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46章:默契与怀疑 二合一

第46章:默契与怀疑 二合一

  ps: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只想躺在床上当一条懒死的【大魏宫廷】鱼,什么都不想做。

  以下正文

  “你能给我卫国带来什么?”

  在思忖了半响后,卫公子瑜沉声问道。

  萧鸾闻言轻笑说道:“萧某再向公子捐赠五十万金的【大魏宫廷】财物,如何?”

  他原以为面前的【大魏宫廷】卫公子瑜在听到这个数额时会欣喜若狂,但没想到,对方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五十万金……对于个人而言,确实是【大魏宫廷】一笔巨大的【大魏宫廷】财富,但是【大魏宫廷】一个国家而言,却不足以使其铤而走险。”说着,卫公子瑜深深看了一眼萧鸾,意有所指地说道:“若是【大魏宫廷】我没有记错的【大魏宫廷】话,阁下的【大魏宫廷】首级,亦价值五十万金,既然如此,卫瑜何不将阁下绑了送到大梁,去赚那五十万金?……那笔赏金,可不至于烫手。”

  萧鸾愣了愣,随即这才想起,太子赵润曾悬赏五十万金要他的【大魏宫廷】首级,害得他有段时间被魏国内的【大魏宫廷】游侠、刺客们疯狂追杀,最终不得不乔装改扮躲起来。

  暗自咬了咬牙,萧鸾沉声说道:“一百万金!”

  听闻此言,卫公子瑜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一百万金,兑换成通银,充其量也不过九百万两银子左右……”

  ……可却足以抵你卫国两年的【大魏宫廷】税收!

  萧鸾暗骂了一声,虽然他早就有所预感,但事实证明,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胃口比他预计的【大魏宫廷】要大得多。

  一百万金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价值?来算一笔账即可得知。

  九年前,当时仍然只是【大魏宫廷】八殿下的【大魏宫廷】赵弘润率军抗击城君熊拓,重创后者、反攻到楚西境内,事后楚王熊胥因为楚东受到齐国的【大魏宫廷】威胁,故而决定与魏国言和,派士大夫黄砷,督促城君熊拓与赵弘润签署正阳和约。

  正阳和约的【大魏宫廷】赔款,再加上魏军当时收刮楚西境内贵族世家所得到的【大魏宫廷】财物,赵弘润总共得到了约两百万两价值的【大魏宫廷】楚国特产,比如珍珠、玉石、漆器、铜器等等,这些物什在当时的【大魏宫廷】魏国并不多见,因此待等这批物资运回大梁后,其价值接近翻了四番,姑且就算为价值七百万两通银。

  按照魏国金银的【大魏宫廷】兑换比例一比十实际上是【大魏宫廷】在八到十二之间浮动来算,当时这批财物,约价值七十万金。

  而当时魏国全年的【大魏宫廷】税收,包括民税与富税,却在六百万两通银左右。

  如此,可想而知一百万金的【大魏宫廷】价值。

  当然,这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九年前的【大魏宫廷】魏国行情,至于如今,随着魏国陆续收复三川郡、上党郡,攻占河套地区,再加上陆续开设了三川雒市、商水边市(走私性质)、魏韩边市以及博浪沙港市,使得魏国与他国的【大魏宫廷】交易日渐频繁,稳定的【大魏宫廷】税收是【大魏宫廷】九年前的【大魏宫廷】四五倍都不止。

  就连太子赵润本身,靠着博浪沙港市的【大魏宫廷】两成利润分红(包括出租商铺的【大魏宫廷】钱),也能拿得出五十万金来通缉萧鸾。

  随着魏国的【大魏宫廷】崛起,卫国作为相邻的【大魏宫廷】盟国与附属国,经济自然也有所增长,但再如何增长,卫国全年的【大魏宫廷】税收亦不会超过五百万两通银,因此,当卫公子瑜表露不满足的【大魏宫廷】态度的【大魏宫廷】态度时,萧鸾心中亦颇为不悦。

  但考虑到某些原因,萧鸾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按捺下心中的【大魏宫廷】不悦,耐着性子问道:“公子想要多少?”

  只见卫公子瑜伸出右手,五指张开,不容反驳地说道:“五百万金!”

  ……

  萧鸾的【大魏宫廷】瞳孔缩了缩,心中暗骂面前的【大魏宫廷】卫公子瑜狮子大开口。

  五百万金,都快接近如今魏国的【大魏宫廷】全年税收了,要知道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国,全年税收比韩国都要略高一线,只比齐国逊色些罢了。

  简直欺人太甚!

  萧鸾暗自咬了咬牙,看向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目光中,毫无痕迹地闪过几丝杀意。

  若不是【大魏宫廷】顾忌到对方乃是【大魏宫廷】卫国的【大魏宫廷】公子,且书房的【大魏宫廷】内室极有可能埋伏着卫国数一数二的【大魏宫廷】豪杰夏育,萧鸾真恨不得上前撕烂卫公子瑜那张俊秀的【大魏宫廷】脸。

  但最终,他还是【大魏宫廷】忍了下来,平声静气地说道:“五百万金……纵使是【大魏宫廷】萧某,也拿不出这笔恰敬笪汗ⅰ慨,一百万金已是【大魏宫廷】极限。”

  “不,必须要五百万金。”卫公子瑜不容反驳地说道:“萧将军你要明白,你是【大魏宫廷】魏国通缉的【大魏宫廷】要犯,卫瑜若收容你,乃是【大魏宫廷】冒着天大的【大魏宫廷】风险……若是【大魏宫廷】萧将军不愿捐献,那么,就请离开我卫国境内,看在萧将军先前捐献了诸多钱物的【大魏宫廷】份上,卫瑜可以当做不知情。”

  ……

  萧鸾深深地看了几眼卫公子瑜,从卫瑜的【大魏宫廷】语气中,他感觉后者并不排斥他,只是【大魏宫廷】那五百万金的【大魏宫廷】高额“庇护费用”,却让萧鸾他恨得在心中自骂娘。

  而就在这时,忽然听卫公子瑜幽幽说道:“倘若萧将军实在拿不出这笔恰敬笪汗ⅰ慨来,卫瑜也可以放宽期间,不过……”

  见事情似乎有所转机,萧鸾精神一震,问道:“不过什么?”

  只见卫瑜深深看了一眼萧鸾,意味深长地说道:“卫瑜当初前往大梁为质时,听说大梁的【大魏宫廷】工匠,能用高炉冶炼铁矿,回国之后,卫瑜也曾效仿,但终不得其法,不知其中有何奥秘?”

  原来如此……

  萧鸾有所领悟,暗暗点了点头。

  他终于明白,卫公子瑜之所以狮子大开口索要五百万金,其实真正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了获取魏国的【大魏宫廷】冶铁工艺。

  毫不夸张地说,魏国的【大魏宫廷】冶铁技术,在中原绝对是【大魏宫廷】首屈一指,哪怕是【大魏宫廷】比较鲁国亦毫不逊色,甚至于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想也知道,卫公子瑜必定是【大魏宫廷】对魏国的【大魏宫廷】冶铁技术垂涎不已,但很可惜,冶铁技术是【大魏宫廷】魏国如今的【大魏宫廷】“立国之本”,纵使卫国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盟国,也不可能得到完整的【大魏宫廷】技术最多就是【大魏宫廷】魏国愿意将成品,即最近打造的【大魏宫廷】兵器、甲胄出售给卫国罢了。

  不光是【大魏宫廷】卫国,就算是【大魏宫廷】秦国,哪怕秦少君嬴璎是【大魏宫廷】魏国东宫太子赵润的【大魏宫廷】夫人,赵弘润都没有向秦国彻底开放冶造技术当然,秦国本身的【大魏宫廷】工艺达不到这也是【大魏宫廷】原因。

  冶造局的【大魏宫廷】每一项技术,都会存有备份,锁在冶城的【大魏宫廷】库房内,由于冶城是【大魏宫廷】完全不对外开放,没有太子赵润亲笔诏令,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赵直属的【大魏宫廷】拱卫司御卫,也无法进入冶城,更别说进入冶城的【大魏宫廷】库房。

  而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萧鸾手中正好有几份从冶造局库房内取出来的【大魏宫廷】文献资料。

  在一年前,旧太子赵誉在掌控大梁之后,理所当然地动起了冶造局的【大魏宫廷】主意,在没有经过赵弘润允许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强行以王令使禁卫军接管了冶造局的【大魏宫廷】冶城,使得冶造局一度出现动荡不安。

  而趁着这个天赐良机,潜伏在禁卫军当中的【大魏宫廷】伏为军细作们,便偷偷将冶造局库房内的【大魏宫廷】设计图纸盗了出来。

  当时,伏为军士卒的【大魏宫廷】目标,就是【大魏宫廷】魏国有关冶铁工艺的【大魏宫廷】记录,以及魏军兵器、甲胄的【大魏宫廷】零件打造图纸,至于目的【大魏宫廷】,不言而喻,自然就是【大魏宫廷】为了强化伏为军的【大魏宫廷】装备罢了,毕竟魏国的【大魏宫廷】军备在中原可是【大魏宫廷】一流的【大魏宫廷】。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时伏为军的【大魏宫廷】细作窃取了冶造局有关于冶铁工艺的【大魏宫廷】记录,却漏了一项非常关键的【大魏宫廷】前置工艺,即烧制耐火砖的【大魏宫廷】原料成分,让当时得知此事后的【大魏宫廷】赵弘润长长松了口气。

  没有耐火砖堆砌的【大魏宫廷】保温高炉,纵使得到了他魏国的【大魏宫廷】冶铁工艺记录又如何?烧出来的【大魏宫廷】不还是【大魏宫廷】最起码半炉的【大魏宫廷】半成品。

  只不过这个秘密,伏为军的【大魏宫廷】细作们不清楚,他们以为只要盗出冶造局有关于冶铁工艺的【大魏宫廷】记录,按部就班地仿效,就能锻造出出色的【大魏宫廷】兵器与甲胄。

  事实上,在得到那些冶铁工艺的【大魏宫廷】记录后,萧鸾也是【大魏宫廷】那么认为的【大魏宫廷】,只不过,由于当时他准备扶持颐王赵弘殷的【大魏宫廷】举措失败,急急忙忙逃出了魏国,目前躲在卫国积蓄力量,还未来得及利用那些文献记录。

  一想到这里,萧鸾的【大魏宫廷】心就安稳了许多,笑呵呵说道:“魏国的【大魏宫廷】冶铁工艺,萧某倒是【大魏宫廷】有幸得到了一些工匠的【大魏宫廷】手札……”

  ……居然真的【大魏宫廷】有?

  卫公子瑜微微一愣,心中不禁激动起来。

  说实话他此前并不肯定,只是【大魏宫廷】想试一试罢了,毕竟,萧氏余孽一度在魏国掀起几次内乱,纵使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都不得不佩服这个萧鸾着实摹敬笪汗ⅰ寇量不小,因此他暗自猜测:如此‘神通广大’的【大魏宫廷】萧鸾,是【大魏宫廷】否有可能掌握着魏国最新的【大魏宫廷】冶铁技术呢?

  没想到一问之下,萧鸾还当真有。

  接下来,便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与萧鸾的【大魏宫廷】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以萧鸾献出那些魏国的【大魏宫廷】冶铁工艺记录,换取卫公子瑜对其的【大魏宫廷】‘视若无睹’并非是【大魏宫廷】庇护萧鸾,只是【大魏宫廷】装作不知情罢了,毕竟卫公子瑜也要考虑到魏国方面的【大魏宫廷】压力,仅萧鸾付出的【大魏宫廷】代价,还不足以让他冒着风险去庇护萧鸾。

  在约定好之后,萧鸾告辞离去,此时,卫国豪侠夏育这才领着一干卫士从内室出来。

  在挥挥手示意卫士们离开书房后,夏育皱着眉头对卫公子瑜说道:“公子,您不该与那萧鸾合作。那个男人是【大魏宫廷】一头恶虎,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合作?”卫公子瑜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我几时与他合作了?只不过,他有我想要的【大魏宫廷】东西,而我则借一块地方给他藏身,仅此而已。”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大魏宫廷】‘与虎谋皮’,你未免也太高估他了。据我所知,萧鸾在魏国谋划了二十年,可最终,却落得个黯然逃离魏国的【大魏宫廷】下场,在我看来,他纵使如你所言曾经是【大魏宫廷】一头恶虎,但眼下,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头去了爪牙的【大魏宫廷】丧家犬罢了,何足惧哉?”

  听闻此言,夏育皱了皱眉,提醒道:“公子,恶虎终究是【大魏宫廷】恶虎,并不会因为失去爪牙而放弃伤人,也不会因为你饶他一命而有所感恩。”

  “你的【大魏宫廷】亲身经历?”卫公子瑜好笑地问道,他知道,眼前这位豪侠,那可是【大魏宫廷】曾经搏杀过猛虎的【大魏宫廷】猛士。

  “公子。”夏育再次皱了皱眉头。

  “好了好了。”卫公子瑜无奈地笑了笑,随即收起笑容,眼眸闪过几丝冷色:“你放心,待我得到想得到的【大魏宫廷】东西,到时候,我就会派人提着此人的【大魏宫廷】首级,去找我表弟赵润,讨要那五十万金的【大魏宫廷】赏金!”

  “那些魏国工匠的【大魏宫廷】冶铁手札?”夏育压低声音问道。

  “还有他的【大魏宫廷】钱。”卫公子瑜长长吐了口气。

  与萧鸾一样,卫瑜也很缺钱,虽然他是【大魏宫廷】卫王的【大魏宫廷】公子,但是【大魏宫廷】有些需要花钱的【大魏宫廷】地方,他却不好直接向他的【大魏宫廷】父亲卫王费开口。

  比如说,卫公子瑜在私底下组建了一个游侠组织,号曰长铗,网罗卫国的【大魏宫廷】游侠豪杰为他效力。注:铗,即剑柄。长铗,即指长剑,相对应的【大魏宫廷】短剑,则叫做短铗。

  不同于那些顶着游侠的【大魏宫廷】称号却尽干些地痞无赖之举的【大魏宫廷】家伙,卫国的【大魏宫廷】豪侠,那可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持三尺青锋剑,好打抱不平、行侠仗义的【大魏宫廷】义士。

  可话说回来,再是【大魏宫廷】侠义的【大魏宫廷】义士,也需要吃饭,既然卫公子瑜需要这些游侠为他效力,那么理所当然要养活他们,这可是【大魏宫廷】一笔不小的【大魏宫廷】开支。

  除此之外,卫公子瑜还在私底下尝试发展冶铁工艺。

  其实在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祖父卫王纠的【大魏宫廷】年代,卫国也曾有过一段发展冶铁工艺的【大魏宫廷】岁月,只不过在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父王卫王费当政之后,卫国的【大魏宫廷】冶铁发展就受到了阻碍。

  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当时卫国锻造出来的【大魏宫廷】铁剑质量很差,强度与锋利还不及这个时代已经纯属的【大魏宫廷】青铜兵器,再加上发展冶铁工艺需要投入的【大魏宫廷】金钱太多,于是【大魏宫廷】卫王费就放弃了。

  毕竟卫王费与魏王赵的【大魏宫廷】关系非常好,在卫王费看来,反正魏卫两国关系亲密到连边境都不需要设防,既然魏国已经在发展冶铁工艺,他卫国何必多此一举呢?到时候直接购置魏国锻造的【大魏宫廷】兵器不就成了?

  这还真不是【大魏宫廷】玩笑,事实上,卫国最精锐的【大魏宫廷】濮阳军,也就是【大魏宫廷】卫王费直属的【大魏宫廷】王师,其兵器甲胄,其实始终是【大魏宫廷】跟魏国的【大魏宫廷】驻军六营持平的【大魏宫廷】当然,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濮阳军这支卫国的【大魏宫廷】王师而已,至于其他的【大魏宫廷】卫**队,绝大多数都是【大魏宫廷】在使用魏国淘汰下来的【大魏宫廷】军备。

  倒不是【大魏宫廷】魏国这边不肯放宽额度,只是【大魏宫廷】卫王舍不得这笔恰敬笪汗ⅰ慨而已,毕竟魏国当年驻军六营的【大魏宫廷】装备,哪怕是【大魏宫廷】在魏国虚弱的【大魏宫廷】时候,魏王赵仍然坚持每两三年全军换装,尽可能地走精锐路线,以应对来自韩国的【大魏宫廷】威胁。

  相比之下,卫王费更愿意用这些钱来享受,他很满足于自己作为魏国的【大魏宫廷】小弟。

  但卫公子瑜则不同,在他看来,卫国必须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大魏宫廷】冶铁工艺,否则,他卫国将始终无法摆脱魏国的【大魏宫廷】控制与摆布毕竟以以往的【大魏宫廷】趋势,若魏卫两国失和乃至于交恶的【大魏宫廷】话,他卫国甚至无法自主打造兵器与甲胄。

  到时候,难道真要重拾几乎已淘汰的【大魏宫廷】青铜锻造技术?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卫公子瑜只能凭一己之力,偷偷摸摸地在私底下研究,因为这件事,别说若传到魏国那边,多半会引起魏国对他卫国的【大魏宫廷】怀疑,甚至于,他连他父王卫王费这关都过不了。

  因此,别看卫公子瑜这一两年,借当年韩将司马尚攻陷他们半壁疆土的【大魏宫廷】前车之鉴,终于说服他父王,拿出了一大笔恰敬笪汗ⅰ慨创建了数支军队,但事实上,由于他父王派了几名主簿严格把关着,卫公子瑜根本没办法挪动,无论是【大魏宫廷】投到长铗,还是【大魏宫廷】投到他偷偷摸摸研究的【大魏宫廷】冶造工艺当中。

  迄今为止,维持长铗与发展冶铁技术的【大魏宫廷】消耗,全靠支持他的【大魏宫廷】卫国富豪在私底下捐赠,根本不经过国库的【大魏宫廷】账本。

  而相比较维持长铗的【大魏宫廷】耗费,研究冶铁技术的【大魏宫廷】经费投入简直就是【大魏宫廷】无底洞,想想当年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就知道了,南征北战前后从楚国、三川、韩国收刮、敲诈了一笔笔的【大魏宫廷】钱物,可结果呢,当时肃王府的【大魏宫廷】家计开销,还要靠小夫人羊舌杏在城内开设的【大魏宫廷】肃氏楚金来维持。

  甚至于即便如此,赵弘润还欠下了户部几百万两的【大魏宫廷】欠款,一直到博浪沙河港竣工。

  虽然这笔庞大的【大魏宫廷】资金投入,并非是【大魏宫廷】全部用在发展冶铁工艺上,但要知道,魏国当时好歹是【大魏宫廷】有一定基础的【大魏宫廷】,而卫国呢?却连最基础的【大魏宫廷】工艺都未曾掌握。

  这意味着,卫公子瑜需要砸下比当初赵弘润砸在冶造局更多的【大魏宫廷】金钱,才有可能获得一些成绩。

  也正因为这样,卫公子瑜非常需要萧鸾的【大魏宫廷】那笔恰敬笪汗ⅰ慨,因为那笔恰敬笪汗ⅰ慨不会过国库的【大魏宫廷】账目。

  “那赵润公子那边……如何回覆?”

  在听了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解释后,夏育皱着眉头问道。

  卫瑜思忖了片刻,镇定地说道:“此事,我自有主张。”

  说到这里,他微微叹了口气,自嘲道:“魏人为抓捕萧鸾潜入我卫国境内,杀害我两百余顿丘军士卒,然而最后,我还不得不听从那个表弟的【大魏宫廷】话,将萧鸾擒获献上……夏育,这就是【大魏宫廷】魏卫两国的【大魏宫廷】友谊。”

  “……”夏育张了张嘴,默然不语。

  五日后,卫公子瑜派了一队两百人左右的【大魏宫廷】亲卫,将顿丘军副将公宜捆绑,押送到了大梁。

  当时,张启功与北宫玉已返回大梁,在得知此事后,便从那些卫**卒手中接收了要犯,将其押入太子府的【大魏宫廷】私牢。

  大约半个时辰后,太子赵润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欣喜若狂,顾不得自己那所谓沾到雪就会死的【大魏宫廷】‘怪症’,带着宗卫长吕牧,冒着风雪风风火火地来到太子府的【大魏宫廷】私牢。

  而当赵弘润来到私牢的【大魏宫廷】时候,张启功、北宫玉、阳佴、鸦五等人正围在牢房外打量着那名自称是【大魏宫廷】顿丘军副将公宜的【大魏宫廷】男人。

  见此,赵弘润冲到张启功等人身边,一边张望牢房内的【大魏宫廷】那个男人,一边语气急切地问道:“北宫,当真是【大魏宫廷】萧鸾么?”

  然而,北宫玉摇了摇头说道:“此人与萧鸾有七八分相似,但,并非是【大魏宫廷】萧鸾……”

  赵弘润并没有亲眼见过萧鸾,但相信北宫玉不至于会在这种事上欺骗他,闻言万分失望的【大魏宫廷】他,罕见地有些失态,在恨恨用手砸了一下牢门后,懊恼地问道:“那他是【大魏宫廷】谁?”

  话音刚落,就见牢房内的【大魏宫廷】那个男人冲到牢栏处,朝着赵弘润大喊道:“我乃卫国封丘军副将公宜!亦是【大魏宫廷】你苦苦要找的【大魏宫廷】萧鸾!哈哈哈哈!”

  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大魏宫廷】太子赵润,北宫玉小心翼翼地说道:“如太子所见,此人乃是【大魏宫廷】伏为军的【大魏宫廷】一员。”

  “……”赵弘润面色难看地盯着牢房内那自称萧鸾的【大魏宫廷】家伙,转身拂袖离去了。

  片刻后,在太子府内都尉署的【大魏宫廷】班房里,冷静下来的【大魏宫廷】赵弘润,召见了张启功、北宫玉、阳佴以及鸦五几人。

  据卫公子瑜托人带给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回信中所言,他在得到后者的【大魏宫廷】书信后,立刻便派人抓捕了顿丘军的【大魏宫廷】副将公宜,但在看过牢内那个家伙的【大魏宫廷】德行后,纵使没有北宫玉辨认,赵弘润也不认为那个家伙就是【大魏宫廷】那个萧鸾,那么,这到底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或许,此人是【大魏宫廷】萧鸾的【大魏宫廷】一个替身。”在思忖了片刻后,北宫玉皱着眉头说道:“可能是【大魏宫廷】萧鸾怀疑太子殿下很有可能通过卫公子瑜去抓他,但又不舍得轻易放弃聚拢的【大魏宫廷】伏为军,故而叫替身代为出面,因而被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人擒获。”

  顿了顿,他又说道:“也有可能,是【大魏宫廷】萧鸾为了打消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怀疑,故意丢出一个弃子。……在他看来,纵使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也不好接二连三地指使卫公子瑜去做什么事。”

  赵弘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询问张启功道:“启功,你怎么看?”

  只见张启功看了一眼北宫玉,拱手说道:“太子殿下,臣以为,北宫大人方才所言,纵使是【大魏宫廷】太子殿下,亦不好接二连三指使卫公子瑜去做什么事,这句话很有见地……”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忽然转了口风:“其他的【大魏宫廷】,臣暂时还未有头绪。”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张启功,并没有多说什么,在简单交代了几句后,便带着宗卫长吕牧离开了。

  待等赵弘润离开之后,张启功将鸦五拉到了角落,低声说道:“鸦五,张某有件事拜托你青鸦。”

  “张大人请讲。”鸦五点头说道。

  只见张启功压低声音说道:“请你派青鸦潜回卫国顿丘,监视顿丘军的【大魏宫廷】一举一动,看看卫公子瑜在‘捉拿’了‘萧鸾’之后,是【大魏宫廷】否有下令彻查顿丘军当中的【大魏宫廷】伏为军细作,或者,打散军卒、整顿这支军队。”

  鸦五愣了愣,好似想到了什么,在用怪异的【大魏宫廷】眼神看了一眼张启功后,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明白!”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谎话大王  笔趣阁  开天录  房贷计算器  调教大宋  神级奶爸  白袍总管  深圳民升激光  凡人修仙传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深圳民升激光  贞观帝师  大魏宫廷  凡人修仙传  圣墟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笔趣阁  正道潜龙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