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76章:名额选定 二合一

第176章:名额选定 二合一

  在经过几日的【大魏宫廷】角逐后,四个主修教材的【大魏宫廷】名额,全部被人摘取,即「儒法兵墨」四个学术。

  当礼部尚书杜宥郑重地将写有这四个名额的【大魏宫廷】奏章亲自呈递给魏王赵润时,后者玩笑道:“纵横家未能列入其中,甚是【大魏宫廷】遗憾啊。”

  杜宥不由失笑。

  他知道,他纵横家虽然不能说是【大魏宫廷】小家学术,但跟儒家、法家、兵家、墨家这四家学术还是【大魏宫廷】不能相提并论的【大魏宫廷】,因此,夺取四个主修的【大魏宫廷】名额他从未想过,那八个辅修名额,才是【大魏宫廷】他与纵横家此次的【大魏宫廷】目标。

  跟杜宥开了一个小玩笑,赵弘润再次将目光投注到名单中的【大魏宫廷】那四个学派称谓上。

  说实话,他稍稍有些意外,因为相比较儒家、法家、墨家,就兵家目前在魏国甚至在中原的【大魏宫廷】影响力,其实还称不上“显学”的【大魏宫廷】程度,因此,兵家脱颖而出夺得四个主修名额,这还真是【大魏宫廷】出乎了他的【大魏宫廷】意料——他原以为会是【大魏宫廷】「道家」的【大魏宫廷】。

  想了想,赵润纳闷地问道:“道家门徒……不曾来争夺名额么?”

  杜宥愣了愣,随即解释道:“道家的【大魏宫廷】本派子弟,并不曾前来,倒是【大魏宫廷】有一小撮自称「黄老派」的【大魏宫廷】道门子弟,闻讯而来,不过,他们的【大魏宫廷】思想与「杂家」有些雷同,故而……”

  『被刷下去了么?』

  赵弘润微微皱眉。

  其实摹敬笪汗ⅰ靠前的【大魏宫廷】道家主流,或者说传统道家,乃是【大魏宫廷】「老庄派」,其核心思想即是【大魏宫廷】「以大道为根、以自然为伍、以天地为师、以天性为尊,以无为为本」,主张清虚自守、无为自化、万物齐同、道法自然、远离政治、逍遥自在等等,这些无欲无求的【大魏宫廷】仙班预备人士,怎么可能会因为世俗的【大魏宫廷】利益而趋炎附势?

  想来那些道门子弟就算得知魏国这边的【大魏宫廷】文坛盛事,也懒得前来参加,免得耽误了他们修身化仙、飞升仙界。『注:这传统道家的【大魏宫廷】核心思想,后来慢慢被人所曲解,成为了后代不满于现实的【大魏宫廷】文人,远离残酷现实、寻求世外桃源的【大魏宫廷】一种自我麻痹、自我逃避、自我满足的【大魏宫廷】途径。』

  “那黄老派的【大魏宫廷】学术,以及杂家的【大魏宫廷】学术,让朕瞧瞧。”

  赵弘润说道。

  杜宥愣了愣,他很意外于眼前这位年轻的【大魏宫廷】君主,没有第一时间观阅儒家、法家、墨家、兵家这些入了主修名单的【大魏宫廷】学术,反而要求观阅「道家黄老派」与「杂家」这两个落选的【大魏宫廷】学术,这不是【大魏宫廷】意味着,这位君主其实对那四个入选的【大魏宫廷】显学并不是【大魏宫廷】非常满意?

  没过多久,「道家黄老派」与「杂家」两派的【大魏宫廷】学术,便呈递到了魏王赵润面前,赵润在甘露殿的【大魏宫廷】书房内仔细观阅了这两家的【大魏宫廷】学术思想。

  杂家的【大魏宫廷】思想,前文已经说过,希望糅合儒家、法家、墨家、名家等思想,但又欠缺一个真正的【大魏宫廷】思想核心——比如在儒家与墨家两者的【大魏宫廷】「爱」方面,并没能很好将其糅合。

  但「道家黄老派」的【大魏宫廷】思想,虽然礼部尚书杜宥说前者的【大魏宫廷】思想跟「杂家」颇为雷同,同样也是【大魏宫廷】糅合儒家、法家、墨家、名家等思想,但在赵弘润看来,「道家黄老派」是【大魏宫廷】在道家思想的【大魏宫廷】基础上,选取其他家的【大魏宫廷】学术的【大魏宫廷】长处来补充,并非像杂家那样强行糅合。

  因此,两者是【大魏宫廷】有本质恰敬笪汗ⅰ盔别的【大魏宫廷】:「道家黄老派」的【大魏宫廷】思想核心依旧是【大魏宫廷】道家思想,其他学术只是【大魏宫廷】补充;而杂家的【大魏宫廷】‘核心’,就是【大魏宫廷】糅合诸家学术,希望能集众家之长,创出一门适用于任何情况的【大魏宫廷】学术,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杂家在糅合诸家学术思想方面做得并不够好,因此有些地方前后矛盾、或者漏洞百出。

  但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看来,这杂家却也有其可取性,毕竟就像礼部尚书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他对传统儒家、传统法家、传统墨家等等,其实并不是【大魏宫廷】完全满意。

  在他看来,传统儒家用来教化世人那是【大魏宫廷】恰到好处,但是【大魏宫廷】用它来治国,那魏国或许可能就是【大魏宫廷】下一个宋国。

  而传统法家呢,与儒家恰恰相反,用它来治国很好,但不可用于教化,因为传统法家的【大魏宫廷】‘过于拘泥于刑法’,有时候不近人情。

  打个比方说,有一户贫穷人家的【大魏宫廷】母亲病重,其子窃人财物为母亲看病,不幸被抓获,儒家会看在「仁恰敬笪汗ⅰ块」的【大魏宫廷】份上稍微减低对其子的【大魏宫廷】惩罚,但法家不会,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最多奏请朝廷赡养其母。

  而结果就是【大魏宫廷】,其子被判徒刑,最终都没能见到老母亲临终一面。

  对此,法家的【大魏宫廷】观点是【大魏宫廷】,不可因为一个人先开先例,否则律法无法警示众人,虽然这话是【大魏宫廷】没错,但总得来说,还是【大魏宫廷】有点不近人情。

  当然,如果对象是【大魏宫廷】一名‘特权阶级’,比如魏国的【大魏宫廷】赵氏王贵,法家同样会要求严惩,而这个时候,儒家的【大魏宫廷】「仁恰敬笪汗ⅰ块」就会出来拖后腿,大意就是【大魏宫廷】看在这名赵氏王贵先祖曾为国家如何如何的【大魏宫廷】份上,勉为其难放过这回。

  所以说,传统儒家与传统法家,都有其局限性,其实赵弘润很希望这两家的【大魏宫廷】思想很稍微糅合一下,毕竟儒家与法家的【大魏宫廷】矛盾,并不像儒家与墨家那样天生敌对。

  至于墨家就不用多说了,传统墨家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弱者之友」、「君王之敌」。『注:春秋战国时期,各国君主最反感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墨家,只要强国进攻弱国,墨家准会高喊‘兼爱非攻’,来帮助弱国保卫国家、抵挡进犯。』

  比如宋墨,在当今伪宋丞相向軱自杀、伪宋投降的【大魏宫廷】情况下,宋墨仍然不肯承认魏国对宋郡的【大魏宫廷】占领,认为这是【大魏宫廷】「不义之战」,若非魏国这边也有魏墨这一批墨家子弟,且赵弘润也需要得到墨家的【大魏宫廷】支持,他真想给那些宋墨一点教训——哪怕他明知道这种教训毫无作用,因为墨家子弟历来不会向强权屈服。

  最后的【大魏宫廷】兵家,就不用多说了,国无强兵不能长存,这句话就已经充分表明了兵家的【大魏宫廷】地位。

  问题在于,兵家目前并不兴旺,还真需要君主扶持。

  “陛下?”

  见赵润迟迟没有回覆,礼部尚书杜宥试探着问道。

  只见赵弘润沉思了片刻,说道:“儒、法、兵……这三家学术没有问题,不过墨家……”

  说到这里,他微微摇了摇头。

  『陛下莫非是【大魏宫廷】要罢黜墨家?』

  礼部尚书杜宥惊讶地看着赵弘润。

  而此时,就见赵润沉思了片刻,说道:“杜卿且先回去歇息吧,容朕考虑考虑。”

  “是【大魏宫廷】!”杜宥躬身而退。

  虽然在城外的【大魏宫廷】诸家子弟集会中,儒家、法家、墨家、兵家这四家成为最大的【大魏宫廷】胜利者,但最终名额归属,却还是【大魏宫廷】得由魏王赵润点头应允。

  待杜宥离开之后,赵弘润派人叫来了魏墨钜子徐弱。

  平心而论,对于墨家入围四个主修名额,赵润其实并不反对,但说实话,墨家那一套「兼爱非攻」的【大魏宫廷】思想太超前了:「非攻」还好,毕竟赵润其实也不支持不义的【大魏宫廷】战争,但「兼爱」,尤其是【大魏宫廷】其衍生的【大魏宫廷】「取消社会等级制度」,这可是【大魏宫廷】会引起国家动荡的【大魏宫廷】。

  因此,赵润将魏墨钜子徐弱召来,希望他能稍微更改墨家的【大魏宫廷】思想,淡化甚至放弃宣扬「无社会等级制度」,另外再稍微改变了「兼爱」的【大魏宫廷】范围,否则,赵弘润实在不敢将墨家放在四个主修名额当中,因为危险实在太大,搞不好他魏国以后就被墨家给颠覆了,变成了无政府国家。

  看得出来,对于墨家入选四个主修名额,魏墨钜子徐弱可谓是【大魏宫廷】兴致勃勃,但赵润的【大魏宫廷】一番话,却好似一盆凉水泼在他头上。

  当然,赵润也没有为难徐弱,他给出了两个选择:要么,墨家稍微改变其学术的【大魏宫廷】核心思想,至少降低一些对当权者的【大魏宫廷】敌意,这样,他就允许墨家跻身于四个主修名额;要么,墨家依旧保持现状,但是【大魏宫廷】,赵润只允许在八个辅修名额中,给予墨家一席之地。

  不得不说,这让魏墨钜子徐弱左右为难。

  好在他也早有预料,知道他墨家兼爱那一套,并不会受到各国君主的【大魏宫廷】认可,但魏王赵润如此直白地拒绝,还是【大魏宫廷】让他有点难受。

  在返回诸家学术的【大魏宫廷】聚集地后,魏墨钜子徐弱设法与他的【大魏宫廷】知己、儒家子弟介子鸱取得了联系,双方相约傍晚在附近的【大魏宫廷】树林碰面。

  而在碰面的【大魏宫廷】时候,介子鸱将新结识的【大魏宫廷】儒家同伴公羊郜也带了过去。

  得知公羊郜学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儒家中颇为另类的【大魏宫廷】「卜氏一脉」,而且其独特的【大魏宫廷】「大一统」思想,与他徐弱以及介子鸱二人不谋而合,因此,这三位同道很快就变得颇为默契。

  在聊了一阵后,介子鸱这才询问徐弱偷偷见他的【大魏宫廷】原因。

  说实话,在诸家子弟聚集的【大魏宫廷】地方二人偷偷私会,风险很大,毕竟传统儒家跟传统墨家那可是【大魏宫廷】死敌,若是【大魏宫廷】被人瞧见介子鸱与公羊郜偷偷会见徐弱这位墨家钜子,介子鸱跟公羊郜二人,肯定会遭到其余儒家门徒的【大魏宫廷】指责。

  面对介子鸱的【大魏宫廷】询问,魏墨钜子徐弱先是【大魏宫廷】表示了歉意,随后这才道出了原因:“今日陛下召见我,要求我设法更改我墨家的【大魏宫廷】学术思想,否则,我墨家怕是【大魏宫廷】无缘四个主修名额……”

  听闻此言,介子鸱与公羊郜对视一眼,丝毫也不感觉惊讶。

  要知道,在列入四个主修名额的【大魏宫廷】儒家、法家、兵家、墨家当中,其余三家都是【大魏宫廷】围绕着王权来宣扬自己的【大魏宫廷】思想,唯独墨家跟王权以及特权阶级对着干,要是【大魏宫廷】这样都能得到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认可,那才是【大魏宫廷】令人匪夷所思。

  想了想,介子鸱对徐弱说道:“钜子,今日之事,对我诸学派,诚乃千秋之利,贤兄且莫错失良机啊。”

  魏墨钜子徐弱点了点头。

  他岂会不知这次机会千载难逢?

  可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要求他更改墨家的【大魏宫廷】思想,这让他有些犹豫。

  见此,介子鸱劝说徐弱,既然法家能为了自己学派的【大魏宫廷】生存与发展,默许以及忽视了「君主」这个超脱国法的【大魏宫廷】存在,墨家为何要如此倔强呢?

  没有君主的【大魏宫廷】支持,墨家如何能经久不衰?

  徐弱还是【大魏宫廷】有些犹豫,一来是【大魏宫廷】心中有些抵触,二来嘛,他只是【大魏宫廷】魏墨钜子,而不是【大魏宫廷】墨家本派的【大魏宫廷】鲁墨。

  鉴于这种情况,介子鸱不适时宜地说道:“既然如此,钜子何不提出那个新的【大魏宫廷】思想?”

  “新的【大魏宫廷】思想?”徐弱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公羊郜,心中若有所思。

  所谓新的【大魏宫廷】思想,即是【大魏宫廷】徐弱当初与介子鸱商讨之后,在「大一统」基础上的【大魏宫廷】「兼爱」、「非攻」——这样一来,「非攻」的【大魏宫廷】问题就被完美的【大魏宫廷】解决了,变成了提倡和平、制止内乱。

  而这,有利于国家的【大魏宫廷】稳定。

  但是【大魏宫廷】,兼爱依旧是【大魏宫廷】一个无法绕过的【大魏宫廷】问题。

  “钜子,不可错过千载难逢的【大魏宫廷】良机啊!”介子鸱在旁劝道。

  魏墨钜子徐弱考虑再三,最终咬了咬牙,决定接受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建议,稍微删改他墨家的【大魏宫廷】核心思想,淡化兼爱、非攻,或者,有所保留地推行兼爱非攻——只是【大魏宫廷】一样这来,墨家的【大魏宫廷】兼爱,就跟儒家的【大魏宫廷】仁爱接近了,这让徐弱十分难受。

  在告辞的【大魏宫廷】最后,徐弱叹息道:“待此事传遍天下,恐怕我魏墨要被墨家除名了……”

  他这番话,确实有先见之明,待等几个月后,待天下墨家子弟得知魏墨居然删改了墨家的【大魏宫廷】思想,顿时哗然。

  很快地,魏墨在墨家中的【大魏宫廷】地位,就变得跟儒家学派中的【大魏宫廷】「卜氏一脉」差不多,皆被视为‘另类’,但相应地,魏墨却因此得到了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支持,继儒家、法家之后,成为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又一显学。

  魏墨的【大魏宫廷】妥协,使得魏王赵润真正确认了「儒、法、墨、兵」这四个日后注定会成为魏国四大显学的【大魏宫廷】主修名额。

  待诏令颁布之后,儒家、法家、墨家(魏墨)、兵家子弟们,纷纷喜悦庆贺。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即便都被选入主修名单,但是【大魏宫廷】儒家与法家子弟的【大魏宫廷】竞争,却远远没有结束,他们彼此,还在竞争第一显学的【大魏宫廷】位置。

  至于其他学派,则开始争夺八个辅修名额,虽然辅修明显不如主修,但怎么说也是【大魏宫廷】兴旺自己一派学术的【大魏宫廷】良机嘛。

  然而,在这八个辅修的【大魏宫廷】名额当中,魏王赵润却开始了暗箱操作。

  首先被选入的【大魏宫廷】,乃是【大魏宫廷】纵横家。

  尽管相比较儒家、法家、墨家三大显学,纵横家只是【大魏宫廷】小学派,但赵润却给这个学派寄托厚望。

  在他看来,只有具备战略眼光的【大魏宫廷】人才,才可称得上是【大魏宫廷】纵横家,事实上这对国家非常重要。

  就拿赵润本人来说,如果不是【大魏宫廷】他具备超越当代的【大魏宫廷】卓越眼光,制定了种种适合魏国发展的【大魏宫廷】战略国策,魏国根本不可能发展地这么快——虽然赵润并非纵横家门徒,但他本身,已经起到了纵横家子弟的【大魏宫廷】作用。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前几年那场波及整个中原的【大魏宫廷】旷世之战中,正是【大魏宫廷】赵润,一手促成了「魏秦楚」三个强国的【大魏宫廷】联盟,去抗衡「齐韩鲁越宋」,纵使是【大魏宫廷】正统的【大魏宫廷】纵横家,也很难比赵润做得更出色。

  然而这样一个重要的【大魏宫廷】学术,赵弘润为何仅仅给予辅修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并不是【大魏宫廷】每个人都能拥有卓越的【大魏宫廷】眼光,几万乃至几十万魏人当中,能够出现一个、两个拥有卓越战略眼光的【大魏宫廷】人才,赵弘润就心满意足了——要知道,错误的【大魏宫廷】战略,可是【大魏宫廷】会让一个国家万劫不复的【大魏宫廷】。

  第二个入选的【大魏宫廷】,便是【大魏宫廷】道家的【大魏宫廷】「黄老派」。

  事实上,以道家的【大魏宫廷】地位,屈居辅修地位,这是【大魏宫廷】对道家的【大魏宫廷】不尊敬,好在传统道门子弟一个个忙着修身养性、飞升仙界,倒也不怎么在乎世俗的【大魏宫廷】利益,至于其分支黄老派,就目前而言,给予一个辅修也足够了。

  反正赵弘润注重的【大魏宫廷】,也只是【大魏宫廷】「黄老派」学术中的【大魏宫廷】那点道家核心思想,希望日后魏国的【大魏宫廷】官员能够耐下心来修身养性。

  第三个入选的【大魏宫廷】学派,乃是【大魏宫廷】「医家(方技)」,说实话,这着实让人大为意外,

  要知道在当前,医家其实并不兴旺,世人大多还是【大魏宫廷】处于一个「忌讳医术」的【大魏宫廷】年代,相比之下,反而是【大魏宫廷】「巫医」更让世人推崇,像什么符水治病等等。

  而赵润想要做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提高正统医家的【大魏宫廷】地位,使得医家能够快速发展,毕竟这也是【大魏宫廷】利于万民的【大魏宫廷】事。

  第四个入选的【大魏宫廷】学派,即「名家」。

  名家入选,诸家子弟倒是【大魏宫廷】不意外,毕竟虽然说名家的【大魏宫廷】名气,因为「白马非马论」等典故变得很差,但事实上,任何一名合格的【大魏宫廷】说客,都要学习名家的【大魏宫廷】思想——倘若在精通名家学术的【大魏宫廷】基础上,又掌握了纵横家的【大魏宫廷】学术,那就会成为让各国君主都需要忌惮的【大魏宫廷】人物。

  第五个入选的【大魏宫廷】,学派,则是【大魏宫廷】阴阳家。

  阴阳家,亦是【大魏宫廷】道家的【大魏宫廷】分支,在当前仍然只是【大魏宫廷】小学派,但这门学术事实上却不可小觑。

  阴阳家的【大魏宫廷】门徒,并非是【大魏宫廷】提倡鬼神之说,而是【大魏宫廷】道家的【大魏宫廷】「阴阳说」与「五行说」,其中「阴阳说」是【大魏宫廷】把“阴”和“阳”看作事物内部的【大魏宫廷】两种互相消长的【大魏宫廷】协调力量,认为它是【大魏宫廷】孕育天地万物的【大魏宫廷】生成法则;而「五行说」则是【大魏宫廷】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元素不断循环变化”的【大魏宫廷】理论发展出“五行相生相克”的【大魏宫廷】理念。

  在这两者的【大魏宫廷】基础上,阴阳家研究天体(星象)运行来制定历法,掌握世间万物的【大魏宫廷】变化,这也是【大魏宫廷】利在千秋的【大魏宫廷】学术。

  而除此之外,农家、杂家以及小说家,这几个被儒家子弟、法家子弟喷地体无完肤的【大魏宫廷】小派学术,赵弘润也将它们拾了起来。

  不可否认农家那「提倡君主与民同耕」的【大魏宫廷】思想的【大魏宫廷】确很可笑,但农家也有它好的【大魏宫廷】思想,比如说「顺民心、钟爱民」、「修饥谨,救灾荒」等等,更重要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农家还有教人如何更好地辨认优质的【大魏宫廷】土地,如何改善土地,如何辨认作物生长,如何除虫,甚至于,还有百草图谱,这些都是【大魏宫廷】非常珍贵的【大魏宫廷】宝物。

  因此,只要农家收起他们「提倡君主与民同耕」那一套可笑的【大魏宫廷】政治向思想,其他的【大魏宫廷】东西,都是【大魏宫廷】利国利民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故赵润并不介意给农家一个辅修的【大魏宫廷】名额,带动这个学派的【大魏宫廷】发展。

  至于杂家的【大魏宫廷】入选,赵弘润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抱持着「放长线、钓大鱼」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想看看杂家学派日后是【大魏宫廷】否能真的【大魏宫廷】完美糅合儒法名墨等各家学派,创出一门适合用任何情况的【大魏宫廷】学术——而就目前来说,这个学派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毫无亮点。

  相比较以上这些学派的【大魏宫廷】入选,最是【大魏宫廷】让人哗然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小说家」的【大魏宫廷】入选,甚至于,小说家的【大魏宫廷】弟子自己都难以置信:我们居然入选了?

  得知此事后,那些落选的【大魏宫廷】学派子弟们,大叫不公,因为在他们看来,纵使杂家入选他们也能接受,唯独小说家入选,这是【大魏宫廷】万万不能接受!

  为何?

  因为小说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利国利民的【大魏宫廷】学术,他们只是【大魏宫廷】收集名人轶事、民间传说,并且将其用夸张的【大魏宫廷】文字表现出来,博取世人的【大魏宫廷】兴趣——这根本就不配作为学术嘛!

  别说摹敬笪汗ⅰ壳些落选的【大魏宫廷】学派弟子,就连儒家、法家、墨家、兵家、纵横家等入选的【大魏宫廷】学派子弟,都感觉耻于与小说家为伍。

  然而,朝廷只是【大魏宫廷】传达了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一句话,就让那些大喊不公的【大魏宫廷】落选学派弟子没了声音:我很欣赏小说家的【大魏宫廷】那些故事。

  魏王赵润这等雄主都亲口表示欣赏小说家了,其他人还能说什么?

  再不情愿,也只能默认小说家被列入「八个辅修」的【大魏宫廷】名单。

  “算了算了,全当给陛下(魏王)解闷吧。”

  各学派的【大魏宫廷】子弟们只能如此劝说自己,默认了这个既定事实,就连此前看不起小说家的【大魏宫廷】儒家、法家等学派的【大魏宫廷】门徒,也不再攻击小说家,他们全当这次朝廷只给予了「四主七辅」十一个名额——最后那个名额,就任由那位魏王陛下吧。

  但事实上,赵弘润对小说家的【大魏宫廷】看重,可不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喜欢看小说家的【大魏宫廷】那些故事。

  他看重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小说家在编写那些故事时,其天马行空的【大魏宫廷】构思以及夸张的【大魏宫廷】文字表现形式,这可是【大魏宫廷】相当有利的【大魏宫廷】武器啊。

  打个比方说,赵润他日若是【大魏宫廷】要提高他魏国将领的【大魏宫廷】知名度,他完全可以让小说家编写一个个故事传于天下,就比如司马安曾经用五百只羊击败了三川的【大魏宫廷】羯部落,这是【大魏宫廷】多么好的【大魏宫廷】材料啊,在小说家的【大魏宫廷】笔力渲染下,在这种缺少娱乐条件的【大魏宫廷】年代,司马安绝对一下子就能成为天下各国百姓耳熟能详的【大魏宫廷】魏国名将。

  通过故事的【大魏宫廷】表现形式,一方面正面宣扬魏国的【大魏宫廷】官员与将领,一方面贬低其他国家的【大魏宫廷】官员与将领,夹杂魏国私货的【大魏宫廷】文化输出,还有比这更有力的【大魏宫廷】武器么?

  正因为如此,尽管这个时代的【大魏宫廷】诸家学派都看不起小说家,但在赵润看来,魏国能得到小说家的【大魏宫廷】支持,绝不亚于十万精兵!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白袍总管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圣墟  笔趣阁  山东布洛尔  笔趣阁  贞观帝师  深渊主宰  谎话大王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都市奇门医圣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  深圳民升激光  圣墟  三寸人间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调教大宋  都市之神帝驾到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