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60章:反应 二合一

第160章:反应 二合一

  “……据卫将夏育亲口所言,公子瑜实被公子玠所害,然卫玠,愚才也!此人色厉内荏、无勇无谋,安有野心杀公子瑜而自代?臣以为,其中或有蹊跷……”

  在垂拱殿内,魏王赵润看罢了高括命人从卫国濮阳送来的【大魏宫廷】紧急密信,啪地一声将手中的【大魏宫廷】密信拍在龙案上,右手揉着眉梁。

  殿内诸内朝大臣相视一眼,谁都看得出来这位年轻的【大魏宫廷】君王正烦心着,至于原因,他们这些内朝大臣,也早已就通过各自的【大魏宫廷】渠道,得知了「卫公子瑜亡故」的【大魏宫廷】消息。

  “陛下,莫非是【大魏宫廷】来自卫国的【大魏宫廷】消息?”

  礼部尚书杜宥试探着问道。

  赵弘润点了点头。

  见此,内朝大臣李粱问道:“高都尉可曾查到加害了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凶手?”

  对于杀害了卫瑜的【大魏宫廷】凶手,内朝诸大臣们都很好奇,要知道,那位卫国的【大魏宫廷】公子瑜,与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新君那可是【大魏宫廷】关系不错的【大魏宫廷】表兄弟,然而却人有胆敢杀害卫瑜——诸位大臣们十分好奇,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大魏宫廷】家伙所为。

  赵弘润长长吐了口气,似乎是【大魏宫廷】没有心情解释,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大魏宫廷】大太监高和将龙案上的【大魏宫廷】密信递给杜宥,叫杜宥自行观瞧。

  在其余内朝大臣好奇的【大魏宫廷】注视下,杜宥从大太监高和手中接过密信,仔细扫了几眼,随即,将密信中的【大魏宫廷】大致内容告诉了殿内诸大臣。

  在听了杜宥的【大魏宫廷】讲述后,李粱亦点头说道:“臣也觉得此事有点蹊跷。……卫玠此人,臣以往也有所耳闻,酒色之徒而已,怕是【大魏宫廷】未必有胆量杀害卫瑜取而代之。”

  听闻此言,蔺玉阳、虞子启、徐贯等久在朝中的【大魏宫廷】老臣们亦纷纷点头。

  此时,冯玉突然插嘴道:“不知朝廷是【大魏宫廷】否应当插手此事呢?”

  一听这话,殿内诸人的【大魏宫廷】目光顿时就转向了冯玉。

  见自己一下子变成焦点,冯玉愣了一下,似乎感觉有点不自在,连忙解释道:“陛下,据臣所知,目前濮阳一片混乱,臣担忧卫国的【大魏宫廷】内乱,会波及到我大魏……”

  听了这话,杜宥亦捋着胡须附和道:“此前卫公子瑜尚在,我大魏不便干涉卫国内事,但眼下情况,卫王一系完全不足以镇压……呃,解决内乱,卫国乃我大魏的【大魏宫廷】臣国,若长期放任其内乱,怕对我大魏亦有诸多不利。”

  赵弘润闻言沉思了片刻,表情古怪地说道:“诸位爱卿的【大魏宫廷】意思是【大魏宫廷】,朕应当支持卫费,将卫瑜的【大魏宫廷】东军打成‘叛乱军’?”

  一听这位年轻的【大魏宫廷】君王自称「朕」,殿内诸大臣就知道这位陛下心中不快。

  这也难怪,谁让这位陛下此前其实是【大魏宫廷】瞩意卫公子瑜继承卫王位子的【大魏宫廷】呢?可如今就在于,卫瑜如今死了,纵使魏国有心扶持卫瑜也办不到了。——在这种情况下,转变立场支持卫王费,似乎更有利于魏国?

  但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目前正在攻打濮阳、企图为公子瑜报仇雪恨的【大魏宫廷】东军,难免就成了叛乱军。

  就在诸人思索之际,忽听介子鸱微笑着说道:“陛下,微臣听闻卫瑜有一子一女,其子「卫云」现如今大概也已有六七岁,何不扶持此幼子为卫君呢?”

  『册立一个六七岁的【大魏宫廷】稚童为卫王?』

  殿内诸朝臣皆不可思议地看向介子鸱。

  若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建议是【大魏宫廷】扶持卫瑜的【大魏宫廷】儿子卫云为卫国的【大魏宫廷】储君,那他们还能理解,但是【大魏宫廷】扶持那幼子为卫王?这就有点扯淡了吧?年纪这么小的【大魏宫廷】卫王,那肯定是【大魏宫廷】会被臣子架空啊……等等!

  脑筋活络的【大魏宫廷】如李粱、虞子启等人,此时皆用惊异的【大魏宫廷】目光看向介子鸱,脸上隐隐露出几许恍然大悟之色。

  纵使是【大魏宫廷】反应慢一点的【大魏宫廷】,陆陆续续也醒悟过来,只是【大魏宫廷】碍于某些原因,缄口不言。

  在寂静的【大魏宫廷】内殿,赵弘润目不转睛地看着介子鸱,平静地问道:“介子,你想说什么?”

  只见介子鸱朝着赵弘润拱了拱手,正色说道:“陛下,微臣以为,卫瑜之死,对于陛下而言,固然是【大魏宫廷】痛失一位亲人的【大魏宫廷】遗憾;但对于我大魏而言,却未尝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好事……”

  说着,他环视了一眼在场的【大魏宫廷】诸大臣,继续说道:“据鸱所知,当年我大魏之所以与卫结盟,皆因有韩国在北虎视眈眈,我大魏不敌强韩,需联合卫国共抗韩国。……但如今,魏强韩弱,卫国与我大魏,已无多大助益。”

  “……”

  殿内诸大臣纷纷露出若有所思的【大魏宫廷】表情。

  平心而论,这件事值得沉思么?近十几年来,卫国带给他魏国什么帮助了?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魏国最艰难的【大魏宫廷】时期,即「五方伐魏」时期,卫国帮到魏国了么?

  还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赵元佐、赵元佲这三名赵氏王族的【大魏宫廷】统帅,以及魏国本土的【大魏宫廷】精兵悍将们以一敌五,力挽狂澜守住了战局?

  卫国做了什么?一个司马尚,就差点叫卫国覆亡!

  如此羸弱的【大魏宫廷】臣属国,能给魏国带来什么帮助?

  但是【大魏宫廷】,殿内诸大臣还是【大魏宫廷】露出了若有所思的【大魏宫廷】表情,甚至于还有人皱眉摇头,其原因就在于,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新君赵润,其生母就是【大魏宫廷】卫人。——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哪怕卫国再弱小,魏国也会带着卫国一起耍。

  在赵润没有明确表露态度之前,是【大魏宫廷】绝不会有人敢提出借机吞并卫国的【大魏宫廷】建议的【大魏宫廷】。

  但是【大魏宫廷】介子鸱,此刻就仿佛正在隐隐向这个话题靠拢。

  “卫瑜此人,虽性格迂腐,但观其这些年来在其国内的【大魏宫廷】所作所为,亦不失是【大魏宫廷】一位中兴之主……假若卫瑜此番未死,那么卫国的【大魏宫廷】实力定会突飞猛进。……臣以为,倘若我大魏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止步于「中原霸主」,那么,卫国无所谓强或弱,但倘若陛下有心成为「天下共主」……”

  说到这里,介子鸱故意顿了一顿,这才看着赵弘润继续说道:“那么,卫瑜的【大魏宫廷】死,不见得是【大魏宫廷】一件坏事!”

  『天下共主?』

  『嘿!这位介子大人,还真是【大魏宫廷】直言不讳啊……』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说,陛下怕是【大魏宫廷】会不渝啊。』

  殿内诸大臣相视几眼,没敢贸然接上话茬。

  不可否认,魏国目前确实不缺土地,然而这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针对于「中原霸主」而言,但倘若魏国的【大魏宫廷】目标已提高至像介子鸱所言的【大魏宫廷】「天下共主」,那么,情况就大为不同了。

  在追逐「天下共主」这个目标的【大魏宫廷】前进道路上,不存在盟友!

  卫国亦是【大魏宫廷】!

  “笃、笃、笃、笃……”

  赵弘润目视着介子鸱,手指轻轻叩击着案几,凭着诸大臣对这位新君的【大魏宫廷】了解,这位新君此刻绝对不是【大魏宫廷】在权衡利弊,而是【大魏宫廷】在琢磨如何将介子鸱痛骂一顿。

  见此,冯玉连忙笑着打圆场道:“哈哈哈,介子大人这一番,着实令人大感震惊啊。……不曾想介子大人的【大魏宫廷】眼界竟然如此之远,后生可畏、后生可畏,不过在下建议,此事还是【大魏宫廷】缓缓图之为妙。……虽我大魏如今已坐实中原霸主之位,但仍未有实力挑战天下诸国,一旦走漏消息,恐我大魏会成为诸国之公敌……”

  介子鸱微微一笑,接口说道:“冯大人所言极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故,鸱建议陛下扶持卫瑜之子卫云成为卫君,以此为名目,既可铲除卫费、卫玠等人,亦可收复东军之心……”

  他的【大魏宫廷】意思很简单,即趁此机会暗中把持卫国的【大魏宫廷】朝政,为日后吞并卫国打基础。

  不得不说,介子鸱着实打得一手好算盘。

  『……』

  看着侃侃而谈的【大魏宫廷】介子鸱,赵弘润默然不语。

  诸大臣们猜得不错,其实他这会儿确实在思索着如何将介子鸱这混账痛骂一顿——卫国都已经那副样子了,你特么居然还要落井下石,来个抄底?

  但理智使赵弘润冷静了下来:介子鸱句句都是【大魏宫廷】在为他魏国出谋划策,他不应当因为对卫瑜的【大魏宫廷】好感,就指责介子鸱什么。

  介子鸱与卫瑜又没有什么交情可言。

  在深深看了一眼介子鸱后,赵弘润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走向了殿外。

  见此,殿内诸大臣皆用爱莫能助的【大魏宫廷】目光看向介子鸱,然而介子鸱却很淡定,微笑着说道:“陛下乃是【大魏宫廷】明君!”

  听闻此言,殿内诸大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新君赵润,虽然并非是【大魏宫廷】他魏国最勤勉的【大魏宫廷】君主,但在雄才伟略这块上,怕是【大魏宫廷】历代先王都未见得能出其右。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已走出了垂拱殿,仅带着大太监高和与两名小太监,漫无目的【大魏宫廷】地在御花园散步,心中则思索着介子鸱的【大魏宫廷】那一番话。

  说实话,对于介子鸱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天下共主」,赵润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大魏宫廷】感觉。

  毕竟他本来就不是【大魏宫廷】野心勃勃之辈。

  他此生只有两个愿望。

  第一个愿望是【大魏宫廷】自私的【大魏宫廷】:年幼时,他希望自己能像六叔赵元俼那样,当一个只需享乐的【大魏宫廷】纨绔,舒舒服服地过完这辈子。

  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当时的【大魏宫廷】魏国并不强大,鉴于这种情况,赵弘润这才勉为其难肩负起保卫国家的【大魏宫廷】职责,一步一步走到如今。

  至于第二个愿望,则相对无私地多,即他希望魏国强盛、富饶、和平。

  之所以说是【大魏宫廷】「相对无私」,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魏国强大,他才有机会去当那什么盛世闲王。

  当然,这两个愿望,在他无论主动或被动继承王位时,就已宣告破灭。

  而在继承王位之后,赵润心中的【大魏宫廷】愿望就变成了一个:在其位、谋其政,既然他成为了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那么,就当肩负起作为君王的【大魏宫廷】职责,好生治理他父王赵偲托付给他的【大魏宫廷】国家,使治下魏民能安居乐业。

  但也仅仅如此。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对于目前魏国的【大魏宫廷】境况,赵弘润很满意。

  还记得许多年前,当六哥赵昭带着其新婚妻子嫆姬回魏国,且之后再次回齐国的【大魏宫廷】时候,赵弘润曾在赵昭面前戏称,说有朝一日他若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君主,当兴兵扫灭诸国、一统中原云云。

  但事实上,那只不过是【大魏宫廷】赵润的【大魏宫廷】戏言,甚至于当时,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日后他还真成为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君主。

  那么试问,如今已经成为魏国君主的【大魏宫廷】赵润,是【大魏宫廷】否还记得当年那一番‘豪言’呢?

  以他的【大魏宫廷】记忆力,他当然记得,但未必会当真——毕竟他当年说出口的【大魏宫廷】时候,就没有几分认真,只是【大魏宫廷】在回覆六哥赵昭的【大魏宫廷】调侃而已。

  天下共主,是【大魏宫廷】那么简单就能达成的【大魏宫廷】么?

  单单一个「中原霸主」,他魏国经历了多少场战争?

  更又何况是【大魏宫廷】「天下共主」?

  一旦魏国确定以「天下共主」作为目标,那么就意味着,中原其他所有国家,都将成为魏国的【大魏宫廷】敌人,包括目前与魏国结盟的【大魏宫廷】秦国、楚国。

  这是【大魏宫廷】一条非常孤独的【大魏宫廷】道路。

  他不会因为那所谓的【大魏宫廷】「天下共主」,就让魏国再次承受战火,让他魏国的【大魏宫廷】儿郎,为此诸多牺牲。

  至少在他看来,他魏国暂时还没有迈向「天下共主」的【大魏宫廷】实力。

  此刻趁机吞并卫国,或者表现出想要吞并卫国的【大魏宫廷】意图,这非但无利于魏国,而且还会遭来中原诸国的【大魏宫廷】警惕与戒心。

  百害而无一利!

  数日后,卫国濮阳那边的【大魏宫廷】局势愈发艰难,卫王费不得已只能派使者前来大梁,向魏国求援。

  礼部尚书杜宥在接待了卫国的【大魏宫廷】使者后,未敢擅做主张,率先请示赵润:他朝廷到底是【大魏宫廷】协助卫王费平定叛乱呢,还是【大魏宫廷】按照介子鸱的【大魏宫廷】主意,扶持卫瑜的【大魏宫廷】儿子卫云继承卫国,借机掌控卫国。

  在思忖了片刻后,赵弘润最终做出了决定。

  首先,魏国继续承认卫王费对卫国的【大魏宫廷】统治,并出面要求「东军」立刻解散。

  其次,他决定将卫瑜的【大魏宫廷】遗孀与其儿女接到大梁,代其将那对儿女抚养长大。

  这个决定,出乎了所有人的【大魏宫廷】意料。

  “陛下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有接受你的【大魏宫廷】建议啊……没想到吧,陛下居然会选择支持卫费。”

  在得知此事后,温崎在私底下调侃着介子鸱。

  但介子鸱却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温大人只看到陛下好似是【大魏宫廷】出面帮了卫费,却未看到,魏卫两国的【大魏宫廷】情谊已就此终结……这也不错!”

  温崎愣了愣,在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后,脸上露出了几许古怪的【大魏宫廷】表情。

  因为正如介子鸱所言,新君赵润与卫国的【大魏宫廷】关系,在卫瑜死后就已经变得愈发之淡了,这意味什么?这意味着魏卫两国的【大魏宫廷】关系,怕是【大魏宫廷】也不会再向之前那样牢靠。

  摇了摇头,温崎强辨说道:“无论如何,反正就是【大魏宫廷】你输了。”

  “未见得。”

  介子鸱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次日,在温崎诧异的【大魏宫廷】目光下,介子鸱在垂拱殿向赵润恳请道:“陛下,您收养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儿女,怕是【大魏宫廷】希望卫瑜之子卫云日后继承卫国王位,然陛下日理万机,怕是【大魏宫廷】无暇教导卫云,臣愿代劳,代陛下教授卫云学识,请陛下应允。”

  温崎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居然还有这招?!

  温崎能猜到的【大魏宫廷】事,赵弘润当然不可能猜不到,他皱着眉头看着介子鸱:“适可而止,介子。”

  介子鸱微微一笑,说道:“试试也无妨嘛……日后的【大魏宫廷】事,谁能说得准呢?”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介子鸱。

  他非常清楚若将卫云交给介子鸱教导日后会是【大魏宫廷】什么样子,介子鸱肯定会把卫云教导成‘魏臣’,而非‘卫君’。

  不过说实话,朝中还真没有比介子鸱更适合的【大魏宫廷】人选了。

  一来是【大魏宫廷】介子鸱的【大魏宫廷】学识才华朝中几乎无人出其右,这是【大魏宫廷】一位十足的【大魏宫廷】王佐之才,二来嘛,待再过几年后,待杜宥等老臣退下来后,以介子鸱的【大魏宫廷】才华,肯定能取代今时今日杜宥的【大魏宫廷】地位,因此作为未来卫君的【大魏宫廷】老师,倒也具备这个资格。

  『试试也无妨……么?』

  赵弘润沉思了良久,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接受了介子鸱的【大魏宫廷】恳请。

  数日后,魏国正式派使者前往濮阳,首先追查了杀害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凶手。

  其实说实话,这个时候追查杀害卫公子瑜的【大魏宫廷】凶手,已经无济于事,因为不能对既定的【大魏宫廷】事实产生什么影响——一来是【大魏宫廷】公子玠根本就没有下令杀害卫公子瑜,魏国当然不可能贸然问罪于公子玠,甚至于将其处死;二来,就算魏国处死了公子玠,也无法改变卫国的【大魏宫廷】君主依旧还是【大魏宫廷】卫费的【大魏宫廷】现实。

  这有什么意义?

  因此,当公子玠在面临魏国逼问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惶恐之余将他的【大魏宫廷】下属推出来顶罪时,魏国的【大魏宫廷】使者也没有死咬着这件事不放。

  而在得知魏国这边的【大魏宫廷】态度后,卫瑜生前麾下的【大魏宫廷】东军当然是【大魏宫廷】不甘心,谁让魏国轻易就放过了卫王费与卫公子玠,还勒令他们东军就此解散,等待濮阳的【大魏宫廷】收编呢?

  不过再不甘心,似夏育、孟贲等人也只是【大魏宫廷】忍下来,一来是【大魏宫廷】不敢得罪魏国,二来,魏王赵润已明确表示要收养卫瑜之子卫云,代为抚养教导——这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将卫云作为卫国下一任的【大魏宫廷】君主培养。

  这对于东军而言,也算是【大魏宫廷】有所安慰了。

  于是【大魏宫廷】乎,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出面干涉下,卫国的【大魏宫廷】这场内乱逐渐平息起来。

  而对于这件事最为不渝的【大魏宫廷】,莫过于加害了卫瑜的【大魏宫廷】真正凶手,萧鸾的【大魏宫廷】左膀右臂金绪。

  他在魏国介入卫国之事后,就立刻抽身,离开卫国,悄然潜到了宋郡的【大魏宫廷】「定陶」,满心期待地等着魏国的【大魏宫廷】反应,却万万没有想到,魏国居然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反应。

  『……简直不可思议,那赵润居然会放过卫王费与卫公子玠,我还以为他最起码也会扶持卫瑜之子卫云继承卫君之位……这可如何事好?』

  漫不经心走在街头,金绪心情着实有些不佳,毕竟此番魏国完全没有表现出想要吞并卫国的【大魏宫廷】迹象,在这种情况下,他伏为军如何散播类似「魏国威胁论」的【大魏宫廷】谣言,使天下诸国皆对魏国提高戒心呢?

  在经过城门口时,告示牌附近有一群人的【大魏宫廷】对话,引起了金绪的【大魏宫廷】注意。

  “……魏国「最恶之贼」、南燕侯世子萧鸾,已经伏诛……啧啧啧,最恶之贼,这个家伙了不得的【大魏宫廷】,居然被魏国朝廷冠名「最恶之贼」……”

  “萧鸾?那是【大魏宫廷】谁?好似不曾听说过啊……”

  “就是【大魏宫廷】魏王悬赏五十万金子取其首级的【大魏宫廷】那个萧鸾啊!……啧啧,五十万两金子,真不知谁人那样走运……”

  『……』

  正准备经过城门口的【大魏宫廷】金绪听到这些对话,心中一惊,挤开人群来到告示牌前,目瞪口呆地看着告示牌上所张贴的【大魏宫廷】一张祭文,只见上面写着「大魏最恶之贼伏诛」字样,下面则是【大魏宫廷】萧鸾的【大魏宫廷】画像,以及萧鸾的【大魏宫廷】生平介绍。

  『怎么……会……』

  金绪张了张嘴,只感觉天旋地转。

  『公子他……死了?』

  无法接受眼前所看到的【大魏宫廷】事物,金绪一屁股瘫坐在地,久久无法动弹。

  而与此同时,在魏国的【大魏宫廷】蒲县,亦有一群人围在通告萧鸾伏诛死讯的【大魏宫廷】告示牌前,啧啧议论着。

  在这人群中,有一名目测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大魏宫廷】年轻人,死死盯着告示牌。

  这名年轻人,衣着普通仿佛平民子弟,身材略有些消瘦,只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魏最恶之贼伏诛」字样,盯着萧鸾的【大魏宫廷】画像,面容绷紧,藏在袖子内的【大魏宫廷】双手,亦不自觉地攥起了拳头。

  “……”

  足足过了半响,这名年轻人长长吐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

  随即,他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大魏宫廷】情况下,面色平静地转身离开了人群。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都市之神帝驾到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调教大宋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神级奶爸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开天录  都市奇门医圣  房贷计算器  深圳民升激光  白袍总管  山东布洛尔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凡人修仙传  白袍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