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65章:宋郡攻略

第165章:宋郡攻略

  ps:昨晚到今天凌晨五点,太遭罪了,吐了四五次、泄了七八次,整个人都虚脱了,吃了药躺在床上昏睡了一天,还是【大魏宫廷】感觉昏昏沉沉。本来今天也想请假的【大魏宫廷】,但想了想还是【大魏宫廷】坚持码字,不能连续两天让书友们失望。如果明天还没痊愈,我就去医院挂水。

  以下正文

  宋郡问题,其实魏国一直以来都没有放下,哪怕是【大魏宫廷】当魏国在跟韩国争夺中原霸主的【大魏宫廷】位子时,亦有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共计约五万余魏军在负责征讨伪宋。

  当然,尽管没有放下,但也没有太过重视,否则,就以如今魏国的【大魏宫廷】实力而言,无论是【大魏宫廷】建国于滕城的【大魏宫廷】伪宋,亦或是【大魏宫廷】向所领导的【大魏宫廷】北亳军,都不可能在魏国强盛的【大魏宫廷】军势下幸存。

  主要是【大魏宫廷】这两年来魏国国内发生了几件大事,先是【大魏宫廷】先王赵、禹王赵相继过世,然后是【大魏宫廷】迁都的【大魏宫廷】决意,再然后是【大魏宫廷】大梁会盟,这一件件事都排地很紧,以至于无暇顾及宋郡那边的【大魏宫廷】事。

  或许说,鉴于北亳军如今的【大魏宫廷】弱势,大梁朝廷一时半会没想起国内还有这么一个隐患,直到几年前派往宋郡的【大魏宫廷】崔咏,在今年年后向朝廷例行上奏,言及伪宋以及北亳军目前的【大魏宫廷】近况,朝廷这边方才恍然大悟:哎哟,原来宋郡那边还有一个隐患等着处理哩。

  于是【大魏宫廷】乎,有关于崔咏近两年的【大魏宫廷】例行上奏,皆被重新翻找出来,送到赵弘润面前。

  此时,赵弘润刚刚度过了他惯例的【大魏宫廷】两连休假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顽疾导致的【大魏宫廷】修养,刚刚回到垂拱殿,就瞧见龙案前摆着整整一摞公文。

  ……

  当时,赵弘润盯着那一摞公文半响,表情古怪地看向内朝的【大魏宫廷】诸大臣们。

  往常,在他歇养的【大魏宫廷】日子里,内朝的【大魏宫廷】诸位大臣皆会代替他处理完全部的【大魏宫廷】政务,怎得今日……不会是【大魏宫廷】故意整他吧?

  而此时,内朝首辅、礼部尚书杜宥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眼前这位君王那小心眼的【大魏宫廷】猜测,用带着几分无奈的【大魏宫廷】口吻解释道:“陛下,这些是【大魏宫廷】抚宋特使崔咏崔大人近两年来送至朝廷的【大魏宫廷】例行公文,记载了伪宋与北亳军近两年的【大魏宫廷】举动……”

  “哦哦。”

  赵弘润这才恍然大悟,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方才的【大魏宫廷】无端猜忌而感到羞愧,若无其事地就随后拿起一份公文,恰恰是【大魏宫廷】崔咏最近才送来的【大魏宫廷】那份。

  崔咏在上奏朝廷的【大魏宫廷】公文中,所讲述的【大魏宫廷】事情其实分为两大部分,其一是【大魏宫廷】伪宋的【大魏宫廷】近况,即北亳军首领向在迎回宋王室的【大魏宫廷】后裔子欣后,在宋地与鲁国的【大魏宫廷】边境滕城所复辟的【大魏宫廷】宋国。

  不过这个仅仅只有寥寥两三座县城的【大魏宫廷】宋国,自复辟国家起没过多久就没汾陉军、成皋军、浚水军三支魏军攻打,虽说凭借着微山湖这个有利的【大魏宫廷】地形而勉强阻击着魏军,但谁都明白,魏军攻破微山湖、覆灭这个所谓的【大魏宫廷】宋国只是【大魏宫廷】时日问题。

  不过攻打宋国的【大魏宫廷】事,并不归崔咏负责,他只是【大魏宫廷】关注了一下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位将军的【大魏宫廷】作战进展而已。

  而其二,则是【大魏宫廷】北亳军在宋郡民众心中的【大魏宫廷】认可度,这才是【大魏宫廷】崔咏在密切关注的【大魏宫廷】。

  曾几何时,北亳军在宋郡民众心目中的【大魏宫廷】地位相当高,不夸张地说,曾经在宋郡,有至少七成以上的【大魏宫廷】宋民愿意给北亳军士卒打掩护,以至于当年明明北亳军就在魏军的【大魏宫廷】眼皮底下活动,但魏军就是【大魏宫廷】无法找到前者活动的【大魏宫廷】痕迹。

  而宋郡中那些家财万贯的【大魏宫廷】豪绅,也愿意暗中资助北亳军,甚至为后者牵头,协助北亳军从各个渠道购置兵器与粮食。

  但前几年,随着朝廷加大了对北亳军的【大魏宫廷】打压程度,尤其是【大魏宫廷】天策府右都尉张启功的【大魏宫廷】那一招毒计,使得北亳军在宋郡的【大魏宫廷】名声大跌,从最初纯粹为复辟宋国的【大魏宫廷】义军,逐渐被污蔑成心怀歹意的【大魏宫廷】国家分裂者。

  而北亳军的【大魏宫廷】首领向,亦被指认为以复辟宋国为名目而实在图谋不轨的【大魏宫廷】野心家。

  所谓民意,这东西其实是【大魏宫廷】可以主导的【大魏宫廷】,在魏国不遗余力抹黑北亳军与向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曾经那些对北亳军与向抱持好感的【大魏宫廷】宋民,难免也会有所动摇,毕竟,魏国以恩威并施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已臣服了不少宋地的【大魏宫廷】贵族与豪绅,或威逼、或利诱,使后者站在朝廷这边,这就大大增加了魏国朝廷那一番言论的【大魏宫廷】可信度,混淆了宋民的【大魏宫廷】视听并非那些宋民,也并非人人都与北亳军有所接触,识得北亳军与向的【大魏宫廷】为人。

  “唔……”

  坐在王位上,赵弘润将崔咏的【大魏宫廷】公文摊在龙案上,一字一句细细观阅。

  说实话在他看来,如今的【大魏宫廷】北亳军与伪宋,简直连癣疥之疾都算不上前两年魏国之所以没去顾及这件事,只是【大魏宫廷】因为那时魏国接二连三发生的【大魏宫廷】事挺多,比如说魏韩争雄、先王驾崩等等,待等到击败韩国后,他魏国又对了向天下宣告霸主地位,而有意促使了大梁会盟。

  相比较宋郡问题,这些才是【大魏宫廷】对魏国影响至深的【大魏宫廷】大事。

  可话说回来,再小的【大魏宫廷】隐患,它也是【大魏宫廷】隐患对不对?

  虽然宋郡这个隐患,几乎不可能再有兴风作浪的【大魏宫廷】可能,但放任自诩中原国家之一的【大魏宫廷】伪宋继续上蹿下跳,魏国亦会感觉碍眼。

  “这个向,确实有几分能耐……”

  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水,赵弘润一边观阅崔咏在公文中所写的【大魏宫廷】内容,一边喃喃自语道。

  崔咏在公文中所写的【大魏宫廷】前半段内容,其实就是【大魏宫廷】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最近跨湖攻打滕城的【大魏宫廷】战况。

  唔,战况说实话并不怎么让人满意。

  当然,其中涉及到多方面的【大魏宫廷】原因,比如在魏韩之战时期,朝廷将主要的【大魏宫廷】精力都投注在北方,而忽略了对驻宋魏军的【大魏宫廷】支援,再者,浚水军、成皋军、汾陉军这三支魏军,也是【大魏宫廷】擅长陆地作战的【大魏宫廷】魏军,几乎毫无水上作战的【大魏宫廷】经验,以至于在微山湖那片湖泊上与北亳军作战时,并未能发挥出魏军历来的【大魏宫廷】强势等等。

  但是【大魏宫廷】问题不大,毕竟他魏国目前可是【大魏宫廷】名副其实的【大魏宫廷】中原霸主,只要稍微认真一点,拿下区区一个伪宋,何足挂齿?

  至少赵弘润丝毫也不在意,甚至于,他在翻阅李岌、周奎、蔡擒虎等人的【大魏宫廷】战报时,心中其实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水军!

  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陆地作战能力非常强,尤其是【大魏宫廷】步兵,相比较之下,骑兵较弱,不过近些年来,魏国也在徐徐发展骑兵,唯独水军,魏国却是【大魏宫廷】丝毫没有涉及仔细想想,魏国似乎还真没有擅长率领水军的【大魏宫廷】将领,哪怕是【大魏宫廷】临洮君魏忌这位在魏国数一数二的【大魏宫廷】将帅,当年也曾被韩国的【大魏宫廷】巨鹿守燕绉耍地团团转。

  但不可否认,水军是【大魏宫廷】必要的【大魏宫廷】,毕竟在这个年代,江流的【大魏宫廷】作用非常大,想当初魏韩两国征战时,巨鹿守燕绉派战船封锁了大河河面,一度彻底隔绝了赵弘润当时麾下的【大魏宫廷】商水、鄢陵两军与魏国本土的【大魏宫廷】联系,若非那时魏国的【大魏宫廷】优势面非常大,可能结局会是【大魏宫廷】另外一个样子。

  再加上楚国这个潜在的【大魏宫廷】竞争对手,赵弘润认为,他魏国也应该开始发展属于自己的【大魏宫廷】水军了。

  但是【大魏宫廷】哪里适合建造水寨、操练水军呢?

  说实话,除了商水县以外,赵弘润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到什么好地方。

  但是【大魏宫廷】这个微山湖,还真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不错的【大魏宫廷】用来操练水军的【大魏宫廷】地方更要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里还有适合用来陪练的【大魏宫廷】敌军。

  想到这里,赵弘润吩咐道:“高和,即刻召沈回大梁见朕!”

  ……

  听闻此言,正在处理政务的【大魏宫廷】殿内诸内朝大臣们,纷纷下意识地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向赵弘润。

  召见沈?小小一个伪宋,有必要召沈回大梁么?

  沈那是【大魏宫廷】何人?那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年轻君王曾经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如今驻守在商水郡,虽然并未册封相应的【大魏宫廷】官职,但俨然就是【大魏宫廷】类似郡守一般,手中握有数万名为商水军预备役的【大魏宫廷】军队。

  不夸张地说,赵润将沈放在商水郡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就跟楚王熊拓将平舆君熊琥放在楚西一样。

  不过,鉴于这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君主的【大魏宫廷】考量,诸内朝大臣也并没有提出异议,虽然他们一致认为,区区一个伪宋,还不需要出动沈那等驻守商水郡的【大魏宫廷】边将。

  数日后,大梁的【大魏宫廷】使者便顺着蔡河顺流而下,来到了商水县,见到了镇守此地的【大魏宫廷】将军沈,言及君主命他立刻前往大梁的【大魏宫廷】事。

  得到命令后,沈便携带了一些礼物,乘船回到了大梁。

  待等沈抵达大梁时,赵润召集了诸宗卫们,为沈接风洗尘,顺便叙叙旧。

  在酒席筵间,沈好奇地问起了赵润命他即刻返回大梁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便将他的【大魏宫廷】打算跟沈说了一遍。

  “水军?”

  在听到这个名词时,沈稍稍有些发懵,毕竟在这个时代,水军的【大魏宫廷】作用其实也并不大,至少完全不能跟陆地作战的【大魏宫廷】军队相提并论。因此,当得知赵润有意创建一支擅长水上作战的【大魏宫廷】军队时,沈心中难免有些惊奇。

  这也难怪,毕竟在这个时代,水军的【大魏宫廷】兵法尚不完善,充其量就是【大魏宫廷】封锁江流,截断敌军的【大魏宫廷】输运而已,至于什么类似水军陆战队这样的【大魏宫廷】用兵方式,几乎还未流行。

  唯独赵弘润清楚知道水军的【大魏宫廷】厉害:一支既能在水上横行无阻、又能随时登岸袭击敌国必救之地的【大魏宫廷】水军,那可是【大魏宫廷】相当可怕的【大魏宫廷】。

  “末将遵令。”

  尽管对水军的【大魏宫廷】前景并不怎么看好,但沈素来信任自家殿下,既然自家殿下命他创建一支水军,他当然会尽心尽力。

  此后,赵弘润与诸宗卫们便开始天南海北地胡聊起来。

  之后几日,沈拜见过沈太后,又拜见过诸位主母,即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妃子们,各自送上礼物,随即便踏上了前往宋郡的【大魏宫廷】旅途。

  大概十几日后,沈乘坐船只,沿着梁鲁渠来到了宋郡东部的【大魏宫廷】湖陵,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位将军相见。

  不得不说,当得知沈到来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后,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位魏将的【大魏宫廷】心情着实有些复杂。

  因为沈这明摆着是【大魏宫廷】来抢指挥权的【大魏宫廷】或者说,是【大魏宫廷】鉴于他们三人作战不力,那位陛下特地派心腹沈前来指挥战事。

  但正所谓形势比人强,面对沈,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对待,毕竟沈那可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君主的【大魏宫廷】宗卫长,可是【大魏宫廷】他们得罪不起的【大魏宫廷】。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的【大魏宫廷】心思,沈在三人为他所设的【大魏宫廷】接风筵席中笑着表示道:“三位将军切莫误会,沈某此番前来,乃是【大魏宫廷】陛下嘱我以秘密之事,并非与三位将军抢班夺权而来……”

  这一番话,让李岌、周奎、蔡擒虎三人颇为尴尬,不过此事一旦说开,他们对沈的【大魏宫廷】敌意自然也小了许多。

  仔细想想,沈作为有实无名的【大魏宫廷】商水郡守,手中执掌着数万军队,确实没必要来跟他们争抢什么。

  想到这里,李岌好奇问道:“不知陛下嘱咐沈将军什么机密之事?”

  沈想了想,索性也就不瞒着这三位将领,毕竟他之后也需要这三位将军的【大魏宫廷】帮助:“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大魏宫廷】,陛下嘱咐我创建一支水军,奈何沈某对此一窍不懂,因此,特地来向三位讨教。”

  李岌、周奎、蔡擒虎三将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还别说,在目前的【大魏宫廷】魏国,他们三人或许还真是【大魏宫廷】最擅长水战的【大魏宫廷】将领了,谁让他们在这片微山湖,跟向的【大魏宫廷】北亳军僵持了两年多呢。

  而在这段时间内,他们麾下的【大魏宫廷】士卒们,亦从一开始登上战船就头晕目眩,变得如今能在船板上用饭睡觉,不能说已经是【大魏宫廷】一支合格的【大魏宫廷】水军,但至少也已具有水军的【大魏宫廷】雏形。

  接下来,只要再加强作战时战船阵法这方面,这支军队差不多也就能用了。

  但是【大魏宫廷】,在水面上用战船摆兵布阵,这可要比在陆地上指挥士卒难得多。

  “无妨,反正朝廷那边并不要求你我立刻剿灭伪宋,你我不妨借北亳军,好生操练水军,以做日后他用。”沈笑着宽慰道。

  李岌、周奎、蔡擒虎三将对视一眼,连连点头附和。

  没过两日,沈抵达湖陵的【大魏宫廷】消息,亦落入了北亳军首领、宋国丞相向的【大魏宫廷】耳中,这让他如坐针毡,心中充满了惶恐。

  沈,那可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心腹将领,此人来到湖陵,这岂不是【大魏宫廷】意味着,魏国将对他宋国有所行动?

  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向忧心忡忡地暗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大魏宫廷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笔趣阁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谎话大王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白袍总管  调教大宋  笔趣阁  深圳民升激光  都市之神帝驾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