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23章:庭审 2
  『PS:最近身体太差了,因此晚饭后被媳妇叫出去走路锻炼,今日的【大魏宫廷】第二更,容我回来后再码。』

  ————以下正文————

  回头看了一眼肃王赵弘润,平城侯李阳带着几分恭敬说道:“回肃王殿下话,在曲梁侯与匡城后追查到那个村落时,小侯已得到了户牖侯、苑陵侯等几位的【大魏宫廷】支援,率军再次攻陷了金乡……在接到曲梁侯的【大魏宫廷】报讯后,小侯下令搜查全城居户,果然查到了许多冒称平民的【大魏宫廷】北亳军反贼就混迹了城内,因此下令缉杀,可没有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我方下令缉杀城内北亳军反贼的【大魏宫廷】时候,城内反贼携民造反……肃王殿下,小侯曾听殿下您说过,「民若手持利刃,不复视其为民」,因此,小侯与其他几位大人,下令屠戳城内每一个手持利刃的【大魏宫廷】反贼……”

  “……”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

  的【大魏宫廷】确,「民若手持利刃,不复视其为民」,这还真是【大魏宫廷】他曾经说过的【大魏宫廷】言论,类似的【大魏宫廷】言论还有「民若暴起杀害军卒、可立杀之」等等,总而言之,赵弘润虽然严格约束麾下的【大魏宫廷】军卒,但也绝不会让麾下士卒因为「恐于伤民」而被一些暴民趁机加害。

  不过话说回来,屠戳了整个金乡县,这未免有些过了吧?难道整个金乡县内的【大魏宫廷】宋人,皆是【大魏宫廷】北亳军?就没有一些无辜的【大魏宫廷】民众?——这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不信的【大魏宫廷】。

  想到这里,他皱眉说道:“即便如此,也不必屠戳整个金乡县吧?”

  听闻此言,平城侯李阳摇头说道:“肃王殿下您不知当时情况,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我等屠戳了金乡县,而是【大魏宫廷】当时我方骑虎难下。……那时,整个县城,宋民群起而攻,更有北亳军混迹其中,我方根本难以分辨谁是【大魏宫廷】良民、谁是【大魏宫廷】反贼……”

  根据平城侯李阳的【大魏宫廷】讲述,当时他们下达了两个命令。

  其一,在一开始平乱的【大魏宫廷】时候,勒令全城宋民回到各自家中,紧闭门户,任何在全城禁严后仍在街上逗留的【大魏宫廷】宋民,皆按「北亳军反卒」论处,就地格杀。

  其二,在稳定了城内街道的【大魏宫廷】治安后,再下令全城缉捕,挨家挨户搜查北亳军余党。

  听闻此言,赵弘润频频皱眉。

  其实客观来说,这两道命令并没有什么错,历来城内平乱皆是【大魏宫廷】按照这个步骤,可问题就在于,谁能保证平城侯李阳等人麾下的【大魏宫廷】私军士卒,不会借机杀民抢掠呢?

  这些私军士卒,可不像赵弘润麾下的【大魏宫廷】商水军、鄢陵军、游马军那样,有着优厚的【大魏宫廷】士卒待遇,家中有田屋有牲畜,俨然一副小地主的【大魏宫廷】家底,一来不屑于去抢掠平民,二来,逐渐养成的【大魏宫廷】「精锐荣誉」,也约束着他们不会自坏身份去做一些贼寇的【大魏宫廷】勾当。

  可贵族的【大魏宫廷】私军士卒不同,这些人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些无赖、游侠,手中既没有什么钱,也没有什么「精锐」荣誉感,在巨大利益的【大魏宫廷】诱惑面前,难保还能恪守本分。

  尤其是【大魏宫廷】像这次在金乡,只要诬陷那些无辜的【大魏宫廷】宋民为北亳军,就可肆意抢掠那些人的【大魏宫廷】财富,这种诱惑,贵族私军的【大魏宫廷】士卒,有几人能抵御得住?

  因此在赵弘润看来,平城侯李阳等人下令全城搜捕北亳军,这是【大魏宫廷】极其失策的【大魏宫廷】命令——这道命令,给有些心思不纯的【大魏宫廷】私军士卒,创造了趁机屠杀、抢掠的【大魏宫廷】机会。

  不过他也必须承认,碰到像北亳军那样的【大魏宫廷】存在,着实是【大魏宫廷】让人有点头疼。

  对此,他暗暗庆幸,庆幸于遇到麻烦的【大魏宫廷】并非是【大魏宫廷】成陵王赵燊他们,否则,恐怕他赵弘润这次也会像庆王弘信那样急地焦头烂额。

  “你们不该下令全城缉杀……”

  赵弘润中肯地说道。

  没想到,他还没说完,随即就被庆王弘信打断:“那些皆是【大魏宫廷】北亳军反卒,难道不应该缉杀,还要姑息养奸不成?老八,你也是【大魏宫廷】常年带兵打仗,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么?”

  赵弘润看了一眼庆王弘信,见他一脑门的【大魏宫廷】热汗,面庞涨得通红,一副激动的【大魏宫廷】样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很明显,庆王弘信这会儿已是【大魏宫廷】急得方寸大乱,生怕遭到舆论的【大魏宫廷】攻讦,因此就像是【大魏宫廷】发了疯似的【大魏宫廷】逮谁怼谁,赵弘润可不想花费力气跟他打什么口水仗——反正这次,庆王弘信是【大魏宫廷】注定要栽一个大跟头,因为雍王党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他的【大魏宫廷】天赐良机的【大魏宫廷】。

  『也不晓得南梁王此时是【大魏宫廷】什么表情?』

  出于好奇,赵弘润转头瞧向南梁王赵元佐,却意外地发现,南梁王赵元佐此时似乎并不打算插嘴给庆王弘信帮腔,而是【大魏宫廷】正微皱着眉头看着曲梁侯司马颂等人,一副若有所思的【大魏宫廷】模样。

  『他在想什么?』

  赵弘润不禁有些好奇。

  当日,宗府暂未对「平城侯李阳」、「曲梁侯司马颂」等涉及「金乡屠民」之事的【大魏宫廷】贵族做出论处,因为平城侯李阳、曲梁侯司马颂、匡城侯季雁等几人提出了北亳军「出则为贼、入则为民」的【大魏宫廷】说法作为对己方行为的【大魏宫廷】辩护,并且提供了一定的【大魏宫廷】证据作为依据。

  相信对于这个辩护,宗府宗正赵元俨、刑部尚书唐铮以及大理寺卿正徐荣三人,在审讯之后也得仔细琢磨一番,才能做出判处。

  关键还是【大魏宫廷】在于对金乡县那些宋人的【大魏宫廷】身份的【大魏宫廷】定位:如果认定那些宋人属于「民」,那么,这次庆王党贵族的【大魏宫廷】行为就是【大魏宫廷】极其恶劣;但倘若将那些宋人定义为「北亳军反卒」,那么,庆王党贵族的【大魏宫廷】行为,影响就相对小一些。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朝廷对庆王党贵族的【大魏宫廷】论处,至于在外界的【大魏宫廷】舆论上,庆王弘信以及庆王党,名声恐怕早已臭了,毕竟屠戳了整个金乡县,这件事的【大魏宫廷】负面影响实在太大,无论平阳侯李阳等庆王党贵族当时有什么苦衷,朝廷在这件事上都得‘偏袒’宋郡,来挽回魏国在天下人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形象。

  总而言之,庆王弘信这次铁定是【大魏宫廷】要被牵连了,就像当初原东宫太子赵弘礼为「北一军营啸」事件负责,自罢储君之位一样。

  相比较之下,这次的【大魏宫廷】事件比当年「北一军营啸」事件更恶劣,直接影响到魏国在中原的【大魏宫廷】形象。

  “庆王这回可真是【大魏宫廷】……”

  在离开审讯的【大魏宫廷】大堂时,宗卫长卫骄亦不禁摇了摇头感慨道。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庆王弘信在大梁朝野的【大魏宫廷】声誉,可以说是【大魏宫廷】力压代为监国的【大魏宫廷】雍王弘誉,但相信在这个事件之后,庆王弘信短时间内,恐怕再也无法与雍王弘誉抗衡。

  若是【大魏宫廷】在这段时间内,雍王弘誉抓住机会,大力打压庆王弘信,那么下一任魏国的【大魏宫廷】新君,雍王弘誉将有极大的【大魏宫廷】可能胜出。

  “走吧,这不关咱们的【大魏宫廷】事。”对卫骄说了句,赵弘润迈步走出大堂。

  此时,他正巧看到南梁王赵元佐主动迎上曲梁侯司马颂,好似是【大魏宫廷】想与后者说些什么,将后者带到了一旁的【大魏宫廷】走廊转角。

  『唔?』

  赵弘润微微一愣,忽然回忆起方才,南梁王赵元佐曾用令人难以捉摸的【大魏宫廷】目光打量着曲梁侯司马颂。

  心中微动,他当即停下脚步,远远观望着南梁王赵元佐与曲梁侯司马颂二人。

  而与此同时,南梁王赵元佐已将曲梁侯司马颂叫到了走廊的【大魏宫廷】转角,转过身来面色阴晴不定地打量着后者。

  见此,曲梁侯司马颂疑惑地问道:“南梁王,不知你唤小侯有何要事?”

  只见南梁王赵元佐上下打量着曲梁侯司马颂,压低声音问道:“曲梁侯,你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么?”

  听闻此言,曲梁侯司马颂脸上闪过几丝错愕,惊疑地问道:“南梁王何出此言?”

  南梁王赵元佐目不转睛地盯着曲梁侯司马颂,沉声说道:“这件事的【大魏宫廷】起因,在于你给平城侯等人送了一个口信,指认北亳军混迹于平民之中,可是【大魏宫廷】「金乡屠民」一事,你却能置身之外,呵,这怎么想都不太对啊……”

  “南梁王误会了。”曲梁侯司马颂苦笑着说道:“小侯当时哪里晓得平城侯他们会下令屠戳金乡县?……南梁王是【大魏宫廷】怀疑小侯故意坑害其余几位王侯?这实在冤枉啊!若是【大魏宫廷】南梁王信不过小侯,总信得过匡城侯吧?总不至于我与匡城侯联合起来陷害其余几位王侯吧?”

  “……”南梁王赵元佐将信将疑地看着曲梁侯司马颂,还想在说些什么,忽然瞥见远处,肃王赵弘润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且脸上泛起阵阵惊愕之色,遂改变主意说道:“这件事,回头本王会细细询问匡城侯等人,但愿是【大魏宫廷】本王料错,否则……纵使日后有雍王弘誉护着你,也难保你无恙。”

  “南梁王,你这话可……”曲梁侯司马颂苦笑着离开了。

  看着曲梁侯司马颂离开的【大魏宫廷】背影,南梁王赵元佐难得地走到了赵弘润面前,淡淡问道:“你听到了?”

  赵弘润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

  他并没有听到南梁王赵元佐与曲梁侯司马颂的【大魏宫廷】对话,但他还是【大魏宫廷】从南梁王赵元佐的【大魏宫廷】口型变幻,‘看’到了那句最关键的【大魏宫廷】话:曲梁侯,你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人么?

  不得不说,这句话让赵弘润大为吃惊,因为正如南梁王赵元佐方才对曲梁侯司马颂所言,曲梁侯司马颂,正是【大魏宫廷】「金乡屠民」事件中的【大魏宫廷】关键人物,因为正是【大魏宫廷】此人道破了「北亳军反卒藏匿于宋郡平民之中」这件事,因此引来了平城城李阳下令屠戳金乡宋人。

  “若经我查证,我的【大魏宫廷】猜测无误,你还会认为,「那位」更适合作为新君么?呵!”

  丢下一句话,南梁王赵元佐自顾自离开了。

  『曲梁侯司马颂,难道真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安插在庆王党当中的【大魏宫廷】「暗子」?』

  看着南梁王赵元佐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赵弘润皱着眉头,久久不语。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  谎话大王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