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381章:夜探皇宫

第1381章:夜探皇宫

  当晚,鸦五记下了宫内的【大魏宫廷】大致建筑位置,抹黑朝着甘露殿的【大魏宫廷】位置潜入。○ ◇番茄小□说网  `

  虽然宫内防守森严,但却也难不倒一名堪称会飞檐走壁的【大魏宫廷】青鸦众翘楚,就比如,胆大心细的【大魏宫廷】鸦五索性爬上宫内某处庭院的【大魏宫廷】围墙,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前进。

  而在圆墙的【大魏宫廷】下方,赫然有一队禁卫手持利刃戒严着,这些人,丝毫没有发觉有人从背后不到一丈远的【大魏宫廷】位置悄然而过。

  然而,待等越发靠近甘露殿的【大魏宫廷】位置时,纵使鸦五的【大魏宫廷】身手再敏捷,也是【大魏宫廷】没办法再靠近了,因为不知何时起,四周到处都是【大魏宫廷】值守的【大魏宫廷】禁卫、巡逻的【大魏宫廷】禁卫,那些在宫内石灯照拂下人影憧憧的【大魏宫廷】禁卫,就连鸦五也感觉头皮发麻、心惊肉跳。

  也难怪,毕竟这里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皇宫,他只有一个人,而那些禁卫却不知多多少,这要是【大魏宫廷】万一被这些禁卫察觉,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尤其当鸦五发现这些禁卫的【大魏宫廷】腰间还挂着一具手弩时,他就越发胆战心惊了。

  不过一想到高括的【大魏宫廷】嘱咐、某位肃王殿下的【大魏宫廷】器重,鸦五深吸一口气,准备冒一冒险。

  不知等待了多久,有一队禁卫刚好经过鸦五躲藏的【大魏宫廷】假山后头,鸦五瞧准这队禁卫的【大魏宫廷】最后一人,闪出身形,一把捂住对方的【大魏宫廷】口鼻,同时右手手掌在对方后脑迅猛地敲击了一下。

  顿时间,那名禁卫全身瘫软了下来,被鸦五拖到假山内,拔掉了身上的【大魏宫廷】甲胄。

  由于这些禁卫的【大魏宫廷】甲胄,皆是【大魏宫廷】冶造局打造,款式与商水军的【大魏宫廷】甲胄非常相似,因此曾经也多次假扮商水军的【大魏宫廷】鸦五很快就换上了甲胄,提起那把长戈,在小心瞧了瞧四周后,便坦然地走了出去。

  鸦五没敢去跟上那队禁卫,毕竟在他看来,既然是【大魏宫廷】一个队伍的【大魏宫廷】禁卫,彼此多少是【大魏宫廷】熟悉的【大魏宫廷】,说不定他一露面就会暴露。

  每过多久,又有一队禁卫经过假山附近,鸦五瞧准机会,再次向队伍最后一名禁卫动手,在击昏了后者后,他随便将那名禁卫拖到假山内,紧步就跟上了这队禁卫。

  不得不说,鸦五的【大魏宫廷】身手的【大魏宫廷】确利索,两次动手,两队禁卫都不曾察觉,甚至于后面那队禁卫,甚至不知他们队伍里最后的【大魏宫廷】一名同伴已经被掉了包。

  跟在那队禁卫中,鸦五刻意压低了头盔,一边跟上前面的【大魏宫廷】禁卫,一边四下打量周边的【大魏宫廷】情况。

  他心惊肉跳的【大魏宫廷】发现,在这附近巡逻的【大魏宫廷】禁卫恐怕不止几十队,而驻守的【大魏宫廷】禁卫更是【大魏宫廷】不知几凡,想要悄无声息地潜近甘露殿,当真是【大魏宫廷】难如登天。

  不过鸦五的【大魏宫廷】运气似乎不错,因为他所在的【大魏宫廷】这队禁卫,眼下正朝着甘露殿的【大魏宫廷】方向前进至少那名刘公公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指的【大魏宫廷】这个方向。

  然而还未等鸦五庆幸多久,走在前面的【大魏宫廷】禁卫队率忽然一个转身,折转了方向。

  见此,鸦五心下大惊,眼瞅着甘露殿就在远处,他咬了咬牙,索性继续朝前走去。

  但很遗憾,那名禁卫队率注意到了他,没好气地在几丈外说道:“喂,田三儿,你去哪?回去了。”

  “啊?”为了尽量防止被人看穿,鸦五含糊不清地说道:“诶?不继续往前了么?”

  此刻,他的【大魏宫廷】心砰砰直跳,毕竟一旦被那名禁卫队率揭穿身份,他绝对没办法活着离开这皇宫。

  幸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名禁卫队率并没有因为鸦五含糊不清的【大魏宫廷】嗓音而起因,没好气地说道:“跟你说过几次了,前面是【大魏宫廷】甘露殿,有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把守,我等不得擅自靠近。你要是【大魏宫廷】迷迷糊糊靠近甘露殿,被那些御卫射成筛子,可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

  说罢,他与其余几名禁卫晒笑道:“这小子准是【大魏宫廷】又犯困了。”

  几名禁卫轻声笑了几下,随即,便有一名禁卫压低声音说道:“话说回来,那些御卫可真不是【大魏宫廷】玩意,我记得几个月前,咱们禁卫的【大魏宫廷】几名兄弟大概是【大魏宫廷】当值喝了点酒,误入了甘露殿附近,结果当场被那些御卫射杀……他娘的【大魏宫廷】,事先警告一声能有多费劲?你说句陛下在此安歇,不得惊扰,走错的【大魏宫廷】人不就退回去了么?那帮人倒好……”

  听闻此言,另外一名禁卫也压低声音说道:“你还不懂么?那些御卫本来就看咱们禁卫不顺眼,哪里会管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误入……或许那些人还巴不得你走错,暗中放一支冷箭把你给射死,死后再给你按上一个企图行刺陛下的【大魏宫廷】罪名……”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以为这是【大魏宫廷】哪?”

  见自己手底下的【大魏宫廷】禁卫越说越夸张,那名禁卫队率压低声音喝斥了他们。

  见此,那几名禁卫也只能怏怏地说几句类似待太子继位、看御卫那群混蛋还如何嚣张!的【大魏宫廷】话,跟上了那名禁卫队率。

  而在此期间,鸦五也只能跟着这队禁卫,因为据那名禁卫队率所言,似这般黑灯瞎火地靠近甘露殿,哪怕不被禁卫察觉,也很有可能会被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放冷箭射死倘若果真如此,那可就真的【大魏宫廷】太冤枉了。

  毕竟拱卫司乃魏天子赵元直属的【大魏宫廷】密探兼亲卫,而他们青鸦众则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部下,因此双方的【大魏宫廷】关系是【大魏宫廷】非常好的【大魏宫廷】,就像青鸦众与内侍监东监的【大魏宫廷】关系一样。

  鉴于这种情况,鸦五只能放弃继续潜近甘露殿的【大魏宫廷】打算,跟在这队禁卫身后,希望可以从他们口中在得知一些宫内的【大魏宫廷】情况,只可惜,跟着这群人身后听了将近两个时辰,鸦五只听到这帮人在空闲的【大魏宫廷】时候聊一些关于宫内那些宫女的【大魏宫廷】话题,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大魏宫廷】收获。

  不知过了多久,鸦五忽然听到宫内远处传来一阵喧杂声。

  心知不妙的【大魏宫廷】他,假借尿遁脱离了那队禁卫,赶紧潜藏起来,迅速回到那个刘公公的【大魏宫廷】住处。

  果不其然,在鸦五逃离之后,宫内的【大魏宫廷】防守立刻变得更为森严,原因是【大魏宫廷】那两名被鸦五打晕的【大魏宫廷】禁卫苏醒了过来,虽然被鸦五困住了双手双脚,嘴里也塞上了布条,但他们嘴里仍可发出“呜呜呜”的【大魏宫廷】声音,惊动了碰巧路过的【大魏宫廷】禁卫。

  禁卫在皇宫内被打晕,尤其是【大魏宫廷】其中一名禁卫还被剥下了甲胄,宫内的【大魏宫廷】禁卫们自然明白事情的【大魏宫廷】严重性,当即采取的【大魏宫廷】戒严,四下搜捕那个胆大包天的【大魏宫廷】贼人。

  好在鸦五机敏,在意识到情况不对后,立马就逃回了那名刘公公的【大魏宫廷】住处,有这名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庇护,总算是【大魏宫廷】没有被那些禁卫抓到。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番已惊动了宫内的【大魏宫廷】禁卫,鸦五短时间内也没办法再设法潜近甘露殿了。

  早知道就把那两个家伙给宰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暴露……

  郁闷之余,鸦五心下暗暗想道。

  不过其实他也明白,就算他那时宰了那两名禁卫,待等天亮,他还是【大魏宫廷】会暴露。

  见继续留在宫内已无济于事,鸦五索性决定离宫,将所知的【大魏宫廷】情况先禀报肃王赵弘润。

  次日天蒙蒙亮,鸦五便在刘公公这名采办太监的【大魏宫廷】掩护下,顺利离开了皇宫。

  离开皇宫后,他仔细检查了自己身后,在确定没有暗哨跟随后,这才径直来到了肃王府的【大魏宫廷】后门,那里自有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同伴为他打开后门。

  进入王府,找到宗卫高括,鸦五将昨晚的【大魏宫廷】见闻大致说了一下。

  高括听了之后,当机立断地来到了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寝居,在门外唤道:“雀夫人,青鸦有紧急消息,需当面呈禀殿下。”

  雀夫人,也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侍妾赵雀,刺客出身的【大魏宫廷】她对于些许动静颇为敏锐,在听到高括的【大魏宫廷】呼唤后,便将睡得深沉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唤了起来。

  片刻之后,赵弘润带着几分困意走出了寝居,将高括与鸦五带到了书房。

  在书房内,鸦五将昨晚的【大魏宫廷】所见所闻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赵弘润,只听得后者频频皱眉。

  因为据鸦五口述的【大魏宫廷】这些情报,宫内分明已被太子弘誉所掌的【大魏宫廷】禁卫控制,就连他父皇,亦变相被太子弘誉所软禁虽然鸦五也提及,甘露殿仍在拱卫司御卫的【大魏宫廷】控制下,但那并不代表什么。

  太子弘誉手中有十万禁卫,拱卫司的【大魏宫廷】御卫才多少人?

  若真前者果真要软禁他们父皇、包围甘露殿,就目前的【大魏宫廷】情况看来,随随便便就能办到。

  赵弘润宁可相信,太子弘誉之所以并没有直接叫禁卫软禁他们父皇,只是【大魏宫廷】为了给后者留点颜面,或者彼此达成了什么默契。

  否则要是【大魏宫廷】禁卫与御卫当真发生冲突,仅寥寥数百人的【大魏宫廷】御卫,哪里会是【大魏宫廷】十万禁卫的【大魏宫廷】对手?

  软禁父皇?居然做到这种程度?

  从高括手中接过一杯清茶喝了两口,赵弘润定了定神。

  平心而论,他实在无法理解,太子弘誉为何要软禁他们的【大魏宫廷】父皇?要知道,皇位对于太子弘誉来说,已经是【大魏宫廷】唾手可得之物,后者何必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大魏宫廷】事?

  不知过了多久,赵弘润放下茶盏,迈步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大魏宫廷】雪景,脑海中忽然响起了赵弘的【大魏宫廷】那句收而杀之。

  ……收而杀之倒未必,但是【大魏宫廷】,想收回兵权,恐怕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

  暗自叹了口气,赵弘润喃喃说道:“手握兵权的【大魏宫廷】兄弟,果真让你这般寝食难安么?”

  半个时辰后,在东宫内,刚刚睡醒的【大魏宫廷】太子弘誉,皱着眉头听着幕僚张启功的【大魏宫廷】禀报。

  “……太子殿下,昨夜有贼子潜入皇宫,打昏了两名禁卫,还剥下了其中一名禁卫的【大魏宫廷】衣甲,想来是【大魏宫廷】有意假扮禁卫探查些什么。”

  “好大胆的【大魏宫廷】贼人,可曾抓获?”太子弘誉问道。

  张启功摇了摇头,说道:“禁卫们封锁了皇宫,搜查了三个时辰,却找寻不到那贼人的【大魏宫廷】下落……从仅仅只有一名禁卫被剥下衣甲来推断,昨晚的【大魏宫廷】贼子只有一人。……眼下大梁城内,有这等本事的【大魏宫廷】,恐怕就只有……肃王的【大魏宫廷】青鸦。”

  “……”

  看着张启功那肃然的【大魏宫廷】神色,太子弘誉亦是【大魏宫廷】面色凝重。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深渊主宰  笔趣阁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魏宫廷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贞观帝师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正道潜龙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修真聊天群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