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91章:你来我往 二合一

第191章:你来我往 二合一

  当日,韩王然召来了士大夫赵卓,命他携带国书,秘密出使齐国。

  旋即,韩王然又亲笔写了一封书信,命人日夜兼程送往巨鹿城。

  大概十五日左右,韩王然的【大魏宫廷】书信终于送到了巨鹿,送到了前线军队主帅乐弈以及巨鹿守燕绉的【大魏宫廷】手中。

  此时,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早已将大量廉价的【大魏宫廷】货物倾销到了邯郸北郡以及巨鹿郡,虽然尚未波及到渔阳郡,但在邯郸北郡与巨鹿郡境内,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已几乎取得了决定性的【大魏宫廷】优势。

  看着己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在本土贸易战争中节节败退,纵使韩将乐弈、燕绉二人手握数万兵权,亦对此束手无策。

  毕竟对方只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只要韩国还希望日后有他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前来国内展开贸易,那么,他们就注定不能率先对这些魏国商贾动用武力——这也正是【大魏宫廷】那些魏国商贾肆无忌惮倾销货物的【大魏宫廷】原因之一。

  当然,虽说对那些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倾销手段束手无策,但乐弈与燕绉两位韩国上将,也并非毫无作为,至少,他们加强了此前增设的【大魏宫廷】关隘,尽可能地给那些魏国商贾制造麻烦,拖延他们将货物从魏国本土运到此地倾销的【大魏宫廷】速度。

  至于借口,那倒是【大魏宫廷】简单,只要随便扯个谎,谎称这些魏国商贾中有魏国派来刺探他韩国情报的【大魏宫廷】奸细,因此他韩国一方需谨慎加强治安守备即可——事实上,在那些魏国商贾中,还真有不少魏国的【大魏宫廷】眼线,主要是【大魏宫廷】天策府那边的【大魏宫廷】眼线。

  可即便如此,乐弈与燕绉想出的【大魏宫廷】这个办法,也只是【大魏宫廷】治标不治本,虽然能暂时缓解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危害,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根除。

  正因为如此,巨鹿城在随之不久后,就难以避免地被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们给攻陷了——城内,逐渐充斥大量的【大魏宫廷】魏国货物。

  而让巨鹿守燕绉感到愤懑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如此险峻的【大魏宫廷】局势下,城内却仍然有人利欲熏心,在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金钱攻势下失去了心智,使得城内有一间间店铺,被转手卖给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这大大助涨了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气焰,也使得城内那些由本地韩人开设的【大魏宫廷】店铺,以更快的【大魏宫廷】速度倒闭。

  别看此刻巨鹿城内的【大魏宫廷】市集依旧热闹,但这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仿佛泡沫般的【大魏宫廷】繁华而已,待他日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一旦撤离了城内,城内的【大魏宫廷】市集,难免就会立刻衰败,严重影响巨鹿城军民的【大魏宫廷】日常运作。

  在这方面,担任巨鹿守的【大魏宫廷】燕绉比乐弈还要看得远——他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位文武兼备、懂得如何治理民生的【大魏宫廷】郡守。

  而就在燕绉为此日夜揪心之际,韩王然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送到了城中。

  当日,乐弈与燕绉仔细看罢了韩王然的【大魏宫廷】书信。

  在信中,韩王然已经想出了一招用来破解魏国商贾倾销手段的【大魏宫廷】妙计,让乐弈与燕绉叹为观止,忍不住得感慨一声:大王睿智!

  究竟韩王然想出了什么妙计来破解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恶意倾销手段呢?

  答案是【大魏宫廷】增铸铜币!

  既然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利用倾销手段赚取韩国的【大魏宫廷】钱币,企图破坏韩国的【大魏宫廷】经济体系,那么,韩国就增铸钱币,反过来利用这个机会来充盈国库——反正就目前的【大魏宫廷】情况来说,被魏国商贾赚取的【大魏宫廷】那笔韩国的【大魏宫廷】钱币,几乎是【大魏宫廷】不可能再通过贸易途径回到韩国国内的【大魏宫廷】,这将使得韩国国内的【大魏宫廷】钱币将大量减少,因此,用增铸的【大魏宫廷】钱币的【大魏宫廷】方式来补全市面上缺少的【大魏宫廷】钱币,对国家完全没有影响。

  而妙处就在于,这笔新铸造的【大魏宫廷】钱币,全部归于国家,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韩国朝廷平白无故得了一笔庞大的【大魏宫廷】钱款。

  至于其中的【大魏宫廷】危害嘛,一来是【大魏宫廷】严重得罪了魏国与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二来难免破坏了韩国原本的【大魏宫廷】声誉,至于其三,待等日后魏国将那笔赚去的【大魏宫廷】韩国钱币通过各种途径返还给韩国时,韩国的【大魏宫廷】铜钱难免就会因为超出饱和而造成贬值。

  但就目前而言,这确实是【大魏宫廷】使国家渡过危机的【大魏宫廷】最佳办法:倘若连眼前这关都无法解决,又何谈日后呢?

  没过几日,巨鹿城就彻底被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被攻陷了,但这些魏国商贾万万也想不到,他们被韩王然给摆了一道:既让韩国得到了大量廉价的【大魏宫廷】物资,又让韩国朝廷,得到了一笔可观的【大魏宫廷】铜币储蓄。

  大概是【大魏宫廷】在两个月后,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们逐渐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虽然他们通过恶意倾销手段挤垮了许许多多的【大魏宫廷】韩国同行,但市面上,却仿佛仍然有足够的【大魏宫廷】铜钱在流通。

  直到有一名魏国商贾仔细审视了新赚取的【大魏宫廷】钱币,发现这些铜币是【大魏宫廷】崭新的【大魏宫廷】,他这才幡然醒悟:韩国在增铸铜钱!

  这个发现,使得魏国商贾们一下子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大魏宫廷】境地。

  “卑鄙!”

  “竟然增铸铜币,简直毫无廉耻!”

  魏国商贾们纷纷声讨韩国,一时间,使得韩国声誉大跌,至少近段时间,大概是【大魏宫廷】不会有其他国家的【大魏宫廷】商贾愿意到韩国开展贸易了,毕竟就韩国这种偷偷摸摸私铸钱币的【大魏宫廷】手段,对于他国商贾的【大魏宫廷】利益损害是【大魏宫廷】非常严重的【大魏宫廷】。

  此时也就只有魏国的【大魏宫廷】商贾,还在硬着头皮撑着——毕竟他们打响这场商人的【大魏宫廷】战争,罕见地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金钱的【大魏宫廷】利润。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魏国巨富文少伯耳中。

  文少伯亦不耻韩国的【大魏宫廷】行为,当即嘱咐本国的【大魏宫廷】同行:立刻抛舍手中的【大魏宫廷】韩国铜币,破坏韩国的【大魏宫廷】经济。

  在文少伯的【大魏宫廷】号召了,赚取了大梁韩国铜币的【大魏宫廷】魏国商贾们,立刻就着手花掉手中这笔正在迅速贬值的【大魏宫廷】韩国铜币,可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此时哪里还有人愿意接手他们手中的【大魏宫廷】韩国铜币?曾经跟他们拼死争夺每一枚韩国铜币的【大魏宫廷】那些韩国商贾们,早就不知道去哪了。——事实上这个时候,被魏国商贾击败的【大魏宫廷】韩国商贾们,已经在朝廷的【大魏宫廷】号召下,转而前往北方跟北方高原的【大魏宫廷】胡狄交易去了。

  “终日打鹰,今日竟被鹰啄瞎了双目。”

  在文少伯跟多年的【大魏宫廷】好友定陶陶洪碰面时,前者自嘲着说道。

  而对此,陶洪亦是【大魏宫廷】苦笑连连。

  这两位魏国的【大魏宫廷】巨富,此番还真没想到韩国居然会用这种禁忌且不知廉耻的【大魏宫廷】办法,来破解他们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倾销策略。

  这下好了,他们这帮人血本无归,反倒是【大魏宫廷】韩国,平白无故得了一批廉价物资不算,而且还利用此事充盈了国库的【大魏宫廷】资金。

  在这两位魏国巨富聚在一起商议对策时,其他的【大魏宫廷】魏国商贾亦在叫嚣:必须让韩国为此事付出代价!

  所谓付出代价,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希望雒阳朝廷出动军队对他们撑腰呗,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这件事上,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魏王赵润暂时还没打算跟韩国真刀真枪地干上一仗。

  一个月后,文少伯派出的【大魏宫廷】心腹,将这个消息送到了魏国的【大魏宫廷】王都雒阳,呈递于天策府,禀告了左都尉高括与右都尉张启功。

  相比较高括的【大魏宫廷】愤怒,张启功却露出了莫名的【大魏宫廷】笑容,就仿佛是【大魏宫廷】瞧见了什么心属的【大魏宫廷】猎物似的【大魏宫廷】,摇头晃脑,嘴里嘟囔着「有意思」、「有意思」就离开了。

  大概是【大魏宫廷】去筹划新一轮针对韩国的【大魏宫廷】阴谋去了。

  半个时辰后,天策府左都尉高括,亲自来到王宫,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魏王赵润。

  在听了高括的【大魏宫廷】讲述后,赵润颇为惊讶,纵使他也没有想到,韩王然居然想出了增铸铜币的【大魏宫廷】妙计,反过来摆了他们一道。

  至于高括所说的【大魏宫廷】什么卑鄙不卑鄙的【大魏宫廷】,赵润倒是【大魏宫廷】毫不在意。

  毕竟较真来说,他魏国商贾向韩国采取了倾销手段,企图破坏韩国的【大魏宫廷】经济,这难道算是【大魏宫廷】正大光明么?——彼此彼此罢了。

  他只是【大魏宫廷】有点遗憾,亦或者说,忍不住得自嘲:还真是【大魏宫廷】小瞧了韩然!

  在冷静地思考了一番后,魏王赵润对高括说道:“商人的【大魏宫廷】事,天策府不必插手,让文少伯、陶洪等人去解决,他们久浸此事,岂不比你更擅长?至于其他……”

  摸了摸下巴,他忽然问道:“张启功可得知了此事?他怎么说?”

  高括如实回答道:“张大人只是【大魏宫廷】一脸诡谲地嘟囔了几句‘有意思’,随后就不见踪影了。”

  “哦?”赵润闻言一愣,随即点点头笑着说道:“那你就不必多虑了,这事就交给张启功吧。”

  “是【大魏宫廷】!”

  高括躬身而退。

  望着高括离去的【大魏宫廷】背影,赵润心中一闪而逝韩王然的【大魏宫廷】面容,在长长吐了口气后,喃喃说道:“此计固然巧妙,但不亚于饮鸩止渴,虽然摆了我大魏一道,占了些许便宜,可损害的【大魏宫廷】,却是【大魏宫廷】国家的【大魏宫廷】信誉……这不像是【大魏宫廷】你会做的【大魏宫廷】事啊。还是【大魏宫廷】说,你已被逼到了绝路,被逼无奈?”

  不过仔细想想,赵润倒也不认为韩然的【大魏宫廷】决策有什么问题。

  还是【大魏宫廷】那句话:倘若连今日的【大魏宫廷】劫难都无法安然度过,又何需去考虑日后呢?

  就算换做是【大魏宫廷】赵润,他恐怕也会做出跟韩王然一模一样的【大魏宫廷】决定:先渡过眼前这一劫再说!

  而这会儿,左都尉高括已返回了天策府。

  回到天策府一问右都尉张启功的【大魏宫廷】行踪,高括这才得知后者在片刻之前已带着副手南宫玉离开了雒阳,据说是【大魏宫廷】直奔大梁去了。

  对此,高括感到颇为困惑,但考虑到魏王赵润已授意他此事全权交给张启功去处理,高括也就不去插手了,他只是【大魏宫廷】知会了「右都尉署」内的【大魏宫廷】黑鸦众一声,叫这些黑鸦众将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授权告知张启功。

  还别说,张启功与副手南宫玉,还真是【大魏宫廷】直奔大梁去了,至于目的【大魏宫廷】地,则是【大魏宫廷】大梁城外的【大魏宫廷】「大梁学宫」——张启功需要借助家的【大魏宫廷】那本《轶谈》,来达到他某个目的【大魏宫廷】,以报复韩国用「增铸铜币」的【大魏宫廷】计策来破解他的【大魏宫廷】「倾销策略」。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倾销策略」,这可是【大魏宫廷】张启功献出的【大魏宫廷】毒计,却没想到在大获成功之际,居然被韩国摆了一道,这让心高气傲的【大魏宫廷】张启功如何能接受?当然得十倍、百倍地报复回去!

  不过就事论事地来说,纵使张启功也必须承认,韩国这一招相当高明。

  “此计,必是【大魏宫廷】我法家子弟向韩王所献。”

  在旅途中,张启功信誓旦旦地对副手南宫玉说道。

  南宫玉听罢很是【大魏宫廷】困惑,因为按他对法家子弟的【大魏宫廷】理解,法家子弟不应该制定律法的【大魏宫廷】人么?怎么会献上这种规矩之外的【大魏宫廷】计策呢?

  听了南宫玉的【大魏宫廷】困惑,张启功很是【大魏宫廷】不屑:“我等又非墨家子弟。”

  是【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法家子弟,可不像墨家子弟那样墨守成规,不夸张地说,十个法家子弟,九个胆大包天,他们既制定规则,但有时也为了达成目的【大魏宫廷】而不择手段——倒不是【大魏宫廷】破坏规则,而是【大魏宫廷】寻找规则中的【大魏宫廷】漏洞,借此打压政敌或者敌人。

  法家子弟,可是【大魏宫廷】诸子百家中最具“攻击性”的【大魏宫廷】。

  数日后,待等张启功与南宫玉抵达了大梁之后,率先前往了大梁学宫,会见家的【大魏宫廷】领袖周初,要求周初在新一刊的【大魏宫廷】《轶谈》中,将韩国「私铸铜币」一事告知天下,进一步做坏韩国的【大魏宫廷】信誉。

  家的【大魏宫廷】领袖周初当然不会违背张启功这位天策府右都尉的【大魏宫廷】意愿,相反地,他很是【大魏宫廷】雀跃于他家居然有幸参与国与国之间的【大魏宫廷】尔虞我诈——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说梦也想象不到的【大魏宫廷】事啊!

  怀着激动兴奋的【大魏宫廷】心情,家领袖周初亲自执笔,通过巧妙的【大魏宫廷】构思,立刻就著成了一篇文章,借一则虚构的【大魏宫廷】故事影射韩国「在贸易利益失去平衡后、私下增铸钱币」的【大魏宫廷】无耻举动,矛头直指韩王然与韩国的【大魏宫廷】丞相申不骇。

  之所以要加上韩国的【大魏宫廷】丞相申不骇,只因为张启功知道申不骇乃是【大魏宫廷】他法家的【大魏宫廷】前辈,他认为,这个人的【大魏宫廷】存在,会严重影响到他的【大魏宫廷】计策,搞不好,「增铸铜币」还就真是【大魏宫廷】申不骇教韩王然的【大魏宫廷】。

  因此张启功认为,申不骇必须率先铲除。

  很快地,新一刊的【大魏宫廷】《轶谈》便迅速出炉,非但在国内大卖特卖,亦传到了天下各国,而其章,自然也就出现在世人的【大魏宫廷】眼前,使世俗对韩国这种举动,大为指责。

  这也难怪,毕竟韩国这次的【大魏宫廷】行为,确实失当:倘若韩国可以肆意增铸铜币,谁还愿意到这个国家做生意呢?

  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周初的【大魏宫廷】这篇故事中,张启功还亲自下场,引经据典,列举了「滥铸铜币」对国家的【大魏宫廷】种种危害,并且将近些年来魏国经济萧条的【大魏宫廷】罪名,全部扣在韩国丞相申不骇的【大魏宫廷】头上,强调指出:韩国的【大魏宫廷】经济萧条,只是【大魏宫廷】因为朝廷滥铸铜币,窃取臣民的【大魏宫廷】利益。

  事实上,这只是【大魏宫廷】张启功信口开河而已,毕竟韩国近些年来的【大魏宫廷】经济萧条,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打输了三场关键性战争,毫无战争红利弥补损耗,且战败之后,每年还要赔偿大笔的【大魏宫廷】钱款给魏国,这才导致韩国‘越来越穷’。

  然而,韩国的【大魏宫廷】平民却不知这一些,因为,当张启功的【大魏宫廷】这一番论调被传到韩国时,立刻就在韩国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量无知的【大魏宫廷】韩国平民‘幡然醒悟’:近几年我等过得如此艰难,原来是【大魏宫廷】因为朝廷在不断地铸造钱币,夺取本该属于我们的【大魏宫廷】利益。

  就连贵族当中,亦有不少人借此事表达了对朝廷的【大魏宫廷】不满。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跟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战争中,韩国的【大魏宫廷】贵族与商贾们损失惨重,可没想到,此前明明需要他们捐献财物来资助的【大魏宫廷】朝廷,却通过「增铸铜币」充盈了国库。

  这简直岂有此理!

  一想到当初韩王然耍弄权谋,限制了他们私铸钱币的【大魏宫廷】特权,韩国的【大魏宫廷】大贵族们就感觉心里有点不平衡。

  面对着国内国外的【大魏宫廷】纷纷指责,韩国的【大魏宫廷】老丞相申不骇怅然长叹。

  他很清楚,肯定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法家子弟在攻歼他,企图借这件事,将其铲除,毕竟只有他法家子弟,才能写得那样透彻。

  “看来,二者只能存其一了……”

  在长叹之后,申不骇亲自来到王宫,向韩王然请辞丞相之位,并希望韩王然重惩自己,以平民怨,否则,以目前‘民怨载道’的【大魏宫廷】国情,他韩国无力抵挡魏国在各个方面的【大魏宫廷】攻势。

  对于老丞相申不骇的【大魏宫廷】自罢,韩王然当然不肯,毕竟一来「增铸铜币」之策并非申不骇所献,而是【大魏宫廷】他韩然自己想出来了,二来,这明显是【大魏宫廷】魏国企图铲除申不骇的【大魏宫廷】奸计。

  但奈何国内民怨颇大,权衡利弊,韩王然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违心地接受了申不骇的【大魏宫廷】建议,罢免了后者的【大魏宫廷】丞相之位,由申不骇举荐的【大魏宫廷】廷尉张开地接掌了丞相之位。

  然而,即便韩国朝廷做出了这样的【大魏宫廷】判决,但依旧无法平息国内的【大魏宫廷】怨愤——其实主要原因,就在于张启功手底下的【大魏宫廷】人,仍在不遗余力抹黑申不骇,企图将后者置于死地。

  在纷纷骂声之中,申不骇将继承自己丞相之位的【大魏宫廷】张开地请来府上,嘱咐他种种事宜。

  能得到申不骇的【大魏宫廷】赞赏,张开地绝非庸才,一眼就看出申不骇准备自尽保全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名声,连忙劝说。

  申不骇摆摆手说道:“老夫今年已七十又六,纵使死去亦无甚可惜,况且,老夫近些年来愈发感觉精力已大不如前,若我这把老骨头,倘若一死能平息民怨,保全大王的【大魏宫廷】声誉,何惜之有?……只是【大魏宫廷】遗憾,见不到我大韩挫败魏国的【大魏宫廷】那一日。”

  张开地还想再劝,奈何申不骇主意已决。

  当晚,申不骇在其府上饮下毒酒自尽,做出‘畏罪自杀’的【大魏宫廷】样子,包揽了一切的【大魏宫廷】罪名。

  得悉此事后,韩王然默然不语,最终,迫于为大局考虑,兼之申不骇死前的【大魏宫廷】嘱托,将「朝廷私铸铜币」的【大魏宫廷】罪行,通通推到了申不骇头上。

  而新任的【大魏宫廷】丞相张开地,亦‘顺势’承诺,绝不会像前任丞相那样,罔顾臣民的【大魏宫廷】利益。

  于是【大魏宫廷】乎,这场针对韩国朝廷的【大魏宫廷】指责,以及国内臣民的【大魏宫廷】怨愤,也就随着申不骇的【大魏宫廷】自杀而烟消云散了。

  可能在韩王然与张开地等人看来,甚至于就连申不骇在临死前也这样认为,认为这是【大魏宫廷】魏国企图借舆论击垮他韩国的【大魏宫廷】奸计。

  但事实上,他们都猜错了,张启功设这毒计的【大魏宫廷】最初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逼死申不骇这个他法家的【大魏宫廷】大县,免得这个老不死的【大魏宫廷】继续活着坏他好事。

  这不,在得知申不骇已服用毒酒自尽后,张启功抚掌笑道:“此老物一死,韩国再无人能挡我张启功!”

  作为张启功的【大魏宫廷】副手,南宫玉早已摸透了这位主官的【大魏宫廷】狠毒心肠,心智这位主官的【大魏宫廷】毒计,绝非仅仅如此,因此,他忍不住问道:“都尉大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张启功对南宫玉还是【大魏宫廷】极为信任的【大魏宫廷】,闻言眯了眯眼睛,眼眸中闪过几丝寒芒,冷冷说道:“韩国增铸铜币,破了张某的【大魏宫廷】妙计,反而使其国库变得充盈,我岂能叫他得逞?!……他韩国不是【大魏宫廷】新铸铜币么?我叫他这批铜币,一钱不值!”

  南宫玉很意外于张启功这么快就有了对策,好奇地问道:“计将安出?”

  只见张启功颇有些得意洋洋的【大魏宫廷】说道:“你以为我此前授意那周初诋毁韩国的【大魏宫廷】铸钱一事,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为了逼死申不骇?非也!我的【大魏宫廷】本意,是【大魏宫廷】叫韩人对其韩国的【大魏宫廷】钱币失去信任!……我早已以「天策府右都尉」的【大魏宫廷】名义通知户部,叫户部运输大批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圜钱前往韩地,待等那几船魏圜钱运到韩地之后,文少伯、陶洪等人,会立刻抛出韩国的【大魏宫廷】铜钱,进一步引发韩人对其韩国铜钱的【大魏宫廷】不信任,争相兑换成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圜钱……待等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圜钱取代了韩国铜币在韩地的【大魏宫廷】地位,韩王然新铸的【大魏宫廷】那批铜钱,无异于一堆废铜!”

  听了这一番话,南宫玉对张启功佩服地五体投地,他不能否认,张启功的【大魏宫廷】计策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妙,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毒,哪怕只是【大魏宫廷】听了寥寥几句,就让他感觉浑身寒颤——不愧是【大魏宫廷】毒士!

  而就当张启功在南宫玉的【大魏宫廷】恭维声中颇有些得意之时,他忽然受到了一则来自齐国的【大魏宫廷】消息:韩国上将暴鸢,不日前抵达齐国,不知因何身兼韩齐两国上将之位,助齐国训练北海军。

  得知这个消息,张启功先是【大魏宫廷】愣了半响,随即面色顿变。

  “该死的【大魏宫廷】!”

  以他的【大魏宫廷】睿智,岂会看不出这则消息背后所蕴含的【大魏宫廷】深意?8)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山东布洛尔  大魏宫廷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调教大宋  贞观帝师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三寸人间  房贷计算器  贞观帝师  谎话大王  白袍总管  都市奇门医圣  深渊主宰  开天录  正道潜龙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深渊主宰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努努书坊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笔趣阁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