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197章:韩王然与魏王润 二合一

第197章:韩王然与魏王润 二合一

  二十几日后,也就是【大魏宫廷】在魏兴安九年的【大魏宫廷】六月初,韩王然收到了大将乐弈的【大魏宫廷】急信。

  当时,韩王然仍在忙着做战前统筹,为接下来与魏国的【大魏宫廷】这场硬仗做准备,却万万没有料到,魏国压根就没有进攻他韩国的【大魏宫廷】意思。

  “怎么会?!”

  在看到乐弈信中内容的【大魏宫廷】刹那,韩王然忍不住失神惊呼。

  他原以为乐弈的【大魏宫廷】加急书信,是【大魏宫廷】为了向他汇报前线的【大魏宫廷】噩耗——事实上,无论魏军强攻武安或者巨鹿,导致这两座城池陷落,韩王然都能接受,可现实却是【大魏宫廷】,魏国对攻打他韩国毫无兴趣。

  就如同韩将乐弈一样,韩王然亦立刻意识到了己方判断错了魏国的【大魏宫廷】战略意图,或者说,他们都被魏王赵润那一招虚虚实实的【大魏宫廷】伎俩给蒙骗了。

  “不、不……”

  韩王然微微摇着头喃喃自语,此时他忽然感觉心口仿佛一阵阵的【大魏宫廷】紧缩与绞痛,这让他感觉有些恍惚,好在右手及时地撑住了面前的【大魏宫廷】案几。

  “大王?!”

  在旁的【大魏宫廷】内侍,以及殿内方才正跟韩王然商议战争统筹的【大魏宫廷】丞相张开地,骇然看到他们韩国这位君主的【大魏宫廷】身形忽然摇晃一下,仿佛下一瞬间就要昏厥倒地。

  尽管韩王然自己及时用手撑住了案几,但依旧无法使殿内的【大魏宫廷】诸人放心下来。

  “大王?”

  “大王!”

  殿内的【大魏宫廷】诸人纷纷围了上来。

  面对着殿内诸人关切的【大魏宫廷】询问,韩王然摆了摆手,神色疲倦地伸手抹了抹额头。

  丞相张开地欲言又止,最终,他将目光落在韩王然手中那封书信上,他意识到,正是【大魏宫廷】这封书信,让他韩国君主的【大魏宫廷】精神大受打击。

  过了好一会,韩王然这才闷声说道:“都退下吧,让寡人……静一静。”

  殿内诸人面面相觑,最终不敢违抗君主的【大魏宫廷】命令,纷纷退离殿外。

  “大王……”丞相张开地张口欲言。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没说完,就被韩王然打断了:“丞相也暂且告退吧。”

  “……是【大魏宫廷】。”

  张开地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大魏宫廷】识趣地退出了殿外,使偌大的【大魏宫廷】殿堂中,就只剩下韩王然独自一人。

  四下无人,韩王然这才将目光重新投回摆在案几上的【大魏宫廷】那封书信,嘴角旁微微出现一抹自嘲、苦涩的【大魏宫廷】笑容。

  不得不说,魏王赵润这招「声东击西」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致命了,将韩国上下骗得团团转,让韩国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打造的【大魏宫廷】「武安--柏人--巨鹿防线」,以及后续对「邯郸北郡与巨鹿北郡本土战场」的【大魏宫廷】临战准备,全部变成了无用功。

  韩王然的【大魏宫廷】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案几上的【大魏宫廷】一份地图,那是【大魏宫廷】一份以他韩国邯郸北郡与巨鹿北郡为主的【大魏宫廷】地图,地图上非但清楚清楚地标记了当地的【大魏宫廷】地貌与河流,还有一个个特别的【大魏宫廷】记号,来应对分布在当地的【大魏宫廷】粮仓,以及关隘、堡垒、军营等一切原本用来对抗魏军入侵的【大魏宫廷】防御设施——这些,都是【大魏宫廷】韩国在近两年内,花了巨大精力与资金建造的【大魏宫廷】。

  还记得一炷香之前,当韩王然还未受到韩将乐弈的【大魏宫廷】紧急书信时,他还信心十足地对丞相张开地说,只要有这一道道防线在,纵使是【大魏宫廷】强大如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攻打到他韩国王都所在的【大魏宫廷】渔阳郡。

  而他韩国,亦能完美履行当年对楚国的【大魏宫廷】承诺,将魏国的【大魏宫廷】军队拖在北原,以便楚国趁机出兵,将强大的【大魏宫廷】魏国拉下中原霸主的【大魏宫廷】宝座。

  但一炷香之后,边境驻军主帅乐弈的【大魏宫廷】一封急信,彻底打破了韩王然对这场战争的【大魏宫廷】幻想:魏国欺骗了全中原!

  魏国根本就没打算进攻邯郸北郡与巨鹿郡!

  他韩国的【大魏宫廷】「武安--柏人--巨鹿防线」,将沦为一个笑话。

  “真不愧是【大魏宫廷】你……真不愧是【大魏宫廷】你……”

  脸上带着几许苦涩,韩王然喃喃自语,此时的【大魏宫廷】心中,涌现出一种强烈的【大魏宫廷】挫败感。

  这并非寻常的【大魏宫廷】挫败感,寻常的【大魏宫廷】挫败,不至于令韩王然如此沮丧,他心中的【大魏宫廷】挫败感,来源于他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战胜他的【大魏宫廷】宿敌魏王赵润。

  论统兵打仗,他不如赵润。

  论治国安民,他不如赵润。

  论勤勉持国,他不如赵润。

  好不容易促成了「韩齐楚三国联盟」,试图终结魏国称霸中原的【大魏宫廷】局面,结果却发现,他被魏王赵润欺骗了整整两三年。

  似这等在全方位任何事物上的【大魏宫廷】接连挫败,让韩王然难免感觉有种近乎「既生然、何生润」的【大魏宫廷】绝望。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曾经韩然对此深信不疑。

  但此时此刻,他却忍不住想要问问苍天:难道我并非其中的【大魏宫廷】‘斯人’么?为何天生韩然,却还要再生一个赵润?

  倘若上苍选择的【大魏宫廷】对象乃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赵润,那他此前在韩虎、韩武、韩庚等权臣的【大魏宫廷】逼迫下苦苦隐忍十余年,最终得偿所愿夺回王权的【大魏宫廷】这件事,又有什么意义?

  越想越感觉无法接受,韩然只感觉胸口一阵阵紧缩,兼之气闷燥热,让他隐隐有些喘不过起来,整个人憋地慌,就连脑门亦逐渐渗出了丝丝热水——这些都是【大魏宫廷】「急火攻心」的【大魏宫廷】征兆。

  忽然间,他感觉胸闷越来越严重,渐渐地无法呼吸。

  他想站起身来,却不曾想眼前一黑,左腿绊在面前的【大魏宫廷】那张案几上,让他整个人下意识地向前一倾,噗通一声摔倒在地,额角磕碰在王阶的【大魏宫廷】边角,顿时间鲜血直流。

  “大王!”

  殿外传来一声惊呼,随即,丞相张开地飞奔进来。

  原来,丞相张开地在走出殿外后,始终没有离开,就站在殿外等候着召见,毕竟以往几次韩王然因为魏王赵润而精神受挫时,每每都能很快振作起来,因此,张开地认为这次也不会例外。

  可没想到,他等了片刻,不见韩王然召唤他,却听到殿内传来噗通一声响动,就仿佛什么重物跌落在地。

  他偷偷朝着殿门内张望了一眼,这才骇然瞧见他韩国的【大魏宫廷】君主竟跌坐在地,脑门似乎鲜血直流。

  “大王?大王?”

  上前扶住韩王然,张开地一脸惊恐关切地连声询问,毕竟韩王然此时满脸鲜血的【大魏宫廷】模样实在过于吓人。

  不过相比较张开地的【大魏宫廷】惊恐与慌乱,韩王然倒是【大魏宫廷】很镇定——可能他还没反应过来,方才究竟为何会跌倒在地。

  片刻后,卫卿马括亦得知了消息,立刻带人赶来,一边封锁宫殿,勒令宫内的【大魏宫廷】内侍与宫女不得私下传论韩然跌倒的【大魏宫廷】事,一边则来到韩然身边,关切地询问。

  此时,宫内的【大魏宫廷】医师亦被召来,为韩然清理额头的【大魏宫廷】伤口,并询问韩王然跌倒的【大魏宫廷】原因。

  韩王然并非是【大魏宫廷】讳医之人,将方才的【大魏宫廷】生理感受告诉了那名宫医。

  那名老宫医在听完后用叹息的【大魏宫廷】语气说道:“大王,您这是【大魏宫廷】急火攻心所致,兼之长年积劳,心力不继……老朽早就劝告过大王,让大王好好调理。”

  老宫医的【大魏宫廷】语气有些埋怨,亦有些无奈。

  很多年轻人都是【大魏宫廷】这样,总是【大魏宫廷】仗着自己年轻力壮,忽视了保重身体,对于身体的【大魏宫廷】某些疲劳讯号视而不见,不肯听从老人的【大魏宫廷】劝告,似这些年轻人,往往不能长命。

  纵使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他韩国的【大魏宫廷】睿智的【大魏宫廷】君主,亦是【大魏宫廷】如此,虽然是【大魏宫廷】为了国家而日夜操劳,但似这般不肯听从他们宫医的【大魏宫廷】劝告,依旧强行透支精力,才导致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也就是【大魏宫廷】所谓的【大魏宫廷】气血不畅。

  气血不畅,再加上急火攻心,这才有今日之事。

  “今日之事,谁也不得外传!”

  在那名老宫医替自己包扎好额头的【大魏宫廷】创伤后,韩王然沉声叮嘱道,毕竟似这种事,那是【大魏宫廷】很容易会让韩国上下出现混乱的【大魏宫廷】。

  在眼下这种关键时刻,他韩国岂能再陷入内乱?

  坐在王座上,韩王然手扶额头,思考着接下来的【大魏宫廷】对策。

  尽管创口处已敷了药,但还是【大魏宫廷】能够感到隐隐作痛,更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刚才额角撞到台阶的【大魏宫廷】关系,以至于他此刻颇有些头昏脑涨,这严重妨碍了他的【大魏宫廷】思考,让原本就心情焦躁的【大魏宫廷】他,变得愈发焦躁。

  可能是【大魏宫廷】看出了些什么,丞相张开地轻声劝道:“大王,不若您先歇息……”

  『我哪有心思歇息?』

  韩王然瞥了一眼张开地,在忍着种种不适思索了半响后,沉声说道:“把赵卓叫来,寡人有要事嘱咐于他。”

  片刻后,士大夫赵卓来到殿中,见韩王然头上包裹着绷布,且绷布上隐隐渗透出血迹,大惊失色:“大王,您……”

  仿佛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卓的【大魏宫廷】心思,韩王然将两封刚刚亲笔所写的【大魏宫廷】书信递给身边的【大魏宫廷】内侍,叫内侍转交到赵卓手中,同时他口中说道:“你即刻带上这两封书信启程,一封书信交给巨鹿的【大魏宫廷】乐弈,另外一封,则前往魏国雒阳,交给魏王赵润。”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招招手又说道:“你上前来。”

  赵卓依言上前,见到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动作,会意地俯下身,以便韩王然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

  没想到这几句话,却让赵卓大惊失色,似惶恐般苦笑说道:“大王叫臣……挑衅魏国?”

  他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要知道,上一个挑衅魏国的【大魏宫廷】齐国使者田鹄,那可是【大魏宫廷】被魏王赵润当场命人砍下了首级的【大魏宫廷】。

  韩王然闻言沉默了片刻,倒不是【大魏宫廷】他感觉对不住赵卓,只是【大魏宫廷】他觉得,似这种粗浅的【大魏宫廷】激将法,未见得就能让魏王赵润中招,既然如此,赵润自然也不会被赵卓的【大魏宫廷】挑衅所激怒。

  只是【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他此刻头昏脑涨,实在是【大魏宫廷】想不出别的【大魏宫廷】办法了。

  与两年前惶恐于魏国攻伐他韩国时的【大魏宫廷】情况不同,眼下他迫切渴望魏国派兵攻打他韩国,而不是【大魏宫廷】攻打齐国,原因无非是【大魏宫廷】他韩国这边已做好了准备,至少能抗住魏国一阵子,可齐国,却根本扛不住魏国的【大魏宫廷】攻势。

  更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他韩国还不好出兵帮助齐国,因为若失去了本土作战的【大魏宫廷】优势,他韩国的【大魏宫廷】军队未必能按照之前的【大魏宫廷】预计,拖住魏国——这会全盘打乱「韩齐楚三国同盟」此前针对魏国而设的【大魏宫廷】战略方针。

  『……姑且就先这样安排吧。』

  韩然暗自说道。

  接了王令,赵卓自然不敢耽搁,于当日仓促启程,前往巨鹿城。

  在足足经历了二十余日的【大魏宫廷】车马劳顿后,赵卓终于在六月末抵达了巨鹿城,将韩王然的【大魏宫廷】书信交给了边境诸军的【大魏宫廷】主帅乐弈。

  当时,乐弈也顾不得与赵卓寒暄,当场拆开书信,与巨鹿守燕绉一同观瞧。

  正如他此前所猜测的【大魏宫廷】那样,韩王然在信中命他不惜一切代价挑衅魏军,务必引诱魏军展开进攻。

  看完这封信,乐弈与燕绉面面相觑,喜忧参半。

  喜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其实在当日派人向蓟城送出书信后,乐弈便已精准地判断出了韩王然的【大魏宫廷】决定,因此在当时的【大魏宫廷】第三日,就已经采取了种种措施,企图勾引邯郸、肥城两地的【大魏宫廷】魏国河内军与镇反军,希望能触怒魏军,叫魏军主动进攻,真正打响两国在足足对峙了三年后的【大魏宫廷】首仗。

  忧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国驻军在邯郸的【大魏宫廷】燕王赵润,以及驻军在肥城的【大魏宫廷】魏将庞焕,根本不理会乐弈的【大魏宫廷】挑衅,丝毫没有主动出击的【大魏宫廷】意思。

  更让乐弈、燕绉二人感觉郁闷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魏军竟然在邯郸、肥城等地构筑了一系列的【大魏宫廷】防御设施——这件事再次证明,魏国根本就没有出兵韩国的【大魏宫廷】意图!

  魏国,欺骗了全中原!

  由于韩使赵卓还急着前往魏国雒阳,因此并未在巨鹿城耽搁,只是【大魏宫廷】随便用了点饭菜,便立刻踏上了旅途。

  待等赵卓离开之后,乐弈与巨鹿守燕绉私底下商议对策。

  尽管韩王然命令他们想尽办法诱使魏韩两国边境的【大魏宫廷】魏军主动进攻他韩国,可奈何对面的【大魏宫廷】魏军不上钩,这可如何是【大魏宫廷】好?

  在沉思了片刻后,巨鹿守燕绉建议道:“魏将庞焕,此人冷静持重,不好对付,不如从赵疆那边下手……”

  听闻此言,乐弈微微点了点头。

  他也觉得,莽撞暴躁的【大魏宫廷】燕王赵疆,的【大魏宫廷】确要比冷静的【大魏宫廷】魏国老将庞焕更容易引诱。

  于是【大魏宫廷】,乐弈立刻唤来了部将罗武,在仔细叮嘱了几句后,命其立刻前往武安。

  罗武不敢耽搁,带了十几名骑兵,日夜兼程前往武安。

  巨鹿城距离武安并非很远,若是【大魏宫廷】骑马的【大魏宫廷】话,两日便可抵达,倘若加快速度,十几个时辰也就足够。

  因此在第二日的【大魏宫廷】黄昏前,罗武便抵达了武安,向武安守靳黈与上谷军的【大魏宫廷】主将许历,转述乐弈的【大魏宫廷】将令。

  在见到靳黈与许历后,罗武先出示了韩王然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

  韩王然给乐弈的【大魏宫廷】亲笔书信,大致可分两个要点:

  其一,授权乐弈全权处理前线的【大魏宫廷】战事,无论是【大魏宫廷】与魏国的【大魏宫廷】征战,还是【大魏宫廷】驰援齐国,都由乐弈来自行抉择。

  毕竟巨鹿至王都蓟城,最起码也要二十日,放在平日里还好,可若放在战争期间,这二十日的【大魏宫廷】延后,必然会导致延误战机。

  因此,韩王然必须授予乐弈这个特殊权力。

  而反过来说,也只有得到这份特殊的【大魏宫廷】权限,乐弈才能在来不及请示蓟城、请调王令的【大魏宫廷】情况下,指挥边境的【大魏宫廷】其余几支韩军。

  其二,即韩王然命令乐弈等驻军边境的【大魏宫廷】将领,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引诱魏军开战,让局势重新回归到「韩齐楚三国」此前为了针对魏国而预设的【大魏宫廷】战略方阵上——简单地说,就是【大魏宫廷】由韩国负责吸引魏国的【大魏宫廷】主力,为楚国创造有利的【大魏宫廷】局面。

  “靳黈、许历,谨遵王令!”

  在看罢韩王然的【大魏宫廷】书信后,靳黈、许历二将朝着蓟城的【大魏宫廷】方向拱手抱拳,拜了一拜。

  随即,靳黈便询问罗武道:“不知乐弈将军有何计策?”

  只见罗武抱了抱拳,正色说道:“将军希望靳黈将军立刻率军攻打邯郸……”

  听闻此言,靳黈微微皱了皱眉,有些迟疑地说道:“乐弈将军是【大魏宫廷】希望通过夺回邯郸来激怒魏国么?只是【大魏宫廷】……”

  他心中颇有些尴尬与羞愧。

  原因就在于,他对攻陷邯郸一事实在没什么把握。

  要知道,虽说魏国的【大魏宫廷】河内军,相比较商水军、鄢陵军、镇反军、魏武军这几支劲旅,其实也谈不上是【大魏宫廷】什么强师,但河内军的【大魏宫廷】作风却很硬气——纵使是【大魏宫廷】新入伍的【大魏宫廷】新兵,亦延续了曾经几乎全军覆没在山阳的【大魏宫廷】初代山阳军士卒的【大魏宫廷】刚烈,在作战时非常悍勇,这从近两年来邯郸、武安两座城池间哨骑与斥候的【大魏宫廷】搏杀就能看出来。

  那当真是【大魏宫廷】讲究血还血、以牙还牙的【大魏宫廷】强硬之师,单凭靳黈麾下的【大魏宫廷】邯郸军,纵使有许历的【大魏宫廷】上谷军帮衬,恐怕也难以有所突破。

  但不可否认,燕王赵疆可能的【大魏宫廷】确是【大魏宫廷】‘挑拨’魏军主动采取攻势的【大魏宫廷】唯一突破口,毕竟另外两名魏国将领,即庞焕、屈塍二人,那可要比燕王赵疆这等莽夫难缠地多。

  但将令难违,既然韩王然已授权乐弈全权总督国境这边的【大魏宫廷】一概战事,那么,靳黈、许历等人也唯有听从乐弈的【大魏宫廷】命令。

  在跟上谷守许历对视一眼后,靳黈沉吟道:“请转告乐弈将军……且给我武安些许时间筹备,唔,五日吧,五日之后,我武安会按照乐弈将军的【大魏宫廷】命令,尝试对邯郸用兵。”

  罗武点点头,带着靳黈的【大魏宫廷】话,即刻返回前往巨鹿城。

  待等罗武离开之后,上谷守许历忍不住苦笑道:“对邯郸施压,这谈何容易……”

  也难怪许历都忍不住抱怨,因为他们近两年的【大魏宫廷】准备与安排,完全都是【大魏宫廷】作为防守方而准备的【大魏宫廷】,就比如军中的【大魏宫廷】士卒的【大魏宫廷】日常操练,主要也是【大魏宫廷】以守城为主,如今突然叫他们主动进攻邯郸,哪怕进攻邯郸的【大魏宫廷】主要目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为了挑衅魏将赵疆,诱使其罔顾其魏国君主赵润的【大魏宫廷】王令而擅自进攻韩国。

  “姑且……尽力而为吧。”

  靳黈对许历说道。

  不得不说,魏国突然调转枪头,弃韩国而攻齐国,这一招「声东击西」,着实是【大魏宫廷】彻底打乱了韩国的【大魏宫廷】战略方针,甚至于影响到了前线韩军将领对于这场仗的【大魏宫廷】信心。

  五日之后,也就是【大魏宫廷】七月初,就当武安守许历与上谷守许历准备尝试出兵进攻邯郸的【大魏宫廷】前后,韩国的【大魏宫廷】使臣赵卓,亦抵达了魏国的【大魏宫廷】大梁,此后在大梁换乘了前往雒阳的【大魏宫廷】船只,并于两日后抵达了魏国的【大魏宫廷】新都雒阳。

  韩使赵卓来到雒阳的【大魏宫廷】消息,立刻就传到了魏王赵润耳中。

  对此赵润并不惊讶,因为对于赵卓的【大魏宫廷】来意,他心中多少已有些猜测。

  七月初七,韩使赵卓在雒阳城内的【大魏宫廷】驿馆沐浴更衣之后,便来到王宫,恳请求见魏王赵润。

  赵润也并未因为目前魏韩两国的【大魏宫廷】敌对而为难赵卓,依旧按照之前的【大魏宫廷】规格,在垂拱殿接见了赵卓——以一副勤勉君主的【大魏宫廷】做派。

  相比较以往几次出使魏国,这一次,韩使赵卓明显有些紧张踌躇,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此前前来求见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激怒’这位君主——他不敢保证,盛怒的【大魏宫廷】赵润会如何对待他。

  亦或是【大魏宫廷】说,他的【大魏宫廷】下场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会跟当年的【大魏宫廷】齐使田鹄一样。

  可即便如此,韩使赵卓依旧鼓起勇气,在垂拱殿嘲讽那位魏国君主:“……魏王陛下弃我大韩而攻齐国,莫非是【大魏宫廷】忌惮我国众志成城?!既然如此,贵国何不立刻承认战败,制裁引发两国争执的【大魏宫廷】那些商贾?”

  对于韩使赵卓这种反咬一口似的【大魏宫廷】言论,纵使是【大魏宫廷】殿内的【大魏宫廷】宦官听了都感觉心中气愤,但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脸上却并无丝毫恼怒,甚至于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赵润很清楚,韩使赵卓之所以表现地如此反常,原因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他魏国打乱了韩国此前的【大魏宫廷】战略部署。

  他笑眯眯地问道:“赵卓,你这次来得很急促么?朕怎么感觉,你跟上次赴魏时相比,消瘦了不少?”

  冷不丁听到这句询问,韩使赵卓愣了愣。

  不过事实上,赵润的【大魏宫廷】猜测还真没错,以往像韩晁、赵卓等人从蓟城赶赴魏国,大概需要两个月,但是【大魏宫廷】这次,由于情况紧急,赵卓日夜兼程,将旅程所需的【大魏宫廷】时间缩短到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大魏宫廷】日夜兼程,怕是【大魏宫廷】让他足足瘦了近十斤,整个人看起来也极为憔悴。

  “这次确实有些仓促……”

  说了半截,赵卓忽然意识到不对:我说这个做什么?

  于是【大魏宫廷】,他又立刻改口:“在下的【大魏宫廷】事,无关轻重,魏王陛下,您下令攻打齐国……”

  然而他的【大魏宫廷】话还没说完,就被魏王赵润笑眯眯地打断了:“是【大魏宫廷】韩然叫你来的【大魏宫廷】吧?得知我大魏进攻齐国,他很焦急么?”

  赵卓闻言面色一滞,深吸一口气企图将话题兜回来:“魏王陛下,眼下说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贵国……”

  “那都是【大魏宫廷】小事。”

  魏王赵润摆摆手打断了赵卓的【大魏宫廷】话,笑着问道:“说起来,自邯郸一别,就不曾见再到贵国君主,数一数差不多也快九年了,朕心中也怪想念的【大魏宫廷】……”

  说到这里,他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大魏宫廷】精芒。

  “……他,最近好么?”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深渊主宰  努努书坊  山东布洛尔  深圳民升激光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修真聊天群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开天录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博易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开天录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都市奇门医圣  山东布洛尔  谎话大王  谎话大王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正道潜龙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三寸人间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