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章:太子赵润 二合一

第1章:太子赵润 二合一

  洪德二十五年二月十九日的【大魏宫廷】黄昏,魏天子毫无预兆地于甘露殿发布诏令,册立八子赵润为太子。

  这件事,并未在大梁的【大魏宫廷】官场引起多大的【大魏宫廷】反应,一来是【大魏宫廷】在目前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唯有肃王赵润有能力出面主持局面,二来,肃王赵润在暂时接管了镇反军、庆王军、禁卫军、北一军、山阳军等几支军队后,其实已等同于控制了整个局面。

  当然,在所难免有一撮人在背地里说赵弘润的【大魏宫廷】闲话:明明当初信誓旦旦地表示不欲争位,可如今,还不是【大魏宫廷】当了太子?

  只可惜,这样的【大魏宫廷】言论根本无法撼动「肃王上位」的【大魏宫廷】大势,至少在大梁,城内的【大魏宫廷】魏人对于肃王上位一事几乎没有任何反对的【大魏宫廷】意思,相反极为支持。

  这也难怪,毕竟「肃王赵润」在民间的【大魏宫廷】声誉向来是【大魏宫廷】极好的【大魏宫廷】,尤其是【大魏宫廷】在他逐渐改变了原本对待国内贵族的【大魏宫廷】态度后,他在贵族圈子里的【大魏宫廷】支持度亦大为增涨,想来唯一要担心的【大魏宫廷】,只有那些曾经公然对肃王赵弘润表现过不满的【大魏宫廷】一小撮人。

  比如说,上将军府的【大魏宫廷】府正晁立栋。

  这个晁立栋,出身于与泫氏王氏(即原郑城王氏)存在联姻的【大魏宫廷】家族「晁氏」,但在长皇子赵弘礼退出夺嫡后,他并没有像其他很多王氏子弟那样转投桓王赵弘宣,而是【大魏宫廷】投奔了太子弘誉。

  也正因为这样,纵使长皇子赵弘礼淡出朝野之后,晁立栋依旧还是【大魏宫廷】能稳稳当当地坐上上将军府府正的【大魏宫廷】位置,虽然在太子弘誉摄政时期,上将军府的【大魏宫廷】职权实际上已经被极大的【大魏宫廷】削弱,那所谓的【大魏宫廷】「上将军供奉」,其实就是【大魏宫廷】太子弘誉让百里跋、徐殷、朱亥等大将军养老的【大魏宫廷】地方。

  而今日,待等朝廷颁布了「册立八皇子赵润为太子」的【大魏宫廷】诏令,别说晁立栋自己面如死灰,曾经那些与他关系还不错的【大魏宫廷】朝臣,也纷纷与这位上将军府府正断绝了来往。

  只要是【大魏宫廷】在大梁,谁不知道上将军府的【大魏宫廷】府正晁立栋,曾因为挑衅肃王赵润而被后者一脚踹下城内的【大魏宫廷】河渠?

  正因为这样,有些曾经与晁立栋关系不合的【大魏宫廷】官员们,心下亦在暗暗冷笑:肃王上位,你(晁立栋)还想有好日子过?

  其实不只是【大魏宫廷】晁立栋,比如像太子弘誉先前破格提拔的【大魏宫廷】吏部尚书郑图、兵部尚书陶嵇、吏部尚书杨宜,此时在家中亦是【大魏宫廷】坐立不安,心中想着:要不然,咱们自己识相点退下来,免得到时候被那位新太子一脚踹下来,于颜面上不好看。

  这也难怪,毕竟那位新太子,曾经的【大魏宫廷】肃王赵润,那可是【大魏宫廷】一位无法无天、我行我素的【大魏宫廷】主。

  于是【大魏宫廷】乎,这三位朝中的【大魏宫廷】尚书大人,赶紧向垂拱殿递上辞表——当然,他们递上辞表并非是【大魏宫廷】真心想要辞官,而是【大魏宫廷】为了向那位新任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表明态度,表示自己的【大魏宫廷】去留全凭那位太子殿下做主,他们不敢有任何怨言。

  至于心底嘛,虽然明知不太可能,但他们当然也希望自己能留任,毕竟那可是【大魏宫廷】六部尚书之职。

  然而很不凑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几位注定要患得患失一阵子,因为眼下的【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确切地说应该是【大魏宫廷】太子弘润,暂时可没工夫理睬这种事。

  这不,在当日的【大魏宫廷】黄昏,大太监童宪便带着内侍监的【大魏宫廷】一大帮太监与宫女冲到肃王府,准备为这位新任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量体裁衣,缝制储君的【大魏宫廷】衣袍。

  本来嘛,这种事不需要那么急,因为按照往常,会等到朝廷、内侍监以及新任太子三方都做足了充分准备后,才会让新任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于早朝亮相。

  主要还是【大魏宫廷】内侍监这边的【大魏宫廷】准备。

  但魏天子生怕儿子赵弘润在答应此时后突然反悔,因此急急忙忙就对外公布了那则诏令,这意味着明日的【大魏宫廷】早朝赵弘润必须以「太子储君」的【大魏宫廷】新身份出席,也意味着内侍监必须在今夜抢工赶制这位新太子的【大魏宫廷】衣袍。

  而对此,赵弘润也不了解,因此,当他回到肃王府后不久,看到童宪领着一大帮人杀到府上,却也有些傻眼。

  只见在肃王府的【大魏宫廷】书房内,在卫骄、吕牧等宗卫们忍俊不禁的【大魏宫廷】注视下,赵弘润像是【大魏宫廷】一个木偶般被迫站在原地,被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们上下其手,咳,是【大魏宫廷】量体裁衣。

  而在书房的【大魏宫廷】外面,那些内造局的【大魏宫廷】太监们,仿佛是【大魏宫廷】将整个内造局都搬到了肃王府,神色肃穆,飞快地为这位新太子殿下缝制太子衣袍,论激烈程度,简直不亚于战场。

  “童公公,有必要这么赶么?”

  在那些小太监量好了尺寸后,赵弘润抽暇无奈地对大太监童宪说道。

  可怜他昨日独自在六王叔赵元俼的【大魏宫廷】灵庙中喝了一宿的【大魏宫廷】酒,这会儿正是【大魏宫廷】宿醉的【大魏宫廷】时候,头昏脑涨的【大魏宫廷】,正想着回府好好睡上一觉。

  童宪闻言微微一笑,自然不敢说出这是【大魏宫廷】「你父皇怕你反悔」的【大魏宫廷】大实话,避重就轻地解释道:“肃王殿下,不,太子殿下,既然陛下今日已颁布了册立您为太子的【大魏宫廷】诏令,按照规矩,太子殿下明日就应该前往皇宫主持早朝,统率朝中百官……如此一来,朝廷也好尽快运作起来。”

  “早朝?”赵弘润的【大魏宫廷】眉梢不由地颤了颤。

  要知道,魏国的【大魏宫廷】早朝,一般是【大魏宫廷】在寅时(3点到4点),而赵弘润,除非是【大魏宫廷】征战在外,否则,这可是【大魏宫廷】一觉要睡到午时(11点到12点)的【大魏宫廷】主,让他寅时起来去皇宫主持早朝?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酷刑。『注:古人作息与现代不同,因为没有那么多娱乐活动,所以一般是【大魏宫廷】晚上七八点就上床睡觉,而早上三四点就起来,天一亮就要开始工作。只是【大魏宫廷】说大部分,不包括那些私生活糜烂的【大魏宫廷】贵族。』

  想到这里,赵弘润心中就暗暗有些打鼓。

  大太监童宪那是【大魏宫廷】什么人,那是【大魏宫廷】跟了魏天子几十年的【大魏宫廷】人,自然一眼就看穿眼前这位太子殿下心中恐怕已隐隐有些后悔,连忙安抚道:“咳,倘若太子殿下起不了那么早,待日后,太子殿下可以延后早朝的【大魏宫廷】时辰……”

  “真的【大魏宫廷】可以么?”赵弘润一脸惊喜地问道。

  大太监童宪堆着笑容连连点头,表示您是【大魏宫廷】太子您说了算。

  其实按照祖例,当然不能擅自更改早朝的【大魏宫廷】时辰,但是【大魏宫廷】嘛,在魏天子看来,只要能把这个儿子哄骗上位,祖例?那是【大魏宫廷】什么?

  “不过明日的【大魏宫廷】早朝,还是【大魏宫廷】得按照原定的【大魏宫廷】时辰……至于日后嘛,太子殿下想要什么时辰就什么时辰。”大太监童宪笑着补充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眨了眨眼睛,试探着问道:“那要是【大魏宫廷】我废弃了早朝的【大魏宫廷】制度呢?反正那也是【大魏宫廷】例行公事对不对?”

  “这个……”童宪脸上泛起几许为难之色,不过在看了一眼赵弘润后,他决定将这个问题丢给宗府那边去头疼:“只要宗府那边对此并无异议。”

  “二伯啊……”

  赵弘润不由地就想到了宗府宗正,也就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二伯赵元俨。

  说实话,他对赵元俨还真有几分畏惧,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后者的【大魏宫廷】权势,而是【大魏宫廷】因为后者那股古板、严肃的【大魏宫廷】认真劲,这就跟他曾经看到礼部官员、尤其是【大魏宫廷】翰林署的【大魏宫廷】官员便掉头就走的【大魏宫廷】原因一样。

  在测量罢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身高腰围等等尺寸后,赵弘润总算地得到了消停。

  而此时,童宪招招手从远处唤来那名看似二十岁左右的【大魏宫廷】小太监,吩咐他们道:“还不向太子殿下行礼问安?”

  闻言,那两名小太监便拱手向赵弘润拜道:“奴婢高力、高和,拜见太子殿下。”

  赵弘润点点头,转头看向童宪:“童公公,这是【大魏宫廷】?”

  童宪笑着说道:“此兄弟二人,乃是【大魏宫廷】老奴手底下的【大魏宫廷】内侍,为人忠心、手脚也勤快,日后太子殿下在宫内,大可使唤他们。”说罢,他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卫宗卫长大人对殿下亦是【大魏宫廷】忠心耿耿,但有些事,宗卫长大人……不合适出面。”

  赵弘润顺着童宪的【大魏宫廷】视线看了一眼卫骄,心中顿时了然了。

  要知道,卫骄作为他的【大魏宫廷】宗卫长,日后那必定是【大魏宫廷】接替如今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执掌宫内禁卫、郎卫的【大魏宫廷】大统领,难道还要前者前后脚跟着他赵弘润到处跑,侍前侍后么?这也太掉价了。

  “原来如此。”

  赵弘润释然地点了点头。

  见此,童宪便板着脸对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说道:“高力、高和,你二人日后就跟着太子殿下吧。……需谨记,日后对太子殿下要忠心不二、尽心伺候。日后有什么事,只需向太子殿下禀报。”

  他这番话,即是【大魏宫廷】暗示高力、高和,同时也是【大魏宫廷】为了向赵弘润以及其他人表明态度,免得到时候有人误会他在赵弘润身边安插亲信,意图不轨。

  对此,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一笑置之,毕竟对于童宪这位尽心伺候了他父皇几十年的【大魏宫廷】老太监,他还是【大魏宫廷】颇为信任的【大魏宫廷】。

  “奴婢遵命。”

  在听了童宪的【大魏宫廷】话后,高力、高和二人心情着实激动。

  辅佐太子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有朝一日待等这位太子殿下登基继位后,他兄弟二人日后可以接替童宪、冯卢二人在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地位,成为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大太监,对于宫内的【大魏宫廷】宦官而言,这即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大魏宫廷】荣誉,同样也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大魏宫廷】权利。

  当然了,前提是【大魏宫廷】小心伺候这位太子殿下,莫要被后者厌烦。

  当晚,待等赵弘润配合完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正准备美滋滋地睡上一觉时,听闻消息的【大魏宫廷】礼部尚书杜宥,亦带着一大帮礼官来到了肃王府,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向赵弘润讲解早朝的【大魏宫廷】仪俗——毕竟首日的【大魏宫廷】早朝,要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这边闹出了什么笑话,虽然朝中百官当面是【大魏宫廷】不会说什么,但传出去还是【大魏宫廷】不好听。

  像「太子失仪」的【大魏宫廷】评价,这要是【大魏宫廷】写到记录储君平日起居的【大魏宫廷】文献记载,这也是【大魏宫廷】一个不小的【大魏宫廷】污点。

  只可惜,赵弘润当时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困了,只是【大魏宫廷】碍于对礼部尚书杜宥的【大魏宫廷】敬畏,不希望这个话痨继续喋喋不休地在耳边念叨,赵弘润强打着精神,神情肃穆地点着头。

  可实际上,礼部尚书杜宥说的【大魏宫廷】那些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就这样直到亥时,赵弘润这才解脱,回到了寝居。

  本来,侍寝的【大魏宫廷】侍妾赵雀还想着自己努力努力,毕竟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女眷,除了目前不在魏国的【大魏宫廷】秦少君外,就只剩下她还未有所动静,因此,不单单沈淑妃那边催得紧,就连她自己也有些着急。

  没想到,还没等她伺候丈夫脱掉衣服,赵弘润早已经一头倒在榻上呼呼睡着了。

  次日大概寅时前后,宗卫长卫骄带着一群宗卫们,便兴匆匆地来到了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寝居前。

  平心而论,今日赵弘润前往皇宫主持早朝,其实并没有宗卫们参与的【大魏宫廷】机会,他们顶多就是【大魏宫廷】把赵弘润护送到皇宫,然后站在大殿前,享受一下作为太子宗卫的【大魏宫廷】待遇——别说宫内的【大魏宫廷】侍卫对待他们必须毕恭毕敬,就连朝中大臣,在见到他们时恐怕也得喊一声「宗卫大人」。

  由于太兴奋,宗卫们愣是【大魏宫廷】一晚上没合眼,一帮兄弟聚在一起,喝了个通宵,于是【大魏宫廷】到了寅时,他们在沐浴更衣后,准点来到了自家殿下的【大魏宫廷】寝居门前准备叫门。

  也是【大魏宫廷】,作为跟随了赵弘润十几年的【大魏宫廷】宗卫们,他们太了解自家殿下了,若是【大魏宫廷】没有人提醒,自家殿下一准睡到午时。

  果不其然,待等卫骄等人前去叫门时,赵弘润果然还在呼呼大睡。

  倒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侍妾赵雀,早就得知自己的【大魏宫廷】男人今日必须前往皇宫主持早朝,早早便醒来,穿上了衣衫,就等着宗卫们前来提醒。

  在将宗卫们请入寝居后,宗卫们眼瞅着在床榻上呼呼大睡的【大魏宫廷】赵弘润,愣是【大魏宫廷】一个都没敢上前。

  开玩笑,这个时候打搅自家殿下,按照后者的【大魏宫廷】脾气,绝对会被记恨的【大魏宫廷】。

  “穆青,要不你去喊吧,反正你不怕。”

  卫骄示意着穆青。

  见此,其余几名宗卫们纷纷附和。

  “我才不要!”穆青连连摇头。

  不可否认,平日里穆青的【大魏宫廷】确经常自己作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知利害分寸——在自家殿下清醒的【大魏宫廷】时候,开玩笑也就开玩笑了,毕竟赵弘润骂了他好几年,也没真把他丢到游马军去拾马粪。可这会儿,明显自家殿下睡眠不足,这会儿把他叫起来,那保准得挨上一脚。

  推来推去,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赵雀唤醒了自己的【大魏宫廷】男人。

  正如宗卫们所料,赵弘润在寅时这个点被唤醒,情绪果然不好,整张脸阴沉地吓人。

  宗卫们暗地里猜测,这也就看在是【大魏宫廷】这位「雀夫人」的【大魏宫廷】份上,倘若换做穆青,恐怕自家殿下早就一脚踹出去了。

  “什么时辰了?”赵弘润醒来后阴沉着脸问道。

  “临近寅时了,殿下。”宗卫长卫骄小心翼翼地回答着,随后连忙又补充了一句:“快到早朝的【大魏宫廷】时辰了。”

  “早朝?哦,对,还有早朝……”

  听闻早朝,赵弘润绷紧的【大魏宫廷】面色稍稍放松了些许,托着额头坐在榻旁。

  从小到大,除非是【大魏宫廷】领兵征战在外时遭遇敌军的【大魏宫廷】夜袭,否则,他有几日是【大魏宫廷】在寅时前后起来的【大魏宫廷】?

  但是【大魏宫廷】没办法,既然他已经承接了太子这个位置,就必须承担起这个位置所肩负的【大魏宫廷】职责。

  接过赵雀递来的【大魏宫廷】湿毛巾擦了一把脸,赵弘润把宗卫们都赶了出去,随即在赵雀的【大魏宫廷】伺候下,换上了昨晚内侍监赶制的【大魏宫廷】太子储君的【大魏宫廷】服饰。

  说实话,太子的【大魏宫廷】服饰,与赵弘润作为肃王时的【大魏宫廷】服饰并没有太大的【大魏宫廷】变化,只不过多了些作为装饰的【大魏宫廷】花纹而已,反倒是【大魏宫廷】那个雕刻着龙纹的【大魏宫廷】玉冠更为惹眼。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己的【大魏宫廷】感觉,至于伺候他穿戴的【大魏宫廷】侍妾赵雀,此时已然把持不住她那张冷艳的【大魏宫廷】面孔,眼眸中神采奕奕,轻咬着嘴唇、媚意盎然,看得赵弘润颇为心动。

  要不是【大魏宫廷】理智还在,他这会儿恐怕早就抱着这位雀夫人上榻了,早朝?谁爱去谁去!

  不过话说回来,心中那份躁动,倒也让赵弘润更加清醒了几分。

  待告别了赵雀后,赵弘润带着宗卫们,乘坐马车前往皇宫。

  其实按照祖例,如今已然是【大魏宫廷】太子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应该从肃王府搬出来,住到皇宫内的【大魏宫廷】东宫去。

  事实上,旧太子弘誉死后,旧太子妃崔氏也已带着她的【大魏宫廷】孩子搬出了东宫,搬回了城内的【大魏宫廷】雍王府——即重新改回这个称呼的【大魏宫廷】原太子府。

  可即便东宫已经空置下来,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不想搬过去,至少,他暂时不想搬过去。

  毕竟旧太子弘誉自焚于锦绣宫一事,对他的【大魏宫廷】触动也很大。

  待等到寅时二刻前后,在大庆殿的【大魏宫廷】正殿宣政殿外,朝中百官早已恭候在此。

  因为今日是【大魏宫廷】太子弘润的【大魏宫廷】首日早朝,因此,朝中百官们早早地就来到了这边,谁也不想首日就给那位新任太子殿下留下一个坏印象——虽然他们也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大魏宫廷】道理,但终归仍心存念想:万一自己能留任呢?

  可是【大魏宫廷】一等等到寅时二刻,还不见那位新任太子殿下前来,恭候在殿外的【大魏宫廷】朝中百官就忍不住私下议论起来。

  就连礼部尚书杜宥,这时也是【大魏宫廷】猛翻白眼,无可奈何:感情他昨晚说了一通,那位殿下是【大魏宫廷】一个字都没听到耳中。

  就在这些官员不禁有些骚乱时,忽见一名官员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连声说道:“太子殿下来了,太子殿下来了!”

  听闻此言,殿外的【大魏宫廷】朝臣们精神一振,在礼部尚书杜宥的【大魏宫廷】示意下,分别列于宣政殿的【大魏宫廷】两旁,恭候着那位太子殿下。

  随着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那位曾经的【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如今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带着一干宗卫们,迈着大步朝着此间走来。

  『总算是【大魏宫廷】来了……』

  礼部尚书杜宥暗自松了口气。

  而此时,赵弘润也已走到宣政殿外,见百官皆位列于殿门外的【大魏宫廷】左右两侧,他遂疑惑地小声嘀咕:“不是【大魏宫廷】说已经是【大魏宫廷】寅时了么?怎么还站在殿外?”

  『……』

  礼部尚书杜宥心中那个气啊。

  就在他正准备小声示意这位太子殿下时,此时在宣政殿外,早已恭候在此的【大魏宫廷】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已迅速来到了赵弘润身后,前者小声说道:“太子殿下,您只管径直入殿即可。”

  赵弘润闻言会意,也没有跟杜宥等朝臣打招呼,领着高力、高和那两名小太监,径直走过朝中两列百官当中的【大魏宫廷】夹道,迈步走入了宣政殿。

  偷偷瞄了一眼殿内,见赵弘润已在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的【大魏宫廷】提醒下走到了殿内那属于东宫太子的【大魏宫廷】位置,礼部尚书杜宥整了整衣冠,回顾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大臣说道:“诸位,我等也入殿吧。”

  殿外朝中百官亦整了整衣冠,神色肃穆地点头。

  随即,在礼部尚书杜宥的【大魏宫廷】带领下,朝中百官依次走入殿内。

  待等所有人都入内,并且站到属于自己的【大魏宫廷】位置后,礼部尚书杜宥沉声说道:“百官觐见太子。”

  说罢,他与所有在场的【大魏宫廷】朝臣一样,面朝着赵弘润拱手行礼,与其余大臣齐声拜道:“臣等,拜见太子殿下!”

  说完,这些朝臣也不起身,直到赵弘润在小太监高力的【大魏宫廷】提醒下,说了一句「诸卿免礼」,以礼部尚书杜宥为首的【大魏宫廷】朝臣们,这才收礼起身。

  此时殿内,一片寂静,朝中百官皆看向赵弘润,而赵弘润,亦逐一打量着他们。

  虽然赵弘润暂时还不能坐上殿内那空悬的【大魏宫廷】王座,但是【大魏宫廷】谁都明白,这不过只是【大魏宫廷】迟早的【大魏宫廷】事罢了——待等这位原肃王殿下适应太子的【大魏宫廷】权利与职务,那位在甘露殿养病的【大魏宫廷】陛下,想来立刻就会将王位传给这位殿下。

  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此刻殿内的【大魏宫廷】朝臣们,给予这位新任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十二分的【大魏宫廷】敬畏与礼遇,哪怕他们看出这位太子殿下此刻似乎有些走神,也没有一个人开口提醒。

  而此时,站在唯一一个距离王座最近的【大魏宫廷】位置,赵弘润打量着满殿的【大魏宫廷】朝臣,心中亦难免有些恍惚。

  而除此以外,他亦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大魏宫廷】压力。

  因为他是【大魏宫廷】太子,是【大魏宫廷】魏国未来的【大魏宫廷】储君,他的【大魏宫廷】决定,将很大程度到影响整个国家,影响国内千千万万的【大魏宫廷】臣民。

  『盛世……么?』

  脑海中闪过一席话,赵弘润深深吸了口气,目视着殿内诸臣,沉声说道:“诸位,开始殿议吧。”

  听着这句沉稳而又带有几分不容反驳语气的【大魏宫廷】话,殿内诸朝臣不由地心中一震,哪怕他们都清楚今日只是【大魏宫廷】走个过场,让他们‘重新认识’一下这位殿下,但此刻听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话,他们亦不由地顺着接了下去。

  “……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圣墟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调教大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三寸人间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神级奶爸  都市之神帝驾到  神级奶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魏宫廷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山东布洛尔  笔趣阁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