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43章:曲梁侯府之变 3

第1343章:曲梁侯府之变 3

  『PS:今天码得慢,望见谅。昨日第一更。』

  ————以下正文————

  “他娘的【大魏宫廷】,干!”

  随着鸦五一声咆喝,在场的【大魏宫廷】十几名青鸦众当即展开了反击。

  倘若说摹敬笪汗ⅰ壳名阴柔男子此番带来的【大魏宫廷】精兵堪称是【大魏宫廷】装备精良、身手出众,那么青鸦众无论在武器装备,还是【大魏宫廷】在单兵作战能力上,都要超过前者。

  “铛!”

  只见一名青鸦众用手中的【大魏宫廷】三棱军刺挡住了一名县兵的【大魏宫廷】挥剑猛劈后,在近距离下用手指拨动袖箭的【大魏宫廷】机关,顿时间,一支漆黑无光的【大魏宫廷】利矢嗖地一声从衣袖下射出。

  那名县兵措不及防,被当场命中右目,忍不住倒在地上痛嚎起来。

  而与此同时,那名青鸦众一身返身欺近另外一名县兵的【大魏宫廷】周身,瞬间反握军刺,反手将军刺刺入了那名县兵的【大魏宫廷】肋下。

  期间,有听到咔的【大魏宫廷】一声闷响,那名县兵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竟被那名青鸦众轻易刺穿。

  只见那名县兵浑身抖了下来,绷紧的【大魏宫廷】身体便逐渐松弛下来,缓缓倒在那名青鸦众身上。

  瞬间,一死一伤,而对方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名寻常的【大魏宫廷】青鸦众。

  “!!”

  瞧见这这一幕,那些原本面无表情的【大魏宫廷】县兵,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之色。

  其中有些不明就里的【大魏宫廷】人实在是【大魏宫廷】想不明白,这些寻常百姓打扮的【大魏宫廷】家伙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来历,为何非但有着如此精湛的【大魏宫廷】杀人技艺,甚至拥有能洞穿他们身上甲胄的【大魏宫廷】锐利兵器。

  要知道他们的【大魏宫廷】兵器,那可是【大魏宫廷】来自「宫造局」啊!

  而此时在曲梁侯司马颂的【大魏宫廷】身边,府卫长高若亦是【大魏宫廷】目瞪口呆地看着鸦五那区区十几人与几十名精锐假扮的【大魏宫廷】县兵打地有声有色。

  他看了一眼鸦五等人手中那细长的【大魏宫廷】军刺,在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已出现了好几处缺口的【大魏宫廷】利剑,心中着实感觉不可思议:要知道那些‘县兵’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那可是【大魏宫廷】坚固地连他手中的【大魏宫廷】利剑都刺不穿,可那群‘百姓’倒好,却是【大魏宫廷】一下一个,仿佛那些县兵身上坚固的【大魏宫廷】甲胄就跟纸糊的【大魏宫廷】似的【大魏宫廷】。

  “侯爷,这些又是【大魏宫廷】何人?”

  高若小声地询问恰敬笪汗ⅰ窥梁侯司马颂,他感觉,鸦五这帮人虽然人数比那名阴柔男子少,但这些人展现出来的【大魏宫廷】实力,还有武器装备,甚至还要后者之上——落入这群人手中,会不会结果更加不好?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高若的【大魏宫廷】顾虑,曲梁侯司马颂压低声音回答道:“在未得到这些人应允之前,本侯不方面透露,但是【大魏宫廷】,当下他们是【大魏宫廷】我等唯一的【大魏宫廷】生机。”

  就在这时,几名青鸦众迅速杀到了这边,和曲梁侯司马颂的【大魏宫廷】护卫汇合,用袖箭射杀、逼退了十几名县兵的【大魏宫廷】进攻,其中有一人回头对曲梁侯司马颂说道:“此地不可久留,跟我们走!”

  “小侯明白。”

  曲梁侯司马颂连忙点头应允,让高若、高林父子保护他两个儿子,而他自己则死死将爱妻周氏搂在怀中,在那些青鸦众的【大魏宫廷】指引下,一群人且战且退,朝着街道远处逃离。

  县兵们想要追赶上去,却苦于鸦五等青鸦众死死纠缠,好几次皆被逼退。

  “铛!铛铛!”

  那名县兵的【大魏宫廷】队率,与鸦五几次交手,皆被逼退。

  方才在那名阴柔男子下令之后,这位队率便趁鸦五失神的【大魏宫廷】刹那,摆脱了后者的【大魏宫廷】控制,但也因此,脖子处被划了一道口子,险些被割断喉管。

  这让这名队率气急败坏,一边报复般地挥舞利剑斩向鸦五,一边怒声骂道:“不知死活的【大魏宫廷】家伙,你知道你等在做什么么?!你知道我等究竟是【大魏宫廷】何身份么?!”

  听闻此言,鸦五一边与他交手一边冷笑道:“你等是【大魏宫廷】何身份?嘿!让我猜猜,禁卫?还是【大魏宫廷】郎卫?……你小子的【大魏宫廷】口气很嚣张啊,难不成是【大魏宫廷】「武郎尉」?反正那边那个提灯笼的【大魏宫廷】阉人,老子大概可以猜到身份。”

  『什么?』

  那名队率闻言一惊,手中的【大魏宫廷】动作微微一顿,又惊又怒地低声斥道:“既然猜到我方的【大魏宫廷】身份,还敢肆意干涉,就不怕得罪不该得罪的【大魏宫廷】人么?”

  鸦五闻言冷笑道:“少他娘的【大魏宫廷】给老子说教!……乖乖给老子退后,惹得老子不快,就算你是【大魏宫廷】那里的【大魏宫廷】武郎尉,老子也照杀不误!……你信不信,老子宰了你,照样可以在大梁大摇大摆地行走?”

  “你……”那名队率闻言又惊又怒。

  不过从鸦五透露的【大魏宫廷】讯息中,他也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大魏宫廷】对方的【大魏宫廷】来头也很大,根本不惧他们。

  看着对方手中的【大魏宫廷】军刺,以及那据说在魏国内只有一小拨人才拥有的【大魏宫廷】机关袖箭,那名队率心中已隐隐猜到了几分:肃王赵润的【大魏宫廷】青鸦。

  “青鸦?”

  他小声试探道。

  鸦五闻言冷哼一声,显然是【大魏宫廷】默认了。

  见此,那名队率心中一凉,在看了一眼正在几名青鸦众保护下迅速逃离的【大魏宫廷】曲梁侯司马颂后,他压低声音说道:“兄弟,这次你们犯下大过了,我是【大魏宫廷】巡检司的【大魏宫廷】武尉「杨离」。”

  『巡检司?』

  鸦五愣了愣,因为据他所知,巡检司只是【大魏宫廷】「大梁府」辖下的【大魏宫廷】一个「负责大梁民政」小司署而已,整个府衙上下也没多少人。

  那自称杨离的【大魏宫廷】队率似乎是【大魏宫廷】看出了鸦五的【大魏宫廷】迷惑,压低声音说道:“是【大魏宫廷】内城里的【大魏宫廷】那个。”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内城,即是【大魏宫廷】暗示宫内。

  听闻此言,鸦五顿时恍然大悟,心中暗暗嘀咕一声:果然是【大魏宫廷】禁卫!

  事实上,禁卫军并非只是【大魏宫廷】驻守宫门的【大魏宫廷】看门兵,其中也有几支权限比较特殊的【大魏宫廷】禁卫,比如曾经在魏天子出行时负责保护随行的【大魏宫廷】「虎贲禁卫」,再比如当下鸦五等人遇到的【大魏宫廷】「巡检禁卫」——所谓的【大魏宫廷】「巡检禁卫」,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宫内势力的【大魏宫廷】黑手套,专门负责处理一些刑部、大梁府等刑事衙门不好处理的【大魏宫廷】事。

  不过在「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出现之后,这些特殊的【大魏宫廷】禁卫军,权限亦被大幅度削弱,甚至被拱卫司取而代之,不复当年的【大魏宫廷】风光。

  在想通这一层后,鸦五更不在意了,因为据他所知,在拱卫司出现之后,巡检禁卫就不再受到魏王赵元偲的【大魏宫廷】器重——倘若这次碰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那他心中还有些犯怵,但如今只是【大魏宫廷】禁卫而已,怕什么?

  青鸦众效忠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肃王赵润,既然这位殿下命他们监视曲梁侯司马颂,那么青鸦众就决不能让任何人杀死后者。

  想到这里,鸦五压低声音说道:“司马颂,是【大魏宫廷】我家公子指名的【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巡检禁卫的【大魏宫廷】统领杨离顿时露出了苦笑。

  那名提着红灯笼的【大魏宫廷】阴柔男子,其背后的【大魏宫廷】指使者,他惹不起,可眼前这个鸦五,此人背后的【大魏宫廷】某位殿下,他同样也惹不起。

  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位敢在魏王赵偲面前拍桌子的【大魏宫廷】殿下。

  就像鸦五方才所说的【大魏宫廷】,就算前者杀了他杨离,照样可以在大梁自由行走——杀了,等于白杀。

  想到这里,杨离咬了咬牙,故意用肩膀迎向鸦五手中的【大魏宫廷】军刺。

  见此,鸦五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对方的【大魏宫廷】意思,顺着对方的【大魏宫廷】心思,用军刺在杨离肩膀上来了一下狠的【大魏宫廷】。

  果然,杨离在受创后,露出一副大惊失色的【大魏宫廷】表情,连忙抽身后退,催促麾下的【大魏宫廷】禁卫上前捉拿鸦五。

  而趁着这个时机,鸦五迅速下令其余青鸦众后撤。

  这场交手,前后只有半盏茶的【大魏宫廷】工夫,无论是【大魏宫廷】禁卫还是【大魏宫廷】青鸦众,互有伤亡,相比之下,禁卫方的【大魏宫廷】损失更大,死了十几个人,其余或多或少都有伤势,而青鸦众这边,则总共死了六个人。

  看着地上的【大魏宫廷】众多尸体,那名阴柔男子,或者说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戚贵」,阴柔的【大魏宫廷】面孔上,一双锐利的【大魏宫廷】眼睛充满了阴鸷。

  “戚大人。”

  杨离捂着肩膀上的【大魏宫廷】伤口,满脸惭色地退到了戚贵身边,低着头说道:“卑职无能,叫这群贼人逃脱了……”

  听闻此言,戚贵面无表情地看着杨离,冷冷说道:“杨统领,你是【大魏宫廷】当真不敌那个……唔,那个贼人么?还是【大魏宫廷】说,是【大魏宫廷】有意放过?”

  杨离心中一惊,连忙说道:“卑职岂敢那样做?只是【大魏宫廷】这些贼人身手不凡,且手中兵器亦是【大魏宫廷】锋利无比……着实不好对付。”

  戚贵冷冷地看着杨离,丝毫不相信后者的【大魏宫廷】说辞。

  袖箭与军刺,前者是【大魏宫廷】防不胜防的【大魏宫廷】暗器,后者是【大魏宫廷】无坚不摧的【大魏宫廷】锐器,两者在魏国都属于是【大魏宫廷】管制武器,只有一小拨人才拥有,比如说肃王赵润麾下的【大魏宫廷】「双鸦」。

  既然他戚贵可以通过这两件罕见的【大魏宫廷】武器判断出鸦五一群人的【大魏宫廷】身份,眼前的【大魏宫廷】杨离,难道就猜不出来?

  因为猜到对方的【大魏宫廷】身份,不想得罪对方背后的【大魏宫廷】那位,因而故意负伤后退……其心可诛!

  “杨大人。”戚贵眯着眼睛警告道:“某家之前就告诉过你,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位命我等前来……若坏了那一位的【大魏宫廷】大事,某家吃罪不起,杨大人你也一样……”

  杨离心中一凛,不敢回话。

  见此,戚贵长长吐了口气,手指卷着鬓发,淡淡说道:“朝三暮四,此乃取死之道,既然我等受到那位的【大魏宫廷】嘱托,就要尽心尽职。……现下,某家命你带人追上去,那一干贼人杀死,夺回司马颂,你……可听明白了?”

  “……是【大魏宫廷】。”杨离满心苦涩。

  此时,从曲梁侯府的【大魏宫廷】后门,又走出一位浓眉大眼的【大魏宫廷】县兵,正是【大魏宫廷】之前在曲梁侯府前与戚贵说过话的【大魏宫廷】那人,只见他惊愕地看了一眼乱糟糟的【大魏宫廷】街道,不敢细问什么,径直来到戚贵跟前,抱拳说道:“戚大人,府内上下已诛杀殆尽,不曾留下半个活口。”

  “很好。”戚贵点了点头,吩咐道:“放把火,将这座府邸烧了。”

  “遵命。”

  片刻后,太监戚贵看着燃烧熊熊大火的【大魏宫廷】曲梁侯府,心下暗自盘算。

  『这样……姑且也能算已‘杀’死了曲梁侯吧?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件事,从那些青鸦手中,夺回司马颂……』

  纵使是【大魏宫廷】肃王麾下的【大魏宫廷】青鸦又如何?胆敢破坏皇后娘娘的【大魏宫廷】命令,杀无赦!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笔趣阁  都市之神帝驾到  神级奶爸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凡人修仙传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白袍总管  开天录  努努书坊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深圳民升激光  谎话大王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