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2章:风起宋郡 二合一

第12章:风起宋郡 二合一

  『PS:感谢“这个夏天上王者丶”、“划落的【大魏宫廷】星辰”两位书友的【大魏宫廷】万币打赏,目前加更【0/21】。』

  ————以下正文————

  在向昌邑县的【大魏宫廷】名门望族「昌氏一族」传达了朝廷对于「宋郡自治」的【大魏宫廷】条件后,崔咏、张启功、高括三人,便从昌邑返回了乘氏。

  一日之后,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军队,同时抵达乘氏,且立刻接管了在乘氏县的【大魏宫廷】城防。

  在部署完毕之后,作为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军队的【大魏宫廷】新任主将,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便前往城内的【大魏宫廷】县衙,拜见了崔咏、张启功、高括这三位此番的【大魏宫廷】使节。

  这次针对宋郡的【大魏宫廷】行动,诸人分工明确:崔咏作为朝廷特派的【大魏宫廷】主使官,主要负责外交方面的【大魏宫廷】事务,而张启功则负责设法离间宋郡与北亳军的【大魏宫廷】牢固关系,至于宗卫高括,则统率一批青鸦众与黑鸦众,负责辅助张启功展开针对北亳军的【大魏宫廷】种种算计。

  至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位手握兵权的【大魏宫廷】将军,则负责在必要时,对北亳军甚至是【大魏宫廷】宋郡,展开军事打击。

  在正因为这样,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在率军抵达乘氏时,便第一时间求见崔咏、张启功、高括三人,询问「交涉」的【大魏宫廷】具体进展。

  乘氏的【大魏宫廷】县令叫做「余温」,曾经乃是【大魏宫廷】受庆王党提拔的【大魏宫廷】县令,有自知之明的【大魏宫廷】他,妥当安排到了崔咏、张启功、高括三人的【大魏宫廷】住所,并且在李岌、周奎、蔡擒虎来到县衙时,很识趣地退避了。

  随后,在县衙的【大魏宫廷】一间班房内,崔咏、张启功、高括三人准备了一些酒菜,权当为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位将军接风。

  在喝酒闲聊之际,诸人当中最年长的【大魏宫廷】李岌,便问起了与宋郡望族交涉的【大魏宫廷】具体进展。

  而当他问到这个问题时,周奎与蔡擒虎亦默契地放下了筷子,不得不说,这三位新上任的【大魏宫廷】将军,对于与北亳军的【大魏宫廷】战争颇为热忱——他们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魏宫廷】胜利,让那些不相信他们才能的【大魏宫廷】人闭嘴。

  尤其是【大魏宫廷】蔡擒虎,此人在朝廷心目中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莽夫」的【大魏宫廷】形象,以至于当太子赵弘任命蔡擒虎担任成皋军的【大魏宫廷】主将时,兵部有不少官员暗地里抱持着轻视成见。

  见此,崔咏便将他们初次与昌歑交涉的【大魏宫廷】过程告诉了李岌等三位将军。

  不过由于是【大魏宫廷】初次交涉,目前崔咏与张启功都吃不准,宋郡是【大魏宫廷】否会接受朝廷给出的【大魏宫廷】条件。

  期间,蔡擒虎咧着嘴说道:“不接受才好……老子早瞧这帮宋人不顺眼了。”

  不可否认,别看宋郡人对魏人的【大魏宫廷】印象不好,事实上,魏人对宋郡人的【大魏宫廷】印象也很差,尤其是【大魏宫廷】那些背地里支持北亳军的【大魏宫廷】宋人。

  听闻此言,崔咏的【大魏宫廷】眼皮子跳了跳,咳嗽一声连忙说道:“能不打,当然还是【大魏宫廷】不打的【大魏宫廷】好。……这也是【大魏宫廷】东宫的【大魏宫廷】意思。”

  一听说是【大魏宫廷】太子赵润的【大魏宫廷】意思,蔡擒虎嘿嘿一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可在旁,张启功却淡淡说道:“只怕宋郡不会乖乖就范……”说罢,他转头看向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嘱咐道:“总而言之,三位将军还是【大魏宫廷】要做好随时与北亳军交战的【大魏宫廷】准备。”

  听了这话,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一种跃跃欲试的【大魏宫廷】兴奋。

  原因在于,此番他们出征,太子赵润下令给他们配置了不少厉害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比如说可攻防两用的【大魏宫廷】重型连弩——除了鄢陵军与商水军外,魏国国内的【大魏宫廷】军队,还是【大魏宫廷】首次在出征时配备这等杀伤力极大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

  甚至于,一旦爆发战争,他们三人还能随时向后方的【大魏宫廷】冶造局,讨要最新式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比如冶造局秘而不宣的【大魏宫廷】弩炮。

  除鄢陵军与商水军外,魏国其余军队何时享受过如此待遇?

  就好像是【大魏宫廷】得到了新奇玩具的【大魏宫廷】孩童那样,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十分渴望一场战争来炫耀一下军中那些可怕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主要是【大魏宫廷】想借机耍耍。

  在乘氏又住了一日后,留下崔咏继续呆在城内,张启功与高括则又向西回到了定陶。

  因为此时,大将羿孤、赵豹二人,已率领一万魏武军入驻了这座城市,并在城内张贴了朝廷的【大魏宫廷】布告,即那则「迁民令」的【大魏宫廷】布告。

  张启功与高括作为这次宋郡战略实际上的【大魏宫廷】筹划者,需要前往定陶了解具体情况。

  所谓的【大魏宫廷】「迁民令」,说白了即是【大魏宫廷】「化宋为魏」,让宋郡民众放弃自己的【大魏宫廷】宋民身份,投奔魏国,真正成为魏国子民的【大魏宫廷】诏令。

  这则诏令并非强制,是【大魏宫廷】否听从全看宋郡民众自己的【大魏宫廷】意思,但从魏国朝廷首次发布这样的【大魏宫廷】诏令,不难看出,这次魏国对宋郡绝非是【大魏宫廷】小打小闹。

  也正因为这样,定陶县目前的【大魏宫廷】氛围十分凝重,城内那些宋地的【大魏宫廷】巨商、名门望族,都在徘徊犹豫,到底是【大魏宫廷】改头换面融入魏人,还是【大魏宫廷】继续守着「宋人」这个身份——要知道,在这道诏令下达之后,宋人就彻底沦为了魏国二等国民。

  三月初五的【大魏宫廷】傍晚,张启功与高括回到了定陶,求见了定陶县目前驻军大将羿孤、赵豹二人,向这两位将军询问城内的【大魏宫廷】反应。

  不出张启功的【大魏宫廷】意料,定陶县的【大魏宫廷】宋人反应颇为激烈,不少当地的【大魏宫廷】名门望族,虽然不敢公然对朝廷的【大魏宫廷】诏令发表反对,但私底下却纷纷表示:对朝廷的【大魏宫廷】这则诏令十分失望。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叫做「陶洪」的【大魏宫廷】巨商,联合了一帮宋地的【大魏宫廷】商贾,呼吁「魏国与宋地实不该如此」,几次想求见羿孤与赵豹,烦得这两位上将军索性闭门谢客,不接见任何宋人。

  羿孤与赵豹也感觉颇为无语:诏令,那是【大魏宫廷】垂拱殿下达的【大魏宫廷】,有本事你到垂拱殿去抗议啊,跟我们说什么?我俩不过是【大魏宫廷】按令行事而已。

  “……陶洪?”

  在听罢羿孤的【大魏宫廷】抱怨后,高括摸着下巴说道:“我记得这个人,当初太子殿下初设「雒市」时,此人是【大魏宫廷】第一批往返雒城行商的【大魏宫廷】商人,几年下来,积蓄了不少财富。……此人在定陶很有威信么?”

  赵豹嘿嘿笑道:“有没有威信我倒不知,不过这家伙很有钱,城内的【大魏宫廷】主街,有半条街的【大魏宫廷】买卖都是【大魏宫廷】此人的【大魏宫廷】,故而人称「陶半街」,手底下光胡人、巴人奴隶就有几百人,很了不得。”

  张启功闻言皱了皱眉,要知道胡人、巴人奴隶,只要给其一副武器甲胄,那可是【大魏宫廷】能当士卒用的【大魏宫廷】,光论悍勇,恐怕魏国的【大魏宫廷】士卒都不见得是【大魏宫廷】对手。

  “这个人……对朝廷是【大魏宫廷】何态度?”

  张启功的【大魏宫廷】眼眸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在他看来,倘若那个陶洪胆敢公然抵制朝廷的【大魏宫廷】诏令,那么,他并不排斥用一些不可告人的【大魏宫廷】手段让这个人消失。

  由于对杀意颇为敏感,羿孤、赵豹顿时就捕捉到了张启功那阴狠的【大魏宫廷】模样,在心中暗暗嘀咕了一句后,就事论事说道:“这个陶洪,算是【大魏宫廷】「中间派」,相比之下,定陶另有几个顽固的【大魏宫廷】家族,这几日一直在私底下诋毁朝廷,仿佛是【大魏宫廷】挑起城内民众对朝廷的【大魏宫廷】不满。”

  说到这里,赵豹摊了摊手,说道:“因为抓不到证据,我跟老羿不好抓人。”

  “证据?”

  张启功闻言轻笑一声,与高括互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微笑着说道:“两位将军,能否将那几个人的【大魏宫廷】住处告知卑职?”

  羿孤、赵豹当然明白高括准备做什么,很爽快地便将那几人的【大魏宫廷】名字、住处说了出来。

  没过两日,那几个暗中诋毁朝廷的【大魏宫廷】当地家族,不慎宅邸起火,有好几人不幸死于火灾,而侥幸活下来的【大魏宫廷】人,则立刻来到县衙登记,以舍弃宋人身份作为代价,得到了魏国子民的【大魏宫廷】身份。

  几日之后,定陶县那些对朝廷诏令不满的【大魏宫廷】声音,逐渐消失,这让「中间派」的【大魏宫廷】当地巨商陶洪,亦感觉到了危机,不敢再乱说什么。

  不过说实话,定陶县从十几年前起,就是【大魏宫廷】宋郡境内为数不多受朝廷直辖的【大魏宫廷】税收重城,因此,城内的【大魏宫廷】宋民早就适应了被魏人朝廷统治,因此对于那则「迁民令」的【大魏宫廷】反应,其实还算能够接受,只要除掉其中一些顽固者,这个县城其实还是【大魏宫廷】不难管制的【大魏宫廷】。

  相比之下,像昌邑、任城这种宋郡中部、东部城县,相信对「迁民令」的【大魏宫廷】反应就要激烈地多了。

  当然,因为「迁民令」是【大魏宫廷】朝廷针对宋郡、针对北亳军计策中双管齐下的【大魏宫廷】另外一招棋,张启功对于这件事的【大魏宫廷】进展倒也不是【大魏宫廷】很心急。

  然而在心底,他多少还是【大魏宫廷】感觉有点遗憾,毕竟太子赵润最终并没有采用他那招「以倾销摧毁宋地经济」的【大魏宫廷】策略,否则,何须让崔咏去接触昌歑等宋郡的【大魏宫廷】贵族?只有宋人低声下气向朝廷乞求宽恕的【大魏宫廷】份!

  『……罢了,事到如今,还是【大魏宫廷】想想如何漂亮处理好宋郡这边的【大魏宫廷】事吧。』

  张启功暗自吐了口气,忽然想到了临行前那位太子殿下对他的【大魏宫廷】承诺,随即心中就不由地变得火热起来。

  又过了两日,张启功与高括得到消息,称大将庞焕,已率领镇反军路经襄邑,不久即可抵达宁陵。

  得知此事后,张启功对高括说道:“宗卫大人,南梁侯麾下的【大魏宫廷】镇反军,即将对睢阳的【大魏宫廷】桓虎用兵,我等亦要抓紧时间了。”

  高括点点头,深以为然。

  朝廷此次针对宋郡的【大魏宫廷】部署,太子赵润采取了介子鸱所建议的【大魏宫廷】「剿镇抚三者并举」的【大魏宫廷】策略,分别对应桓虎、北亳军、宋郡三方。

  大盗桓虎麾下的【大魏宫廷】睢阳军,不具备北亳军那种随时都能混藏在宋民的【大魏宫廷】能力,因此,即便睢阳军的【大魏宫廷】实力不弱,但朝廷仍然有足够的【大魏宫廷】自信能够将其剿灭。

  而在大将庞焕——实际上是【大魏宫廷】南梁侯赵元佐亲自督战——围剿桓虎的【大魏宫廷】期间,由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军队镇压北亳军,给后者制造压力,让后者难以援护桓虎。

  至于「抚」,则对应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宋郡的【大魏宫廷】贵族臣民,尽可能地将其拉拢到魏国这边,毕竟朝廷也不希望将宋郡的【大魏宫廷】民众全部推到对立方,故而丢出「允许宋郡自治」这个诱饵,想尽可能地稳住宋郡,并借此设法离间宋郡人与北亳军的【大魏宫廷】关系。

  而与此同时,北亳军的【大魏宫廷】首领宋云,也已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昌邑县,在北亳军渠将陈汜的【大魏宫廷】陪同下,拜访了昌氏一族的【大魏宫廷】家主昌歑。

  在进府后,昌歑的【大魏宫廷】长子昌满将宋云、陈汜二人领到了府内的【大魏宫廷】密室。

  “昌公。”

  在密室内,宋云见到了昌歑这位一直以来暗中支持着他北亳军的【大魏宫廷】宋地大贵族。

  “宋将军。”

  昌歑笑呵呵地还礼,随即招呼着宋云入席就坐,带着几许歉意说道:“劳烦宋将军连日赶来,老夫实在过意不去。”

  “昌公言重了。”宋云摆了摆手,随即正色说道:“昌公,事态紧急,宋某就不多做客套了……那名魏使,到底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于是【大魏宫廷】,昌歑便将前几日与魏使崔咏见面的【大魏宫廷】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宋云。

  宋云听完后默然不语。

  魏国朝廷允许宋郡自治,按理来说宋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但说实话,此刻宋云丝毫不感觉欢喜,因为他知道,这其中隐藏着一个莫大的【大魏宫廷】陷阱。

  想了想,宋云问昌歑道:“昌公,依您看来,魏人朝廷这次有几分诚意?”

  昌歑回忆着魏使崔咏当日的【大魏宫廷】话,沉声说道:“应该有八九分诚意。”

  听闻此言,宋云思忖了一下,坚定说道:“倘若魏人朝廷信守承诺,北亳军可以做出牺牲,包括我宋云。”

  “宋帅?!”陈汜吃惊地说道。

  深深看了一眼目光坚定的【大魏宫廷】宋云,昌歑赞许地点点头,随即叹了口气,说道:“宋将军的【大魏宫廷】忠义,老夫钦佩。……只是【大魏宫廷】老夫觉得,纵使义军做出了牺牲,恐怕也无济于事。”说着,他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如今中原都在传闻,齐国自齐王僖身故之后,由此一蹶不振,逐渐失去霸主地位,反观魏国,近十年来,魏国的【大魏宫廷】实力突飞猛进,尤其是【大魏宫廷】前几年以一敌五挫败韩、楚、秦等国的【大魏宫廷】围攻,如今的【大魏宫廷】中原,几乎无人能阻止魏国的【大魏宫廷】步伐。……已然如此强盛的【大魏宫廷】魏国,岂会容忍治下有一块不服管教的【大魏宫廷】土地?”

  宋云闻言轻笑着说道:“纵使前途迷茫,亦要尽我所能尝试一番,不是【大魏宫廷】么?”

  “……”昌歑闻言看了一眼宋云,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宋云初次与他相见时的【大魏宫廷】时候。

  那时的【大魏宫廷】北亳军,还未形成如今的【大魏宫廷】气候,只是【大魏宫廷】一些要钱没钱、要粮没粮、要兵器没兵器的【大魏宫廷】义士,有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对宋国的【大魏宫廷】满腔热血。

  但是【大魏宫廷】这个在当时只有满腔热血的【大魏宫廷】宋云,说服了昌歑,让昌歑甘心拿出家产,十几年如一日地暗中资助北亳军。

  让昌歑欣慰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哪怕事隔十年,眼前这位义军的【大魏宫廷】首领,依旧如当年那般忠义,并没有因为北亳军越来越势大而产生别的【大魏宫廷】什么念头。

  然而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近十年来,时局对宋郡实在是【大魏宫廷】太不利了,虽然南宫垚这个宋郡实际上的【大魏宫廷】暴君已经死了,但却又迎来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太子赵润——相比较前者,后者更加让昌歑感到绝望。

  因为那是【大魏宫廷】宋郡根本无力招架的【大魏宫廷】对手。

  “你还未曾放弃,是【大魏宫廷】么?”昌歑问道。

  宋云愣了愣,随即郑重地说道:“宋某当年不曾放弃,如今亦不曾。”

  昌歑深深看了一眼宋云,仿佛看到了他宋国的【大魏宫廷】英雄士大夫向沮——虽然他只是【大魏宫廷】见过后者的【大魏宫廷】画像,并未见过本人。

  “……十几年前,老夫曾背弃国家,像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逃亡鲁国,错过了结识「向公」的【大魏宫廷】机会。”在喃喃自语了一句后,昌歑深深吸了口气,正色说道:“宋将军都还未放弃,老夫这半截入土之人,岂能甘于落后?”

  宋云仿佛听出了些什么,抱拳郑重说道:“昌公莫要自薄,正是【大魏宫廷】有像昌公等我大宋的【大魏宫廷】忠义之士支持,我北亳军才能走到如今。……而日后,我北亳军也离不开昌公等忠义之士的【大魏宫廷】支持。”

  昌歑捋着胡须哈哈一笑,随即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宋将军,王室后人那边,到底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听闻此言,宋云沉默了许久。

  虽然这些年来传闻宋王的【大魏宫廷】子嗣皆死于微山湖畔,但事实上,宋王室当时还是【大魏宫廷】有不少王室成员侥幸活了下来。

  只不过这些宋王的【大魏宫廷】血亲,先后遭到了魏将司马安、降将南宫垚的【大魏宫廷】血洗——尤其是【大魏宫廷】在降将南宫垚治理宋郡的【大魏宫廷】期间,曾几次对宋王的【大魏宫廷】后嗣展开追杀。

  期间,曾有宋王的【大魏宫廷】一个孙子「子欣」落到了南宫垚手中,当时南宫垚与魏国朝廷已出现分歧,故而,南宫垚也考虑推出那个「子欣」,让其成为傀儡,复辟宋国。

  结果,却遭到了宋郡民众与北亳军的【大魏宫廷】强烈抵制,就连子欣自己,也对此事万分惊恐,于是【大魏宫廷】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而在此期间,宋云其实也找寻了宋王的【大魏宫廷】一些儿女后嗣,只不过,这些人都被当年「微山湖畔」魏军对宋王室成员的【大魏宫廷】屠杀给吓怕了,宁可在鲁国、齐国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也不愿去当那个宋王,承担起复辟宋国的【大魏宫廷】重任。

  正因为这样,北亳军才会从「迎回宋氏、复辟宋国」这个口号,慢慢转变为「宋人自治」。

  没办法,众所周知,宋王室的【大魏宫廷】子弟,十个有九个是【大魏宫廷】软蛋,还有一个则是【大魏宫廷】自以为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蠢蛋。

  倘若宋王室中出现一位像「魏公子润」这样的【大魏宫廷】雄主,北亳军岂会连个大义的【大魏宫廷】名分都得不到?

  见宋云黯然地摇了摇头,昌歑微微叹了口气,既对那些宋王室子弟有些失望,但更多的【大魏宫廷】则是【大魏宫廷】如释重负——毕竟比较宋郡自治,复辟宋国显然是【大魏宫廷】更加触怒魏国的【大魏宫廷】行为。

  在定了定神之后,昌歑沉声说道:“此番魏人朝廷允许我宋郡自治,在老夫看来,多半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准备谋划攻取河套,无暇顾及我宋地……”

  “魏国要打河套?”宋云眼睛一凛,不禁有些吃惊。

  不过在仔细想了想后,他倒是【大魏宫廷】不觉得奇怪了。

  毕竟魏国的【大魏宫廷】步卒十分强大,但骑兵却只有「游马军」以及一支附属性质的【大魏宫廷】「羯角军」撑场面,相比较韩国动辄十几万骑军,魏国的【大魏宫廷】骑兵,数量的【大魏宫廷】确过少。

  而河套地区,却拥有着异常丰富的【大魏宫廷】战马资源,能够很大程度上满足魏国对战马的【大魏宫廷】需求。

  想到这里,宋云忽然明白了:显然是【大魏宫廷】魏国正准备出征河套,生怕宋郡这边出什么状况,因此有意给他们找点麻烦,让他们北亳军无暇捣乱。

  想到这里,宋云带着几分欣喜开口道:“倘若果真如此,那这次,我宋地或许还真能得到「自治」……”

  “但魏人朝廷的【大魏宫廷】条件太苛刻了。”昌歑捋着胡须说道:“单说摹敬笪汗ⅰ壳条「禁止私囤米粮」,对义军便十分不利……”

  “……”宋云的【大魏宫廷】眼神闪烁了几下。

  的【大魏宫廷】确,在以往,魏军始终找寻不到北亳军的【大魏宫廷】粮仓,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北亳军有许多储粮的【大魏宫廷】位置,其实就在像昌氏一族等宋郡贵族的【大魏宫廷】私有土地上——对外宣称是【大魏宫廷】某个贵族、或者某个粮商囤积的【大魏宫廷】粮食,可实际上呢,却是【大魏宫廷】北亳军的【大魏宫廷】粮仓重地。

  而如今,一旦宋郡接受了魏人朝廷的【大魏宫廷】条件,那么,北亳军就无法再让宋郡的【大魏宫廷】贵族、商贾给他们打掩护,这就大大增加了粮仓暴露的【大魏宫廷】危险。

  而一旦粮仓被魏军袭击,北亳军拿什么继续抵抗?

  见宋云沉思不语,昌歑继续说道:“米粮之事,其实还不算难办,义军可以将粮仓建于宋、鲁边境,近几年来,魏国对那里应该是【大魏宫廷】鞭长莫及的【大魏宫廷】,至于粮草,义军可以从齐鲁之地收购,关键在于,一旦我宋地接受了魏人朝廷的【大魏宫廷】条件,日后,魏人便能用「私通叛军」的【大魏宫廷】罪名,肆意捕杀我宋地的【大魏宫廷】忠义之士……”

  听闻此言,宋云的【大魏宫廷】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

  良久,他长吐一口气,闷闷说道:“可若是【大魏宫廷】拒绝魏人朝廷的【大魏宫廷】条件,就怕魏国在攻取河套之前,率先对我宋地用兵……”说到这里,他问昌歑道:“昌公对此有何看法?”

  昌歑捋了捋胡须,正色说道:“老夫以为,我等不妨先假意接受,稳住魏人朝廷,让其安心出征河套,为我方争取时间……”

  “争取时间?”宋云脸上闪过一丝迷惑。

  “对!”昌歑点点头,随即压低声音说道:“魏国这头猛虎,我宋地不能抵挡,既然如此,何不再引入一头猛虎,使两虎相争?”说罢,他缓缓念出了两个字:“齐、楚!”

  宋云眯了眯眼睛,喃喃说道:“齐楚?……楚国宋某倒是【大魏宫廷】还能理解,可齐国,齐国与魏国有盟约,且齐国的【大魏宫廷】左相赵昭,亦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公子,这……”

  昌歑摇摇头说道:“齐魏两国是【大魏宫廷】盟友不假,齐相赵昭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公子亦不假,但我宋地偌大的【大魏宫廷】地盘,未见得齐国不会动心。……齐国终归是【大魏宫廷】吕氏的【大魏宫廷】齐国,齐相赵昭未必能一手遮天,更何况,赵昭如今身为齐相,效忠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齐国,也未必会对故国存私……”

  “……”

  宋云摸着下巴处的【大魏宫廷】胡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之神帝驾到  正道潜龙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白袍总管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