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95章:战争来临 二合一

第195章:战争来临 二合一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魏兴安九年三月初,韩国对魏宣战,此事发生之后,那些逗留在韩国境内的【大魏宫廷】魏国商贾,大多数皆抛下货物、钱财,还有他们针对韩国的【大魏宫廷】阴谋,纷纷逃回魏国。【△網WwW.】

  而那些因为在意手中货物以及钱财的【大魏宫廷】魏国商贾们,则在不久之后,便被韩国的【大魏宫廷】军队抄没了货物与钱财,就连他们本身,亦被韩国军队以「奸细」的【大魏宫廷】罪名处死——既然韩国已确定对魏国宣战,那么就无需再因为忌惮激怒魏国而再次姑息这些可恶的【大魏宫廷】魏国商贾了。

  其中最为有名的【大魏宫廷】,莫过于一名叫做「冯祝」的【大魏宫廷】魏商,据说此人乃是【大魏宫廷】魏商文少伯的【大魏宫廷】好友,受后者的【大魏宫廷】叮嘱,前往邯郸北郡打击韩国的【大魏宫廷】经济体系与货币体系,成功地诱使邯郸北郡的【大魏宫廷】平民纷纷抛弃韩国铜币,改用魏国圜钱作为流通货币,沉重地打击了韩国的【大魏宫廷】本土市场,不夸张地说,此人在张启功这道计策中功不可没。

  然而,由于撤退不及,当韩国宣布对魏宣战的【大魏宫廷】时候,冯祝正在邯郸北郡临近代郡的【大魏宫廷】「下曲阳」,诱发当地的【大魏宫廷】平民抛弃韩国铜币,来不及逃离,被当地的【大魏宫廷】韩兵抓获。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据后来小道消息称,当时下曲阳的【大魏宫廷】韩兵前往抓捕冯祝时,冯祝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对,遂抛下一切钱与货,准备乔装逃离下曲阳。

  只可惜,下曲阳当地的【大魏宫廷】县衙对冯祝恨之入骨,调集了五百名驻城兵士追杀冯祝,尽管冯祝当时身边有几十名胡人奴隶拼死保护,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很遗憾地被下曲阳的【大魏宫廷】韩兵抓获。

  在即将被捕的【大魏宫廷】时候,冯祝高喊自己乃是【大魏宫廷】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身份,但遗憾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这一次,商贾的【大魏宫廷】身份并没能拯救他的【大魏宫廷】性命——而以往一般来说,像使者、商贾这类群体,在他国是【大魏宫廷】享有一定的【大魏宫廷】特殊待遇的【大魏宫廷】,除非是【大魏宫廷】做出大奸大恶之事,否则各国多少都会给予一点宽恕。

  只能说,像冯祝这些魏国商贾,在这几次事件中实在是【大魏宫廷】太惹眼,太遭人恨。

  这也导致一些明明不曾参与到此前那几场商事战争的【大魏宫廷】魏国商贾们,亦遭到了牵连,非但被韩国抄没了钱财与货物,就连本人亦被韩国军队以奸细的【大魏宫廷】罪名处死。

  后来待这个消息传回魏国后,魏国商贾们气愤填膺,这也使得在后来的【大魏宫廷】战争中,魏国商贾无比团结,不遗余力地帮助魏国朝廷展开对外战争,可能是【大魏宫廷】他们也意识到,只有当魏国变得无比强大时,他们这些游走于中原各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受到自己国家的【大魏宫廷】庇护,才能得到真正的【大魏宫廷】安全,否则,拥有再多的【大魏宫廷】钱财,他们终究也只是【大魏宫廷】无根的【大魏宫廷】浮萍而已。

  这个观点,据说是【大魏宫廷】文少伯提出来的【大魏宫廷】,有人猜测他是【大魏宫廷】想团结魏国商人势力的【大魏宫廷】力量,为他的【大魏宫廷】好友冯祝报仇,但最终,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是【大魏宫廷】得到了大部分商贾的【大魏宫廷】赞同。

  而另外一边,魏王赵润亦得到了文少伯送来的【大魏宫廷】书信,第一时间得知了韩国对他魏国宣战的【大魏宫廷】消息。

  当然,韩国对魏国宣战,并不是【大魏宫廷】一句“我要打你”这么简单,为了占据大义,韩国在对魏国宣战时,亦列举了魏国的【大魏宫廷】种种“不义”行为,其中的【大魏宫廷】主要‘罪名’有两条。

  其一,魏国纵容本国的【大魏宫廷】商贾,对魏国施行不正当的【大魏宫廷】恶意竞争,致使韩国损失惨重。

  其二,魏国商贾试图破坏韩国的【大魏宫廷】稳定(其实就是【大魏宫廷】指攻击韩国的【大魏宫廷】经济体系与货币体系)。

  总而言之,韩国就是【大魏宫廷】将所有的【大魏宫廷】过错都推给了魏国——当然,事实上韩国会落到今日这种地步,主要也是【大魏宫廷】拜魏国所赐。

  而除此之外,韩国还列举了魏国往年的【大魏宫廷】一些不义之事,比如说,魏国实为中原霸主,本来以身作则,为停止天下纷争,可事实上呢,魏国一边教唆秦国攻打韩国,企图进一步削弱韩国,而另外一边,则一明一暗同时与秦韩两国展开军械、军备方向的【大魏宫廷】交易,行为卑鄙无耻——接下来就是【大魏宫廷】一大串指责魏国、抨击魏国的【大魏宫廷】词句。

  在这件事上,魏国的【大魏宫廷】声誉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影响,好在韩国的【大魏宫廷】信誉在经历过这么多事后也好不到哪里去,因此,韩国对魏国的【大魏宫廷】指证,更多地被世人理解为‘宣战前的【大魏宫廷】例行指责’,倒也不是【大魏宫廷】受到很大的【大魏宫廷】关注。

  而几乎与魏王赵润同时收到「韩国对魏宣战」这个消息的【大魏宫廷】,还有天策府左都尉高括,甚至于,高括得知这个消息的【大魏宫廷】时间,还要比赵润更早上一个时辰,毕竟天策府辖下的【大魏宫廷】眼线,比之那些魏国商贾的【大魏宫廷】眼线,那可是【大魏宫廷】不知要多出几倍。

  正因为如此,就当赵弘润在甘露殿细细观阅罢文少伯的【大魏宫廷】书信,正负背双手站在窗口若有所思的【大魏宫廷】时候,他便瞧见高括、翟璜二人联袂从远处走来。

  “啊,臣等拜见陛下。”

  “进殿再说罢。”

  赵润微笑着跟高括、翟璜二人打了声招呼,示意二人入殿详谈。

  在见得殿中中,高括率先开口道:“陛下,臣收到了来自韩国的【大魏宫廷】消息,得知在半个月之前,韩国已对我大魏宣战……”

  “韩然这是【大魏宫廷】撑不下去了……”赵弘润微微点了点头。

  就跟韩王然颇为了解赵润的【大魏宫廷】性格一样,赵润对韩然的【大魏宫廷】性格,亦了解不少。

  在他看来,韩王然这个人性格略偏阴柔,又善于隐忍,若非是【大魏宫廷】魏国已经将韩国逼上了绝路,那位韩国君主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轻易与魏国开战的【大魏宫廷】——因为彼此都明白,以韩国目前的【大魏宫廷】力量,是【大魏宫廷】不足以抗拒魏国的【大魏宫廷】,或者说,只能短时间抵抗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却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击退魏军。

  这让赵润可以很轻易就掌握韩国目前的【大魏宫廷】大致情况。

  见眼前这位君主毫无意外之色,高括心下微微有些惊讶,试探着问道:“陛下,莫非您已得知此事?”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随手将手中那份由文少伯派人送来的【大魏宫廷】密信,转手递给高括,口中说道:“这是【大魏宫廷】文少伯从肥城送来的【大魏宫廷】书信。”

  高括接过书信瞅了两眼。

  而此时,天策府参将翟璜在旁拱手说道:“陛下,天策府已准备就绪,请陛下下令。”

  赵润点了点头,随即沉吟地说道:“翟璜,就按照此前的【大魏宫廷】计划,以天策府的【大魏宫廷】名义下令,命魏武军进攻东郡!……对齐国用兵!”

  “是【大魏宫廷】!”翟璜抱拳应道。

  当日,雒阳朝廷与天策府,分别下达了王令。

  其中区别在于,雒阳朝廷这次是【大魏宫廷】同时对韩、齐两国宣战——其中主要冒头,竟然是【大魏宫廷】针对齐国。

  在宣战的【大魏宫廷】檄文中,魏国一方面否认韩国‘污蔑’他们的【大魏宫廷】种种罪行,指责韩国是【大魏宫廷】养不熟的【大魏宫廷】狼,不顾魏国一次次对其宽容,依旧不忘想要吞并魏国的【大魏宫廷】野心;而另一方面,魏国亦揭露了齐国的【大魏宫廷】‘罪行’,即齐国表面上对魏国臣服,但背地里却勾结‘不义之韩’,在私底下帮助韩国,将韩国打造的【大魏宫廷】一些军备运往楚国等等。

  值得一提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虽然在这份檄文中,魏国明确透露出他们已得知「韩齐楚」三国在背地里有所勾结的【大魏宫廷】事,但并未对楚国宣战,用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话说:还不是【大魏宫廷】时候。

  当晚,就当赵弘润准备在甘露殿安歇,打算再理一理这场战争的【大魏宫廷】战略思路时,忽然有内侍来报,说皇后芈姜带着几名宫女前来,正在殿外等候。

  一听这话,赵弘润立刻就叫大太监高和将芈姜请到了殿内。

  只见凤冠霞帔的【大魏宫廷】芈姜在迈步走入甘露殿的【大魏宫廷】内殿书房后,立刻就瞧见了一副悬挂在墙上的【大魏宫廷】中原各国地图,而她的【大魏宫廷】丈夫魏王赵润,此刻就站在这幅地图旁,神色略有些复杂地看着她。

  “都退下。”

  面无表情的【大魏宫廷】芈姜温声说道。

  “是【大魏宫廷】,皇后。”

  左右应声退下,唯有大太监高和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看了一眼赵润,见赵润点头示意,这才躬身退出书房,从外面轻轻将房门合上。

  “你怎么来了?”

  赵润走上前几步,同时朝着芈姜伸出了手。

  二人已是【大魏宫廷】多年的【大魏宫廷】夫妻,因此相处起来,倒也不像最初几年那样‘不诚实’——明明心中其实都有对方,却硬要装出不在意的【大魏宫廷】样子,甚至是【大魏宫廷】相互奚落、嘲讽。

  不过今日,双方都早已熟悉了彼此,比如说当赵弘润伸出手的【大魏宫廷】时候,芈姜亦配合地伸出了手。

  “嫌宫中有些闷,是【大魏宫廷】故出来走走,散散心,不知怎么,就走到了甘露殿……”芈姜轻声解释道。

  赵弘润微微一笑,故作不在意地问道:“当真是【大魏宫廷】无意间?”

  芈姜沉默了片刻,这才又说道:“除此之外,也是【大魏宫廷】听到了一些风声……”

  对于她的【大魏宫廷】话,赵弘润毫不意外。

  他不难猜测,芈姜此番肯定是【大魏宫廷】特地为楚国而来,或者说,是【大魏宫廷】为了她亲如兄长的【大魏宫廷】堂兄、楚王熊拓而来。

  “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大魏宫廷】人偷偷泄密给你的【大魏宫廷】?”

  赵弘润随口问道。

  听闻此言,芈姜眼眸中闪过几分紧张,连忙说道:“莫要去责怪那些人,是【大魏宫廷】我逼迫的【大魏宫廷】……”

  『以你的【大魏宫廷】性格,会去逼迫别人?』

  赵弘润嗤笑一声,不过倒也没有说破。

  说实话,他对此事并不意外,毕竟芈姜作为魏国的【大魏宫廷】皇后,地位超然,宫内自然少不了会有人对她通风报信,更别说按照祖制,就连内侍监也有一半受历代皇后节制,助其打理后宫。

  只不过,当代魏国皇后芈姜,性格比上代皇后王氏还要僻静,仿佛是【大魏宫廷】不食人间烟火,从来不管宫内的【大魏宫廷】事,以至于后宫这块,目前还是【大魏宫廷】由后妃羊舌杏在那里——至于秦少君嬴璎,也只是【大魏宫廷】在回到魏国的【大魏宫廷】时候彰显一下存在,一样是【大魏宫廷】懒得管事揽权的【大魏宫廷】人。

  这使赵润这一代的【大魏宫廷】后妃,彼此关系极为和谐融洽,简直是【大魏宫廷】史无前例。

  论其中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因为众女当年就一起住在肃王府,早就知根知底、相互熟络了,倒也不至于因为某些事而勾心斗角。

  “你是【大魏宫廷】在楚国而为难么?”

  沉默了半响后,芈姜忽然问道。

  赵弘润沉吟了片刻,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开口,大概是【大魏宫廷】吃不准芈姜的【大魏宫廷】来意。

  然而这时,芈姜却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当年你对我说,魏楚两国的【大魏宫廷】和睦可以持续二十年,让我颇为欢喜,不曾想,仅仅过了九年,魏楚两国就到了快兵戎相见的【大魏宫廷】地步……”

  “是【大魏宫廷】啊。”

  仿佛是【大魏宫廷】看到了芈姜眼中的【大魏宫廷】失落,赵润亦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别看二十几前楚国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曾频繁攻打魏国,且赵润也一度对这个人、甚至对这个国家恨之入骨,但事实上,数遍中原各国,赵润其实对楚国的【大魏宫廷】印象最好。

  这有多方面的【大魏宫廷】原因:

  首先,他是【大魏宫廷】在跟楚国的【大魏宫廷】战争中发迹的【大魏宫廷】:他在跟当时的【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战争中,初次打响「肃王」的【大魏宫廷】名气,使「魏公子润」这个名讳,首次进入世人的【大魏宫廷】眼中。

  其次,在那场战争胜利后,作为战败的【大魏宫廷】一方,暘城君熊拓这位他赵润日后的【大魏宫廷】大舅子,被赵润狠狠敲诈了一笔恰敬笪汗ⅰ慨财,而这笔恰敬笪汗ⅰ慨财,赵弘润后来大多数都用在了冶造局身上——没有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无私帮助’,冶造局发展的【大魏宫廷】速度绝没有那么快。

  其三,也是【大魏宫廷】因为暘城君熊拓跟平舆君熊琥,赵弘润在收编其战败的【大魏宫廷】军卒后,得到了第一支属于他的【大魏宫廷】班底军队「平暘军」——即商水军与鄢陵军的【大魏宫廷】前身。

  不夸张地说,正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无私’,才促成了「魏公子润」的【大魏宫廷】崛起。

  若非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话,可能赵润还是【大魏宫廷】那个名气仅仅局限于大梁王宫的【大魏宫廷】「八皇子」,很难成为名震天下的【大魏宫廷】「魏公子润」。

  至于其四,便是【大魏宫廷】身边的【大魏宫廷】女人了——皇后芈姜,正是【大魏宫廷】楚国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长女、暘城君熊拓的【大魏宫廷】堂妹。

  鉴于这种种原因,赵弘润对楚国的【大魏宫廷】印象还算蛮不错的【大魏宫廷】,至少在韩、齐、卫、鲁、楚、越等几个国家中,他最不希望为敌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楚国——除此之外,就算是【大魏宫廷】他六哥赵昭所在的【大魏宫廷】齐国,也得不到这种殊荣。

  大概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从楚国这边‘拿’的【大魏宫廷】东西太多,故而心中也有点不好意思。

  “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跟熊拓再次沙场相见……”

  赵润有些感慨地说道:“要是【大魏宫廷】楚国不曾得到鲁国的【大魏宫廷】技术与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富就好了……”

  似这些略显幼稚的【大魏宫廷】话,他也就是【大魏宫廷】跟芈姜这个枕边人说说。

  要知道,熊拓虽然脾气不好,但论志向抱负,并不逊色于赵润,再加上熊拓年幼时受到汝南君熊灏的【大魏宫廷】影响,亦具有贤君雄主的【大魏宫廷】潜力,似这等人物,怎么可能为了避免与魏国为敌,而放弃鲁国的【大魏宫廷】技术与齐国的【大魏宫廷】财富呢?——熊拓可不是【大魏宫廷】卫王费!

  “……对楚国宣战吧。”

  就在赵弘润感慨之时,芈姜冷不丁说道。

  由于太过于惊讶,赵弘润甚至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大魏宫廷】耳朵:对楚国宣战?这真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芈姜说出来的【大魏宫廷】话么?

  似乎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丈夫脸上的【大魏宫廷】吃惊之色,芈姜罕见地稍稍微笑了一下,随即缓缓将头埋在丈夫胸口,轻声说道:“我早就说过,自从家父被楚东的【大魏宫廷】人逼死之后,在我心中,楚国就已经死了……后来我希望魏楚两国和睦,也只是【大魏宫廷】因为熊拓公子,因为他有希望成为楚国的【大魏宫廷】王,仅此而已……”

  赵弘润轻轻握了握芈姜的【大魏宫廷】手,试探着问道:“你不担心我跟熊拓沙场相见?”

  芈姜抬起头来,眼中仿佛带着几分鄙夷:“你是【大魏宫廷】大魏的【大魏宫廷】王,他也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大魏宫廷】王,自古至今,几时见到两个国家的【大魏宫廷】君主沙场相见?”

  『那可不见得……』

  赵弘润的【大魏宫廷】嘴唇动了动,似乎想提及「齐王吕僖跟楚王熊胥」这对例子,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明智地放弃了。

  而此时,芈姜则继续说着她的【大魏宫廷】话:“……更何况,就算我阻止,你难道就肯听从?”

  “不会。”赵弘润摇了摇头。

  他不会为了任何人而损害整个国家的【大魏宫廷】利益,哪怕是【大魏宫廷】他深爱的【大魏宫廷】女人,因为他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王,他必须对整个国家,对所有的【大魏宫廷】子民负责。

  然而听了赵润这绝情的【大魏宫廷】话,芈姜非但没有失望,反而再次勾起嘴角微微笑了起来:“这才像是【大魏宫廷】我当年遇到那位「魏公子润」……”

  她轻轻抚摸着赵润的【大魏宫廷】脸庞,神色不禁有些恍惚。

  想当年她与赵润相识时,曾因为赵润对熊拓产生强烈杀机而动过杀心,当时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日后会成为她的【大魏宫廷】丈夫。

  将头轻轻埋在赵润胸口,芈姜低声恳求道:“请莫要在楚国做无谓的【大魏宫廷】杀戮,也请……莫要加害熊拓公子……”

  赵润轻轻拍了拍芈姜的【大魏宫廷】肩膀,宽慰道:“就像你说的【大魏宫廷】,国与国的【大魏宫廷】战争,哪有那么轻易就能抓到敌国的【大魏宫廷】君主?不过我可以保证,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军队,绝不会在楚国做无谓的【大魏宫廷】杀戮,并且,倘若侥幸抓到熊拓那混账,我也肯定将其分为上宾……”

  芈姜没有说话,只是【大魏宫廷】抱紧了赵润。

  当晚,二人干了个爽。

  很快地,魏国对韩、齐两国宣战的【大魏宫廷】消息,便传遍了整个中原。

  关于魏国对韩宣战,世人并不感到意外,毕竟韩国早已经对魏国宣战,而魏王赵润呢,他素来就是【大魏宫廷】一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大魏宫廷】强势君主。

  但是【大魏宫廷】魏国对齐国宣战,这却出乎了所有人的【大魏宫廷】意料?

  为什么是【大魏宫廷】齐国?!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无论是【大魏宫廷】韩王然还是【大魏宫廷】楚王熊拓,亦或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大魏宫廷】齐王吕白,对此都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他们感觉,自己似乎又被那赵润给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大魏宫廷】阅读体验。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正道潜龙  神级奶爸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山东布洛尔  深渊主宰  笔趣阁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贞观帝师  修真聊天群  房贷计算器  凡人修仙传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大魏宫廷  贞观帝师  圣墟  三寸人间  深渊主宰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房贷计算器  修真聊天群  深圳民升激光  三寸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