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53章:后续
  『PS:上一章的【大魏宫廷】结尾,我思考之后又改了改,觉得这样写更通顺,书友们不妨翻回去看一下。』

  ————以下正文————

  赵弘润:“……”

  卫骄:“……”

  高括:“……”

  在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内,赵弘润端着茶盏,目不转睛地盯着曲梁侯司马颂,而卫骄、高括二人,亦是【大魏宫廷】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三人,皆是【大魏宫廷】一副活见鬼的【大魏宫廷】表情。

  良久,赵弘润这才回过神来,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大魏宫廷】茶渍,用带着几分惊骇的【大魏宫廷】口吻问道:“你方才……说什么?你说摹敬笪汗ⅰ裤是【大魏宫廷】……”

  “原南燕侯麾下、南燕军军卒卫山,肃王殿下。”司马颂坦诚地回答道。

  赵弘润、卫骄、高括三人面面相觑,暗自倒抽一口凉气。

  在魏国,近代有两支南燕军,一支是【大魏宫廷】大将军卫穆统帅的【大魏宫廷】二代南燕军,还有一支,则是【大魏宫廷】已故的【大魏宫廷】南燕侯萧博远所统帅的【大魏宫廷】初代南燕军,尽管番号相同,但两者的【大魏宫廷】政治立场是【大魏宫廷】截然不同的【大魏宫廷】。

  而司马颂提到了南燕侯,那么他所指的【大魏宫廷】,必然是【大魏宫廷】初代的【大魏宫廷】南燕军,也就是【大魏宫廷】那支以「忠诚」作为口号的【大魏宫廷】萧氏军队。

  “你……其实并非曲梁侯司马颂?”赵弘润惊骇地问道。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在下叫做卫山,曾是【大魏宫廷】一介军卒,受萧鸾之命,假扮司马颂,至今已有将近二十年……”司马颂坦诚地说道:“不知殿下是【大魏宫廷】否听说过,在近二十年前,曲梁司马氏陈遭受过一场变故,司马亨、司马敦皆死于贼人手中……那次事故,就是【大魏宫廷】萧鸾授意的【大魏宫廷】。”

  “……”

  听着司马颂徐徐讲述当年发生在曲梁司马氏身上的【大魏宫廷】变故,赵弘润满脸震惊地张着嘴,半响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虽然说他曾经怀疑过,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中肯定有人在暗中包庇萧氏余孽,但是【大魏宫廷】怎么也没想到,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手段居然如此夸大,并非受庇于贵族,而是【大魏宫廷】直接用移花接木,取代了一些贵族的【大魏宫廷】身份与家业。

  这也太夸张了!

  但仔细想想,这确实符合萧氏余党的【大魏宫廷】作风:与其想尽办法把你变成我们的【大魏宫廷】人,倒不如用我们的【大魏宫廷】人去取代你。

  这样获利更大,而且更隐蔽。

  而眼前这个假的【大魏宫廷】司马颂,多半就是【大魏宫廷】当时萧鸾精挑细选的【大魏宫廷】暗棋——确实,谁会想到,「曲梁侯司马防」这位魏国名将的【大魏宫廷】后人,居然会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呢?

  想了想,赵弘润沉声问道:“似你这般……冒名顶替的【大魏宫廷】,据你所知还有其他人么?”

  司马颂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不清楚,萧鸾派来与我联络的【大魏宫廷】人,从来不会在我面前提起其他人……”说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补充道:“不过我与那个宫正翻脸时,他曾说过那样的【大魏宫廷】话,「你别以为公子只有你这一颗暗棋」,我想,应该还是【大魏宫廷】有其他像我一样的【大魏宫廷】人。”

  “你因何与那宫正翻脸?”赵弘润淡淡问道。

  司马颂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一年前,宫正前来府邸联系我时,不想内人对他起了疑心,派了一名侍女偷听我与宫正的【大魏宫廷】谈话,虽然当时那名侍女已被宫正身边的【大魏宫廷】人杀害,但宫正仍旧要求我……要求我杀死内人,以免节外生枝,我想尽办法拖延了一年余,前一阵子他又提起,我生怕他狠下杀手,故而……”

  『看不出来还是【大魏宫廷】个有情有义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看了一眼司马颂,继续问道:“宫正?那就是【大魏宫廷】那个所谓的【大魏宫廷】「宫先生」对吧?”

  “正是【大魏宫廷】。”司马颂点头说道:“此人我并无印象,多半并非我南燕军士卒出身,或许是【大魏宫廷】萧鸾这些年来招揽的【大魏宫廷】,也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那些……当初侥幸逃生的【大魏宫廷】南燕世族子弟,总之,此人似乎颇受萧鸾重视。”

  『……即是【大魏宫廷】父皇当初所说的【大魏宫廷】「亡魂」吧?』

  眯着双目思忖了片刻,赵弘润问道:“他是【大魏宫廷】做什么的【大魏宫廷】?果真是【大魏宫廷】齐国富商么?”

  司马颂晒笑道:“富商未必,萧鸾近些年来十分缺钱,近两年,一直要求我为他筹募钱款,前一阵子,我刚刚设法将一批价值五万金的【大魏宫廷】铜钱与他派来的【大魏宫廷】人交割,还有二十五万金价值的【大魏宫廷】钱款仍在筹募当中……至于那个宫正,从他与我接触时的【大魏宫廷】话来看,他应该是【大魏宫廷】负责南燕、卫国一带的【大魏宫廷】党羽。”

  “卫国?”赵弘润皱紧了眉头。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殿下别忘了,南燕萧氏与卫国也有联姻,而当年景王……唔,陛下诛杀了南燕萧氏之后,那些幸存的【大魏宫廷】联姻家族子弟,便逃亡了国外,主要是【大魏宫廷】韩、卫两国。……当时在下也曾逃到卫国,后来秘密得知萧鸾在招兵买马,故而前往投奔……”

  赵弘润闻言深深看了一眼司马颂,问道:“那你今日为何肯透露这些秘密?是【大魏宫廷】因为萧氏余党把你当成了弃子么?”

  司马颂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这是【大魏宫廷】其一,其二,在下其实恨不得早早与萧氏划清界限……”

  赵弘润看了司马颂一眼,也不觉得奇怪。

  当年南燕军的【大魏宫廷】一介小卒,摇身一变成为了曲梁侯司马颂,在这近二十年来过着富足的【大魏宫廷】生活,还有了自己的【大魏宫廷】家庭,怎么这么可能肯抛下这些继续为萧鸾卖命?

  在他看来,多半是【大魏宫廷】这个假司马颂顾忌到自己的【大魏宫廷】真正身份,生怕失去所拥有的【大魏宫廷】一切,故而与萧氏余党虚与委蛇。

  想了想,赵弘润沉声说道:“将你所知的【大魏宫廷】有关于萧逆的【大魏宫廷】一切,一五一十书写下来,不得有半点隐瞒,本王可以保你们一家平安。”

  “一家?”司马颂有些意外地看向赵弘润。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司马颂的【大魏宫廷】心思,赵弘润淡淡说道:“你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司马颂也好,假的【大魏宫廷】司马颂也罢,与本王没有丝毫干系,更何况,‘曲梁侯司马颂’已死在封丘,本王就更加不会在意了。……这么说,你明白了么?”

  “在下明白。”司马颂点点头。

  言下之意,就是【大魏宫廷】让他改名换姓。

  见此,赵弘润又说道:“近两日,你先呆在本王的【大魏宫廷】王府,将你所知的【大魏宫廷】有关于萧逆的【大魏宫廷】事书写下来,过几日,本王会安排你到本王的【大魏宫廷】封邑去。……你放心,本王会保证你们一家富足。”

  “多谢肃王殿下!”

  司马颂感动地叩头谢恩。

  在吩咐高括将司马颂一家四口暂时安顿到王府的【大魏宫廷】西苑后,赵弘润对卫骄说道:“卫骄,待那司马颂写完他所知的【大魏宫廷】事后,你联络沈彧,叫沈彧派人将他一家四口接到商水郡去,叫青鸦众贴身保护,不得有失。……这个人,本王日后还有大用!”

  “是【大魏宫廷】。”卫骄一脸严肃地应道。

  曲梁侯司马颂,不对,应该说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的【大魏宫廷】党羽卫山,这可是【大魏宫廷】萧逆至今为止出现的【大魏宫廷】第一个背叛者——或者说是【大魏宫廷】活着的【大魏宫廷】背叛者。

  此人的【大魏宫廷】价值,又岂只是【大魏宫廷】了解一些萧氏余党的【大魏宫廷】秘密那么简单?

  若是【大魏宫廷】运作地好,这就是【大魏宫廷】一颗反过来能让萧鸾众叛亲离的【大魏宫廷】棋子!

  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赵弘润不由地想到,国内似「曲梁侯司马颂」这等萧氏的【大魏宫廷】暗棋,恐怕并未一例,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举国大大小小那么多的【大魏宫廷】贵族,这该从何查起呢?

  难道派人到宗府,彻查保存在宗府的【大魏宫廷】贵族「贵籍」?

  暂且不说此举太过于惹人怀疑,单单这事本身,就等同于大海捞针。

  好在这些「暗棋」的【大魏宫廷】威胁度并不大,可能这些人当中,也有像司马颂那样,希望摆脱萧逆控制的【大魏宫廷】原萧氏余党成员。

  问题就在如何不动声色地把这些人找出来,说服他们,然后放长线,钓出萧鸾那条恶鲨。

  而与此同时,蓬头散发、狼狈不堪的【大魏宫廷】太监戚贵,在无人之处梳理了一下装束后,已回到了皇宫内的【大魏宫廷】凤仪殿,见到了大太监冯卢。

  当他艰难地告诉冯卢,此行损失了相近两百五十名禁卫后,大太监冯卢的【大魏宫廷】脸,顿时就黑了,指着戚贵气得说不出话来。

  开什么玩笑?!

  近两百五十名禁卫,这让他如何对外解释这些禁卫的【大魏宫廷】离奇死亡?

  此时他终于明白,当日那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那句「但愿」,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然而,那些禁卫大多都是【大魏宫廷】死在追击到小黄县的【大魏宫廷】时候,是【大魏宫廷】被肃王的【大魏宫廷】黑鸦所杀,因此,冯卢也不好追究什么,只能暗认倒霉,想办法处理善后之事。

  所谓的【大魏宫廷】善后,即是【大魏宫廷】立刻想办法补充禁卫,修改那死于非命的【大魏宫廷】两百五十名禁卫的【大魏宫廷】宫籍。

  然而,禁卫并非县兵,哪里是【大魏宫廷】随随便便就能补充的【大魏宫廷】,所以说,单单这件事,就足够冯卢头疼一阵子了。

  当日的【大魏宫廷】傍晚,襄王弘璟的【大魏宫廷】宗卫长梁旭,来到了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书房。

  他对襄王弘璟说道:“殿下,卑职查到了,宫内的【大魏宫廷】确有一个曲的【大魏宫廷】禁卫被外调,不过具体调往何地,却不清楚。……另外,卑职还得知一件事,今日有人看到一名叫做「戚贵」的【大魏宫廷】宫内太监,孤身一人从宫外返回,衣衫褴褛,颇为狼狈……”

  “戚贵?那是【大魏宫廷】谁?”襄王弘璟疑惑地问道。

  “卑职已调查过,戚贵乃是【大魏宫廷】内侍监「西监」的【大魏宫廷】太监,是【大魏宫廷】大太监冯卢的【大魏宫廷】下属。”梁旭低声说道。

  “王皇后的【大魏宫廷】人么?”襄王弘璟眼眸中闪过几丝异色,似笑非笑地说道:“让我来猜测一二,唔,这个戚贵,受王皇后之命,带着那一个曲的【大魏宫廷】禁卫离城,前往封丘诛杀曲梁侯司马颂,但是【大魏宫廷】中途出了变故,那些禁卫死得七七八八,只剩下戚贵自己灰溜溜地逃回来了……”

  不得不说,他这番猜测虽然与事实有些出入,但也相差不远了。

  在敲着书桌沉思了片刻后,襄王弘璟似笑非笑地说道:“果然,这其中有点蹊跷……”

  说罢,他站起身来,沉声说道:“梁旭,随本王到「六尚」走一遭。”

  “六尚?”

  “啊,本王……想查一些事。”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开天录  努努书坊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努努书坊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大魏宫廷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房贷计算器  都市之神帝驾到  都市奇门医圣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