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50章:试探
  瞥了一眼马车上的【大魏宫廷】襄王赵弘璟,桓王赵弘宣索性自顾自走向桓王府,就跟没瞧见那位三王兄似的【大魏宫廷】。

  见此,襄王弘璟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连忙下了马车追了过来:“弘宣、弘宣。”

  走在前头的【大魏宫廷】赵弘宣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转身看了一眼襄王弘璟,不耐烦地说道:“襄王有何贵干?”

  见赵弘宣连「三王兄」都不叫,直接叫自己的【大魏宫廷】王号,襄王弘璟心中不禁也有些气闷。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大魏宫廷】来意,襄王弘璟还是【大魏宫廷】忍了下来,强挤出几分笑容,笑着说道:“弘宣,不请愚兄到府内坐坐么?”

  岂料赵弘宣皱眉看着襄王弘璟,不耐烦地说道:“你究竟有什么事?”

  其实也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来得不凑巧,正好在赵弘宣心烦意乱的【大魏宫廷】时候。

  本来赵弘宣就对襄王弘璟没有什么好印象,如今再加上心情极差,怎么可能会给他什么好脸色?

  好在襄王弘璟的【大魏宫廷】城府深,即便赵弘宣如此无礼也没有翻脸,反而笑着暗示道:“弘宣,多个人脉就多条路,为兄诚心前来,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听闻此言,赵弘宣上下打量了襄王弘璟几眼,似勉为其难般地点了点头,总算是【大魏宫廷】将襄王弘璟请入了府内。

  领着襄王弘璟来到桓王府的【大魏宫廷】前院主屋大厅,赵弘宣吩咐府上家仆奉上茶水,随即,便将那些家仆遣退了,此时堂上,就只剩下赵弘宣、赵弘璟,以及二人的【大魏宫廷】几名宗卫。

  “继弘润出阁辟府之后,为兄还是【大魏宫廷】头一遭来这里……”

  抿了一口茶水,襄王弘璟打量着大堂内的【大魏宫廷】摆设与字画,啧啧称赞。

  岂料赵弘宣根本不吃这一套,冷淡地说道:“有话快说,若是【大魏宫廷】闲着无事找我闲聊……我就不奉陪了。”

  襄王弘璟听得心中暗怒。

  平心而论,他并不是【大魏宫廷】很看得起赵弘宣这个兄弟,在他看来,赵弘宣也就只是【大魏宫廷】中人之资罢了。只不过,这小子有个同父异母却胜似同胞兄弟的【大魏宫廷】兄长赵弘润,这才能混到今日这份上,有什么资格对他甩脸色?

  『若非你有个好哥哥,你充其量也就是【大魏宫廷】老七那种货色!』

  襄王弘璟忍不住在心中暗骂道。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老七,即「颐王赵弘殷」,资质平平、舅族实力也平平,因此这些年来除了捞到一个诸皇子都会得到的【大魏宫廷】王号外,在大梁几乎是【大魏宫廷】毫无存在感。

  假以时日,待雍王弘誉上位之后,这位七皇子或颐王殿下,注定会被外封为王。——在赵弘璟看来,若非小九赵弘宣有个好哥哥,注定也是【大魏宫廷】这个命运。

  但气愤归气愤,人家就是【大魏宫廷】有个好哥哥,就算他嫉妒羡慕也无济于事。

  想到这里,襄王弘璟纵使心中气愤,也得陪着笑脸。

  “为兄今日前来,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有些事。”顿了顿,襄王弘璟微笑着说道:“弘宣,长皇兄可曾想过复出?”

  “这跟你有关么?”赵弘宣冷冷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几日三天两头往雍王府跑,哼哼……是【大魏宫廷】雍王叫你来探听的【大魏宫廷】吧?”

  听闻此言,襄王弘璟双眉微微一挑,好似听出了些什么。

  的【大魏宫廷】确,他这两日当真是【大魏宫廷】三天两头往雍王府跑,但这只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幕僚刘介的【大魏宫廷】建议,意在让人得知「他已服软」、「已决定对雍王弘誉摇尾乞怜」,这一方面是【大魏宫廷】为了减弱雍王弘誉对他的【大魏宫廷】怀疑,另一方面,则是【大魏宫廷】为了避嫌——当长皇子赵弘礼一方祭出那封密信时,他好抽身事外,不至于会被赵弘礼牵连,被雍王弘誉愈发针对。

  但很可惜,对于他的【大魏宫廷】「摇尾乞怜」,雍王弘誉根本不上当,虽然当面与他说说笑笑、虚与委蛇,但背后,仍打算将他外封为王,让他提前出局。

  在这种情况下,襄王弘璟唯有指望长皇子赵弘礼这一方祭出那封密信,让雍王弘誉陷入被动。

  可等来等去,等不到长皇子赵弘礼等人发难,却等来了「曲梁侯司马颂一门被杀」这个噩耗。

  听闻这个消息后,襄王弘璟坐不住了,毕竟曲梁侯司马颂一死,那封密信就跟废纸一样了——本来那封密信就来历不明,如今再加上曲梁侯司马颂已死,死无对证,这怎么可能撼动雍王弘誉今时今日的【大魏宫廷】地位?

  想来想去,襄王弘璟决定找赵弘宣探探底,毕竟在他看来,赵弘宣比赵弘礼好对付多了。

  眼下,见赵弘宣误以为他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派来打探消息的【大魏宫廷】棋子,襄王弘璟也不反驳,顺势说道:“雍王的【大魏宫廷】确有这个心思,但为兄嘛……”说到这里,襄王弘璟故意露出几许无奈之色,苦涩说道:“弘宣,为兄也是【大魏宫廷】身不由已啊。”

  赵弘宣闻言撇了撇嘴,露出一副「我信你才有鬼!」的【大魏宫廷】表情。

  见此,襄王弘璟压低声音说道:“弘宣,不管你信或不信,为兄如今确实是【大魏宫廷】身不由己。你可知晓,为兄即将被外封为王,你可知封到哪?阳翟!听到了么?阳翟!你说雍王是【大魏宫廷】何等心狠,才会将自己兄弟封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大魏宫廷】地方?”

  听了这话,赵弘宣布满寒霜的【大魏宫廷】脸上稍稍回暖了几分,甚至于,有一种近乎怜悯的【大魏宫廷】目光看向襄王弘璟。

  虽然赵弘宣没去过阳翟,但多少也听说过,阳翟在颍水郡的【大魏宫廷】西边,曾经是【大魏宫廷】三川羯族人入寇魏国的【大魏宫廷】重灾区,虽然在他兄长赵弘润平定三川之后,阳翟的【大魏宫廷】寇乱得到了遏制,但仍有些逃亡宛地的【大魏宫廷】羯族人在阳翟一带为祸。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阳翟那一带由于几十年受到羯族人的【大魏宫廷】入寇抢掠,非常贫穷落后。

  别看赵弘宣的【大魏宫廷】封邑「安邑」也遭受战火,但安邑在河东郡,而河东郡正是【大魏宫廷】他魏国目前正在大力恢复、大力发展的【大魏宫廷】郡县,因为在魏国的【大魏宫廷】战略蓝图中,河东郡与河西郡,是【大魏宫廷】日后魏国出兵河套地区的【大魏宫廷】主力军与粮草后勤供应之地。

  因此,哪怕眼下的【大魏宫廷】安邑被摧毁地厉害,但三五年之内,就能迅速发展起来。

  而阳翟呢?

  它根本没有这种发展的【大魏宫廷】机会,哪怕日后魏国要出兵攻打宛地,也只会从汾陉塞一带出兵,换而言之,阳翟几乎没有可能得到朝廷的【大魏宫廷】大力支持,这两年什么样,几年之后还是【大魏宫廷】什么样。

  想到这里,赵弘宣皱着眉头说道:“既然雍王这般心狠,你何以还要自己凑上去?”

  “你以为我乐意百般讨好他?”襄王弘璟冷笑一声说道:“前些日子老五被雍王陷害的【大魏宫廷】时候,你不在大梁,当日我就有意与长皇兄联手,只可惜,长皇兄拒绝了……”

  赵弘宣摸了摸下巴,没有说话。

  这件事他听骆瑸提过,当时骆瑸是【大魏宫廷】有意让襄王弘璟提前出局,省得留着这家伙将水搅浑。

  当然,那时的【大魏宫廷】骆瑸,也以为王皇后会出面相助,因此根本不曾想过与襄王弘璟联手,可谁曾想到,王皇后居然会拒绝呢?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讨好雍王,尽可能地被封到富裕一些的【大魏宫廷】地方,省得在阳翟那种鸟不拉屎的【大魏宫廷】地方受苦。”襄王弘璟一脸感慨地说道。

  看着襄王弘璟那作态,赵弘宣微皱着眉头说道:“既然如此,今日你来找我做什么?……难道说,雍王连这点要求都不满足?”

  襄王弘璟知道眼前这个弟弟对雍王弘誉非常厌恶,遂投其所好,故作气愤地说道:“虽然并未当面拒绝,但也不曾亲口应允,我猜他啊,肯定仍惦记着当初我背弃他而投奔老五的【大魏宫廷】事,怀恨在心……这种人连自己的【大魏宫廷】兄弟都容不下,怎配做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君王?”

  赵弘宣轻哼了两声。

  其实他也知道襄王弘璟说这话多半是【大魏宫廷】投其所好,但不能否认,听到襄王弘璟否定雍王弘誉,他心中就觉得很舒坦。

  想了想,他问道:“那你今日来找我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呢?”

  只见襄王弘璟看了一眼赵弘宣,压低声音说道:“弘宣,事到如今,你我还有长皇兄,唯有联合一致,才有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看着襄王弘璟,赵弘宣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让你继续留在大梁的【大魏宫廷】机会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联合长皇兄,纵使不能扳倒雍王,也可以保证尽量维持目前的【大魏宫廷】局势,再设法让庆王返回大梁,挑起长皇兄与雍王、庆王三者之争,如此一来,你就好躲在后面捡便宜……呵呵。”

  『诶?这小子……』

  襄王弘璟看向赵弘宣的【大魏宫廷】眼中露出几许惊诧,因为他的【大魏宫廷】心思,正巧被赵弘宣说个正着。

  事实上,桓王赵弘宣并不蠢,只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主观性太强烈,说得简单点,他认定雍王是【大魏宫廷】坏人,哪怕雍王做的【大魏宫廷】再出色,也很难扭转他对雍王的【大魏宫廷】看法。

  而襄王弘璟也是【大魏宫廷】一样,由于赵弘宣对他的【大魏宫廷】最初印象很差,因此,什么事都往最坏的【大魏宫廷】方向想,结果恰恰就猜到了襄王弘璟的【大魏宫廷】真实想法。

  “口说无凭,写书画押为证。”看着赵弘璟,赵弘宣正色说道:“若你当真只是【大魏宫廷】想得到一块富裕的【大魏宫廷】封邑,那就写下誓约,留作凭证。……倘若你愿意的【大魏宫廷】话,我倒是【大魏宫廷】可以说服长皇兄,与你联手,待他日长皇兄取代雍王之后,任你挑选一块富裕之地,作为封邑。”

  听了赵弘宣的【大魏宫廷】话,襄王弘璟一时间有些失神。

  他着实有些吃惊,明明看起来很好对付的【大魏宫廷】小九,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聪明了?非但看穿了他的【大魏宫廷】心思,还想出了一招日后用来制约他的【大魏宫廷】办法。

  『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在赵弘宣的【大魏宫廷】目视下,襄王弘璟顿时陷入了被动。

  忽然,襄王弘璟心中微微一动。

  『等等,赵弘礼拒绝与我联手的【大魏宫廷】事,小九应该也知道,为何他突然要改变他们原先的【大魏宫廷】打算?难道是【大魏宫廷】因为曲梁侯司马颂已死的【大魏宫廷】关系?不对,曲梁侯司马颂这件事,按理来说并非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底气。赵弘礼的【大魏宫廷】底气应该是【大魏宫廷】……难道说,是【大魏宫廷】王皇后那边出了变故?!』

  一时间,襄王弘璟遐想连篇。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开天录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贞观帝师  深圳民升激光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