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27章:纠结的【大魏宫廷】立场 二合一

第27章:纠结的【大魏宫廷】立场 二合一

  当日,赵昭在返回府邸后,独自一人坐在书房前的【大魏宫廷】庭院。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阵香风飘来,他肩上被披上了一件袍子,随即,有熟悉的【大魏宫廷】清脆女声在旁响起:“夫君大人,怎得独自一人闷坐在此?”

  一听这声音,赵昭便知道来人正是【大魏宫廷】自己的【大魏宫廷】爱妻嫆姬,他遂伸手轻轻拍了拍嫆姬搭在他肩膀上那只小手的【大魏宫廷】手背,转过头冲着她微微笑了笑:“你怎么来了?”

  “是【大魏宫廷】曹量派人告诉妾身,妾身才知道夫君独自一人闷坐在此。”嫆姬轻声说道。

  赵昭朝着四下瞧了瞧,这才看到在不远处的【大魏宫廷】走廊中,宗卫曹量正咧嘴冲着自己笑,随即朝着这边招了招手,大概是【大魏宫廷】想表达「我就不打搅两位了」的【大魏宫廷】意思。

  “这家伙……”

  赵昭好笑地摇了摇头。

  此时,就见嫆姬在丈夫的【大魏宫廷】双腿上坐了下来,搂着丈夫的【大魏宫廷】脖子,故作幽怨地嗔道:“最近,夫君对妾身很是【大魏宫廷】冷落,就连曹量都看不过去了……”

  赵昭哭笑不得,他哪里是【大魏宫廷】冷落了嫆姬,不过就是【大魏宫廷】国内的【大魏宫廷】政务太繁重嘛。

  当然他也明白,这位爱妻明显就是【大魏宫廷】揣着明白装糊涂,这时候解释什么都没有用,还不如坦然承认,然后许下些甜言蜜语的【大魏宫廷】承诺,哄她开心。

  这不,待等赵昭许下类似「过两日定带你们上街游玩」的【大魏宫廷】承诺后,嫆姬脸上的【大魏宫廷】表情立马乌云转晴,半个身子倚在丈夫怀中,媚眼如丝地仿佛暗示着什么,让赵昭压力很大,连连小声说道:“别别,小心有人瞧见……”

  感觉到已成婚八年的【大魏宫廷】丈夫仍像初次见面时那般发窘,嫆姬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此前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父亲齐王吕僖钦定的【大魏宫廷】这门婚事,竟让她得到了一位如此忠贞正直的【大魏宫廷】丈夫,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位丈夫还如此地钟情于她。

  相比较世上无数的【大魏宫廷】政治联姻,嫆姬自忖自己是【大魏宫廷】非常幸运的【大魏宫廷】。

  在亲昵了一番后,嫆姬终于想起了曹量的【大魏宫廷】嘱托,试探着询问道:“夫君,这两日妾身似乎见你愁眉不展,莫非有什么愁事么?”

  赵昭愣了愣,在一番沉默过后,他忽然突兀地问道:“夫人,若我辞去了相位,你愿意跟我回大梁么?”

  嫆姬闻言一愣,俏脸上露出了吃惊之色,但还是【大魏宫廷】很快就回答道:“夫君去哪,妾身就去哪。”

  虽然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女儿,但嫆姬却并没有太多关于国家大事的【大魏宫廷】考量,毕竟在她看来,齐国的【大魏宫廷】社稷安危,那是【大魏宫廷】齐国男儿应该去考虑的【大魏宫廷】事,与她一介妇人无关。

  她的【大魏宫廷】眼中,只有自己的【大魏宫廷】丈夫、自己的【大魏宫廷】孩子,最多再加上丈夫的【大魏宫廷】妾室田菀以及后者的【大魏宫廷】女儿,纵使是【大魏宫廷】她的【大魏宫廷】弟弟公子白,在后者成为齐王之后,嫆姬也不再怎么去关注了。

  当然,虽然是【大魏宫廷】这样回答,但这并不妨碍嫆姬询问一下具体的【大魏宫廷】原因,倘若是【大魏宫廷】有人故意针对她丈夫,那么,就别怪她以长公主的【大魏宫廷】身份跑到临淄宫去大闹一番了。

  不过,赵昭却拍了拍她的【大魏宫廷】手,安抚道:“夫人切莫动怒,并非是【大魏宫廷】有人针对为夫,只是【大魏宫廷】……哎。”

  说着,他便将整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嫆姬。

  嫆姬听完后很是【大魏宫廷】惊讶:“魏国,已如此强大了么?”

  她当然不会忘记,当初正是【大魏宫廷】魏国衰弱、无力单独抗衡楚国,眼前这位魏王之子的【大魏宫廷】丈夫,才会千里迢迢跑到他齐国,向她的【大魏宫廷】父亲寻求帮助,这才使他们俩有幸结成夫妇。

  赵昭知道自己的【大魏宫廷】妻子对外界事物不是【大魏宫廷】很了解,遂点点头简洁地说道:“我大魏这些年来,一年强过一年,如今已有四十万可用于征战的【大魏宫廷】甲士,前两年,韩、楚、秦三个国家以及三川、宋地联合攻打我大魏,亦被我大魏逐个击破……”

  说到这里,就连赵昭就露出了几丝惊诧之色,因为就连他都没有想到,那一场仗,他出身的【大魏宫廷】国家竟然能取得那样辉煌的【大魏宫廷】胜利。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而我大齐,因为内乱,实力已不如魏国,虽然仍是【大魏宫廷】「齐鲁魏」三国联盟的【大魏宫廷】盟主,但名不副实……”

  经过赵昭的【大魏宫廷】解释,嫆姬这才明白,目前他们的【大魏宫廷】齐国,即将失去中原霸主与「齐鲁魏」三国联盟盟主的【大魏宫廷】地位,倘若这个时候齐人聪明的【大魏宫廷】话,就应该主动向魏国投递国书,将「中原霸主」的【大魏宫廷】位置让渡给魏国,这样一来,齐国虽然失去了尊位,但仍旧能继续保持与魏国的【大魏宫廷】友谊。

  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高傲的【大魏宫廷】齐人是【大魏宫廷】不会接受这件事的【大魏宫廷】,就比如高傒,明明是【大魏宫廷】一位睿智的【大魏宫廷】贤臣,但是【大魏宫廷】在这件事上,他坚决反对——在高傒的【大魏宫廷】建议中,齐国当拉拢越国与鲁国,纵使是【大魏宫廷】原本的【大魏宫廷】敌国楚国,也可以适当地释放善意,归根到底,就是【大魏宫廷】为了维持齐国在中原的【大魏宫廷】霸主地位。

  而这在赵昭看来,是【大魏宫廷】非常不理智的【大魏宫廷】行为。

  只可惜,他魏公子的【大魏宫廷】身份,让他无法说出「将霸主地位让渡给魏国」这种话。

  “我大齐与魏国,会开战么?”嫆姬紧张地问道。

  她倒不是【大魏宫廷】害怕战争,而是【大魏宫廷】她明白,一旦齐国与魏国交恶,她的【大魏宫廷】丈夫夹在两国立场当中,会非常的【大魏宫廷】难做。

  “开战……目前还不至于。”

  赵昭摇了摇头,冷静地分析道:“依我看来,我大魏首要会解决宋地问题,然后就是【大魏宫廷】韩楚两国,若无意外,三十年内,齐魏并不会交战……”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大魏宫廷】?”嫆姬不解地问道。

  听闻此言,赵昭苦笑着摇了摇头:“三十年内不会开战,并不代表这三十年内,齐魏两国的【大魏宫廷】关系就不会变……”

  事实上,赵昭倒也能理解高傒等人对魏国的【大魏宫廷】忌惮,毕竟魏国这些年来崛起的【大魏宫廷】速度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快了,若不能在这个时候想办法遏制魏国,待等魏国逐步倾吞了韩国与楚国,到时候,齐国就只能俯首称臣了。

  甚至于,可能到最后连俯首称臣的【大魏宫廷】机会都没有——倘若魏国果真倾吞了韩国与楚国,距离统一天下仅一步之遥,魏国会放过齐国么?想想都能知道。

  如果说称霸中原是【大魏宫廷】各国君王的【大魏宫廷】夙愿,那么,一统天下,才是【大魏宫廷】中原各国君王想且不敢提的【大魏宫廷】毕生梦想。

  只不过这条路太艰难,艰难到中原各国的【大魏宫廷】君王们不敢去幻想罢了。

  次日,赵昭在书房内,斟酌着请辞左相之职的【大魏宫廷】辞表用词。

  写着写着,忽然有府上的【大魏宫廷】下人前来禀报:“家主,士大夫管重求见。”

  “管重?”赵昭微微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魏宫廷】天色,见天色离午时尚早,心下着实有些惊讶。

  要知道在赵昭眼中,管重可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务实可靠的【大魏宫廷】贤臣,目前正负责着「审查国内垦土」、「编查国内民户」等几项至关重要的【大魏宫廷】任务,按理来说,是【大魏宫廷】不可能会在当值期间开小差,跑到他府上来的【大魏宫廷】。

  『多半是【大魏宫廷】为我而来了……』

  想了想,赵昭吩咐道:“有请!……另外,准备好茶水。”

  “是【大魏宫廷】!”家仆应声而退。

  片刻之后,便有那名家仆领着士大夫管重来到了赵昭的【大魏宫廷】书房。

  此时,赵昭已等候在书房门内,瞧见管重远远过来,便跨出门槛相迎。

  “下官冒昧前来拜访,还请左相大人莫要介意。”

  在相互见礼时,管重笑着说道。

  “管重大人言重了。”

  摆了摆手,赵昭将管重迎到书房内的【大魏宫廷】里屋,此时,另外两名家仆也已将准备好的【大魏宫廷】茶水送了上来。

  在寒暄了几句后,管重便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来意。

  毕竟他并不认为自己的【大魏宫廷】来意,能够瞒得住眼前这位左相大人。

  “不瞒左相大人,其实管某此番前来,是【大魏宫廷】受高傒大人与鲍叔大人两位的【大魏宫廷】嘱托,想亲口询问左相大人一声……您,不会是【大魏宫廷】打算辞去相位吧?”

  原来,上卿高傒今日特地询问了赵昭的【大魏宫廷】行踪,待听说赵昭这位左相大人今日依旧是【大魏宫廷】「托病」在府后,心中便顿时感觉不妙。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毕竟昨日在齐王吕白面前,有些事都已经说开了,并且高傒、田讳,包括是【大魏宫廷】齐王吕白,都已明确表示会代赵昭处理谣言的【大魏宫廷】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赵昭依旧托病在府,这显然不符合赵昭的【大魏宫廷】性格。

  于是【大魏宫廷】,高傒便叫管重来探一探赵昭的【大魏宫廷】口风。

  听到管重的【大魏宫廷】询问,赵昭顿时就沉默了。

  因为就在管重前来拜访之前,他确实就在书房内斟酌着请辞左相之位的【大魏宫廷】辞表。

  似乎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什么,管重站起身来,走到赵昭的【大魏宫廷】书桌前瞅了瞅,待看到书桌上摆着一份尚未写完、且墨汁都还未干的【大魏宫廷】辞表时,他顾不得礼数问题,拿起在手中瞅了瞅,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由衷感觉,这位左相大人实在是【大魏宫廷】过于实诚了。

  在赵昭惊愕的【大魏宫廷】目光下,管重唰唰将那张辞表撕碎,随即将碎纸团成一团,从窗口丢了出去。

  “……”赵昭看得眼皮微跳。

  事实上,他早就听关系不错的【大魏宫廷】鲍叔说过,说管重是【大魏宫廷】一个稳重但有时候会做出惊人之举的【大魏宫廷】人,而眼下,他算是【大魏宫廷】见识了。

  而此时,在将那团纸丢出窗外之后,管重重新回到自己的【大魏宫廷】座位坐下,朝着赵昭拱了拱手,若无其事地继续方才的【大魏宫廷】对话:“恕下官直言,我大齐,如今万万离不开左相大人!”

  平心而论,无论是【大魏宫廷】高傒也好、鲍叔也罢,他们最慌的【大魏宫廷】,倒不是【大魏宫廷】赵昭向城内那些谣言所说的【大魏宫廷】那样「以权谋私」,暗中为魏国谋利,因为他们了解赵昭的【大魏宫廷】性格,知道这位君子绝不会做出这种事。

  他们最慌的【大魏宫廷】,其实是【大魏宫廷】赵昭借此事辞去相位,带着妻儿返回魏国。

  他们绝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要知道,魏国已经诞生了一位「魏公子润」了,近些年来率军横扫中原,俨然已经是【大魏宫廷】中原霸主的【大魏宫廷】地位,倘若眼前这位「魏公子昭」返回魏国,这还得了?

  别人不清楚,难道管重还会不清楚么?眼前这位左相大人,那可真是【大魏宫廷】「治大国若烹小鲜」的【大魏宫廷】奇才,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内乱刚刚平定的【大魏宫廷】那一会,这位左相大人的【大魏宫廷】职务,顶的【大魏宫廷】上十名贤臣的【大魏宫廷】分量,且那般繁重的【大魏宫廷】政务,这位左相大人依旧是【大魏宫廷】游刃有余,毫无差错。

  这份才能,纵使是【大魏宫廷】管重也是【大魏宫廷】心服口服。

  若坐视这样一位大贤辞去了齐国的【大魏宫廷】职务,返回了魏国,这对于齐国而言,那是【大魏宫廷】莫大的【大魏宫廷】损失,对于魏国而言,那却是【大魏宫廷】巨大的【大魏宫廷】助益。

  如今仅只有一位「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魏国,已逐渐强大到隐隐凌驾于中原各国之上,倘若同时拥有「魏公子润」与「魏公子昭」,这对于中原各国而言,相信都是【大魏宫廷】不愿看到的【大魏宫廷】事。

  可能是【大魏宫廷】被管重方才的【大魏宫廷】惊人之举所震惊,赵昭张着嘴愣了半响,这才过神来,摇摇头说道:“管重大人过于高估赵某了。”

  “是【大魏宫廷】左相大人过谦了才对。”管重打断了赵昭的【大魏宫廷】话,郑重其事地说道:“眼下,正值我大齐破而后立之际,若失去了左相大人这等贤臣,这对于我大齐而言,将会是【大魏宫廷】巨大的【大魏宫廷】损失。”

  赵昭摇了摇头,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大魏宫廷】不可或缺的【大魏宫廷】人,无论是【大魏宫廷】在魏国还是【大魏宫廷】在齐国。

  就比如眼前这位叫做管重的【大魏宫廷】士大夫,在他看来就足以胜任齐国的【大魏宫廷】相臣,只不过管重目前朝中还没有多少威望罢了,但假以时日,必定可以成为齐国的【大魏宫廷】顶梁柱。

  见赵昭摇头,管重皱了皱眉,说道:“左相大人,您还是【大魏宫廷】在意那几则谣言么?恕某直言,那般粗劣的【大魏宫廷】挑唆,左相大人只要无视即可。”

  赵昭闻言摇了摇头,惆怅说道:“北亳军释放的【大魏宫廷】谣言,只是【大魏宫廷】其一,其二……”

  他没有说下去,但管重却能猜到他的【大魏宫廷】意思。

  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赵昭夹在魏国与齐国之间,相当尴尬罢了。

  就比如这次北亳军宋云提出的【大魏宫廷】「宋地愿归属齐国」之事,虽然赵昭用名正言顺的【大魏宫廷】理由拒绝了宋云,但说实话,他内心其实也是【大魏宫廷】偏向魏国的【大魏宫廷】。

  假若换一个与魏国毫无干系的【大魏宫廷】人,比如高傒,他可能就会对宋云说:这件事我大齐不好公然支持你们,但是【大魏宫廷】私底下,倒是【大魏宫廷】可以给你们一些帮助。

  为何?难道高傒看不透这件事?

  当然不是【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这些年崛起地太快了,作为齐国这个旧日霸主国家的【大魏宫廷】臣民,高傒也想私底下给魏国制造一些麻烦罢了,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魏国越来越强大,然后逐步取代齐国在中原的【大魏宫廷】霸主地位吧?

  联弱抗强,这才是【大魏宫廷】中原历来保持着国与国之间平衡的【大魏宫廷】主要外交策略——谁都不会坐视一个国家突然崛起,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

  所以说,别看赵昭拒绝宋云的【大魏宫廷】理由名正言顺,但事实上,但凡是【大魏宫廷】齐人,却都不会那般干脆地拒绝宋云,在这种事情模棱两可,利用宋地给魏国这个越来越强大的【大魏宫廷】盟友制造点麻烦,这才符合齐国的【大魏宫廷】利益。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样,赵昭自忖无法割舍与母国的【大魏宫廷】感情,以免日后在两国夹缝中越陷越深,到最后被魏人或者齐人指责,倒不如干脆点辞去相位。

  见赵昭似乎主意已决,管重无奈之下唯有用出杀手锏,只见他看着赵昭幽幽说道:“左相大人,眼下正是【大魏宫廷】我大齐危难之际,您抛弃我大齐,如何面对大王?百年之后,又该如何面对先王?”

  听管重说什么「危难」,赵昭本来感觉好笑,毕竟在他看来,齐国已度过了最为难的【大魏宫廷】时期,接下来,就该是【大魏宫廷】修生养息、厉兵秣马,恢复齐王吕僖时代的【大魏宫廷】荣光罢了,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大魏宫廷】危难?

  但是【大魏宫廷】到听到「大王」与「先王」这两个词时,他就笑不出来了。

  管重口中的【大魏宫廷】「大王」,指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当今的【大魏宫廷】齐王吕白,他对赵昭敬如长兄,还尊称为「尚兄」,在整个齐国,吕白最信任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赵昭,这一点,连高傒那位王族后裔都比不上。

  当初鲍叔要保管重,也是【大魏宫廷】先说服了赵昭,由赵昭出面劝说,这才使齐王吕白收回了成命,赦免了管重这个「公子纠」身边的【大魏宫廷】“逆臣”。

  而管重口中的【大魏宫廷】「先王」,那指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已故的【大魏宫廷】齐王吕僖,他对赵昭更是【大魏宫廷】没话说,非但将最疼爱的【大魏宫廷】女儿嫆姬许配给了赵昭,就连「飞熊军」这支在齐国地位好比魏国「魏武军」的【大魏宫廷】军队,也交给了赵昭。

  说实话,齐王吕僖对待「公子诸」、「公子纠」这些亲儿子,都不及对待赵昭那般。

  甚至于,齐王吕僖还在临终前说过这样的【大魏宫廷】话:若公子白亦不成器,你便细心教导你与嫆姬之子。

  毫不夸张地说,若是【大魏宫廷】赵昭有异心,他大可以册立他与嫆姬的【大魏宫廷】儿子赵梁,让后者继承「姜姓吕氏」王族的【大魏宫廷】名号,成为齐王。

  对此,哪怕是【大魏宫廷】像高傒等人,也无可奈何,因为这确实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在临终前的【大魏宫廷】遗嘱。

  一想到齐王吕僖这位岳父,赵昭原本已经坚定的【大魏宫廷】辞去相位的【大魏宫廷】决定,不由地又动摇了。

  他这辈子,十分幸运地有两位父亲,即魏王赵偲这位亲生父亲以及齐王吕僖这位岳父,而这两位父亲,都对都几位宠爱与器重。

  而他之所以选择留在齐国,则是【大魏宫廷】因为亲生父亲那边仍有弟弟赵润这位日后的【大魏宫廷】雄主,足以保证魏国能立足于中原;而齐国这边,齐王吕僖的【大魏宫廷】几个儿子却都不成器,哪怕是【大魏宫廷】他寄托厚望的【大魏宫廷】公子白,目前也还稚嫩,尚无法承担起整个国家的【大魏宫廷】重担。

  在这种时候辞去相位,还真像管重所言,仿佛是【大魏宫廷】抛弃了齐国,辜负了齐王吕僖临终时的【大魏宫廷】嘱托。

  见眼前这位左相大人在听到「先王」这个词后出现了动摇,管重连忙趁热打铁,一边搬出齐王吕僖当年厚待赵昭的【大魏宫廷】种种例子,一边又着重强调楚、韩两国的【大魏宫廷】威胁,总算是【大魏宫廷】暂时打消了赵昭想要辞去相位的【大魏宫廷】念头。

  这也难怪,要说服赵昭这等翩翩君子,只要找对办法,别说是【大魏宫廷】管重,哪怕换一个人,也是【大魏宫廷】很容易就能用「大是【大魏宫廷】大非」来说服对方的【大魏宫廷】。

  此后,赵昭与管重又聊起了有关于北亳军的【大魏宫廷】事。

  管重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观这宋云,乃「大忠之恶」!”

  所谓「大忠之恶」,即是【大魏宫廷】指宋云虽然是【大魏宫廷】义薄云天的【大魏宫廷】豪杰,对宋国以及宋地的【大魏宫廷】同胞也是【大魏宫廷】忠诚不二,但他的【大魏宫廷】行为,却反而会使宋地民众遭到前所未有的【大魏宫廷】劫难,这比一般的【大魏宫廷】奸恶之徒危害更大。

  对此,赵昭深以为然。

  他点点头,欣喜地询问管重道:“管重大人也觉得我大齐不当介入此事?”

  听闻此言,管重稍微迟疑了片刻,有些尴尬地说道:“左相大人,管某以为,我大齐不可公然支持北亳军,但私下嘛……”

  看着赵昭有些失望的【大魏宫廷】目光,管重也感觉有些愧疚。

  其实两者都明白,国与国之间的【大魏宫廷】角力,不存在那么多的【大魏宫廷】仁义可言,就那北亳军这件事来说,尽可能地利用北亳军,让他给魏国制造麻烦,尽量拖延魏国持续变得富强的【大魏宫廷】脚步,这才是【大魏宫廷】对于齐国来说最有利的【大魏宫廷】事。

  甚至于,由于魏国已变得越来越强大,当初为了联手抗衡楚国而设的【大魏宫廷】「齐鲁魏三国联盟」,也逐渐变得没有什么意义——魏国都可以单挑楚国了,还要齐鲁两国这个盟友做什么?

  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高傒才会在昨日的【大魏宫廷】会议中表示,可以适当地向楚国释放善意,缓和近二十年来的【大魏宫廷】齐楚之恶。

  好在魏国与齐国并不接壤,且目前还未对齐国造成什么实际的【大魏宫廷】威胁,否则,像高傒等齐国的【大魏宫廷】上卿,搞不好会提议与楚国结盟钳制魏国也说不定。

  毕竟,「保持各国的【大魏宫廷】平衡」,这才是【大魏宫廷】中原各国数百年来一直在做的【大魏宫廷】事:不让一个国家太过于弱小,导致被强国吞并;也不让一个国家过于强大,有机会吞并弱国,在诸强鼎立的【大魏宫廷】局面中,伺机而动,寻找成就霸业的【大魏宫廷】机会。

  “来时,高傒大人曾托在下向左相大人转达,倘若左相大人不介意的【大魏宫廷】话,这件事,不如就交给他吧。”

  在最后,管重这般对赵昭说道。

  赵昭闻言长长叹了口气。

  数日后,上卿高傒出面辟谣,义正言辞地指出,北亳军没有资格与他齐国言及宋地归属的【大魏宫廷】问题,且齐国也不会垂涎于盟国的【大魏宫廷】国土——至于其中的【大魏宫廷】「盟国」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国还是【大魏宫廷】宋国,高傒却没有提及。

  没过多久,北亳军就以某位宋王室后裔的【大魏宫廷】名义,宣布复辟宋国,号召宋民与魏军抗争。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楚国似乎也抱着与齐国相同的【大魏宫廷】打算,公开承认了这个所谓的【大魏宫廷】宋国,并呼吁魏国退还侵占宋国的【大魏宫廷】领土。

  待等一个月后,正在「林中」观摩魏军与林胡开战的【大魏宫廷】太子赵润,收到了来自宋地的【大魏宫廷】紧急消息。

  只不过,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瞄了两眼,那份密信就被他团成一团,随手丢掉了。

  “传令诸军,叫诸位将军抓紧时间,剿平林胡!”

  他这般对传令兵吩咐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笔趣阁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都市奇门医圣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贞观帝师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大魏宫廷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