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09章:万全之策 二合一

第109章:万全之策 二合一

  “殿下。”

  “大王。”

  待等赵弘润与韩王然并肩走出那顶帐篷时,魏韩双方的【大魏宫廷】将领们纷纷迎了上来。

  “那就……就此告辞了。”

  朝着赵弘润拱了拱手,韩王然微笑着向赵弘润告别,随即领着马奢、秦开、乐弈、韩阳、司马尚等诸韩国将领转身而去。

  见赵弘润看向韩王然一行人的【大魏宫廷】表情有些异常,宗卫长吕牧低声道:“殿下……”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弘润抬手做出的【大魏宫廷】手势给打断了。

  “回去再说。”

  在深深看了一眼韩王然一行人的【大魏宫廷】背影后,赵弘润亦转身走下了土坡。

  回到巨鹿城后,赵弘润独自一人在书房内,回忆且思考着今日韩王然对他所说的【大魏宫廷】那一番话。

  韩王然的【大魏宫廷】目标,赵弘润当然清楚,无非就是【大魏宫廷】见战况不妙,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罢了。

  最好,也别因为战败而受到太严重的【大魏宫廷】制裁。

  为此,韩王然不仅出卖了同一阵营的【大魏宫廷】齐国,还危言耸听地离间起魏国与楚国的【大魏宫廷】关系来。

  但不得不说,韩王然所说的【大魏宫廷】这些,确实引起了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忧虑。

  就像韩王然反复强调的【大魏宫廷】,魏国若是【大魏宫廷】始终抱着覆灭韩国的【大魏宫廷】念头,究竟利大于弊、还是【大魏宫廷】弊大于利?

  “殿下。”

  不知过了多久,赵弘润听到了侍妾赵雀的【大魏宫廷】轻声呼唤,他抬起头来,看到赵雀与宗卫长吕牧,正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赵弘润困惑地问道。

  “怎么了……”赵雀喃喃说了一句,在与吕牧相识一眼后,低声说道:“自从城外回来后,殿下就一直坐在这里愁眉不展,宗卫长大人与臣妾……”

  “哦?”赵弘润转头看了一眼天色,见窗外的【大魏宫廷】天色已临近黄昏,这才恍然说道:“原来我出神了那么久么。”

  说着,他站起身来,活动四肢、舒展了一下筋骨。

  此时,宗卫长吕牧好奇问道:“殿下,您莫非还在回想韩王的【大魏宫廷】话?”

  赵弘润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在想另外一个最根本的【大魏宫廷】问题。”

  “最根本的【大魏宫廷】问题……”赵雀与吕牧面面相觑。

  此时,就见赵弘润走到窗口,手扶着窗棂,淡淡说道:“我在想,灭韩,这是【大魏宫廷】否合乎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利益。……你们怎么看?”

  可能是【大魏宫廷】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大魏宫廷】这种高度的【大魏宫廷】问题,宗卫长吕牧与侍妾赵雀都吃了一惊,不敢发表自己的【大魏宫廷】见解。

  毕竟这种国策方针高度的【大魏宫廷】问题,恐怕也只有垂拱殿内朝的【大魏宫廷】诸位大人,才有资格与当今陛下以及眼前这位东宫太子殿下商议讨论,除此之外,就算是【大魏宫廷】朝中六部尚书,亦或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将领们,都没有这个资格。

  更何况他吕牧与赵雀。

  想到这里,宗卫长吕牧连忙说道:“卑职……不敢妄言。”

  赵雀亦说道:“臣妾亦不敢妄言。”

  见他们神色有些莫名的【大魏宫廷】慌张,赵弘润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也希望垂拱殿内朝的【大魏宫廷】诸位大臣此刻身在此地,好详细地探讨一番,再不济,哪怕有介子鸱在旁也好,只可惜他此番并未带上任何一位具有大局眼光的【大魏宫廷】谋臣。

  “随便说两句吧,让我参考一下,说得不对也没有关系。”赵弘润笑着宽慰道。

  “随便说两句……”

  宗卫长吕牧苦笑连连,心说,这么大的【大魏宫廷】事,岂是【大魏宫廷】他能随意评价的【大魏宫廷】?

  但既然眼前这位太子殿下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发表自己的【大魏宫廷】见解。

  “卑职以为,韩国一直以来都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心腹大敌,若是【大魏宫廷】有机会将其覆灭的【大魏宫廷】话……卑职认为,唔,殿下不宜错过这个良机。”

  听闻此言,赵弘润笑着说道:“可是【大魏宫廷】覆灭韩国,怕是【大魏宫廷】需要我大魏展开一场至少持续五年的【大魏宫廷】战争,而在这五年里,其他国家或有可能趁机壮大……”

  “这……”吕牧挠挠头,感觉自己的【大魏宫廷】脑袋有些不够用。

  见此,赵弘润笑了笑,说道:“算了,你二人先退下歇息吧,让我好好想一想。”

  吕牧与赵雀对视一眼,退离了书房。

  而此时,赵弘润已沉浸于有关于覆灭韩国的【大魏宫廷】利害计较中。

  先说吞并韩国的【大魏宫廷】好处。

  吞并韩国,当然是【大魏宫廷】好处多多。

  首先是【大魏宫廷】国土面积与国民人口,韩国拥有着不下于当今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土,有着雁门、代、太原、邯郸、巨鹿、渔阳、北燕等大郡,而国内人口,亦与魏国不相上下,若是【大魏宫廷】魏国吞并了韩国,哪怕要分一份给秦国,魏国亦完全有希望成为整个中原最具底蕴的【大魏宫廷】国家,在国土面积与国民人口方面,基本上与楚国持平。

  其次是【大魏宫廷】牧场,韩国的【大魏宫廷】太原、雁门、代郡、渔阳、北燕等几个大郡,皆有适合放牧、蓄养战马的【大魏宫廷】天然牧场,若是【大魏宫廷】魏国吞并韩国,无论是【大魏宫廷】牛羊等牲畜还是【大魏宫廷】用于战争的【大魏宫廷】战马,都会变得更加充裕。

  再其次,韩国拥有着不下于魏国的【大魏宫廷】基础设施,农田水利方面的【大魏宫廷】技术,亦丝毫不下于魏国。

  总得来说,魏国若能吞并且吸收韩国,那么,魏国无疑将成为中原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大魏宫廷】国家。

  总的【大魏宫廷】来说,吞并韩国,能让魏国得到锦上添花般的【大魏宫廷】增益。

  但,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如此而已。

  为何这么说摹敬笪汗ⅰ控?原因很简单。

  魏国欠缺国土面积么?

  不缺!

  魏国目前已经攻陷了河西、河套,宋郡亦是【大魏宫廷】烂在魏国锅里的【大魏宫廷】肥肉,这三块地方面积都不小,别说满足魏国当前对土地的【大魏宫廷】需求,事实上,魏国甚至都还没有完全消化「上党郡」。

  在这种情况下,纵使吞并韩国能让魏国的【大魏宫廷】国土面积翻上一番,除此之外又能有什么助益?

  一个国家的【大魏宫廷】强弱,难道只是【大魏宫廷】单纯看这个国家的【大魏宫廷】国土面积么?

  那为何国土面积最大的【大魏宫廷】楚国,近几十年来始终被国土面积加在一起都不到楚国三分之一的【大魏宫廷】齐鲁两国吊打?

  再说摹敬笪汗ⅰ苛场,不可否认,魏国以往的【大魏宫廷】确欠缺放牧战马的【大魏宫廷】牧场,可是【大魏宫廷】在先后打下三川、河西、河套这三地后,魏国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大魏宫廷】天然牧场,但很可惜,除了三川郡已经得到了一定的【大魏宫廷】发展以外,河西也好、河套也好,这两地的【大魏宫廷】发展事实上都只是【大魏宫廷】开了一个头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再得到雁门、代郡、渔阳、北燕等地,也不过是【大魏宫廷】荒置在那罢了。

  再说国民人口,这恐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唯一在意的【大魏宫廷】一点。

  在十几年前时,魏国真正意义上的【大魏宫廷】领土,就只有河东(包括河内)、颍水这两块土地,除此之外,三川被阴戎窃取、上党被韩国攻陷,而宋郡呢,也并非真正意义上属于魏国,因此,魏国在土地上难免有所需求,毕竟在当时的【大魏宫廷】颍水郡,贵族兼并土地确实是【大魏宫廷】个问题。

  但如今,魏国非但重新夺回了三川郡、上党郡以及宋郡的【大魏宫廷】西部,又攻陷了河西、河套,国土面积比十几年前翻了一倍,就算国内贵族兼并土地的【大魏宫廷】情况仍然时有发生,也不会让魏国产生对土地的【大魏宫廷】需求——简单地说,魏人对土地的【大魏宫廷】需求增涨,以及魏国贵族对土地的【大魏宫廷】兼并速度,都没有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某位太子殿下所开辟的【大魏宫廷】新国土来得快。

  这种种现象导致,魏国即便能吞并韩国,也只是【大魏宫廷】锦上添花般的【大魏宫廷】助益,因为韩国拥有的【大魏宫廷】东西,魏国都拥有,这跟楚国攻打齐鲁两国有着显著的【大魏宫廷】差异——楚国攻打齐鲁两国,是【大魏宫廷】因为楚国垂涎于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富、鲁国的【大魏宫廷】技术,这能大大加快楚国的【大魏宫廷】自身发展。

  而魏国目前最欠缺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

  是【大魏宫廷】时间!

  哪怕魏国眼下距离中原霸主仅只有一步之遥,却仍然欠缺时间,是【大魏宫廷】修生养息、消化这些年来战争所得的【大魏宫廷】时间——发展到魏国目前阶段,哪怕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大魏宫廷】殷富财力,也无法过多地刺激魏国的【大魏宫廷】发展。

  因此正如韩王然所言,魏国以自身国内经济荒废至少五年为代价,冒着楚国很有可能就此壮大崛起、取代魏国的【大魏宫廷】危险,与韩国展开一场不死不休的【大魏宫廷】灭国战役,且就算最终吞并了韩国的【大魏宫廷】国土,也只不过是【大魏宫廷】锦上添花的【大魏宫廷】助益,而这,是【大魏宫廷】否符合魏国的【大魏宫廷】根本利益呢?

  目前的【大魏宫廷】魏国,已无愧于「中原最强」的【大魏宫廷】赞誉,在这种情况下,是【大魏宫廷】否应该去考虑保持这份优势,去限制他国呢?比如说打压齐国、限制楚国……咦?这不就是【大魏宫廷】韩王然提出的【大魏宫廷】策略么?

  『那小子……』

  赵弘润揉了揉眉骨。

  他反反复复思考了许久,可最后得出的【大魏宫廷】结论,居然还真是【大魏宫廷】与韩王然所提出的【大魏宫廷】建议一模一样。

  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

  但是【大魏宫廷】不可否认,韩王然所提出的【大魏宫廷】建议,确实是【大魏宫廷】最符合魏国当前利益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想来想去,却始终没有找到什么漏洞。

  『韩然……』

  回忆着那位年纪与他相仿的【大魏宫廷】韩王的【大魏宫廷】面容,赵弘润心中默然。

  倘若说在此之前,他忌惮的【大魏宫廷】仍然是【大魏宫廷】韩国这个国家的【大魏宫廷】话,那么此刻,就得加上「韩王然」这个劲敌。

  待等赵弘润回到寝居时,侍妾赵雀早已铺好了被褥,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屋内的【大魏宫廷】桌旁,等着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到来。

  “殿下。”

  瞧见赵弘润推门进来,赵雀连忙起身,一边替赵弘润脱下外袍,一边好奇问道:“殿下莫非已有头绪?”

  “不,完全没有。”

  赵弘润耸了耸肩,径直走到床榻旁,甩掉靴子靠坐在床榻上。

  赵雀将自己男人的【大魏宫廷】靴子整齐摆好,疑惑问道:“完全没有头绪么?”

  “啊。”

  只见赵弘润枕着双手,表情怪异地说道:“韩然那小子,替我大魏想得面面俱到,实在是【大魏宫廷】找不出什么漏洞……尽管我很清楚,这次饶过了韩国,韩国在那小子的【大魏宫廷】治理下,可能几年之后,就会成为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心腹之患。”

  赵雀闻言好奇问道:“那个韩然,当真如殿下所认为那样杰出么?”

  “呵。”赵弘润轻笑一声,随即略带惆怅地说道:“可能是【大魏宫廷】最棘手的【大魏宫廷】一个……”

  在说这句话的【大魏宫廷】时候,他脑海中浮现出楚公子暘城熊拓以及卫公子瑜二人的【大魏宫廷】面孔,他必须承认,这韩然比熊拓以及卫瑜二人更加危险,城府之深、眼界之广,很难想象这种人物居然还未满三十,并且其至今为止,甚至没有步出过邯郸的【大魏宫廷】韩王宫几回。

  “竟然是【大魏宫廷】那样棘手的【大魏宫廷】人物……”

  赵雀在听到赵弘润对韩王然的【大魏宫廷】赞誉后,秀眉微微一凝,随即压低声音说道:“殿下,为我大魏考虑,似这等贤王,宜尽早除之……”

  “怎么除之?”赵弘润看了一眼赵雀,轻笑着说道:“派刺客暗杀?”

  “并无不可。”赵雀难得绷着脸说道,仿佛是【大魏宫廷】回到了初见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时候,只可惜赵弘润伸手捏了捏她的【大魏宫廷】鼻子,顿时让她破了功,忍不住娇嗔起来。

  “别妄想了,人家是【大魏宫廷】韩国的【大魏宫廷】王,身边卫士无数,哪里是【大魏宫廷】那么容易好暗杀的【大魏宫廷】?再者,若我用这种方式除掉韩然,岂不是【大魏宫廷】成了众矢之的【大魏宫廷】?”说着,赵弘润一把将赵雀搂在怀中,轻轻捏着她的【大魏宫廷】脸庞取笑道:“相比较暗杀,我还不如用美人计,用似雀儿这般的【大魏宫廷】美人去祸害他……保准他跟我一样,沉醉于美人怀中,不可自拔。”

  “臣妾……”赵雀媚眼如丝,轻咬着嘴唇娇嗔道。

  然后,二人干了个爽。

  在一番云雨过后,赵雀气喘吁吁地趴在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胸膛上。

  而赵弘润呢,仿佛在一番发泄过后,念头也通达了一些,至少思路比方才清晰了许多。

  他从来都不是【大魏宫廷】一个喜欢被对手牵着鼻子走的【大魏宫廷】人,因此,哪怕韩王然对他的【大魏宫廷】建议事实上确实是【大魏宫廷】符合魏国当前利益的【大魏宫廷】最佳策略,但他还是【大魏宫廷】不希望就这么接受——因为韩王然是【大魏宫廷】对手。

  倘若提出这个建议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垂拱殿内朝的【大魏宫廷】诸大臣,那么,赵弘润会虚心听取,但是【大魏宫廷】韩王然……抱歉,赵弘润从来没有采纳对手建议的【大魏宫廷】习惯。

  这可能是【大魏宫廷】他素来叛逆,或者是【大魏宫廷】他认为,倘若就这么接受了,就感觉比韩王然输了一筹什么的【大魏宫廷】。

  退一步说,就算最终还是【大魏宫廷】选择了与韩王然所提出建议相似的【大魏宫廷】战略国策,那么,赵弘润也肯定会想办法给韩王然制造点麻烦,绝不会让后者如此轻易就赢了去。

  问题在于,如何反制呢?

  赵弘润细细回忆着他当时与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对话,包括后半阶段,他俩仿佛挚友般的【大魏宫廷】融洽交谈。

  通过这次的【大魏宫廷】交谈,他进一步地发现,韩王然应该是【大魏宫廷】他同龄人中最擅长隐忍、忍耐的【大魏宫廷】一个人,心性之坚韧,让赵弘润叹为观止。

  相比较韩王然,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大舅子暘城君熊拓当年简直就是【大魏宫廷】一个还未长大的【大魏宫廷】稚童,为了宣泄心中的【大魏宫廷】怨恨,居然不计利害得失地攻打了魏国整整十年——有这工夫,熊拓居然不去打巴蜀。

  打巴蜀多好?巴蜀小国林立,一盘散沙,其混乱程度俨然一个小中原,而同时,巴蜀之地亦拥有着丰富的【大魏宫廷】资源,粮食、虫蜡、丝绸、矿石,若非魏国这些年来一直在韩国、楚国的【大魏宫廷】夹缝中存身,伺机寻找壮大的【大魏宫廷】机遇,赵弘润可能早就带兵去打巴蜀了。

  正如赵弘润所认为的【大魏宫廷】那样,暘城君熊拓,直到「五方伐魏」之后,也就是【大魏宫廷】寿陵君景舍率领的【大魏宫廷】百万大军攻打魏国且几乎全军覆没,让他有机会入主楚东,这个大舅子,才逐渐变得成熟,真正具备了作为君王的【大魏宫廷】气度。

  而在此之前,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种种行为,虽不能说是【大魏宫廷】不堪入目,但离君王也差上十万八千里,他的【大魏宫廷】表现甚至还不如赵弘润的【大魏宫廷】表兄卫公子瑜。

  然而很可惜,羸弱的【大魏宫廷】卫国,成为了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负累,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就算赵弘润明知他表兄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才华,也难以对卫国持有什么警惕——魏国随随便便派一个五万编制规模的【大魏宫廷】精锐军队,就足以将其覆灭的【大魏宫廷】国家,何必大惊小怪?

  但韩王然不同,此人拥有着超过卫公子瑜与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才华,其背后又是【大魏宫廷】韩国这样的【大魏宫廷】国家,姑息这样的【大魏宫廷】劲敌,这让赵弘润充满了忧虑。

  说实话,赵弘润其实也有想过,是【大魏宫廷】否趁韩王然重夺大权、韩国内部不稳的【大魏宫廷】机会,一鼓作气攻灭韩国。

  但出乎他意料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韩王然在夺回大权后,在国内似乎并没有什么动作——像排挤康公韩虎、釐侯韩武、庄公韩庚这三位权臣一系的【大魏宫廷】官员呀,或者报复此前欺他谤他的【大魏宫廷】那些人呀,居然什么都没有。

  对此韩王然的【大魏宫廷】说法是【大魏宫廷】,外敌重重,容不得他有半点任性。

  一个忍辱负重、忍了足足十四年的【大魏宫廷】年轻君王,在有朝一日重夺大权后,居然半点得意也无、半点放肆也无,这份心性,简直是【大魏宫廷】让赵弘润难以想象。

  他自认为,倘若换做是【大魏宫廷】他,他绝对无法做到这一点——他肯定会报复那些曾经欺他谤他的【大魏宫廷】人。

  『无懈可击么?……呵,那若是【大魏宫廷】我放回韩武呢?』

  轻轻搂着赵雀,赵弘润闭着眼睛估测,若他将韩武放回,是【大魏宫廷】否会让此刻的【大魏宫廷】韩国出现动荡,使他魏军得到可趁之机。

  但仔细想想,釐侯韩武这个硬骨头,在被伍忌擒拿的【大魏宫廷】时候,并不考虑自己的【大魏宫廷】安危,却还任命荡阴侯韩阳为主帅,仿佛铁了心,不惜自己陪葬也要叫他赵弘润死在这巨鹿,赵弘润实在不觉得,釐侯韩武在被他放回后,会不顾他魏国的【大魏宫廷】威胁,跟韩王然抢班夺权。

  按照这样想,放回釐侯韩武,好似是【大魏宫廷】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到这里,赵弘润皱了皱眉。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眸中几丝笑意。

  『对了,不是【大魏宫廷】还有秦国么?』

  摸了摸下巴,赵弘润恶意满满地开始盘算起来。

  他忽然觉得,他完全可以让秦国接着消耗韩国,反正秦国的【大魏宫廷】国内经济本来就很薄弱,薄弱到若不对外发动战争根本养不活那么多的【大魏宫廷】军队,根本不怕韩国所谓的【大魏宫廷】「同归于尽」的【大魏宫廷】威胁。

  秦国才是【大魏宫廷】真正意义上以战养战的【大魏宫廷】国家。

  当然,赵弘润并不认为单凭秦国的【大魏宫廷】实力,能打败韩国——即便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大魏宫廷】韩国。

  但反过来说,这恰恰不正是【大魏宫廷】最符合魏国的【大魏宫廷】利益么?

  舔舔嘴唇,赵弘润心中有了主意。

  他眼下只担心一点,那就是【大魏宫廷】他的【大魏宫廷】侧室、秦少君赢璎,在得知这件事后,会不会跟他闹。

  毕竟再怎么说,赵弘润也是【大魏宫廷】利用了秦国。

  『……没事没事,大不了给秦国提供一些经济方面的【大魏宫廷】帮助嘛。』

  赵弘润暗自安慰自己道。

  想着想着,他又想到了楚国。

  正如韩王然所建议的【大魏宫廷】那样,在韩王然这位韩国君主都已经在私底下承认战败的【大魏宫廷】情况下,赵弘润当然要设法限制一下楚国,毕竟若真被楚国吞并了齐鲁两国,得到了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力与鲁国的【大魏宫廷】工艺技术,那楚国可真就成为一匹脱缰的【大魏宫廷】野马,再无人能够钳制了。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跟对秦国的【大魏宫廷】情况一样,魏国也无法号令楚国——虽然魏秦楚三国确实是【大魏宫廷】同盟关系,但这并不代表秦楚两国就会遵从魏国的【大魏宫廷】指令,从根本上说,秦楚两国依旧还是【大魏宫廷】以本国的【大魏宫廷】利益为重心。

  这也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算计’秦国接着消耗韩国的【大魏宫廷】关键。

  但与秦韩这边的【大魏宫廷】情况不同,韩国就算是【大魏宫廷】在目前的【大魏宫廷】局势下,仍然有实力抵御秦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可齐鲁两国,未见得能招架得住楚国,难不成魏国亲自出马?——倘若赵弘润真的【大魏宫廷】调转枪头对付楚国,那可真的【大魏宫廷】要成为众矢之的【大魏宫廷】了。

  想了整整一宿,赵弘润终于想出了一个可行的【大魏宫廷】策略:倘若齐鲁两国有能力招架楚国,那他就按兵不动,继续削弱韩国;但倘若齐鲁两国抵御不住楚国,那么,他就立刻在巨鹿调转枪头,攻打齐国截胡。

  反正他早就想教训一下那些依旧活在「齐王吕僖时代」的【大魏宫廷】自大齐人了,灭了齐国后顺便将六哥赵昭带回国内,仔细想想也没什么不好。

  这样一来,纵使楚国打下了鲁国,得到了鲁国的【大魏宫廷】工艺技术,但因为赵弘润攻打齐国,夺取了一部分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力,楚国未见得能有充足的【大魏宫廷】财力去研究从鲁国夺取的【大魏宫廷】工艺技术。

  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若是【大魏宫廷】齐鲁两国被他魏、楚两国分而覆灭,纵使韩国仍在苟延残喘,他日也无法撼动魏国的【大魏宫廷】地位,而秦国与楚国,前者在与韩国的【大魏宫廷】战争中消耗过多,而后者因为并未完全得到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力,也未见得能对魏国造成什么威胁。

  『唔唔,这才是【大魏宫廷】万全之策!』

  赵弘润暗暗想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开天录  笔趣阁  圣墟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谎话大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  笔趣阁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都市奇门医圣  神级奶爸  贞观帝师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之神帝驾到  圣墟  深圳民升激光  调教大宋  贞观帝师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