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66章:改变
  『PS:加更活动?唔,除非诸位书友将手中的【大魏宫廷】票票丢过来,让这本书进历史频道前三,嘿嘿。一直都是【大魏宫廷】第四、第五、第六,就差那么一点啊……』

  ————以下正文————

  十月初十清晨,一名来自皇宫的【大魏宫廷】宦官,改头换面造访了雍王府,见到了目前在雍王府主持大局的【大魏宫廷】幕僚张启功。

  片刻后,张启功亲自将这位宦官送至了府门外,在不动声色地塞上一封银子后,委婉地说道:“日后,还请公公多多照看。”

  那名宦官假意客套了几句,最后心满意足地带着那封银子乘坐马车离来了。

  “还有最后一日……么?”

  看着那辆马车离去,张启功凝起了眉头。

  忽然,他感觉身边多了一人,转头一瞧,这才发现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周悦。

  “是【大魏宫廷】宫里的【大魏宫廷】人?”周悦询问道。

  张启功点了点头,解释道:“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公公。”

  周悦微微皱了皱眉,问道:“是【大魏宫廷】童宪的【大魏宫廷】人,还是【大魏宫廷】冯卢的【大魏宫廷】人?”

  他很清楚,内侍监有两位大太监,且两人所代表的【大魏宫廷】势力是【大魏宫廷】不同的【大魏宫廷】。

  “应该是【大魏宫廷】冯卢的【大魏宫廷】人。”张启功微皱着眉头说道:“童宪乃陛下的【大魏宫廷】心腹,这时候按理来说是【大魏宫廷】不会派人前来提醒的【大魏宫廷】。”

  周悦愣了愣,随即表情古怪地说道:“难道在陛下眼里,这也算是【大魏宫廷】一种考验么?”

  说罢,他见张启功转头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大魏宫廷】失言,咳嗽一声岔开话题道:“殿下还是【大魏宫廷】不肯出书房,先生有何主意?”

  张启功沉思了片刻,说道:“让在下与殿下好好聊聊吧。”

  说罢,他转身走入了府内,周悦快步跟上。

  片刻后,张启功便来到了府内的【大魏宫廷】书房,只见在书房外的【大魏宫廷】庭院里,站满了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宗卫们,还有府上的【大魏宫廷】府卫、家仆们,只见这些人满脸忧愁,长吁短叹。

  “让在下与殿下好生谈谈,尔等且退下吧。”张启功吩咐道。

  听闻此言,庭院内的【大魏宫廷】诸人皆转头看向宗卫长周悦,见后者点头,遂陆陆续续离开了庭院。

  见此,张启功迈步走上台阶,推开书房的【大魏宫廷】门扉,迈步走了进去。

  只见在书房内,雍王弘誉携抱着一只酒坛,正处于半睡半醒的【大魏宫廷】状态,骤然间,他感到面前一阵刺亮,这才意识到又有人闯入了书房。

  “出去。”雍王弘誉用手遮在眼前,低声呵斥道。

  张启功视若无睹,站在雍王弘誉面前,淡然说道:“殿下,闹了这许多日,您也该闹够了吧?”

  说罢,他转头打量着书房内,见书房内但凡可以被破坏的【大魏宫廷】物什一概被破坏,致使满地狼藉,他微微摇了摇头。

  此时,雍王弘誉已逐渐适应了屋外的【大魏宫廷】照射进来的【大魏宫廷】光亮,只是【大魏宫廷】用冷漠的【大魏宫廷】眼神看着张启功。

  见此,张启功遂用脚在地上拨划了几下,将一些酒坛的【大魏宫廷】碎片扫到一旁,随即就地坐了下来,轻松地说道:“这十几天,朝中格局大变……”

  “我不想听这些。”雍王弘誉当即打断道。

  听闻此言,张启功笑了笑,说道:“听不听,那是【大魏宫廷】殿下的【大魏宫廷】事,但在下必须讲,因为这是【大魏宫廷】在下身为幕僚的【大魏宫廷】职责。”

  说罢,他就要张口继续方才的【大魏宫廷】话题,却见雍王弘誉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不是【大魏宫廷】了,出去吧。”

  张启功闻言也不动怒,点了点头,随即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似自言自语地说道:“看来在下得寻下家了,要不去阳翟看看好了……”

  听闻「阳翟」二字,雍王弘誉面色顿变,寒声说道:“你要投奔赵弘璟?!”

  张启功闻言笑道:“雍王殿下方才不是【大魏宫廷】已将张某逐出王府了么?既然如此,张某就是【大魏宫廷】自由身了,当然是【大魏宫廷】想投奔谁,就投奔谁……说起来,襄王弘璟当日的【大魏宫廷】手段,张某还是【大魏宫廷】有些佩服的【大魏宫廷】。”

  “你敢?!”雍王弘誉寒声喝道。

  张启功淡淡一笑,拱手作揖道:“雍王殿下珍重,或许下次再见面时,张某就是【大魏宫廷】雍王殿下的【大魏宫廷】敌人了。”

  说罢,他转身作势要走。

  “站住!”雍王弘誉喝止了张启功,在深深看了几眼后者后,仿佛妥协般说道:“本王收回方才的【大魏宫廷】话。”

  听闻此言,张启功微微一笑,回到原来的【大魏宫廷】位置坐下,开口说道:“既然殿下恢复了在下的【大魏宫廷】幕僚职务,那么在下就得履行作为幕僚的【大魏宫廷】职责……”说着,他便开始讲述近十几日朝中的【大魏宫廷】变化,气得雍王弘誉恨不得将怀中的【大魏宫廷】空坛丢在这家伙的【大魏宫廷】脑袋上。

  然而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张启功开口的【大魏宫廷】第一句话,就牵动了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心神:“……赵弘礼,离开大梁了。”

  “……”

  听到这句话,雍王弘誉张了张嘴,随即怅然叹了口气:“是【大魏宫廷】嘛……自记事起到如今,我与他斗了二十几年,想不到最后,居然会是【大魏宫廷】以这种方式结束……他去哪了?”

  “据说去了陈留。”

  “……”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脸庞顿时绷了起来,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眼神亦变得锐利了几分,但是【大魏宫廷】一眨眼之后,他又恢复到了之前那颓废的【大魏宫廷】模样,苦涩问道:“是【大魏宫廷】去了陈留施氏么?”

  “应该是【大魏宫廷】。”张启功平静地说道。

  雍王弘誉沉默了片刻,随即问道:“那日之后,陈留施氏……有何反应?”

  “大爷(施融)这几日隔三差五便来府上求见,至于二爷(施奋)与三爷(施亮),对殿下似乎有些意见……”

  “是【大魏宫廷】嘛。”雍王弘誉自嘲道:“是【大魏宫廷】因为我不曾出席母妃的【大魏宫廷】丧事?”

  『母……妃?』

  张启功微微一愣,随即迅速接话道:“多半是【大魏宫廷】了。”

  雍王弘誉眼中闪过阵阵痛苦之色。

  他哪里是【大魏宫廷】不想出席施贵妃的【大魏宫廷】丧事,他只是【大魏宫廷】依旧无法释怀,在施贵妃过世之前的【大魏宫廷】那一幕,每每回想到‘母亲’捧着长皇子赵弘礼的【大魏宫廷】脸庞,一边咳血一边哭求「对不住、我的【大魏宫廷】儿」,他就感到心口阵阵紧缩,浑身冒汗,让他难受地喘不过气来。

  “陈留施氏……近几日的【大魏宫廷】处境不好过吧?”雍王弘誉低声喃喃询问道。

  张启功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殿下也知道,世上并无不透风的【大魏宫廷】墙,尤其是【大魏宫廷】宫内的【大魏宫廷】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事发之后,陈留施氏的【大魏宫廷】处境难免就变得有些微妙,想来大爷(施融)这些日子频繁拜访府邸,也是【大魏宫廷】希望能尽量弥补……”

  “……”

  雍王弘誉沉默着,一言不发。

  陈留施氏,在过去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鼎力支持者,亦是【大魏宫廷】雍王党的【大魏宫廷】绝对核心世族,其次才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妻族「酸枣崔氏」,但前些日子因为襄王赵弘璟揭穿雍王弘誉其实是【大魏宫廷】王皇后所生之子后,陈留施氏在雍王党的【大魏宫廷】地位便变得有些微妙,虽然不能说是【大魏宫廷】一落千丈,但也不像以往那样声誉兴隆。

  毕竟这个时代还是【大魏宫廷】相当看重「亲份」的【大魏宫廷】。

  想了想,雍王弘誉沉声说道:“叫周悦派人将大舅请来府上吃酒,我看谁敢再嚼舌根!”

  张启功闻言微微一笑,说道:“这事并不着急,当务之急在于,殿下您对那个位置,是【大魏宫廷】否还心存念想。”

  雍王弘誉闻言面色一滞,随即脸上露出几许茫然之色。

  在他的【大魏宫廷】记忆中,自记事之后,施贵妃便开始对他灌输着「取代东宫太子」、「成为大魏君王」的【大魏宫廷】想法,不可否认他也雄心壮志,但归根到底,他「想要成为大魏的【大魏宫廷】君王」的【大魏宫廷】想法,却是【大魏宫廷】受到施贵妃的【大魏宫廷】熏陶,并且其本质,是【大魏宫廷】为了让母亲成为「整个大魏最贵不可言的【大魏宫廷】女人」。

  可如今发生了这种变故,雍王弘誉心中也颇为迷茫,就仿佛失去了人生的【大魏宫廷】目标。

  见雍王弘誉不说话,张启功也不催促。

  足足等了有一炷香工夫,就见雍王弘誉幽幽说道:“除了那个位子,我还剩下什么?”说罢,他舔了舔嘴唇,低沉地说道:“待等我坐上那个位置,想来就再没有人,能阻止我将赵弘璟大卸八块了吧?”

  听着雍王弘誉那杀机深沉的【大魏宫廷】话语,张启功低了低头,轻声说道:“只要您成为……制定「规矩」的【大魏宫廷】人”

  “很好、很好。”

  手扶着墙壁,雍王弘誉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眼睛发直,喃喃说道:“成为制定规矩的【大魏宫廷】人……今后,由我来制定规矩!”

  “……”瞥了一眼雍王弘誉,瞧见那双冷漠而毫无波动的【大魏宫廷】目光,纵使张启功都微微感觉后脊一寒,下意识地低下头。

  但随即,他心底便又泛起阵阵莫名的【大魏宫廷】兴奋。

  相比较以往,张启功感觉今日的【大魏宫廷】自家殿下,终于具备了作为君王的【大魏宫廷】威势,叫人不敢直视。

  当日,陈留施氏的【大魏宫廷】大爷施融,受邀来到了雍王府。

  当看到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亲自接见他时,施融又是【大魏宫廷】激动、又是【大魏宫廷】忐忑。

  毕竟,虽然当年他们乃是【大魏宫廷】舅舅与外甥的【大魏宫廷】亲份,关系极为亲近,但如今发生了那样的【大魏宫廷】事,谁还能保证陈留施氏仍然能够得到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重用呢?

  但没想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却坦率地说道:“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大魏宫廷】事,母妃依旧是【大魏宫廷】母妃,你依旧是【大魏宫廷】我的【大魏宫廷】舅舅,只要本王还在,陈留施氏就不会衰败!……前些日子,我痛心疾首,不敢面对母妃的【大魏宫廷】过世,故而不曾出面,还请舅舅莫要见怪,日后,我会日日供奉母亲的【大魏宫廷】灵位,向她乞求原谅。”

  施融感动地无以复加——雍王弘誉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夫复何求?

  “舅舅且在府上稍歇,待我入宫一趟,回来与舅舅喝酒。”拉着施融的【大魏宫廷】手,雍王弘誉笑着说道。

  “入宫?”施融微微一愣,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古怪,但没敢细问。

  正如施融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雍王弘誉今日入宫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前往凤仪殿,见一见那位王皇后。

  那位,他的【大魏宫廷】亲生母亲。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凡人修仙传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三寸人间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房贷计算器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