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52章:归来的【大魏宫廷】鸦五

第1352章:归来的【大魏宫廷】鸦五

  两日后,即赵弘润成婚的【大魏宫廷】前一日,宗卫高括将一名精瘦的【大魏宫廷】男子带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房。

  还未等赵弘润反应过来,就见那名已迅速打量过书房内诸人的【大魏宫廷】精瘦男子,单膝叩地跪倒在前者面前,抱拳说道:“鸦五,叩见殿下。”

  本来赵弘润还在纳闷高括将这名精瘦男子带来的【大魏宫廷】用意,待听到「鸦五」这个名字,不由地眼睛一亮。

  在青鸦众当中,除「鸦首」应康常年呆在商水县,主要负责建设青鸦的【大魏宫廷】隐贼村落以及培养新人外,其余「鸦二」至「鸦十」,皆可视为青鸦众在各地方的【大魏宫廷】头目,而鸦五,正是【大魏宫廷】大梁青鸦众分据点的【大魏宫廷】头目。

  只不过,与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任务交接,赵弘润已经交给了宗卫高括,因此,他以往倒也没有格外关注这个鸦五。但是【大魏宫廷】这次,鸦五带着二十几个青鸦众,在王皇后的【大魏宫廷】人手中硬生生劫走了曲梁侯司马颂,却是【大魏宫廷】十足给赵弘润长了脸。

  “你就是【大魏宫廷】鸦五么?不错。”赵弘润起身走上前,扶起鸦五,这番礼贤下士的【大魏宫廷】举动,让鸦五这位已惯于在刀刃上行走的【大魏宫廷】汉子都不禁有些激动,露出一副受宠若惊地表情,低声说道:“卑职擅做主张,还请殿下恕罪。”

  在进来的【大魏宫廷】时候,鸦五已经从宗卫高括口中得知,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早已得知了他们与那些巡检禁卫的【大魏宫廷】冲突,因此直截了当地告罪,毕竟当得知那些巡检禁卫的【大魏宫廷】背后,居然是【大魏宫廷】宫内的【大魏宫廷】人——高括并未透露具体是【大魏宫廷】谁——时,鸦五多少也是【大魏宫廷】有些不安的【大魏宫廷】。

  “不,你做得很好。”

  可能是【大魏宫廷】察觉到鸦五有些忐忑,赵弘润笑着宽慰道:“你劫走的【大魏宫廷】人,很关键。”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道:“鸦五,在这件事中牺牲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弟兄们,本王恐怕无法为他们报仇,只能给予一些抚恤,厚待他们的【大魏宫廷】家人……”

  此时鸦五早已得知他们当时的【大魏宫廷】对手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身份,也隐约猜到这些人的【大魏宫廷】指使者来头很大,当然不会苛求什么,对于他们来说,能拥有如今的【大魏宫廷】地位与生活,已让他们非常满意。

  “殿下言重了,能为殿下效力,是【大魏宫廷】我等的【大魏宫廷】福分。”说到这里,鸦五舔了舔嘴唇,表情突然变得颇为古怪,讪讪说道:“至于报仇……唔,卑职等人已经私了了……”

  “私了?”赵弘润闻言颇感意外地问道:“你们与那些人和解了?”

  “不,他们把他们全宰了。”高括在旁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

  “都……都杀了?”赵弘润不禁睁大了眼睛。

  看着眼前这位殿下惊愕的【大魏宫廷】表情,鸦五暗暗叫苦。

  的【大魏宫廷】确,他们把那些追到小黄县的【大魏宫廷】巡检禁卫全部给宰了,虽然真正动手杀人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黑鸦众,但因为这件事因鸦五等青鸦众而起,因此,鸦五只能硬着头皮背负这个责任——毕竟这次若没有黑鸦众的【大魏宫廷】支援,鸦五等人或许会被那太监戚贵的【大魏宫廷】人手所杀。

  回想起当时那些青鸦众奚落、讥讽自己等人,鸦五就感觉心中堵得慌——这回,他们青鸦众在黑鸦众面前大大地丢了一个面子,却还要承那帮家伙的【大魏宫廷】情,替他们背锅,要说有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想到这里,他迎着头皮说道:“前前后后,大概杀死近两百五十名……唔,那些人。”

  听闻此言,赵弘润暗暗咋舌。

  『好家伙,被我不幸言中……近两百五十名禁卫,这下子冯卢可有得头疼了……』

  赵弘润暗自摇了摇头。

  要知道,禁卫可不是【大魏宫廷】随随便便从哪里可以抓来的【大魏宫廷】壮丁,每一名禁卫,都是【大魏宫廷】在「宫籍」中登记过的【大魏宫廷】,如今一下子死了近两百五十名禁卫,这意味着大太监冯卢想要遮掩这件事,难度会非常大。

  当然,这跟赵弘润无关,相信王皇后在得知此事后,也怪罪不到他身上:你王皇后派人去杀曲梁侯司马颂的【大魏宫廷】时候,又没提前与我打过招呼。

  “近两百五十名……啧啧。”做了一个古怪的【大魏宫廷】表情,赵弘润问道:“那你们的【大魏宫廷】伤亡呢?”

  “卑职损失了十三名属下,黑鸦那边……只有几人负伤,并无死者。”说到这里,鸦五心中多少也有些郁闷,他感觉,曾经身手相差不大的【大魏宫廷】双鸦,到今时今日似乎已逐渐拉开了差距。

  虽然他们青鸦偶尔也负责杀人,但相比较真正只负责杀人的【大魏宫廷】黑鸦,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有了一段不小的【大魏宫廷】差距。

  赵弘润闻言点了点头,转头对高括说道:“高括,抚恤之事,就交给你了,莫要使忠心之士心寒。”

  十三名青鸦的【大魏宫廷】阵亡,固然让他痛心不已,但因为有着「禁卫方损失近两百五十人」这个前提,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郁闷倒是【大魏宫廷】纾解了些许。

  “殿下放心。”高括抱拳应道。

  见此,赵弘润这才又对鸦五问道:“鸦五,被你劫走的【大魏宫廷】人,可在你手中?”

  鸦五当然明白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谁,点头说道:“事实上,卑职已将其带到大梁,正在我青鸦的【大魏宫廷】城内分舵,殿下可是【大魏宫廷】要见他们?”

  赵弘润沉吟了片刻,点头说道:“高括,你跟鸦五一道去,把他们带来,本王有话要问。”

  “是【大魏宫廷】!”高括与鸦五抱拳应道。

  在离开了书房后,鸦五忽然想到一事,转头对高括说道:“高爷,方才卑职忘记问了,那阉狗如何处置?”

  高括知道鸦五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大太监冯卢的【大魏宫廷】心腹戚贵,同样也是【大魏宫廷】王皇后那边的【大魏宫廷】人。

  “你没杀他?”高括皱眉问道。

  鸦五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古怪。

  其实他早就看出那戚贵是【大魏宫廷】个太监,可能来自大梁的【大魏宫廷】皇宫,哪敢随意杀害?

  要知道,那近两百五十名禁卫的【大魏宫廷】死者,其中有九成都是【大魏宫廷】那些听不懂人话的【大魏宫廷】黑鸦众给宰的【大魏宫廷】——那帮杀人鬼,被安排到小黄给冶造局守着几块试验田,早就手痒难耐了,以至于鸦五当时一个劲地喊“留下几个活口”,也没人睬他。

  好不容易,鸦五才将戚贵那个阉狗保下来,否则说不准,这老狗也被那些杀人鬼大卸八块了。

  高括闻言思忖了片刻。

  其实在他看来,戚贵死或者活着,对于他家殿下、对于那位王皇后来说,影响都不大,死就死了呗;但是【大魏宫廷】话说回来,既然双方已达成了「到此为止」的【大魏宫廷】协议,事后再动手杀人,这就明摆着是【大魏宫廷】不给王皇后面子了。

  想到这里,高括低声说道:“下次要动手就趁早……现下不能动手了,你把他放了吧,算是【大魏宫廷】给……给对方一个面子。”

  『感情我当时的【大魏宫廷】顾虑毫无必要?』

  鸦五表情古怪地点了点头。

  约半个时辰后,宗卫高括跟着鸦五等人,来到了青鸦众在大梁的【大魏宫廷】分舵。

  其实就是【大魏宫廷】一座很普通的【大魏宫廷】宅邸而已,并且内侍监多多少少也知道这帮人的【大魏宫廷】存在,只不过双方以往井水不犯河水,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在来到分舵后,鸦五下令释放了太监戚贵。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被鸦五打落了几颗牙,亦或是【大魏宫廷】被黑鸦众给吓到了,亦或是【大魏宫廷】看到了高括,总之,戚贵没敢放什么狠话,蓬头散发灰溜溜地离开了。

  尽管此人在离开时深深看了一眼高括,但高括丝毫没有放在心上——若戚贵因为今日之事怀恨在心,日后私下做出什么损害肃王府利益的【大魏宫廷】事来,那么,不用他们动手,王皇后与大太监冯卢,自会替他们处理掉此人。

  而在释放了戚贵之后,高括在鸦五的【大魏宫廷】指引下,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只见在房间里,曲梁侯司马颂与妻子周氏以及他们两个儿子,正一脸不安地坐在屋内。

  “不是【大魏宫廷】说有五个人么?”高括心中默数了一下,困惑询问鸦五。

  鸦五简单地解释了一番,原来,在他们逃到小黄、得到了黑鸦众的【大魏宫廷】支援之后,曲梁侯司马颂的【大魏宫廷】护卫高若,就因为伤重过世了,至于其长子高林,则是【大魏宫廷】在一行人逃亡途中,主动与几名青鸦众留下断后,牺牲自己拖延了戚贵率领的【大魏宫廷】禁卫军,大概也是【大魏宫廷】死于非命了,以至于曲梁侯府一门上下,如今就只剩下曲梁侯司马颂夫妇以及他们两个儿子。

  “这样啊……”高括点点头,迈步走到曲梁侯司马颂面前,拱手抱拳说道:“阁下就是【大魏宫廷】曲兄吧?”

  『曲兄?』

  司马颂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毕竟在入城的【大魏宫廷】期间,他也得知了‘自己’已死于封丘的【大魏宫廷】消息,隐隐约约也猜到了一些。

  想到这里,他拱手回道:“正是【大魏宫廷】曲某,不知阁下是【大魏宫廷】?”

  高括微微一笑,说道:“在下是【大魏宫廷】肃王府的【大魏宫廷】高括,曲兄,殿下要见你。”

  听闻此言,周氏下意识地抓紧了司马颂的【大魏宫廷】衣袖,脸上流露出几许惊骇、恐惧之色。

  她已经完全想不懂了,先是【大魏宫廷】遭到禁卫的【大魏宫廷】追杀,如今那位名满天下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也要见她的【大魏宫廷】夫君……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司马颂轻轻搂着周氏,安抚着她。

  半个时辰后,司马颂被带到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书房,看着面前那位曾有过几面之缘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司马颂诚恳地说道:“只要肃王殿下愿意保我妻儿性命,我会对肃王殿下知无不言。”

  赵弘润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颂,点点头说道:“这……并不难。”

  而与此同时,蓬头散发、狼狈不堪的【大魏宫廷】太监戚贵,在无人之处梳理了一下装束后,已回到了皇宫内的【大魏宫廷】凤仪殿,见到了大太监冯卢。

  当他艰难地告诉冯卢,此行损失了相近两百五十名禁卫后,大太监冯卢的【大魏宫廷】脸,顿时就黑了,指着戚贵气得说不出话来。

  开什么玩笑?!

  近两百五十名禁卫,这让他如何对外解释这些禁卫的【大魏宫廷】离奇死亡?

  此时他终于明白,当日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那句「但愿」,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笔趣阁  都市奇门医圣  圣墟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三寸人间  大魏宫廷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山东布洛尔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圣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