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63章:各国邦交 二合一

第163章:各国邦交 二合一

  两个月后,韩使赵卓返回了韩国王都蓟城,向韩王然复命。

  “按照大王的【大魏宫廷】吩咐,韩晁留在了大梁,设法为我国打探消息。不过魏国对其有所防范,臣以为短时间内,怕是【大魏宫廷】没有什么成效。”

  韩王然闻言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韩晁以「驻魏韩使」的【大魏宫廷】身份留在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大梁,那么势必会遭到魏国的【大魏宫廷】监视,但与寻常细作不同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这个年代,他国的【大魏宫廷】使者多多少少是【大魏宫廷】有一些特权的【大魏宫廷】,就拿韩晁来说,只要他不激怒魏王赵润,哪怕魏国官员查到韩晁在借使者的【大魏宫廷】身份干一些细作、密探的【大魏宫廷】勾当,刺探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情报,看在使者的【大魏宫廷】面子上,基本上也不会为难韩晁,哪怕韩晁做得实在太过火,魏国朝廷基本上也只是【大魏宫廷】给予口头上的【大魏宫廷】严厉警告。

  这跟当年被赵润下令处死的【大魏宫廷】齐使田鹄不同,那齐使田鹄纯粹就是【大魏宫廷】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那倒无妨,据寡人推断,日后三五年来,魏国应该不会轻易有什么行动……”

  据韩国的【大魏宫廷】细作送回的【大魏宫廷】消息,韩王然得知魏国目前正不遗余力地展开国内建设,种种迹象表明至少三五年内不会对外用兵,这让他既感觉松心,又难免有些警惕。

  很显然,目前的【大魏宫廷】魏国是【大魏宫廷】在积累底蕴、消化之前的【大魏宫廷】利益所得,一个在取得绝对优势局面后仍能耐得住寂寞,韬光养晦积累底蕴的【大魏宫廷】国家,实是【大魏宫廷】非常恐怖的【大魏宫廷】——因为到时候它一旦爆发出来,会比现如今更加可怕。

  “见过赵润了么?他最近在做什么?”

  在问及了几个关于魏国的【大魏宫廷】消息后,韩王然忍不住便问起了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近况。

  “依旧如之前那般勤勉务国。”赵卓简单地将他亲眼所见的【大魏宫廷】情况告诉了韩王然。

  韩王然点点头,一方面暗暗激励自己,另一方面,亦有种莫名的【大魏宫廷】惺惺相惜的【大魏宫廷】感觉。

  他生平最佩服的【大魏宫廷】,除了韩王简以外,恐怕也就只有与他岁数相仿的【大魏宫廷】魏王赵润了,虽然相传齐国的【大魏宫廷】新君吕白也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聪颖贤明的【大魏宫廷】君主,但在韩王然看来,唯有魏王赵润才值得他穷尽一生去追赶。

  “对了,大王,微臣归国时,魏王还委托臣下将一封书信转交给大王。”

  说着,赵卓从怀中取出书信,递给韩王然。

  “赵润?有书信予寡人?”

  韩王然有些惊讶,接过书信,将其打开后扫了两眼,起初微微皱了皱眉,但旋即,脸上就露出了莫名的【大魏宫廷】笑意。

  赵卓在旁看得好奇,忍不住问道:“大王,不知魏王在信中写了些什么?”

  “呵呵。”韩王然笑而不语。

  事实上,赵润在信中写的【大魏宫廷】并非全然都是【大魏宫廷】好话,其中还有不少讽刺韩国效仿他魏国进行改革的【大魏宫廷】举措,不过这些讽刺落在韩王然眼中,却仿佛是【大魏宫廷】赞美——赫赫威名的【大魏宫廷】魏王赵润,对他韩国偷师于魏国、效仿魏国进行改革一事毫无办法,只能通过写信的【大魏宫廷】方式来讽刺他,这不是【大魏宫廷】赞美又是【大魏宫廷】什么?

  一想到赵润可能也蛮忌惮自己,韩王然心中就美滋滋的【大魏宫廷】。

  还有什么比得到他所认可的【大魏宫廷】对手的【大魏宫廷】忌惮还要值得令人高兴的【大魏宫廷】呢?

  想了想,韩王然问道:“听说赵润的【大魏宫廷】妃子「秦姬」快生诞了?”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秦姬」,即是【大魏宫廷】指秦少君——不过世人还是【大魏宫廷】只知道她是【大魏宫廷】秦国公主,却不知她亦假扮秦国的【大魏宫廷】储君。

  赵卓愣了愣,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大魏宫廷】吧……应该是【大魏宫廷】这几月了。”

  听闻此言,韩王然笑吟吟地说道:“回头寡人置备一份贺礼,由你带往魏国,算是【大魏宫廷】庆贺赵润又得一子女。……到时候寡人再给你一封信,你代寡人顺道交给赵润。”

  “……”

  赵卓张了张嘴,表情有点古怪。

  他心说,我好歹也是【大魏宫廷】颇有名望的【大魏宫廷】使者,并非你们两位君王间来回送信的【大魏宫廷】信使啊,您能不能交给我一点更加有意义的【大魏宫廷】任务呢?

  不过他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将心底的【大魏宫廷】话说出口,或者他也觉得,并非人人都有荣幸成为魏王赵润与韩王韩然这两位君主书信来往的【大魏宫廷】信使——毕竟这两位,皆是【大魏宫廷】赵卓所认可、所敬佩的【大魏宫廷】当世明君。

  此后,韩王然又询问了一些关于魏国的【大魏宫廷】情况。

  赵卓一边回忆一边回答道:“据臣眼见,最近魏国倒也没有什么异动,倒是【大魏宫廷】相邻的【大魏宫廷】卫国,似乎发生了变故……”

  说着,他便将卫王费与卫公子瑜父子反目、且最终卫公子瑜不幸亡故的【大魏宫廷】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韩王然,听得韩王然颇感惊讶。

  “卫瑜……魏国于去年在大梁召开「会盟」时,他不久出现过么?当时你与韩晁还曾告诉寡人,那也是【大魏宫廷】一位颇为杰出的【大魏宫廷】人主。”

  “是【大魏宫廷】那样没错。”赵卓感慨地说道:“卫瑜虽说不及魏王,但在其卫国,亦享有不低的【大魏宫廷】威望,臣亦十分惊讶,这等杰出的【大魏宫廷】人主,竟死于非命……对了,陛下,据说,卫瑜还是【大魏宫廷】魏王的【大魏宫廷】表兄。”

  韩王然闻言瞧了一眼赵卓,略一思索后问道:“对此,赵润是【大魏宫廷】何态度?”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心思,赵卓回答道:“魏王收养了卫瑜的【大魏宫廷】子女,除此之外,再无干涉卫国的【大魏宫廷】内事。……不过,因为卫瑜的【大魏宫廷】死,卫人似乎对卫王颇为失望,因此在臣等出使大梁时,常听说有卫人跋涉搬迁到魏国境内。”

  “仅仅只是【大魏宫廷】收养的【大魏宫廷】卫瑜的【大魏宫廷】子女么……”

  韩王然颇感意外地喃喃说道。

  因为在他看来,魏国完全可以借这次机会,变相地吞并卫国——即扶持卫瑜的【大魏宫廷】幼子卫云成为卫王,徐徐将卫国并入魏国的【大魏宫廷】疆域。

  『是【大魏宫廷】因为「卫」是【大魏宫廷】臣国,不好下手么?还是【大魏宫廷】因为别的【大魏宫廷】关系?』

  韩王然心中暗暗猜测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只是【大魏宫廷】满足于韩王然自己的【大魏宫廷】好奇罢了,毕竟卫国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臣国,哪怕这个国家衰败到无以复加,韩王然也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对卫国产生什么邪念的【大魏宫廷】——因为在他看来,卫国等同于是【大魏宫廷】烂在魏国锅里的【大魏宫廷】那块肉,若是【大魏宫廷】有人想要对卫国动筷,那么,怕是【大魏宫廷】就要面对魏国的【大魏宫廷】怒火。

  韩王然如今心中的【大魏宫廷】大致方向,便是【大魏宫廷】北方的【大魏宫廷】东胡,以及中原东部的【大魏宫廷】齐!

  之所以选择东胡部落,那是【大魏宫廷】因为韩国需要大量的【大魏宫廷】战马,毕竟这几年与魏国的【大魏宫廷】战争,使得他韩国损失了大量的【大魏宫廷】骑兵与战马,而现如今,无论是【大魏宫廷】恢复骑兵,还是【大魏宫廷】效仿魏国在国内铺设轨道马车,都需要用到战马,在国内战马不足的【大魏宫廷】情况下,韩王然当然会想到北方草原上的【大魏宫廷】异族。

  当然,动武是【大魏宫廷】最后的【大魏宫廷】手段,倘若东胡愿意与他韩国和解,并且展开彼此间的【大魏宫廷】贸易,韩王然也乐意以和平的【大魏宫廷】方式去交易优良的【大魏宫廷】战马,毕竟目前的【大魏宫廷】总体趋势是【大魏宫廷】中原强盛而草原虚弱,韩王然倒也不怕他与东胡展开贸易的【大魏宫廷】举措会使那些草原异族壮大。

  至于攻略中原东部的【大魏宫廷】齐国,那原因就更加简单了:为了钱!

  要知道前段时间,齐国豪掷万万金、征募技击之士用以抗击楚国军队的【大魏宫廷】举措,着实地惊呆了世人,让世人真正领略到了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力——在这个世上,竟然真有凭借财富就能硬生生打赢一场国战的【大魏宫廷】国家。

  当然,攻略齐国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动用军队,如果能用外交的【大魏宫廷】方式促成「韩齐两国互通有无」,这也是【大魏宫廷】一种策略。

  继失去了上党后,又失去了邯郸南部,就连旧日的【大魏宫廷】王都邯郸亦落到了魏国的【大魏宫廷】手中,目前的【大魏宫廷】韩国可谓是【大魏宫廷】真的【大魏宫廷】缺钱——这里所说的【大魏宫廷】缺钱,可不是【大魏宫廷】指缺少真正的【大魏宫廷】铜钱。

  还记得在第三次魏韩北疆战役之后,韩国在打输了这场仗、不得不缴纳大笔恰敬笪汗ⅰ慨款给魏国,但是【大魏宫廷】在这种情况下,釐侯韩武依旧竭尽国库的【大魏宫廷】库金,打造了五万代郡重骑,这个决策,就曾令韩国陷入一场类似经济危机的【大魏宫廷】窘迫处境。

  当时他韩国是【大魏宫廷】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大魏宫廷】呢?

  很简单,即用大量物资从魏国换取铜,随后国内的【大魏宫廷】各贵族、世家私铸铜钱,用这种方式将国内贵族阶层的【大魏宫廷】损失转嫁到平民身上。

  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当时后来的【大魏宫廷】韩国朝廷依旧有资金养活代郡重骑,而国内的【大魏宫廷】贵族阶层,也依旧有钱挥霍,就是【大魏宫廷】苦了国内的【大魏宫廷】平民,拿着一堆乱七八糟、良莠不齐的【大魏宫廷】铜钱,却买不到他们想要的【大魏宫廷】东西。

  而韩王然作为一名眼光卓越的【大魏宫廷】明君,当然不会做出像釐侯韩武那样将国家损失、贵族损失转嫁到平民阶层的【大魏宫廷】事,他更希望像魏国那样,借助贸易流通而使国家富强。

  因此,除了魏国外,齐国也列入了韩国的【大魏宫廷】选择。

  而除此之外,他也有意暗中联络齐国,与齐国签署一个专门用来针对魏国的【大魏宫廷】盟约,毕竟魏国已逐渐强大到令其他国家寝食难安的【大魏宫廷】地步。

  没过几日,韩国的【大魏宫廷】中卿「张开地」,便奉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命令,作为使者出使了齐国。

  大概四月前后,待等韩使张开地来到齐国的【大魏宫廷】王都临淄。

  待看到临淄的【大魏宫廷】繁华与热闹后,张开地惊讶地谓左右道:“我尝听说齐国自齐王僖过世之后就日渐萧条,不曾想,临淄依旧如旧日般热闹。”

  其实他并不清楚,临淄之所以重新变得热闹,那是【大魏宫廷】有原因的【大魏宫廷】:虽然齐国与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争结束了,但是【大魏宫廷】那十几万甚至更多的【大魏宫廷】技击之士,却还未离开齐国。这些来自中原各国以及齐国本土的【大魏宫廷】技击之士们,因为齐楚战争的【大魏宫廷】关系,从齐国朝廷这边得到了一笔不菲的【大魏宫廷】钱,在钱囊饱满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刺激了临淄的【大魏宫廷】市场,这才使得临淄重新焕发光彩,恍如旧日那般繁华与热闹。

  否则就平常而言,齐国的【大魏宫廷】临淄,已经渐渐被魏国的【大魏宫廷】博浪沙港市比下去了。

  次日,韩使张开地求见了齐王吕白,在献上国书后,起初了齐韩互通有无的【大魏宫廷】要求。

  倘若换做在十几二十年前,自大的【大魏宫廷】齐人怕是【大魏宫廷】不见得会接受这种双方平等的【大魏宫廷】交易要求,纵使在几年前,仍有许多齐人不肯正视现实,直到上回楚国对齐宣战,齐国险些被楚军一路攻打到北海郡,险些覆亡,这才使得那些曾经自视甚高的【大魏宫廷】齐人逐渐收起了骄傲。

  不得不说,在齐国终于肯正视现如今他齐国地位的【大魏宫廷】情况下,韩使张开地并没有多费什么唇舌,便与齐国确立了贸易关系,并在私底下,与齐国结成了同盟。

  条约只有一条,即在韩国或者齐国遭到魏国进攻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另外一国当无条件给予支援。

  而对于齐国来说,韩使张开地的【大魏宫廷】到来,只是【大魏宫廷】意料之内的【大魏宫廷】事,因此,齐王白与赵昭、田讳、管重、鲍叔等人,在与代表韩王然的【大魏宫廷】韩使张开地达成协议之后,便再次将精力投注到卫国,或者说,是【大魏宫廷】投注到在上场战争中被卫国侵占的【大魏宫廷】东郡。

  据齐国了解到的【大魏宫廷】消息,在上次战争中侵占了他齐国东郡的【大魏宫廷】卫公子瑜,似乎是【大魏宫廷】在卫国的【大魏宫廷】内战后不幸亡故,而此人的【大魏宫廷】身死,直接导致卫国日渐衰败——其中最为关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那支卫瑜生前麾下的【大魏宫廷】「东军」,似乎也就此解散了。

  东军的【大魏宫廷】解散,使得包括无盐县在内的【大魏宫廷】东郡,守备力量变得非常薄弱。

  因此,在击退楚军之后,齐王吕白召见众臣,集思广益,想看看是【大魏宫廷】否有机会将东郡重新从卫国手中夺回。

  期间,齐国右相田讳一针见血地指出:纵使他齐国在经历与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争后损失颇大,但面对一个失去了卫公子瑜、且日益衰败的【大魏宫廷】卫国,还是【大魏宫廷】手到擒来的【大魏宫廷】。但是【大魏宫廷】,夺回东郡这件事,却需要考虑到魏国的【大魏宫廷】态度,毕竟卫国仍然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臣属国。

  倘若魏国认为齐国向卫国讨回东郡的【大魏宫廷】举动是【大魏宫廷】不给魏国面子,那么,这件事还是【大魏宫廷】暂时搁置为妙。

  然而魏国的【大魏宫廷】态度,魏国肯定是【大魏宫廷】不会同意齐国讨回东郡,至少不会明确表示同意,这是【大魏宫廷】毋庸置疑的【大魏宫廷】。

  但这种情况下,管重献计道:“不如派人与卫王交涉。……据臣所知,卫王与公子卫瑜不合,卫瑜当年兴兵攻打我国东郡时,卫王便曾表示不赞同。而如今,人人皆知卫王费与公子卫瑜反目,且又认为卫王费为保住王位而加害了公子卫瑜,既然不如,我等何不在道义上义助卫王费,换取卫王费将东郡交还给我大齐呢?”

  这个策略,让殿内诸人都之一愣。

  良久,上卿高傒这才忧心忡忡地说道:“有魏国在,卫王需要我大齐的【大魏宫廷】声援么?”

  听闻此言,右相田讳正色说道:“高傒大人有所不知,据我所知,魏卫两国最近并不和睦。”

  说着,他便将魏王赵润收养卫瑜子女的【大魏宫廷】事简单说了一遍,并解释道:“据说,卫瑜乃是【大魏宫廷】魏王的【大魏宫廷】表兄,卫瑜不幸亡故之后,魏王收养了卫瑜的【大魏宫廷】子女,但却并未对卫王费继续治理卫国一事发表任何态度,由此可见,魏王对卫王费怕是【大魏宫廷】亦有不满,不见得会声援卫王。……在这种情况下,我大齐对卫王费的【大魏宫廷】声援,就显得弥足珍贵。”

  听了这话,殿内诸人看向左相赵昭,却见后者点头说道:“卫瑜,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魏王的【大魏宫廷】表兄,且他表兄弟二人,以往关系还算不错。……依昭看来,此事尝试看看也无妨,但愿能不动刀兵就能收复东郡。”

  见所有人意见一致,齐王白便唤来刚刚回国的【大魏宫廷】士卿冯谖,托付此事。

  冯谖一听此事,当场笑着说道:“大王放心,此事就包在臣身上。”

  说罢,他就信心百倍地出使卫国去了。

  从临淄坐船前往卫国王都濮阳,还是【大魏宫廷】非常便利的【大魏宫廷】,无论是【大魏宫廷】走大河还是【大魏宫廷】走梁鲁渠,都没几日工夫。

  不过冯谖为了视察东郡现如今的【大魏宫廷】情况,在东郡地段的【大魏宫廷】水域下了船,暗中观察了现如今被卫国占据的【大魏宫廷】东郡,这才多花了几日工夫。

  据冯谖在东郡一带所打听到的【大魏宫廷】见闻,当初公子卫瑜在率领东军打下东郡后,非但并不曾落下东郡的【大魏宫廷】建设,而且还增筑了不少工坊,拓宽了道路,一切的【大魏宫廷】一切都是【大魏宫廷】在为卫国彻底统治东郡而努力。

  但是【大魏宫廷】卫瑜一死,那些工程皆停滞了下来,原本被卫瑜召集起来的【大魏宫廷】工匠们,陆陆续续地散了,再加上东军的【大魏宫廷】解散,使得东郡现如今非但守备力量极其薄弱,甚至于就连治安都显得不尽人意。

  这让冯谖感到十分惊奇,惊奇于卫王费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希望国家强盛的【大魏宫廷】念头么?

  否则,为何放任东郡不管不顾?

  当然,这对于他齐国而言,倒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坏事,这不,冯谖对于说服卫王费又增加了几分信心。

  几日后,冯谖造访了卫国王都濮阳。

  对于齐使冯谖的【大魏宫廷】到来,卫王费感觉很意外,毕竟在上一场战争中,卫国跟齐国,那可是【大魏宫廷】立场鲜明地分处敌我,并且公子卫瑜还率领东军攻陷了齐国的【大魏宫廷】东郡,实在很难想象齐国竟会派使者过来。

  在接见齐使冯谖的【大魏宫廷】时候,卫王费询问恰敬笪汗ⅰ堪者的【大魏宫廷】来意。

  冯谖当然不好直接表示是【大魏宫廷】为了讨回东郡而来,便委婉地说道:“近些日子,不时有东郡百姓逃亡临淄,我国君主得知甚是【大魏宫廷】愧疚,若贵国不能善待我国子民,恳请贵国允许东郡之民迁往临淄。”

  这一番话,说得卫王费很是【大魏宫廷】尴尬。

  毕竟天下各国若是【大魏宫廷】在打下了他国的【大魏宫廷】城池,哪怕最初或会任由军卒强烈,但在此之后怎么说也会善加治理,否则你打下这座城池做什么呢?

  但是【大魏宫廷】卫国这边嘛,卫王费还真遗忘了东郡——其实他一开始就不赞同公子卫瑜攻打东郡。

  擅长察言观色的【大魏宫廷】冯谖,注意到了卫王费脸上的【大魏宫廷】尴尬,确定这位卫国君主怕是【大魏宫廷】遗忘了东郡——这表明卫费对东郡根本就没有什么占有欲望。

  鉴于这种情况,他适时地提出,若是【大魏宫廷】卫国愿意交还东郡,那么,他齐国愿意献上一笔恰敬笪汗ⅰ慨款,作为答谢。

  听到这里,卫王费怦然心动。

  对于有远大抱负的【大魏宫廷】君王来说,每一块土地都是【大魏宫廷】必争之地,但对于卫王费这个毫无雄心壮志、只知晓享受的【大魏宫廷】君主而言,国家的【大魏宫廷】疆域越大,其实负担也就越大——毕竟得花精力、花钱财去治理不是【大魏宫廷】?

  而如今听说,交换东郡就能从齐国这边得到一笔不菲的【大魏宫廷】欠款,这就难免让卫王费动了心。

  不得不说,别看卫王费看着昏庸,但是【大魏宫廷】在涉及到钱款之事上,还是【大魏宫廷】颇为精明的【大魏宫廷】,可能他也猜到齐国希望收复东郡,因此,准备借机敲齐国一笔。

  反正齐国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钱!

  想到这里,他笑眯眯地问冯谖道:“不知贵国愿意付出多少钱财,换取偌大的【大魏宫廷】东郡呢?”

  冯谖作为齐国最为出名的【大魏宫廷】说客,岂会看不透卫王费心中所言,闻言笑笑说道:“想必定能使卫王满意。”

  然而说到这里,他话风一转,故作纳闷地说道:“话说,冯某前来濮阳时,听闻贵国子民对卫王您怨念颇深,更有人指出,卫王您是【大魏宫廷】妒忌公子瑜的【大魏宫廷】贤良,是【大魏宫廷】故将其加害,却不知……”

  “此事纯属无稽之谈!”

  还没等冯谖说完,卫王费便涨红着脸否认道。

  事实上,近段日子他也听到不少类似的【大魏宫廷】传闻,而最最让他感到不安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国那边对此始终没有任何回应——倘若现任的【大魏宫廷】魏王赵润能出声声援他一下,他绝对不至于遭受这等负面舆论的【大魏宫廷】侵害。

  见卫王费似乎有点激动,冯谖笑着说道:“冯某也相信,此事纯属无稽之谈,卫王陛下亦是【大魏宫廷】天下有德的【大魏宫廷】君主,又岂会做出嫉妒王世子才华而将其加害的【大魏宫廷】事来?虎毒尚且不食子,又何况仁德如卫王陛下?……冯某觉得,魏王应该也是【大魏宫廷】明白其中道理,只不过,碍于他与公子瑜乃是【大魏宫廷】表亲,是【大魏宫廷】故魏王心中有气罢了。不过卫王且放心,待东郡之事了结后,我国君主定会为卫王仗义执言。”

  卫王费愣愣地看着冯谖。

  他再昏昧,但好歹也当了几十年的【大魏宫廷】卫王,又岂会听不出冯谖话中有话:赵润与卫瑜乃是【大魏宫廷】表亲,你还指望他会声援你?若是【大魏宫廷】你肯归还东郡的【大魏宫廷】话,我齐国倒是【大魏宫廷】可以帮你出面说几句。

  而这就意味着,卫王费没办法在东郡这件事上敲齐国的【大魏宫廷】竹杠了。

  最终,冯谖圆满地完成了齐王吕白交代的【大魏宫廷】任务,以非常微小的【大魏宫廷】代价,就从卫国这边和平地收复了东郡。

  由于是【大魏宫廷】卫王费亲口答应,就算魏国不满此事,也找不到合适的【大魏宫廷】理由介入其中。

  而齐国,只需付出一点点钱财,外加齐王吕白出面声援卫王费而已。

  半个月后,这件事传到了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耳中。

  当得知卫王费以如此‘低贱’的【大魏宫廷】价格就出卖了公子卫瑜好不容易从齐国口中撬下来的【大魏宫廷】东郡,纵使赵润已决定对卫国的【大魏宫廷】事不管不顾,也忍不住低骂一句。

  “……真乃昏主!”nt

  :。: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山东布洛尔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神级奶爸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圣墟  大魏宫廷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谎话大王  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  贞观帝师  笔趣阁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