绰。

  “对了,派人给我盯着这座府邸,有什么风吹草动,即刻向我禀报。……你们知道是【大魏宫廷】哪。”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几名游侠连连点头。

  吩咐完之后,高括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座质子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待回到肃王府后,高括在书房内将这件事禀告了赵弘润,听得赵弘润直皱眉。

  毕竟据高括的【大魏宫廷】禀报,那座所谓的【大魏宫廷】质子府,还远不如城内的【大魏宫廷】驿馆,这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礼部故意在刁难卫瑜。

  不过在这件事上,他还真不好插手干涉。

  虽然他清楚整件事的【大魏宫廷】来龙去脉,并且与卫瑜也是【大魏宫廷】表亲的【大魏宫廷】亲份,但这件事,他只能站在朝廷的【大魏宫廷】这边。

  说得难听点,倘若卫瑜始终不肯服软,那么,就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也只能默许朝廷暗示卫王费改立王储,因为这关系到日后魏国与卫国的【大魏宫廷】关系。

  “姑且就先这样。”

  想来想去,赵弘润决定先观望一阵子。

  七月,赵弘润一边暗中关注着质子府,一边关注着宋郡那边的【大魏宫廷】战事。

  总的【大魏宫廷】来说,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那些私军,进展还算顺利,以恐吓为主、交战为辅,逐渐占据了宋郡好几座城池。

  不过话说回来,在宋云的【大魏宫廷】北亳军展开反击之前,这些胜利都是【大魏宫廷】虚假的【大魏宫廷】。

  攻略宋郡是【大魏宫廷】否顺利,最根本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要看能否击败宋云的【大魏宫廷】北亳军。

  说实话,赵弘润不怎么看好那些贵族的【大魏宫廷】私军。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圣墟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  大魏宫廷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