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2章:太子赵润 二 二合一

第2章:太子赵润 二 二合一

  由于今日只是【大魏宫廷】例行公事般的【大魏宫廷】早朝,因此,还不到寅时三刻便结束了。

  结束了早朝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在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以及卫骄等宗卫的【大魏宫廷】随同下,来到了文德殿,准备在这里小歇片刻,然后再到垂拱殿处理政务。

  片刻后,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便吩咐尚膳局奉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大魏宫廷】早膳。

  身为太子,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早膳与魏天子相同规格,也不过是【大魏宫廷】一碗粥配八个小菜而已,总体来说看起来偏素偏淡,看起来仿佛还不如民间有钱的【大魏宫廷】人家。

  当然实际上并非如此,比如那碗只有一点点鸡肉丝的【大魏宫廷】粥,那可是【大魏宫廷】尚膳局的【大魏宫廷】人用文火慢慢熬制了两个时辰的【大魏宫廷】粥,粥米不糊,但却根本不需咀嚼,用尚膳局的【大魏宫廷】太监的【大魏宫廷】话说,这样的【大魏宫廷】熬制出来的【大魏宫廷】粥养胃。

  不过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没啥感觉,不经任何咀嚼的【大魏宫廷】东西吃下了肚,他总感觉跟没吃没什么两样。

  用完早膳后,赵弘润并没有在文德殿小歇片刻,而是【大魏宫廷】来到了前殿。

  文德殿的【大魏宫廷】前殿,即是【大魏宫廷】当年他父皇考验他们诸兄弟学识的【大魏宫廷】地方。

  记得那时候,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差不多在这个时候被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叫醒,带着一肚子的【大魏宫廷】起床气来到这座宫殿,纯属敷衍了事地做了一首打油诗,借此发泄被这么早就叫起来的【大魏宫廷】愤懑。

  写完之后,他也没跟他父皇告辞,自顾自就离开了文德殿回文昭阁补觉去了。

  后来听说,他父皇在看到他那首打油诗后勃然大怒,若非当时还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六王兄赵昭代为圆场,搞不好他父皇会立刻派内侍监的【大魏宫廷】太监前往文昭阁抓人。

  『这一晃,已经九年了……』

  看到空空荡荡的【大魏宫廷】前殿,赵弘润仿佛还能看到当年的【大魏宫廷】自己坐在殿内,与其余兄弟一同坐在席中,沉着脸一脸郁闷地盯着这边——他此刻站的【大魏宫廷】地方,即是【大魏宫廷】当年他父皇所在的【大魏宫廷】位置。

  当年诸兄弟俱在,而九年之后,国内宫内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大魏宫廷】事,长皇子赵弘礼退居田园、雍王弘誉自焚于锦绣宫、燕王弘疆外封山阳、睿王弘昭前赴齐国,而他赵弘润,亦不可思议地坐上了太子储君的【大魏宫廷】位置,亏他当年还曾写下「所幸我志不在此」的【大魏宫廷】句子。

  摇了摇头,赵弘润转头对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以及卫骄等宗卫们吩咐道:“走吧,去垂拱殿。”

  “太子殿下不在这里歇息片刻么?”高力关切地问道。

  赵弘润摇了摇头。

  虽然他并不认为自己坐上太子之位有什么值得兴奋的【大魏宫廷】,但由于他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大魏宫廷】事,以至于眼下或多或少稍稍有些兴奋——毕竟那是【大魏宫廷】在垂拱殿处理整个国家政务,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大魏宫廷】一种致命的【大魏宫廷】诱惑,哪怕对于赵弘润亦是【大魏宫廷】如此。

  带着宗卫们与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赵弘润迈出文德殿,在殿外一干禁卫们的【大魏宫廷】目送下,走向前往垂拱殿的【大魏宫廷】路。

  途中,赵弘润还看到了一队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士卒朝着这边指指点点,大呼小叫。

  见到自己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士卒这么没规矩,赵弘润也着实有些尴尬。

  不过暂时没办法,因为目前皇宫还需要商水军这支军队严密保护,原因在于三卫军总统领李钲还未整顿禁卫军——确切地说,是【大魏宫廷】没想去整顿禁卫军,因为当初旧太子弘誉就‘警告’过李钲,这让李钲意识到,待等新君继位,他们这些老人,迟早是【大魏宫廷】要交出手中权力退居二线的【大魏宫廷】,因此,如今赵弘润作为太子上位,李钲潜意识就打算将「整顿禁卫军」这件事,交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人来做,比如说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卫骄。

  果不其然,待等赵弘润来到垂拱殿时,就看到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正领着一队禁卫站在殿外等候,待瞧见赵弘润后,李钲立刻迎了上来,拱手抱拳拜道:“李钲拜见太子殿下。”

  “李叔,你这样本王可就要翻脸了。”

  赵弘润玩笑般地说道。

  他与李钲,那可不陌生,想当年赵弘润还住在皇宫里时,李钲便时不时地私底下照顾着——当然那时候,李钲只是【大魏宫廷】鉴于赵弘润乃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儿子,故而对这位殿下的【大魏宫廷】某些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待赵弘润逐渐受到魏天子的【大魏宫廷】器重后,李钲与这位殿下见面的【大魏宫廷】次数就越来越多了。

  当然了,即便如此,两人的【大魏宫廷】关系,也远远不如赵弘润与司马安、与百里跋、与徐殷三位同样是【大魏宫廷】他父皇曾经宗卫的【大魏宫廷】大将军亲近,毕竟后面三位大将军,那可是【大魏宫廷】跟赵弘润一同率军征战,有着一段不浅的【大魏宫廷】战场交情。

  所以说,赵弘润称呼李钲为叔,说到底只是【大魏宫廷】给后者面子。

  “李叔是【大魏宫廷】特地在这里等候本王么?”赵弘润好奇地问道。

  李钲连忙行礼说道:“可当不起太子殿下这句称呼……”说着,他严肃了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正色说道:“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商水军终究是【大魏宫廷】外军,留在宫内终归有诸多不便,因此卑职以为,太子殿下还是【大魏宫廷】应当尽快整顿禁卫军……”

  “禁卫军?”赵弘润略带疑惑地看了眼李钲。

  要知道,「禁卫」跟「禁卫军」,在如今实际上意义已截然不同,前者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三卫军」之一的【大魏宫廷】「禁卫」,而后者则是【大魏宫廷】指代旧太子弘誉整合后的【大魏宫廷】,包括禁卫、兵卫、郎卫、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在内的【大魏宫廷】「十万禁卫军」。

  然而这会儿听李钲的【大魏宫廷】话风,好似并不打算再将禁卫军拆分——这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意味着,百里跋、徐殷、朱亥等大将军已决定正式退居二线呢?

  说实话,百里跋、徐殷、朱亥三位大将军,论领兵作战的【大魏宫廷】才能,并不如司马安,但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领兵多年的【大魏宫廷】老将,若是【大魏宫廷】将他们闲置,赵弘润自认为还是【大魏宫廷】非常可惜的【大魏宫廷】——别看如今这三位大将军正在「大梁军塾」教学,培养魏国下一代的【大魏宫廷】将领,但那只是【大魏宫廷】因为当初旧太子弘誉,并不意味着是【大魏宫廷】这三位大将军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

  想到这里,赵弘润正色说道:“关于此事,本王想与百里跋、徐殷、朱亥三位大将军商量商量。”

  听闻此言,李钲愣了愣,随即会意过来后笑着说道:“这并不妨碍的【大魏宫廷】,卑职先整顿「宫卫」……不知太子殿下意下如何?”

  “嗯。”赵弘润点点头。

  虽然商水军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心腹,但正如李钲所言,这是【大魏宫廷】外军,留在宫中确实不像话。

  见赵弘润点头,李钲又说道:“既然太子殿下恩准,卑职希望借卫骄一用,由他担任卑职的【大魏宫廷】副职,辅助卑职。”

  “我?”卫骄既惊喜又忐忑地插了句嘴,在旁,吕牧、高括等宗卫们锤了他一拳,纷纷替他祝贺着。

  谁都不是【大魏宫廷】傻子,李钲所说的【大魏宫廷】这句话,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准备将卫骄当做接班人培养了。

  然而卫骄还是【大魏宫廷】有些犹豫,毕竟在他的【大魏宫廷】价值观中,作为宗卫长,他应当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家殿下随时保护才对,岂能轻离。

  于是【大魏宫廷】在咬了咬牙后,他说道:“殿下,不若让吕牧去吧?卑职身为宗卫长,应当寸步不离跟着殿下。”

  “这样啊……”赵弘润闻言笑着说道:“既然这样,从此刻起,你就不是【大魏宫廷】宗卫长了,宗卫长是【大魏宫廷】你吕牧了。”

  吕牧会意,故意露出一脸谄媚的【大魏宫廷】表情,谢道:“多谢殿下,啧啧,我还没尝过宗卫长是【大魏宫廷】那滋味咧。”说罢,他看了一眼有些傻眼的【大魏宫廷】卫骄,挥挥手冷淡地催促道:“哎,那个谁,你可以走了。”

  在宗卫们,甚至是【大魏宫廷】李钲与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的【大魏宫廷】忍俊不禁笑声中,卫骄故作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吕牧,随即朝着赵弘润郑重地抱拳行了一礼,这才跟着李钲离开了。

  “你们的【大魏宫廷】感情可真好啊……”

  在离开时,李钲忍不住对卫骄说道。

  卫骄愣了愣,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看了眼身边的【大魏宫廷】卫骄,李钲不由地便想到了自己那班老兄弟,在十几二十年前,他们这些魏天子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们,岂不也是【大魏宫廷】这般和睦亲近呢?

  只是【大魏宫廷】一晃那么多年,那位陛下已年过五旬,他们这些宗卫,也差不多到了该退下来的【大魏宫廷】年纪了。

  心中暗暗感慨了一句,李钲停下脚步,回顾卫骄正色说道:“卫骄,从此刻起,李某不会把你当成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宗卫,会以对待旁人更严格的【大魏宫廷】要求来要求你,你要有所准备。”

  听闻此言,卫骄心中一震,绷紧表情恭敬说道:“是【大魏宫廷】,李钲大人!”

  满意地点点头,李钲拍了拍卫骄的【大魏宫廷】臂膀,笑着说道:“但你也不需要绷着脸……走吧。”

  “呃……是【大魏宫廷】!”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已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垂拱殿。

  垂拱殿,依旧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记忆中的【大魏宫廷】垂拱殿,只不过,这座宫殿内已瞧不见他父皇魏天子的【大魏宫廷】身影,也瞧不见旧太子弘誉的【大魏宫廷】身影,甚至于,连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原来的【大魏宫廷】中书大臣也不见了踪影,整个内殿看起来空荡荡的【大魏宫廷】。

  不,不能说是【大魏宫廷】空荡荡的【大魏宫廷】,因为此时内殿已经堆满了奏章,在殿内中央一摞摞地堆积着。

  看到这些奏章,赵弘润眼角就不由地抽搐了两下,心中惊呼:怎么这么多?!

  “哇哦。”

  宗卫穆青盯着那些奏章,夸张地叫了一声,随即,他眨眨眼睛,忽然捂着肚子说道:“哎呀,殿下,卑职忽然感觉腹内剧痛……”

  经他这一提醒,比较机灵的【大魏宫廷】如高括、周朴、种招几人,纷纷表示昨晚喝了一宿酒喝坏了肚子,向赵弘润请辞。

  很明显,他们这是【大魏宫廷】担心自家殿下临时抓壮丁。

  见此,赵弘润不禁翻了翻白眼。

  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赵弘润他自己是【大魏宫廷】怕麻烦的【大魏宫廷】主,他身边这群宗卫,亦大多如此——当然,就算这些宗卫不怕麻烦,他也不会让他们帮着批阅这些奏章。

  倒不是【大魏宫廷】不信任这些宗卫,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因为宗卫们的【大魏宫廷】本职是【大魏宫廷】武职,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大魏宫廷】经验,赵弘润哪敢让他们帮着一起批阅这些奏章?

  不过即便如此,看着这群人装模作样,赵弘润亦是【大魏宫廷】又好气又好笑。

  “得了得了,都滚蛋吧,别在这边碍眼。”赵弘润挥了挥手,示意这些宗卫们自由活动,毕竟他也知道这些宗卫们昨晚由于太过于兴奋,喝了一宿的【大魏宫廷】酒。

  于是【大魏宫廷】乎,诸宗卫们顿时作鸟兽散,唯独吕牧表情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该走还是【大魏宫廷】该留。

  看到这一幕,赵弘润笑着说道:“你也回去歇息吧。……殿外有商水军,不必担心什么。”

  不过吕牧在想了想后,还是【大魏宫廷】决定留下来,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开玩笑式地任命他为宗卫长,而是【大魏宫廷】因为自家殿下身边,必定得有一名宗卫贴身保护——除非是【大魏宫廷】「雀夫人」在。

  既然吕牧决定留下来,赵弘润也不再多说什么,迈步走到原本属于旧太子弘誉的【大魏宫廷】席位坐下,眼睛有些发直地看着案几堆积如山的【大魏宫廷】奏章,随即又瞥了一眼殿内中央那堆得一摞摞的【大魏宫廷】奏章。

  『不行,就我一个人,非累吐血了不可。』

  心中暗暗说了一句,赵弘润招招手叫来伺候在旁的【大魏宫廷】高力、高和两名小太监,吩咐道:“派人召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大人入宫协助本王。”

  如果赵弘润没记错的【大魏宫廷】话,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原中书大臣,在被旧太子弘誉卸下职务后,就被丢到翰林署那边去了。

  “是【大魏宫廷】,太子!”高和拱拱手,噔噔噔跑出了内殿。

  此时,赵弘润随手拿过案几上一份奏章,摊开瞅了两眼。

  这是【大魏宫廷】一份有关于博浪沙河港的【大魏宫廷】奏章,由督管博浪沙商政的【大魏宫廷】「博浪丞」曹憬启奏,此人在奏章出指出,博浪沙河港的【大魏宫廷】商业街道由于已颇为兴旺,因此也被大梁当地的【大魏宫廷】地痞游侠给盯上了,以至于陆续出现「游侠故意生事、意图向铺主索要财帛(收取保护费)」的【大魏宫廷】事件,除此之外,几拨不同势力的【大魏宫廷】游侠,也时常发生街头斗殴的【大魏宫廷】事。

  因此,「博浪丞曹憬」希望朝廷增设「武尉」之职,扩编驻博浪沙河港的【大魏宫廷】卫兵人数。

  除此之外,「博浪丞曹憬」还针对博浪沙商业街一些其他问题发表了一些见解,比如本国商贾联手排挤外国的【大魏宫廷】商人,有贵族仗势欺人、强买强卖等等。

  在看完了「博浪丞曹憬」那密密麻麻的【大魏宫廷】长篇大论后,赵弘润抬手揉了揉眉骨,只感觉眼睛有点犯晕。

  此时,小太监高和早已在一旁替赵弘润研好了磨。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遂提笔在「博浪丞曹憬」的【大魏宫廷】奏章中写起了批注,简单地说,就是【大魏宫廷】在「博浪丞曹憬」的【大魏宫廷】建议中,采用合适的【大魏宫廷】建议,否定不合适的【大魏宫廷】建议,除此以外,再加上赵弘润自己的【大魏宫廷】见解。

  由于是【大魏宫廷】第一份批阅的【大魏宫廷】奏章,赵弘润批注地非常仔细,那些他的【大魏宫廷】建议、他的【大魏宫廷】观念,也写得颇为详细。

  只是【大魏宫廷】好景不长,待等赵弘润仔仔细细批阅了大概三四份,回头再一瞧殿内中央那无数的【大魏宫廷】奏章时,他心中原本就没有几分的【大魏宫廷】热情,就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似的【大魏宫廷】,顿时就没了。

  再加上跪坐的【大魏宫廷】姿势令他腰酸背痛,脚踝也疼得起来,他哪里还有心思继续批阅这些奏章?

  “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大人还没来么?”赵弘润忍不住叫道。

  小太监高和看出这位太子殿下似乎有些烦躁,眨了眨眼睛没敢插嘴,倒是【大魏宫廷】宗卫吕牧站在旁边看地忍俊不禁。

  说实话,在吕牧看来,自家殿下能按捺性子批阅了大概一刻时,这已经是【大魏宫廷】非常了不起了。

  而与此同时在礼部辖下的【大魏宫廷】翰林署,小太监高和在一队禁卫的【大魏宫廷】随同下来到了这边,嘱咐官署内的【大魏宫廷】书吏请来了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原中书大臣,恭敬地对他们三人说道:“三位大人,太子殿下着你等即刻前往垂拱殿,协助处理政务。”

  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面面相觑。

  虽然说昨晚听闻「肃王赵润册立为太子」的【大魏宫廷】消息后,他们三人私底下也曾开过玩笑,猜测那位殿下会不会让他们官复原职,但那也只是【大魏宫廷】开玩笑而已,他们自己并没有当真。

  没想到今日一大早,待等他们刚刚来到翰林署,那位太子殿下身边的【大魏宫廷】小太监就亲自前来召唤了。

  这可真是【大魏宫廷】……倍感意外!

  “三位大人,马车就在署外,还请三位大人立刻动身,莫要让太子殿下久等。”小太监高和笑呵呵地示意道。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连连点头,跟着高和走出翰林署,坐上了前往皇宫的【大魏宫廷】马车。

  在马车中,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碍于有高和这名小太监在场,不好直说什么,只好用眼神频繁地交流。

  想来,他们对「肃王赵润成为太子」这件事亦感到莫名的【大魏宫廷】震撼。

  别人不熟悉肃王赵润,难道他们还会不熟悉么?

  那位殿下,想当年那可是【大魏宫廷】宫中的【大魏宫廷】一霸,就连垂拱殿,也曾一度被这位殿下祸害过,害得当时还在垂拱殿内处理政务的【大魏宫廷】魏天子只能将一封通缉令般的【大魏宫廷】禁令,贴在垂拱殿的【大魏宫廷】殿门上,禁止肃王赵弘润与后者的【大魏宫廷】宗卫靠近垂拱殿。

  谁能想到,最终竟然是【大魏宫廷】这位曾经在宫内无法无天的【大魏宫廷】殿下,成为了他魏国的【大魏宫廷】太子储君。

  相比较蔺玉阳与冯玉,虞子启显得更为兴奋。

  因为想当年,虞子启对于「富国」的【大魏宫廷】见解,就与那位殿下不谋而合,而如今,那位殿下成为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储君,这岂不意味着,他虞子启终于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大魏宫廷】政治抱负了么?

  大概一刻时后,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进了皇宫,来到了垂拱殿外。

  虽然他们三人与赵弘润实际上早就混熟了,但碍于那位殿下如今的【大魏宫廷】身份比以往更高了不止一筹,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也不敢有丝毫懈怠,站在殿外整理了一番衣冠,直到相互确认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对小太监高力说道:“高公公,请代为通报。”

  高力点点头,迈着小步走入内殿。

  刚走入内殿,他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那位太子殿下,正一边用左手托着下巴,一边用右手的【大魏宫廷】三根手指转着一份奏章——这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大魏宫廷】在认真处理政务。

  『……这才大半个时辰吧?』

  高力心下不禁苦笑起来。

  其实在被大太监童宪派到赵弘润身边前,高力就曾听童宪嘱咐过,后者说这位太子殿下性子很懈怠、很疲懒,因此,嘱咐高力、高和适当地在旁提醒一下。

  只是【大魏宫廷】高力怎么也没想到,他这才离开了大半个时辰,这位太子殿下就开始摸鱼了——天呐,这还只是【大魏宫廷】首日啊!

  与站在赵弘润身后的【大魏宫廷】弟弟高和交换了一个眼神,高力轻轻咳嗽一声,恭敬地唤道:“太子殿下。”

  听闻此言,神游天外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目光终于汇聚起来,只见他一转手中的【大魏宫廷】奏章,趁它飞起的【大魏宫廷】瞬间,一把将其捏在手中。

  看到这帅气的【大魏宫廷】一幕,宗卫吕牧当即在旁鼓掌,十分配合。

  说真的【大魏宫廷】,要不是【大魏宫廷】忌惮于这个吕牧乃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身边的【大魏宫廷】宗卫,高力真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去——这都什么人啊!

  在他看来,肯定是【大魏宫廷】因为卫骄、吕牧这些不正经的【大魏宫廷】宗卫没有做好本职工作,没有对这位太子殿下善言劝道,才使得这位太子殿下变得如此懒散。

  暗自吐了口气,假装没有看到这位太子殿下方才的【大魏宫廷】举动,高力低着头说道:“启禀太子殿下,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大人,此刻已在殿外等候。”

  “好!”只见赵弘润随手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奏章甩在面前的【大魏宫廷】案几上,说道:“请他们进来。”

  看到这位太子殿下「甩奏章」的【大魏宫廷】举动,高力只好又一次装作没看到,躬身而退。

  片刻之后,他便将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位原中书大人领了进来。

  只见蔺玉阳、虞子启、冯玉进入内殿后,面朝着赵弘润拱手拜道:“微臣等,拜见太子殿下!”

  赵弘润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蔺大人、虞大人、冯大人,你们三位与本王也算是【大魏宫廷】相识多年了,就不必这么见外了,今日本王召你们三人前来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相信高力也与你们说过了……不知三位可愿助本王一臂之力?”

  蔺玉阳、虞子启、冯玉相视一眼,欣然说道:“虽臣等愚昧,亦愿为太子殿下分忧。”

  赵弘润闻言大喜,当即招呼着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入座。

  而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也很高兴,毕竟是【大魏宫廷】官复原职,恢复了本职工作嘛。

  只不过,一个时辰之后,待等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很迅速地批阅了一摞奏章,抬头再一瞧那位太子殿下,见后者又一次神游天外,一边托着下巴、一边转着手中的【大魏宫廷】毛笔时,他们就无法淡定了。

  说好的【大魏宫廷】「协助」呢?

  纵使是【大魏宫廷】对赵弘润格外有好感的【大魏宫廷】虞子启,在看到这一幕后,亦不由地感觉很是【大魏宫廷】蛋疼。

  相比较勤勉的【大魏宫廷】魏天子与旧太子弘誉,眼前这位太子殿下,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懈怠、太疲懒了,动不动就走神发呆,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但愿只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还未适应太子的【大魏宫廷】身份。』

  蔺玉阳、虞子启、冯玉三人一眼,心中暗暗祈祷道。7410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圣墟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开天录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房贷计算器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凡人修仙传  调教大宋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