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12章:技击之士 二 二合一

第112章:技击之士 二 二合一

  “杀啊——”

  在平阳城南二十里处的【大魏宫廷】战场上,数万楚国粮募兵与数万齐国技击士两股人潮涌到一起,仿佛惊涛拍石。

  双方皆毫无阵型可言,也没有弓弩手协助压制对方的【大魏宫廷】军势,仿佛回归最原始的【大魏宫廷】战争方式,纵使是【大魏宫廷】鸦五这等精锐,在这种混乱的【大魏宫廷】战场也难免心生紧张。

  要知道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与魏国的【大魏宫廷】士卒协同作战,没有那些魏国的【大魏宫廷】刀盾兵保护他们,为他们吸引敌军的【大魏宫廷】注意,而他身边又没有许多的【大魏宫廷】青鸦众相助,单凭他们三人,想要在如此混乱的【大魏宫廷】战场上存生,说实话这并非是【大魏宫廷】一件简单的【大魏宫廷】事。

  好在齐军这边的【大魏宫廷】技击士大多颇为悍勇,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这群拿赏金的【大魏宫廷】雇佣兵,在金钱的【大魏宫廷】诱惑下,展现出了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战斗力,看似一盘散沙,但是【大魏宫廷】,居然能隐隐挡住了楚军的【大魏宫廷】攻势。

  只是【大魏宫廷】,似这般毫无协从性、毫无配合的【大魏宫廷】战斗方式,真能击败楚军么?

  鸦五冷眼旁观。

  果不其然,在战斗打响约一炷香后,齐军的【大魏宫廷】技击士这边,就难免逐渐落入下风。

  这并不奇怪,虽然说技击士此番面对的【大魏宫廷】,也只是【大魏宫廷】楚国寿陵君景云麾下的【大魏宫廷】粮募兵,跟技击士一样的【大魏宫廷】杂兵,但别忘了,这支粮募兵跟随寿陵君景云与邸阳君熊沥打完了「齐楚东海郡战役」,虽然谈不上蜕变为精锐之师,但怎么说也拥有了些大规模战场上的【大魏宫廷】经验,而相比之下,齐国的【大魏宫廷】技击士初次接触这种战场,怎么可能立马就适应过来?

  鸦五看得清清楚楚,在战斗的【大魏宫廷】一开始,齐军技击士这边涌现出不少个人能力颇强的【大魏宫廷】草莽游侠,比如有一名剑士,双手操持着长剑与盾牌,竟孤身一人杀到楚军的【大魏宫廷】队伍中,大杀特杀,几乎无人能当。

  可一炷香之后,这名剑士却早已变成了尸体,被两军士卒践踏在脚下。

  对此,鸦五丝毫不为那名剑士感到可惜,反而觉得此人愚蠢至极:草莽游侠的【大魏宫廷】战斗方式,如何适用于这种大规模的【大魏宫廷】军团战争?须知人力终有穷尽之时,纵使是【大魏宫廷】廉驳、伍忌、暴鸢、姜鄙、蔡擒虎、项娈、田武这等当世的【大魏宫廷】猛将,也无法单凭一己之力决定胜败。

  因此理所当然,那些自以为武艺精湛,在打斗打响时就在楚军面前逞威风的【大魏宫廷】草莽游侠们,最终难免都落得个战死的【大魏宫廷】下场。

  说白了,在这种战场上,你越是【大魏宫廷】表现地惹眼,那就死得越快,正因为非常清楚这一点,鸦五与他两名青鸦众始终表现得毫不出彩,只跟随大队人马行动,随波逐流,也不逞强好胜,甚至于在感觉到危机时,鸦五甚至会提醒两名青鸦众原地滞留,自有那些被优厚的【大魏宫廷】赏金冲昏头脑的【大魏宫廷】蠢货会接替他们往前冲。

  当然,这些蠢货最终都难免死无葬身之地。

  『唔?』

  忽然,鸦五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因为他忽然看到,在他身边不远处,有几名技击之士,居然摆出了正规军的【大魏宫廷】「伍队阵型」。

  所谓的【大魏宫廷】「伍队阵型」,即是【大魏宫廷】以「伍(五人小队)」作为单位,由两名士卒负责主攻,两名士卒负责协从,伍长则居中指挥战事。在前方两名士卒感觉疲惫的【大魏宫廷】时候,后方两名士卒立刻顶上接替同伴的【大魏宫廷】位置,让同伴有得以喘息的【大魏宫廷】机会。

  而作为队伍核心的【大魏宫廷】那名伍长,除了负责指挥以外,也负责随时支援身边的【大魏宫廷】四名同伴。

  这种五人阵型,是【大魏宫廷】各国正规军惯用的【大魏宫廷】阵型,尤其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

  绝非信口开河,若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五人队伍摆出这种阵型,其威力是【大魏宫廷】相当可怕的【大魏宫廷】,尤其是【大魏宫廷】魏国军队凭武力上位,居中的【大魏宫廷】伍长一般都要比寻常士卒强悍几分,这使得周围四名士卒陷入苦战时,居中的【大魏宫廷】伍长很有可能冲出来杀一波,直到精疲力尽,或者解除危机,再回到队伍中,在指挥四名同伴的【大魏宫廷】同时,借机恢复体力。

  『……正规军士卒?』

  鸦五心中不禁感到惊奇,在与身边两名青鸦众知会了一声后,三人朝着那几名仿佛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技击士靠拢。

  那几名仿佛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技击之士,其核心是【大魏宫廷】一位目测四旬上下的【大魏宫廷】老卒,身材魁梧,左眼有一道疤痕,怎么看都凶相毕露。

  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人在如此混乱的【大魏宫廷】战场上,居然还能发现鸦五等人的【大魏宫廷】意图,示意他的【大魏宫廷】同伴将鸦五等人接纳到这个小队伍当中。

  “你们三个,去接替我的【大魏宫廷】两名同伴,刘石、张合,你们退下来。”伤疤老卒低声喝道。

  『混账,居然让我们顶上前去……』

  鸦五心中暗骂一句,他哪里会猜不到这名伤疤老卒的【大魏宫廷】心思,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拿他们当炮灰用,借此让其两名同伴得到喘气的【大魏宫廷】时机罢了。

  但考虑到在这种混乱的【大魏宫廷】战事中,唯有跟这种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老卒抱团才能有更大的【大魏宫廷】存活机会,鸦五只能咬着牙接受,带着两名青鸦众顶了上去,顶住了从对面而来的【大魏宫廷】楚军。

  说实话,青鸦众的【大魏宫廷】武力,并不能完全体现在这种大规模战场上,在这种战场上,可能五名青鸦众的【大魏宫廷】作用还不如五名训练有素的【大魏宫廷】魏国士卒,不过好在他们面对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粮募兵,一帮被征募的【大魏宫廷】楚国平民,也并没有接受过什么严格系统的【大魏宫廷】训练,因此,鸦五等人的【大魏宫廷】压力倒也不是【大魏宫廷】很大。

  毕竟,那名伤疤老卒与他的【大魏宫廷】同伴虽然拿他们当炮灰用,但好歹也会协助他们,至少不会使他们同时陷入复数敌卒的【大魏宫廷】进攻——这种配合,才是【大魏宫廷】士卒在沙场上真正能提高生存几率的【大魏宫廷】关键。

  “咦?”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鸦五等人杀人技艺凌厉,那名伤疤老卒眼中露出几许惊讶,片刻后,他吩咐他两名同伴道:“刘石、张合,你们替这三个小兄弟挡上片刻。”

  他两名同伴闻言点头,再次上前接替了鸦五等人,其中一人还笑嘻嘻跟鸦五打招呼:“小子,不错嘛!”

  而此时,鸦五三人早已是【大魏宫廷】精疲力尽,气喘吁吁。

  他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战场上,体力流失的【大魏宫廷】速度异常的【大魏宫廷】快,尤其是【大魏宫廷】当身背后并没有可以依靠的【大魏宫廷】友军士卒时,那种彷徨无助的【大魏宫廷】感觉,大大刺激了紧张感,让他们在无意识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浪费了许多的【大魏宫廷】力气。

  在退到队伍当中之后,在鸦五等人趁机抓紧时机喘气的【大魏宫廷】时候,那名伤疤老卒问道:“小子,你们从哪来?”

  鸦五当然明白这句话背后的【大魏宫廷】深意,立刻说道:“俺们三个,是【大魏宫廷】魏国商水军出身。”

  “魏国商水?”疤痕老卒闻言微微一惊,正要说话,就见前面那个叫做刘石的【大魏宫廷】士卒笑着说道:“哟,老昌,你碰到同袍了。”

  “少废话!”被称作老昌的【大魏宫廷】疤痕老卒低骂一句,低声喝道:“注意前方,战场上分心,你小子是【大魏宫廷】不想活了?”

  “嘿!”那刘石撇嘴笑道:“这种乌合之众,岂能杀得了我?”

  而此时,老昌已不再理会刘石,对鸦五介绍道:“正如那小子所言,我曾经亦是【大魏宫廷】魏国出身,魏国镇反军庞焕将军麾下,十一营六帐的【大魏宫廷】百人将……”

  『镇反军?百人将?』

  鸦五闻言心中吃了一惊,毕竟镇反军乃是【大魏宫廷】魏国南梁王赵元佐麾下的【大魏宫廷】军队,亦是【大魏宫廷】魏国数一数二的【大魏宫廷】精锐之师,不曾想竟然能在齐国这边碰到镇反军的【大魏宫廷】百人将。

  『莫非是【大魏宫廷】逃兵么?』

  鸦五心中惊讶,好奇问道:“你们都是【大魏宫廷】魏人?”

  “只有我是【大魏宫廷】。”

  可能是【大魏宫廷】同为魏人的【大魏宫廷】关系,老昌的【大魏宫廷】态度和善了许多,指指他那几名同伴介绍道:“张合是【大魏宫廷】韩人,韩国邯郸军出身;刘石是【大魏宫廷】卫人,卫国的【大魏宫廷】游侠;那边两个,钟孟、钟伯,这两兄弟则是【大魏宫廷】楚人,楚国溧阳的【大魏宫廷】军卒……”

  在他介绍的【大魏宫廷】时候,那两名负责协守的【大魏宫廷】楚人兄弟,在鸦五看向他们的【大魏宫廷】时候,朝着他点了点头,权当作为招呼。

  『居然还有楚国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人……这些人,莫非都是【大魏宫廷】逃卒?』

  鸦五心下暗暗吃惊。

  逃兵这种事,在各国军队中都屡见不鲜,有些是【大魏宫廷】因为受不了军旅生活的【大魏宫廷】苦,有些则是【大魏宫廷】无法承受战争引起的【大魏宫廷】压力,除此之外,就是【大魏宫廷】因为犯了种种军纪而逃亡。

  这种情况,就算是【大魏宫廷】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与鄢陵军中也曾发生过。

  魏国的【大魏宫廷】商水军与鄢陵军,其前身乃是【大魏宫廷】魏太子赵润在初战打败了楚国暘城君熊拓后,所收编的【大魏宫廷】五万名楚国军卒,当赵润后来下达了「破城后禁止屠戳城内百姓、禁止抢掠城中百姓财物」的【大魏宫廷】严令后,其中有些人仍难以改变其恶习,依旧在破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因此以违反军纪的【大魏宫廷】罪名被拘捕,有些情节较重的【大魏宫廷】,甚至被当场处死。

  这就引起了一些士卒的【大魏宫廷】不满:我们冒着性命危险为你赵润攻城略地,破城之后,难道就不能任由我等放松发泄一番么?

  于是【大魏宫廷】,不少士卒心怀愤恨,趁机逃离了魏军营寨。

  这类事,起初屡见不见,甚至于在魏国其他军队中也是【大魏宫廷】司空见惯,直到后来魏太子赵润提高了军卒的【大魏宫廷】待遇,几乎使每一名士卒都能拥有田屋,这才使得抢掠敌方百姓的【大魏宫廷】现象大大减少:为了抢掠那么点东西而断了前程,失去了所拥有的【大魏宫廷】田屋与优厚的【大魏宫廷】士卒待遇,不值得。

  因此说,如今的【大魏宫廷】魏军很少很少有抢掠敌国百姓的【大魏宫廷】事情发现,那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卒的【大魏宫廷】思想觉悟有多么的【大魏宫廷】高,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军军纪严明,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太子赵润提高了他们的【大魏宫廷】待遇,因此改变了他们的【大魏宫廷】价值观,让他们看不上抢掠敌国百姓所带来的【大魏宫廷】那点收益。

  后来鸦五才知道,这个魏国镇反军出身的【大魏宫廷】百人将老昌,就是【大魏宫廷】一个曾经触犯军纪而逃亡的【大魏宫廷】家伙,罪名是【大魏宫廷】奸**人。

  而另外几个,韩国邯郸军出身的【大魏宫廷】张合,是【大魏宫廷】在「魏韩第二次北疆战役」时期,邯郸军被魏将姜鄙打地崩溃时逃亡的【大魏宫廷】士卒;卫国顿丘军出身的【大魏宫廷】刘石,是【大魏宫廷】在「魏韩第三次北疆战役」时期,当韩将司马尚率领八万军队从顿丘登陆,一口气攻陷了卫国东部的【大魏宫廷】期间逃亡;至于钟孟、钟伯两兄弟,则是【大魏宫廷】「齐鲁魏越四国伐楚战役」时间,齐将田耽击败了溧阳君熊盛的【大魏宫廷】期间逃亡。

  正如鸦五此前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皆是【大魏宫廷】逃卒。

  而不可思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齐国的【大魏宫廷】重金赏赐诱惑下,这些各国的【大魏宫廷】逃卒们,也纷纷涌到了齐国临淄,成为了技击之士。

  不得不说,这些以往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各国逃卒,可比那些草莽游侠靠谱多了,因此,当疤痕老昌向鸦五等人递出橄榄枝的【大魏宫廷】时候,鸦五毫不犹豫地就带着两名青鸦众加入了这个小团体,希望以抱团的【大魏宫廷】方式,在这场战争中存活下来。

  不得不说,在加入了老昌的【大魏宫廷】这个小团体后,鸦五等人明显感觉安心了一些。

  毕竟这几人都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出身,纵使各国在训练方式以及战争方式上有所不同,但常年来累积的【大魏宫廷】战争经验,让这些人能很好地相互配合,纵使这些人个人实力不如那些草莽游侠,但是【大魏宫廷】他们在这种战事中的【大魏宫廷】生存能力,绝对要比那些只知道单打独斗的【大魏宫廷】草莽游侠大得多。

  『真没想到……这支被金钱利诱而聚集在一起的【大魏宫廷】乌合之众中,居然还有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各国逃卒……』

  倘若说一开始,鸦五并不认为他所在的【大魏宫廷】这支乌合之众能挡得住楚军,那么这会儿,他的【大魏宫廷】观点稍稍有所改变了。

  在他看来,倘若这些技击之士中,果真有许多是【大魏宫廷】来自魏国、卫国、韩国、甚至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正规军逃卒,那么,或许真有可能挡住楚军——毕竟有很多逃卒,他们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胆怯而逃亡,而是【大魏宫廷】因为触犯了军纪,比如曾作为镇反军百人将的【大魏宫廷】老昌。

  魏国军队的【大魏宫廷】百人将,这放在其他各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中,亦是【大魏宫廷】一个不容忽视的【大魏宫廷】战力。

  当然,虽然鸦五的【大魏宫廷】观点稍稍有所改变,但技击之士这边的【大魏宫廷】战况,却是【大魏宫廷】逐渐落入下风,这也难怪,毕竟这支乌合之众,也并非全然都是【大魏宫廷】各国的【大魏宫廷】逃卒组成,否则的【大魏宫廷】话,那这支军队的【大魏宫廷】战斗力可就爆炸了,别说挡住楚国的【大魏宫廷】粮募兵,就算是【大魏宫廷】与楚国的【大魏宫廷】正军正面交锋,怕是【大魏宫廷】也不在话下。

  “果然靠不住啊……”

  看着战场上己方的【大魏宫廷】士卒逐渐落于下风,齐国东海军大将纪宓叹息着摇了摇头。

  听闻此言,东莱军大将邹忌轻笑着说道:“不,话不能这么说,在我看来,这支初登战场的【大魏宫廷】军队能支撑到这份上,已经很了不得了……大大出乎邹某的【大魏宫廷】意料。”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皱着眉头又说道:“不过,其中那些草莽游侠,暂时还是【大魏宫廷】无法适应这种战争,我方才看到不少颇为悍勇的【大魏宫廷】游侠,称得上能以一敌十,却可惜,这些人不明白,在这种战场上,单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决定胜败,想要活下来,就必须与同泽精诚配合……”

  在说这番话的【大魏宫廷】时候,他的【大魏宫廷】口吻中充斥着浓浓的【大魏宫廷】遗憾。

  因为他确实看到这支杂兵中涌现不少悍勇之人,只可惜这些人大多都毫无大规模军团战争的【大魏宫廷】经验,好比昙花一现,虽然杀死了不少楚军,但很快也倒在了战场上,成为了毫无知觉的【大魏宫廷】尸体。

  若是【大魏宫廷】这些人经过严格而系统的【大魏宫廷】训练,恐怕就是【大魏宫廷】另外一个局面了。

  “不要紧。”东海军大将纪宓平静说道:“相信这场仗过后,那些草莽游侠就会明白这个道理……单逞匹夫之勇,根本无法在这种战事中存活。相比之下……”

  说着,他的【大魏宫廷】目光重新落到了战场上,略带惊讶地说道:“那些人,出乎意料的【大魏宫廷】顽强啊。”

  很显然,纪宓是【大魏宫廷】注意了战场上,以诸如伤疤老昌这等老卒为核心的【大魏宫廷】小队伍,不管楚军的【大魏宫廷】攻势是【大魏宫廷】多么的【大魏宫廷】凶猛,这些人始终能随着技击之士随波逐流,不管退还是【大魏宫廷】进,自己队伍里的【大魏宫廷】成员几乎很少出现阵亡,也几乎不会被楚军击溃,顽强地,仿佛是【大魏宫廷】正规军出身的【大魏宫廷】士卒。

  东海军大将邹忌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笑着说道:“这些人,进退有序,绝对是【大魏宫廷】「正军(正规军)」出身,大概是【大魏宫廷】各国军队的【大魏宫廷】逃卒……呵,真是【大魏宫廷】讽刺啊,这群中原各国军队中的【大魏宫廷】杂碎,居然会成为这支军队的【大魏宫廷】中流砥柱。”

  话虽如此,但此刻此刻,他还真巴不得这种逃兵在己方军队中越多越好,毕竟相比较那些草莽游侠、亡命之徒,甚至于平民百姓,这些逃兵好歹经受过严格而系统的【大魏宫廷】训练,好歹还能称得上是【大魏宫廷】士卒。

  而这时,始终默然不语的【大魏宫廷】大将田武,沉声对身旁的【大魏宫廷】亲兵吩咐道:“取我的【大魏宫廷】枪来。”

  听闻此言,邹忌、纪宓二将微微一惊,转头看向田武,问道:“田武将军,您这是【大魏宫廷】?”

  田武默不作声地注视着战场。

  此时,左翼与右翼的【大魏宫廷】两拨技击之士,已早已下令出击,并且情况也诸如纪宓、邹忌二人所分析的【大魏宫廷】那样,让田武大致了解了那些技击之士的【大魏宫廷】战力水准:虽然没有经受过严格而系统的【大魏宫廷】训练,这些人倒也并非一触即溃,作为初次登场这种大规模军团战争,不可否认这些人的【大魏宫廷】表现已足够出色,虽然面对的【大魏宫廷】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粮募兵。

  但在所难免地,田武也看到己方这些技击之士的【大魏宫廷】劣势,在他看来,若他还不出击鼓舞士气的【大魏宫廷】话,这些技击之士,恐怕就要被楚国的【大魏宫廷】粮募兵击溃了。

  说实话,这很可惜,因为在田武看来,这些技击之士还能发挥地更好。

  相信,只要经历过这场战事,其中那些存活下来的【大魏宫廷】技击之士们,都会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大魏宫廷】只有与同泽精诚合作,才能在这种战争中存活下来。

  只有切身领悟这个道理,这群人,才可称之为军队。

  而在此之前,田武可不希望这群人被楚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击溃。

  “邹忌留守本阵,纪宓随田某出击!”

  “是【大魏宫廷】!”

  在下达领命后,齐国大将田武手持铁枪,率领军为数不多的【大魏宫廷】东海军士卒,毅然出现在战场上。

  他的【大魏宫廷】出现,让齐国的【大魏宫廷】军势士气大振。

  “田武将军!”

  “是【大魏宫廷】田武将军!”

  “田武将军亲自出马了!”

  在无数技击之士欢喜的【大魏宫廷】呼声中,田武手持铁枪,跃马冲到战场前线,以无可匹敌的【大魏宫廷】武力,一下子就遏制了楚国粮募兵们的【大魏宫廷】攻势。

  看到这份天下少有的【大魏宫廷】武力,纵使技击之士中有不少草莽游侠此前因为妒忌或者别的【大魏宫廷】原因,对田武心存偏见或者轻蔑,此时亦由衷地从心底涌现浓浓的【大魏宫廷】喜悦。

  “反攻了!”

  在挥舞铁枪砸死一名楚军将领后,田武面无表情地喝道。

  “喔喔——!”

  数万技击之士士气大振。

  『真是【大魏宫廷】可怕的【大魏宫廷】武力,怕是【大魏宫廷】丝毫不在伍忌、姜鄙、蔡擒虎几位将军之下……田氏五虎,名不虚传。』

  远远看着田武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鸦五暗暗说道。

  不过他也有点纳闷,因为在他看来,技击之士不过是【大魏宫廷】消耗楚军兵力的【大魏宫廷】炮灰,就算此刻落于劣势,田武又何必亲身犯险,以亲自上阵的【大魏宫廷】方式来鼓舞士气呢?

  除非……

  『除非他也意识到这支乌合之众的【大魏宫廷】不凡之处,不希望这支军队被彻底击溃。』

  想到这里,鸦五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或许今日与楚军的【大魏宫廷】交锋,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田武在练兵,对,借战场的【大魏宫廷】残酷,来磨砺这些技击之士,使他们主动抛弃单打独斗的【大魏宫廷】作战方式。

  此时,战场上的【大魏宫廷】厮杀仍在继续,不得不说,随着田武的【大魏宫廷】出阵,齐军这边士气大振,竟隐隐扭转此前的【大魏宫廷】劣势,对楚军的【大魏宫廷】那些粮募兵造成了压制。

  远远看到这一幕,楚寿陵君景云那英俊的【大魏宫廷】面容,亦仿佛蒙上了一层阴霾。

  “该死的【大魏宫廷】田武,居然在这个时候出阵,打断了我军的【大魏宫廷】气势……”

  在楚军的【大魏宫廷】本阵,一副贵公子做派的【大魏宫廷】楚寿陵君景云恨恨说道。

  听闻此言,左右将领献计道:“大公子,可派兵截杀。”

  『截杀?』

  寿陵君景云看了一眼献计的【大魏宫廷】将领,心下暗暗冷哼。

  事实上,从东海郡到此地,他楚军已不止一次对田武展开过截杀,可结果呢,派出去的【大魏宫廷】将领无一不是【大魏宫廷】被田武轻易击杀。

  倘若是【大魏宫廷】魏军的【大魏宫廷】话,魏军倒还可以用狙击弩这种专门克制猛将的【大魏宫廷】强弩去狙杀,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楚军并非魏军,楚国的【大魏宫廷】军弩,论威力比魏弩逊色几个档次,如何实现远距离狙杀?

  纵使他麾下楚军缴获了一些齐国的【大魏宫廷】弩具,但田武又不傻,岂会主动进入楚国弩兵方阵的【大魏宫廷】攻击范围?

  “看来今日只能到此为止了。”

  在旁,大将羊祐略有些遗憾地说道,他很意外于,对面那支乌合之众,居然没有一战而溃,亏他之前他自信满满地认为,田武将希望寄托于那些乌合之众,此战必定战败。

  “看来是【大魏宫廷】了。”

  寿陵君景云亦遗憾地点了点头。

  在此之后,这场仗又继续了将近半个时辰,双方这才选择以平局收场,结束今日的【大魏宫廷】交锋。

  今日的【大魏宫廷】交锋,齐楚双方都损失了过万的【大魏宫廷】兵力,但说实话,双方都不痛不痒,毕竟楚军这边出动的【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粮募兵,而齐军这边呢,出动的【大魏宫廷】也大多时征募的【大魏宫廷】技击之士,双方的【大魏宫廷】正规军,皆没有出动。

  但相比较之下,最受影响的【大魏宫廷】还是【大魏宫廷】齐国征募的【大魏宫廷】这些技击之士。

  在这些技击之士中,寻常平民出身的【大魏宫廷】人,终于切身体会到了战争的【大魏宫廷】残酷,而那些自诩武艺过人的【大魏宫廷】草莽游侠、亡命之徒们,亦真正认识到,所谓的【大魏宫廷】战争,跟他们平日里的【大魏宫廷】厮杀大不相同,绝非是【大魏宫廷】逞强好勇、单打独斗就能击败敌方的【大魏宫廷】。

  回到营寨后,鸦五冷眼旁观那些技击之士,他感觉,在经历过今日这场战事后,这些乌合之众,仿佛隐隐有种脱胎换骨的【大魏宫廷】错觉。

  『待等下回交锋,这些人彼此间会有多一点的【大魏宫廷】配合么?』

  鸦五暗暗想道。

  他感觉,这些被重金利诱的【大魏宫廷】技击之士,总体实力还真不弱,倘若他们能懂得彼此配合的【大魏宫廷】话,没准还真能挡住楚军的【大魏宫廷】攻势。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三寸人间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房贷计算器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贞观帝师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开天录  开天录  谎话大王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圣墟  笔趣阁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