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0章:覆亡边缘的【大魏宫廷】齐国 二合一

第110章:覆亡边缘的【大魏宫廷】齐国 二合一

  “前面看样子就是【大魏宫廷】济水了……”

  在三月中旬的【大魏宫廷】某日,青鸦众的【大魏宫廷】头目之一「鸦五」,带着三十几名乔装打扮成普通平民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弟兄们,扮作逃亡的【大魏宫廷】难民,在巨鹿郡跨越韩齐边界,来到了济水的【大魏宫廷】下游。

  来到济水河畔,鸦五环顾四下,对身后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弟兄们说道:“若是【大魏宫廷】我等掌握的【大魏宫廷】情报没有错的【大魏宫廷】话,跨过这「济水」,就到了齐国王都临淄的【大魏宫廷】京畿了……我等这次的【大魏宫廷】探查行动,那位殿下非常重视,都给我提高警惕。”

  “是【大魏宫廷】!”

  诸青鸦众们纷纷低声应道。

  见此,鸦五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颔首示意麾下的【大魏宫廷】青鸦众们说道:“想办法过河,看看这附近是【大魏宫廷】否有桥梁,否则,晚上咱们就得游到对岸了……”

  虽然说三月中旬的【大魏宫廷】气候已逐渐转暖,但晚上依旧寒冷,更何况是【大魏宫廷】还要身渡河水,就算青鸦众们一个个经过严格而苛刻的【大魏宫廷】训练,但这并不表示他们乐意受罪。

  看着诸青鸦众们四下分散,鸦五转头看着略有些汹涌的【大魏宫廷】济水,脑海中不禁回忆起了十日前的【大魏宫廷】一桩事。

  那一日,他忽然得到了东宫太子赵润的【大魏宫廷】召见……

  “殿下,是【大魏宫廷】您召见我?”

  在受到召见后,鸦五来到了那位殿下的【大魏宫廷】书房,见那位殿下正坐在书桌后,当即抱拳行礼道。

  去年年尾的【大魏宫廷】时候,其实赵弘润身边也有一干青鸦众,大概二十几人,专门负责传递消息,但因为大雪封路,再加上上谷守马奢麾下的【大魏宫廷】上谷骑兵,将巨鹿城团团围住,纵使是【大魏宫廷】青鸦众,也难以在如此艰难的【大魏宫廷】天气与战况下,将这边的【大魏宫廷】消息传递到魏国本土。

  而此时在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大梁,由于暴鸢、靳黈二人散播「太子赵润兵败馆陶、败走巨鹿」的【大魏宫廷】假消息,曾一度引起魏国本土的【大魏宫廷】恐慌,甚至于大梁朝廷,也引起了骚动,最后还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赵偲亲自出马,才稳定了局势。

  而在这期间,作为青鸦众大梁分部的【大魏宫廷】首领,鸦五责无旁贷地一次次派出人手,前往韩国搜寻赵弘润的【大魏宫廷】消息,为此几次向青鸦众在商水县的【大魏宫廷】总部求援。

  直到年后,巨鹿这边的【大魏宫廷】上谷骑兵,因为大雪封路的【大魏宫廷】关系减弱了对巨鹿城的【大魏宫廷】监视,此时赵弘润身边的【大魏宫廷】青鸦众,才会有机会将消息传递到了魏国本土,而鸦五呢,此时也早已从卫国那边得到了赵弘润所率领的【大魏宫廷】这支魏军的【大魏宫廷】行踪,且抵达了巨鹿城。

  “唔。”

  赵弘润点点头,招招手示意鸦五走到面前,沉声说道:“鸦五,本宫有件要事嘱咐于你,事关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国策方针……”

  听闻此言,鸦五本来就抱持严肃的【大魏宫廷】面孔变得更加严肃,抱拳拱手正色说道:“请殿下示下。”

  只见赵弘润站起身来,边踱步边沉声说道:“我要你立刻带此间的【大魏宫廷】青鸦众,前往齐国,监视齐国的【大魏宫廷】动静,尤其是【大魏宫廷】齐国与楚国的【大魏宫廷】交战的【大魏宫廷】状况,你要格外注意……”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鸦五,在略一思忖后补充道:“你是【大魏宫廷】青鸦的【大魏宫廷】老人了,值得信赖,本王与你交个底也无妨。……此间的【大魏宫廷】战事,韩国败迹已露,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敌人,还剩下齐鲁两国……齐鲁两国目前正被楚国攻打,但为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利益考虑,本王不能坐视楚国就这么吞并齐鲁,你到齐国去,时刻与本王保持联系,若齐鲁两国能抵挡住楚国的【大魏宫廷】攻势,则本王按兵不动;但倘若齐鲁两国无力抗拒楚国,本王命你即刻派人日夜兼程将消息送到此间,到时候,本王会亲自提兵攻打齐国!……这个任务,本王能否托付于你?”

  听了这一席话,鸦五面色动容,受宠若惊。

  因为按理来说,赵弘润根本没有必要向他解释那么多,只要下达命令即可,但是【大魏宫廷】这位东宫殿下,却见其中的【大魏宫廷】道理缘由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鸦五,既让鸦五明白这项任务事关重大,同时也让鸦五感受到了尊重——眼前这位太子殿下,是【大魏宫廷】真正将他视为心腹,而非是【大魏宫廷】刺探情报、传递消息的【大魏宫廷】傀儡。

  而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鸦五还是【大魏宫廷】楚国出身的【大魏宫廷】魏人,这就愈发让他受宠若惊。

  当即,鸦五拍着胸脯说道:“殿下放心,卑职就算是【大魏宫廷】粉身碎骨,也绝不敢破坏殿下的【大魏宫廷】大计!”

  听闻此言,赵弘润哈哈一笑,拍拍鸦五的【大魏宫廷】臂膀笑着说道:“说得那么严重做什么?本王只是【大魏宫廷】叫你们去打探消息,又非是【大魏宫廷】让你们上刀山下火海,齐国目前自顾不暇,哪有精力搜查国内的【大魏宫廷】细作,放心去吧。……回来之后,本王为你庆功。”

  “是【大魏宫廷】!”鸦五抱拳而退。

  ……

  『真是【大魏宫廷】一位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殿下啊……』

  站在济水河畔,鸦五摸了摸曾被那位东宫太子殿下拍过的【大魏宫廷】臂膀,心中莫名的【大魏宫廷】激动。

  关于被太子殿下拍拍臂膀的【大魏宫廷】亲近举动,太子军系(原肃王军系)中流传着一个说法,据说是【大魏宫廷】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魏宫廷】宗卫穆青大人传出来的【大魏宫廷】:太子殿下之所以习惯用拍拍他人臂膀的【大魏宫廷】动作表示亲近,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位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身高,若想拍他们的【大魏宫廷】肩膀只能踮起脚来,相当不雅。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一个玩笑,虽说当这个玩笑被悄悄传开后,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魏宫廷】宗卫穆青大人,就灰头土脸地被打发到了商水军的【大魏宫廷】后勤,当了几天火头兵。

  唔唔,那位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身高问题确实是【大魏宫廷】一桩憾事,包括鸦五在内,不少人暗暗感慨,可能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杰出了,杰出到老天都看不过眼,故而在这位太子殿下最计较的【大魏宫廷】这件事上给予了些许限制,以至于这位横扫中原、享誉各国的【大魏宫廷】魏太子殿下,成年后身高仍比魏人平均身高差到那么一线,成为了那位太子殿下毕生的【大魏宫廷】憾事。

  然而身高方面的【大魏宫廷】遗憾,完全不足以影响这位太子殿下的【大魏宫廷】胸怀与气魄,就比如鸦五,明明那位殿下比他要矮上一个头,但在他眼中,那位殿下却是【大魏宫廷】无比的【大魏宫廷】高大,让他由衷地感到敬畏。

  『在打败了韩国后,殿下已经在想办法限制楚国了么?虽然我曾经是【大魏宫廷】一名楚人,但……』

  抚着手臂处被那位殿下拍过的【大魏宫廷】位置,鸦五的【大魏宫廷】目光毫无动摇。

  “五哥,大概两里外,有看到一座桥梁,不过似乎有一队士卒在把守,大概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大魏宫廷】军卒。”

  不远处,传来了青鸦众弟兄们的【大魏宫廷】声音。

  鸦五点点头,在召集了一干青鸦众弟兄们后,叮嘱道:“待会咱们就扮作难民,设法过桥,倘若被那些齐国士卒揭穿,就干掉他们!”

  虽然说青鸦众的【大魏宫廷】战斗能力确实不如黑鸦众,但这只是【大魏宫廷】与黑鸦众那帮杀人鬼比较,若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大魏宫廷】士卒,哪怕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大魏宫廷】精锐老卒,青鸦众们就算无法杀死对方,也基本上可以做到全身而退,更何况是【大魏宫廷】面对齐国的【大魏宫廷】士卒。

  要知道,齐国士卒的【大魏宫廷】强大,只是【大魏宫廷】建立在齐国军队拥有先进的【大魏宫廷】武器装备以及可怕的【大魏宫廷】战争兵器基础上,这两者的【大魏宫廷】优势使得齐国在楚国军队面前仿佛有种所向披靡般的【大魏宫廷】强势,但面对同样拥有这方面优势的【大魏宫廷】魏国士卒,齐国士卒的【大魏宫廷】强悍就值得商榷了。

  背着包袱、箩筐、农具等杂物,鸦五与麾下的【大魏宫廷】青鸦众们,扮作老实巴交的【大魏宫廷】乡下平民,低着头走向远处的【大魏宫廷】那座桥梁。

  正如回来禀报的【大魏宫廷】那名青鸦众所言,桥梁的【大魏宫廷】另外一侧,也就是【大魏宫廷】济水的【大魏宫廷】对岸,确实驻扎着一队齐国的【大魏宫廷】士卒,人数不多,值守在外面的【大魏宫廷】大概有七八人,至于桥梁旁的【大魏宫廷】营房里,就不知有多少人了。

  不过从那间营房的【大魏宫廷】大小判断,鸦五估计守在这里的【大魏宫廷】士卒,最多也只有二三十人左右。

  待等鸦五几人过桥的【大魏宫廷】时候,他发现那七八名齐国士卒,居然有半数坐在地上,且相互谈论着什么,甚至于鸦五等人已经走到了桥上,这些人也并未瞧见——也可能,这些人并不是【大魏宫廷】没有瞧见,只是【大魏宫廷】没有提高警惕。

  『喂喂喂,守卫桥梁这等要地,居然如此松懈?』

  鸦五暗暗咋舌。

  因为若是【大魏宫廷】换做在他魏军,这可是【大魏宫廷】相当严重的【大魏宫廷】渎职。

  此时鸦五甚至觉得,倘若他们骤然发难,保准能在顷刻间杀光这些人,结束战斗。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想想而已,没有必要那么做。

  “诶诶,停下停下。”

  就在鸦五等人即将走到对岸的【大魏宫廷】时候,那队齐兵中,才有一名大概是【大魏宫廷】队率的【大魏宫廷】男人走了上来,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几个,哪来的【大魏宫廷】?”

  虽然这名齐国士卒的【大魏宫廷】地方口音很重,但鸦五还是【大魏宫廷】大致能够听懂一些,遂用他新学不久的【大魏宫廷】巨鹿一带口吻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军卒大哥,俺们是【大魏宫廷】北边来的【大魏宫廷】……”

  “这似乎是【大魏宫廷】韩地那边的【大魏宫廷】口音。”那名队率皱了皱眉,又问道:“你们是【大魏宫廷】韩人?”

  鸦五眨了眨眼睛,故作不解。

  见此,那名队率意识到可能彼此有语言方面的【大魏宫廷】障碍,便一边比划着一边问道:“你们来做什么?”

  鸦五故意装作似懂非懂地模样,回答道:“俺们那边在打仗,好多乡人都逃难出去了。”

  “打仗?”那名队率闻言暗暗嘀咕:“莫非魏军已经打到韩国腹地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他仔细询问起鸦五等人来,鸦五遂挑了一些不打紧的【大魏宫廷】事跟对方透露了些许,大致表达出韩国那边正与魏军激烈交战的【大魏宫廷】意思,同时呢,亦旁敲侧击地试探齐国这边的【大魏宫廷】战况:“……俺们那边死了好多人,是【大魏宫廷】故俺们就逃到这边来了,你们这边应该没有什么战乱吧?”

  但很可惜,这名队率了解的【大魏宫廷】情况也不多,除了让鸦五得知齐国王都临淄暂时并非陷入战火外,倒也没有别的【大魏宫廷】什么收获。

  期间,双方还算融洽,直到某个齐国士卒嘴贱问了一句:“既是【大魏宫廷】逃难,怎么就只有你们青壮,你们村的【大魏宫廷】妇孺呢?”

  听闻这话,鸦五就知道,他们还是【大魏宫廷】暴露了——或者说,离暴露也不远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三十几名青鸦众骤然发难,三下两下,就将这边七八名齐国士卒给宰了,顺带着,连在桥旁营房里的【大魏宫廷】十来名齐国士卒也杀了个一干二净。

  “太弱了,这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大魏宫廷】士卒么?”

  在短短片刻工夫便结束了战斗后,一名青鸦众甩了甩手中三棱军刺上的【大魏宫廷】鲜血,将其重新放入一柄锄头的【大魏宫廷】杆部隐藏起来,用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语气问道。

  听闻此言,其他青鸦众也纷纷附和。

  要知道在世人的【大魏宫廷】评价中,齐国军卒还是【大魏宫廷】颇具实力的【大魏宫廷】,没想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就算被打发到此地守卫桥梁的【大魏宫廷】士卒只是【大魏宫廷】齐国县兵级的【大魏宫廷】士卒,也不至于弱到这种地步吧?

  『……仅仅这种实力,齐国挡得住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么?』

  鸦五皱着眉头打量着满地的【大魏宫廷】尸体,思忖着要不要索性给那位太子殿下传个消息,让其尽快领兵至此、趁楚军还未攻至临淄率先对齐国发动进攻算了,反正在他看来,齐国多半是【大魏宫廷】挡不住楚国的【大魏宫廷】军势的【大魏宫廷】。

  毕竟鸦五本身就是【大魏宫廷】一个楚国出身的【大魏宫廷】魏人,虽然并没有作为粮募兵登上楚国对外战争的【大魏宫廷】舞台,但好歹对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也了解一些。

  不过想了想,鸦五还是【大魏宫廷】作罢了,毕竟,天晓得齐国是【大魏宫廷】否还藏着什么底牌呢?

  想到这里,鸦五当机立断地说道:“将尸体都掩埋了,即刻前往临淄!”

  大约两日后,鸦五一行人抵达了齐国王都临淄。

  此时他才发现,虽然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尚未攻打到这边,但是【大魏宫廷】对于战争的【大魏宫廷】恐慌,却在临淄一带弥漫开来。

  比如说,当乌鸦在一处官道旁的【大魏宫廷】茶摊歇脚时,他就看到了许许多多从别处逃难而来的【大魏宫廷】齐国百姓。

  一问之下,这些齐国百姓大多都是【大魏宫廷】从齐国的【大魏宫廷】东海郡逃亡而来的【大魏宫廷】。

  于是【大魏宫廷】,鸦五便旁敲侧击地询问这些齐国东海郡的【大魏宫廷】难民,从他们的【大魏宫廷】口中,鸦五大致了解了目前东海郡一带的【大魏宫廷】情况。

  此时的【大魏宫廷】东海郡,除了「郯城」仍在失陷外,其余县城,十有七八已落入了楚军的【大魏宫廷】手中。

  这也是【大魏宫廷】没办法的【大魏宫廷】事,因为在郯城,有齐国的【大魏宫廷】猛将「田武」把守,从去年到今年,田武凭借他超乎寻常的【大魏宫廷】可怕武力,几次挫败了楚国寿陵君景云、邸阳君熊沥等人进攻,打得进攻郯城的【大魏宫廷】楚军是【大魏宫廷】狼狈不堪,据说迄今为止,已有七八名三千人将级别的【大魏宫廷】楚将,被田武亲手在沙场上斩杀,这份勇武,让鸦五在听闻此事后心中暗暗咋舌:齐国亦有能匹敌伍忌、姜鄙等将军的【大魏宫廷】猛将?!

  可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东海郡只有一个田武,纵使田武勇冠三军,几次打败进攻郯城的【大魏宫廷】楚国军队,也无法挽回东海郡几乎沦陷于楚军手中的【大魏宫廷】局面。

  虽然鸦五只是【大魏宫廷】一名谍报刺客,但也看得懂这个局面:孤城难守,倘若这个田武再不选择撤退,恐怕就要被楚军围困在郯城了。

  而另外一桌的【大魏宫廷】东海郡逃亡百姓,似乎是【大魏宫廷】谈论起了楚国主力军的【大魏宫廷】战况——也就是【大魏宫廷】楚公子暘城君熊拓亲自所率领的【大魏宫廷】那一只。

  去年入冬前,齐国老将田骜考虑到鲁国若亡、则他齐国必受唇亡齿寒之苦,毅然率领微弱的【大魏宫廷】兵力,在「彭城」一带拖延楚军主力,顺利地将那边的【大魏宫廷】战事拖了一个冬季,一直拖到了今年开春。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随着今年开春后冰雪消融,楚国暘城君熊拓率领大军对彭城展开迅猛的【大魏宫廷】攻势,田骜这位老将就难免渐渐坚守不住了,一退再退,目前已退守到鲁国境内。

  毫不夸张地说,面对楚国的【大魏宫廷】迅猛攻势,齐鲁两国的【大魏宫廷】抵御非常疲软,照这样下去,鸦五估计楚军就算是【大魏宫廷】以一敌二,恐怕也能打下齐鲁两国——事实上,楚国并非是【大魏宫廷】以一敌二,而是【大魏宫廷】以一敌三,要知道在吴越之地,楚国上将「项娈」亦在攻打越国,打得越国喘不过气来,只能依靠地形、借助当地夷人的【大魏宫廷】携手,共同抵抗这支楚军。

  不得不说,这就是【大魏宫廷】拥有中原最大面积国土、拥有四千万国民人口的【大魏宫廷】大国,在完全启动战争机器后所爆发出来的【大魏宫廷】可怕力量,将「齐鲁越三国同盟」这个以齐国为首的【大魏宫廷】小团体,打得狼狈不堪。

  而同时也充分体现出,在齐王吕僖过世、齐国因爆发内乱而变得虚弱后,魏国对楚国的【大魏宫廷】钳制,对于「齐鲁越三国同盟」是【大魏宫廷】多么的【大魏宫廷】关键。

  这不,当年魏国还站在齐国这边时,纵使齐王吕僖过世、齐国又因为爆发内乱而变得虚弱,楚国依旧不敢轻动,但待等到魏齐交恶,随后魏楚两国结成了盟友,被彻底释放的【大魏宫廷】楚国,一套组合拳就将齐鲁越三国同盟揍得找不着北。

  却不知,这件事能否使那些仍活在齐王吕僖时代的【大魏宫廷】自大的【大魏宫廷】齐人,稍稍清醒一些。

  “若先王仍在,岂会叫那些楚人如此嚣张!”

  在茶摊中,一名仿佛乡绅打扮的【大魏宫廷】老人,发出了愤懑的【大魏宫廷】感慨。

  『……齐人的【大魏宫廷】贵族么?』

  鸦五抿着茶水,瞥了一眼不远处那桌的【大魏宫廷】几名齐人,只见那些人都穿戴地很鲜亮,只是【大魏宫廷】风尘仆仆,脸上充满了疲倦之色。

  听了那名老者的【大魏宫廷】话,邻座的【大魏宫廷】那些看起来颇有地位的【大魏宫廷】齐人,亦纷纷附和。

  “是【大魏宫廷】啊是【大魏宫廷】啊……”

  “想当年先王尚在时,楚人不过是【大魏宫廷】在我大齐脚下苟延残喘,今日却被其反制……”

  而后,就是【大魏宫廷】一通吹嘘齐王吕僖时代齐国如何如何强盛的【大魏宫廷】言论,以及毫无凭据的【大魏宫廷】、盲目认为他齐国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能打败楚国的【大魏宫廷】可笑言论,听得鸦五暗暗鄙夷。

  齐王吕僖固然是【大魏宫廷】一位明君不假,可这位明君死了多少年了?

  整整八年了!

  如今的【大魏宫廷】齐国,还是【大魏宫廷】八年前的【大魏宫廷】那个齐国么?

  可笑这些齐人,仍旧沉醉于八年前的【大魏宫廷】齐国的【大魏宫廷】强大,毫无意义地吹嘘,却没有人去想想,如何去抵御此刻楚国军队的【大魏宫廷】进攻。

  不得不说,在鸦五看来,这是【大魏宫廷】很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在国难关头,这些齐人不去思考如何抵御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居然围在一起缅怀曾经国家的【大魏宫廷】强大,难道这些人就不懂,曾经只是【大魏宫廷】曾经么?

  『……倘若齐人皆如此类,这个国家,真的【大魏宫廷】挡得住楚军么?』

  看着那些齐人吹嘘、缅怀曾经强大的【大魏宫廷】齐国,却对齐国如今的【大魏宫廷】艰难处境只字不提,鸦五冷眼旁观之余,心中暗暗想道。

  此时此刻,鸦五不禁再次心生了派人向那位太子殿下传递「进攻齐国」讯号的【大魏宫廷】念头,因为在他看来,齐国抵抗楚国的【大魏宫廷】意志实在是【大魏宫廷】不坚定,许许多多的【大魏宫廷】齐人,尚沉醉在他们齐王吕僖时代,做着他们齐国仍然是【大魏宫廷】中原霸主的【大魏宫廷】美梦,不肯正视他们齐国目前正被楚国以一敌三打得节节败退的【大魏宫廷】残酷现实。

  在这种情况下,齐国凭什么抵挡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

  要知道,楚国那边,暘城君熊拓可是【大魏宫廷】用前有所有的【大魏宫廷】丰厚赏赐,使得举国贵族与将领们齐心合力,众志成城只为趁机良机吞并齐鲁两国——面对这个状态的【大魏宫廷】楚国,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国都要提高警惕,可是【大魏宫廷】这些齐人倒好。

  『再等三日!倘若三日之后,齐国还是【大魏宫廷】没有任何改变,便可派人禀达太子殿下,使他领兵攻齐,免得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富落入楚国手中……』

  抿了一口茶水,鸦五暗暗想道。

  而此时在临淄宫内,齐王吕白亦满脸凝重地问计于殿内的【大魏宫廷】诸卿臣。

  事实上,齐国目前还有底牌的【大魏宫廷】,比如说举国最精锐的【大魏宫廷】飞熊军,迄今为止仍没有参战,依旧保持着最佳的【大魏宫廷】兵力阵容,而名将田耽所率领的【大魏宫廷】北海军、琅琊军、即墨军这三支军队,亦在开春后逐渐向齐国本土回援。

  不夸张地说,刨除掉已经赶赴战场的【大魏宫廷】军队,齐国至少还有七八万精锐军队。

  但,也仅仅就只剩下这七八万精锐军队了,这是【大魏宫廷】齐国最后的【大魏宫廷】抵御之力。

  虽然说在去年年末的【大魏宫廷】时候,齐王吕白与诸卿臣便制定了年后对楚国发动反攻的【大魏宫廷】战略,但不得不说,面对着楚国号称百万的【大魏宫廷】军队,无论是【大魏宫廷】齐王吕白还是【大魏宫廷】殿内的【大魏宫廷】士卿们,心中都难免有些发虚。

  因为他们知道,倘若这次反攻失败,那他齐国可就彻底完蛋了。

  “早知如此,当日就不该与魏交恶……”

  齐王吕白叹了口气,让年后已率先回到临淄的【大魏宫廷】士卿高傒,以及士大夫连谌,面色变得非常难看。

  毕竟当初正是【大魏宫廷】他俩主张不能对魏示弱,不肯将中原霸主的【大魏宫廷】地位拱手相让。

  这下好了,惹恼了魏国,魏国跟楚国结成了同盟,彻底释放了楚国,使得楚国能完全启动国家战争机器,将他们齐、鲁、越三国同盟这个小团体打地落花流水。

  注意到高傒难看的【大魏宫廷】表情,左相赵昭说道:“事已至此,再说这些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还是【大魏宫廷】考虑如何对楚军展开反击……”

  听闻此言,右相田耽苦涩说道:“奈何兵力不足啊……我原以为一场冬季过后,楚军必定会折损过半,却不曾想,这次的【大魏宫廷】楚军,后勤竟然如此稳固……”

  这不废话么,要知道这次,楚国国内贵族几乎全部支持这场对外战争,怎么可能会有后勤方面的【大魏宫廷】问题?

  听了田讳的【大魏宫廷】话,赵昭摇了摇头,正色说道:“不,我大齐的【大魏宫廷】兵力完全足够,我方还有一支……无比强大的【大魏宫廷】军队!”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比飞熊军更加强大!”

  『比飞熊军更加强大?』

  无论是【大魏宫廷】齐王吕白还是【大魏宫廷】管重、鲍叔,甚至是【大魏宫廷】高傒、连谌,皆转头转向赵昭,脸上流露出不解的【大魏宫廷】神色。

  他齐国,果真有比飞熊军更加强大的【大魏宫廷】军队么?

  半响后,上卿高傒面色一颤,惊悟道:“左相大人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

  “正是【大魏宫廷】……”

  赵昭点点头,沉声说道:“技击之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神级奶爸  圣墟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三寸人间  深圳民升激光  努努书坊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凡人修仙传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深渊主宰  调教大宋  深渊主宰  都市奇门医圣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神级奶爸  凡人修仙传  修真聊天群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白袍总管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