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73章:决意
  『PS:这是【大魏宫廷】昨天第二更。另外,回上海了,听说附近的【大魏宫廷】大众这两天在办展览,还有波多野O衣。想准备明天去看看,当然,我是【大魏宫廷】去看车子的【大魏宫廷】……』

  ————以下正文————

  “弘润,你好好考虑吧。”

  可能是【大魏宫廷】感觉无法说动赵弘润,赵弘璟暂时并未挑明此番的【大魏宫廷】来意,不过也没有离去,说是【大魏宫廷】想在商水县居住一阵子。

  因此,赵弘润便召来了宗卫种招,让后者帮忙安排赵弘璟的【大魏宫廷】住所,顺带对后者采取半监视、半软禁的【大魏宫廷】态度。

  待等赵弘璟离开之后,赵弘润独自一人坐在书房,手捧着雍王弘誉那封书信,细细琢磨着,仿佛想从中推敲出雍王弘誉此番邀请他前往大梁的【大魏宫廷】用意。

  大概过了一炷香工夫,介子鸱与温崎迈步来到了书房,后者晒笑着说道:“怎么?那位阳翟王邀殿下共同起兵谋反?”

  坐在书房内的【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有刚刚迈步走入屋内的【大魏宫廷】介子鸱,皆颇为无语地看了一眼温崎,然而后者却表情怪异地说道:“怎么?温某说得不对?”

  听闻此言,赵弘润与介子鸱哑口无言。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温崎说得还真没有错。

  在微微摇了摇头后,介子鸱走到赵弘润面前,问道:“殿下放他走了?”

  赵弘润当然知道介子鸱口中的【大魏宫廷】他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谁,闻言摇摇头说道:“他很识趣,知道我不会轻易放他离去,便假称欲在府上暂住几日,故而我也就没有与他撕破脸皮。”

  的【大魏宫廷】确,既然猜到赵弘璟此番前来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了策反他,一同对抗雍王弘誉,一心希望魏国强盛、不希望国家出现内乱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又怎么会轻易放走赵弘璟这个「祸乱分子」?

  倘若方才赵弘璟想要强行离开的【大魏宫廷】话,搞不好赵弘润真会与他撕破脸皮,将其软禁起来。

  但不得不说,赵弘璟非常识趣,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说,他非常笃定,仿佛根本不担心赵弘润会将他送到雍王弘誉手中。

  “关键,还是【大魏宫廷】在大梁那边……”介子鸱在思忖半响后,斟酌着说了一句大实话。

  这所谓的【大魏宫廷】「关键」,即是【大魏宫廷】指雍王弘誉对待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态度,或者往大了说,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对待外封的【大魏宫廷】诸兄弟的【大魏宫廷】态度。

  拿赵弘润举例子,想当年赵弘润还在大梁时,雍王弘誉曾许下种种承诺、给予种种暗示,以至于当时赵弘润放心地离开了大梁。

  没想到赵弘润离开大梁的【大魏宫廷】这一年多来,雍王弘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合了朝廷与禁卫,摆出一副「中央集权」的【大魏宫廷】架势,迅速将曾经各皇子执掌的【大魏宫廷】部府、司署牢牢捏在手中,去年年末的【大魏宫廷】时候,甚至于还夺取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冶造局与兵铸局。

  似这般与当初的【大魏宫廷】承诺背道而驰的【大魏宫廷】行为,让赵弘润难免有种受骗上当的【大魏宫廷】感觉。

  如今他回想起来,当年大梁最后爆出他的【大魏宫廷】谣言,隐约也有点问题。

  那是【大魏宫廷】在赵弘礼离开大梁、朝野除他肃王赵弘润外再无可阻止雍王弘誉上位的【大魏宫廷】时候,期间大梁城内传出了「肃王恋栈不去、欲与雍王争位」的【大魏宫廷】谣言。

  因为这则谣言,雍王弘誉还特地请赵弘润到府详谈,甚至于推心置腹般想要将权柄交给赵弘润,只要后者应下对皇位存有念想。

  当时赵弘润被雍王弘誉那一番推心置腹的【大魏宫廷】话所说动,当场许下承诺,并按照承诺,在三日后离开了大梁,返回商水邑居住。

  现在仔细想想,赵弘润怀疑那则谣言恐怕并非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传出来的【大魏宫廷】,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为了让他主动离开大梁,故而假借萧氏余孽名义耍弄的【大魏宫廷】手段——以谣言逼走他赵润,使雍王弘誉在大梁一人独大,这对于一心要挑起魏国内乱的【大魏宫廷】萧鸾来说有什么好处?

  若果真是【大魏宫廷】那萧鸾所为,故意派一拨人假借肃王党贵族的【大魏宫廷】族人,与雍王党贵族发生冲突,挑起双方的【大魏宫廷】矛盾,这不是【大魏宫廷】比一个软趴趴的【大魏宫廷】谣言更有效么?——以萧鸾那种人来说,他根本不会介意将事情闹大。

  但雍王弘誉不同,他会担心事情闹大无法收场,故而采取了比较温和的【大魏宫廷】谣言攻势。

  一想到这件事的【大魏宫廷】可能性,赵弘润心中便隐隐有种「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般的【大魏宫廷】愤懑。

  此时,温崎已经看完了雍王弘誉那封亲笔书信,转头问赵弘润道:“殿下要去大梁么?我琢磨着吧,这事有点……蹊跷。”

  赵弘润默然不语。

  所谓的【大魏宫廷】「共商大事」,雍王弘誉在信中说得很含糊,若从常理推测,最有可能的【大魏宫廷】莫过于登基大典,比如雍王弘誉邀请赵弘润前去一同商议,或者将这件事交给赵弘润主持——若是【大魏宫廷】后者的【大魏宫廷】话,对于外封为王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来说,倒也是【大魏宫廷】一种莫大的【大魏宫廷】荣耀。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璟方才那句「收而杀之」,却始终赵弘润脑海中挥之不去。

  雍王弘誉,果真会对他动手么?

  这个问题若是【大魏宫廷】放在一年多之前,赵弘润多半会付之一笑,但此时此刻,继冶造局、兵铸局前后在雍王弘誉根本不曾打过招呼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就被对方收走之后,赵弘润心中难免也有些犯嘀咕了。

  正因为这样,他才没有立刻将赵弘璟绑上押往大梁——相信后者也是【大魏宫廷】考虑到这一点,才敢大摇大摆地登门拜访,亲自出现在赵弘润面前。

  “在下以为,殿下不应该前往。”介子鸱的【大魏宫廷】说法,与赵弘璟大致相同:“这一年多来,雍王性情大变,与当初判若两人,谁能保证他此番邀请殿下前往大梁,不会是【大魏宫廷】诱杀之策呢?”

  “诱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眼皮跳了跳,难以置信地看着介子鸱,仿佛是【大魏宫廷】不敢相信雍王弘誉有胆量杀他。

  要知道,他可是【大魏宫廷】「肃王赵润」啊,这些年来中原各国间有所传闻,一个「魏公子润」顶起一个魏国,这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谁?说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他肃王赵润啊!

  纵使赵弘润丝毫没有自夸的【大魏宫廷】意思,但也明白自己对于魏国的【大魏宫廷】意义,好比就是【大魏宫廷】「北原十豪」对于韩国、「三天柱」对于楚国,雍王弘誉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杀他吧?

  似乎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心思,介子鸱平静地说出一个词:“功高盖主!”

  “……”赵弘润不由地面色一僵,但眼眸中仍有几丝怀疑。

  见此,介子鸱正色说道:“殿下,您当初功勋盖过国内诸人,至封无可封地步,但是【大魏宫廷】,老陛下却有着「灭宋」的【大魏宫廷】不世武功,这是【大魏宫廷】您尚不能及的【大魏宫廷】。……可雍王呢?”

  听着介子鸱侃侃而谈,赵弘润暗自沉思。

  介子鸱说得没错,当年赵弘润至封无可封的【大魏宫廷】地步,甚至于有些楚人、韩人「只知魏公子润而不知魏王偲」,但他依旧在魏国活得滋润。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老爹魏天子有着「灭宋」的【大魏宫廷】不世武功,在赵弘润得到灭一国的【大魏宫廷】功勋前,他老爹在他面前依旧底气十足。

  再加上当时魏天子因为长年处理政务,身体每况愈下,因此,并不介意自己儿子的【大魏宫廷】锋芒盖过自己。

  但雍王弘誉不同,哪怕他他日作为魏国的【大魏宫廷】新君登基,可他在国内以及国外的【大魏宫廷】威望,却远远不如兄弟肃王赵润,长此以往,必生祸端。

  “……正所谓君子坐不垂堂,殿下在商水,纵使雍王有心暗算也无从施展,可若是【大魏宫廷】到了大梁,那就是【大魏宫廷】任人宰割了。”介子鸱压低声音劝道。

  当晚,赵弘润与王妃芈姜同床歇息。

  待芈姜哄睡儿子赵卫后,回头瞧见自家夫婿头枕双手若有所思,遂好奇地询问起缘由。

  赵弘润也并未瞒着妻子,将雍王的【大魏宫廷】事与芈姜说了一遍,听得芈姜大感惊讶:“雍王?那不是【大魏宫廷】你瞩意的【大魏宫廷】魏君么?”

  赵弘润哑口无言。

  因为正如芈姜所言,雍王弘誉,是【大魏宫廷】他曾经瞩意、看好的【大魏宫廷】人王帝主,他曾经相信,若是【大魏宫廷】雍王的【大魏宫廷】话,必定能带领魏国变得愈发强盛。

  但是【大魏宫廷】这一年余载,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所作所为却让赵弘润有些失望。

  这份失望,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雍王弘誉损害了他的【大魏宫廷】利益,而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觉得,雍王弘誉的【大魏宫廷】举措太着急了。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操之过急。

  刚刚巩固了太子的【大魏宫廷】地位,还未登基,便已想着约束诸位外封的【大魏宫廷】兄弟,甚至于收回这些兄弟手中的【大魏宫廷】权利,这确实操之过急了。

  而更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去年年末收回冶造局、兵铸局时,他甚至没有提前与赵弘润打过招呼。

  这让赵弘润颇感心凉。

  但赵弘润忍了下来,原因就像芈姜方才无意道破的【大魏宫廷】事实摹敬笪汗ⅰ壳样:雍王,那是【大魏宫廷】他选择推荐的【大魏宫廷】魏君。

  正因为有这层关系在,偶尔有旁人提及这件事时给赵弘润抱不平,他还得反过来为雍王开脱——当然就算赵弘璟调侃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那样,这一番开脱,显然是【大魏宫廷】言不由衷的【大魏宫廷】。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他也没有办法啊。

  难道要他承认,当初确实是【大魏宫廷】他看走了眼?

  『……当真,是【大魏宫廷】我看走了眼?』

  这个问题,赵弘润思考了足足一宿。

  次日,赵弘润将介子鸱、温崎叫到了书房,对他们说道:“我决定赴约。”

  听闻此言,介子鸱与温崎面色大变。

  反而还没等他们开口相劝,便见赵弘润抬手阻止了他们,正色说道:“我早该去一趟大梁……只不过这一年多来,我始终不曾正视这件事。……此次正好借这机会,让我前往大梁,用我这双眼睛亲眼去看看,如今在大梁手握大权的【大魏宫廷】雍王,是【大魏宫廷】否还是【大魏宫廷】我心中那位瞩意的【大魏宫廷】君王人选。”

  温崎闻言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介子鸱伸手拦下。

  见此,温崎奇怪地看了一眼后者,却发现,介子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家殿下的【大魏宫廷】背影,目光神采奕奕。

  好似在……强忍着激动?

  洪德二十五年正月中旬,赵弘润带着王妃芈姜与长子赵卫,在几名宗卫与肃王卫的【大魏宫廷】保护下,前往大梁。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深渊主宰  都市之神帝驾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正道潜龙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笔趣阁  凡人修仙传  贞观帝师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圣墟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