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 第235章:顾虑 二合一

第235章:顾虑 二合一

  “弃守大梁?天呐,杨尚书,您到底在说什么?”

  在雒阳王宫的【大魏宫廷】宣政殿内,兵部尚书陶嵇瞪大眼睛看着户部尚书杨宜,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大梁,那可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大魏宫廷】旧都!”

  “陶尚书所言我都知晓……”户部尚书杨宜耐着性子说了一句,旋即,见陶嵇依旧瞪大眼盯着自己,他亦有些恼火,愤愤地说道:“难道我就是【大魏宫廷】由衷希望放弃大梁么?可是【大魏宫廷】陶尚书,此番讨伐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军队,那可比当年五方势力进犯我大魏时更甚啊!……据初步估测,楚国此番出动士卒百万,齐国军队近二十万、鲁国军队十五万、越国军队五万,单单各国的【大魏宫廷】正军,就已高达八十万,再加上六十余万粮募兵,总兵力将近一百五十万!……而我大魏国内,目前还有多少兵力可用?大梁常驻两万禁卫军,我雒阳这边五万禁卫军,纵使朝廷立刻颁发征兵令,满打满算也很难聚拢二十万兵力,而对面的【大魏宫廷】诸国联军,却有将近一百五十万!……如此兵力悬殊的【大魏宫廷】战争,如何能取胜?”

  “……”兵部尚书陶嵇哑口无言。

  尽管他很不满户部尚书杨宜那还未开战就断言无法战胜这场仗的【大魏宫廷】消极态度,但他亦无力反驳杨宜口中所述的【大魏宫廷】道理——二十万与一百五十万,这两个数字之间的【大魏宫廷】差距实在太大了。

  见兵部尚书陶嵇似乎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户部尚书杨宜放缓了声音,环顾殿内的【大魏宫廷】诸位大臣,沉声说道:“诸位同僚,绝非杨某贪生怕死,杨某只是【大魏宫廷】觉得,眼下正值我大魏国危,我等应当更为慎重,莫要贸然进兵……我仍然坚信,我大魏势必能取得最后的【大魏宫廷】胜利!但是【大魏宫廷】在最终胜利来临之前,我等必须忍耐、必须克制,等待我大魏征讨韩国的【大魏宫廷】三十余万精锐在达成了覆亡韩国的【大魏宫廷】目的【大魏宫廷】后,挥军南下回援……”

  听闻此言,吏部尚书郑图亦点头说道:“杨尚书所言极是【大魏宫廷】,我国的【大魏宫廷】精锐,目前并不在国内……哦,郑某并非是【大魏宫廷】说陛下的【大魏宫廷】判断有误,在下至今仍然坚信,陛下的【大魏宫廷】战略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大魏宫廷】,唯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垮韩国,方可释放我大魏半数以上的【大魏宫廷】精锐。只是【大魏宫廷】世事无常,谁也不会想到,诸国联军汇合的【大魏宫廷】速度居然如此迅捷……”

  他偷偷看了一眼坐在王位上的【大魏宫廷】魏王赵润,见后者仍然是【大魏宫廷】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大魏宫廷】战报,这才继续往下说道:“鉴于我大魏目前势弱,国内兵力严重不足,我认为,我大魏应当听取杨尚书的【大魏宫廷】建议,暂且放弃大梁,固守成皋关与伊阙关,只要这两座关隘确保不失,纵使诸国联军多达一百五十万,亦难以攻打至三川郡……”

  在一阵短暂的【大魏宫廷】沉默过后,工部尚书孟隗皱着眉头开口说道:“郑大人,退守成皋、伊阙,无异于将梁郡、将颍水郡,甚至是【大魏宫廷】目前尚未沦陷的【大魏宫廷】商水郡,将这我大魏的【大魏宫廷】半壁疆域,通通拱手让给了诸国联军……别的【大魏宫廷】孟某暂且不说,我就问,大梁学宫怎么办?冶城怎么办?王陵怎么办?”

  他这一连三个反问,亦问得杨宜、郑图等人哑口无言。

  是【大魏宫廷】啊,大梁并非单单只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大魏宫廷】旧都那么简单,在那座城池附近,还有魏国最繁华的【大魏宫廷】军民两用河港「博浪沙」,还有已渐渐成为中原文化汇聚中心的【大魏宫廷】「大梁学宫」,甚至于,就连冶造本署所属的【大魏宫廷】「冶城」,亦坐落在大梁西南。

  更要命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大梁城外东北的【大魏宫廷】群山中,还有魏国王族姬赵氏的【大魏宫廷】王陵,安葬着魏国历代君主,以及有功于国家社稷的【大魏宫廷】功臣。

  难道,要将这一切全部放弃么?

  “不!”礼部尚书杜宥面色发白地失声喊道,引得殿内诸大臣纷纷转过头来。

  方才,当孟隗提到博浪沙河港的【大魏宫廷】时候,杜宥的【大魏宫廷】面色并没有改变。

  而当孟隗提到「冶城」的【大魏宫廷】时候,这位老臣的【大魏宫廷】面色就难免稍微抽搐了几下,毕竟在场的【大魏宫廷】人都清楚,虽说他们的【大魏宫廷】君主赵润才是【大魏宫廷】领导魏国逐渐走向今日这般强盛的【大魏宫廷】原因,但不可否认,冶造局从中贡献了许多力量,朝廷六部二十四司,再没有其他任何一个部府、一个司署,及得上冶造局对国家的【大魏宫廷】贡献——但最终,杜宥咬了咬牙,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吱声。

  旋即,待孟隗提到大梁学宫时,杜宥面色有些发白,再次咬牙、默不作声。

  一直到孟隗提到「大梁城外的【大魏宫廷】王陵」,杜宥这位对国家、对王室忠心耿耿的【大魏宫廷】老臣,再也忍不住了。

  那可是【大魏宫廷】王陵啊!

  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历代先君的【大魏宫廷】安息之地啊!

  岂能容忍其他国家的【大魏宫廷】兵卒肆意破坏?

  万一破坏了王陵……

  杜宥不敢想象,他只知道,倘若果真发生了那样的【大魏宫廷】悲剧,他们这一代的【大魏宫廷】魏臣,将会被钉在耻辱之柱上,纵使他日步入九泉,他们的【大魏宫廷】祖祖辈辈,将会羞耻于承认他们为自己的【大魏宫廷】后嗣,他们的【大魏宫廷】名讳,将会以耻辱的【大魏宫廷】方式留在史书之上。

  尽管杜宥如今年事已高,别说祖父辈、就连父辈亦早已过世了十几二十年,但此时此刻,他仿佛能感受到一种错觉——即祖辈、父辈的【大魏宫廷】英魂,愤怒地在耳边咆哮:竖子,你焉敢坐视不顾,使发生那般之事?!

  “杜大人?”

  “杜大人?”

  在礼部尚书杜宥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左右的【大魏宫廷】官员连忙扶住这位老大人。

  而此时,吏部尚书郑图仍在辩解着:“大梁学宫可以搬迁至洛阳……冶城亦同样,至于大梁城外的【大魏宫廷】王陵,具体位置仅仅只有宗府得知,诸国联军又岂会知晓?前往打搅我大魏历代先君的【大魏宫廷】长眠?”

  “万一呢?”兵部尚书陶嵇忍着气说道:“再说大梁学宫与冶城,大梁学宫暂且不说,且说冶城……冶造总署在冶城经营了十几年,岂能说搬迁就可搬迁的【大魏宫廷】?冶城库藏内的【大魏宫廷】那些技术文献,乃是【大魏宫廷】我大魏无数匠人的【大魏宫廷】心血,难道要为此毁之一炬么?那可是【大魏宫廷】……”

  说到这里,他的【大魏宫廷】声音忽然戛然而止,旋即,整座宫殿亦立刻寂静了下来,简直落针可闻。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魏国的【大魏宫廷】君主赵润,此时已经看罢了从前线送回来的【大魏宫廷】那些战报,缓缓地站了起来。

  不得不说,赵润在魏国的【大魏宫廷】威势确实无人可及,他只是【大魏宫廷】从王位中站了起来,并未有任何表示,就惊地殿内的【大魏宫廷】诸大臣立刻停止了争吵,纷纷低下头,不敢复言。

  但是【大魏宫廷】,魏王赵润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示,他只是【大魏宫廷】将手中的【大魏宫廷】那几份战报随手丢在龙案上,旋即缓缓地走向了殿门处。

  “陛、陛下……”

  待等赵润即将走到大殿门口时,礼部左侍郎朱瑾终于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您哪里去?”

  只见赵润停下脚步,回头淡淡说道:“诸爱卿接着争吵,朕出去走走。……不用送了。”

  说罢,他带着大太监高和,头也不回地迈出了大殿。

  见此,殿内的【大魏宫廷】六部尚书与左右侍郎们,面面相觑。

  尽管在说这番话时,赵润的【大魏宫廷】脸上犹带着几分淡淡的【大魏宫廷】笑容,但不知为何,看着这份笑容,殿内诸大臣却感觉心头一阵乱跳。

  负背双手、沉默寡言,赵润一路缓缓走到了甘露殿,来到了他平日里最常呆的【大魏宫廷】书房。

  期间,大太监高和频频侧目观瞧面前这位君主,他感觉地出来,虽然这位君主暂时并未表现出来,但事实上,这位君主的【大魏宫廷】心中恐怕是【大魏宫廷】早已被怒火所填满。

  事实证明,大太监高和的【大魏宫廷】判断分毫不差,只见赵润在回到书房后,负背双手站在书桌前,立了大概有十几息的【大魏宫廷】工夫,旋即,就看到他忽然伸手操起了书桌上的【大魏宫廷】一只镇纸玉蟾,将其狠狠地砸向墙上,只听啪地一声,那只价值不菲的【大魏宫廷】墨玉玉蟾,当即裂成数块。

  “噗通——”

  大太监高和以及殿内的【大魏宫廷】几名小太监,立刻跪倒在地,用略显颤抖的【大魏宫廷】声音劝说道:“陛、陛下息怒。”

  而此时,赵润则恶狠狠地喘着气,旋即,又深深地吸了口气,逐渐将心情平复了下来。

  “收拾一下。”

  赵润淡淡吩咐道,旋即便走到书房内的【大魏宫廷】一张躺椅上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是【大魏宫廷】,陛下。”

  大太监高和暗自松了口气,立刻用眼神示意殿内的【大魏宫廷】小太监。

  那几名小太监的【大魏宫廷】动作很麻利,片刻工夫就将砸碎的【大魏宫廷】玉蟾碎片扫走了,并且,又捧来了一只几乎一模一样的【大魏宫廷】墨玉质地的【大魏宫廷】玉蟾镇纸,摆在书桌上原来的【大魏宫廷】位置。

  书房内,很快就归于平静,就仿佛赵润方才的【大魏宫廷】失态全然不曾发生过。

  但只有赵润自己才最清楚,方才他几乎快气炸了。

  并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诸国联军攻陷了半壁颍水郡,顺势进逼大梁,也不是【大魏宫廷】因为诸大臣在宫殿内争吵不休,他只是【大魏宫廷】无法释怀于自己的【大魏宫廷】判断失误而已。

  「先覆亡韩国、释放大魏半数以上的【大魏宫廷】精锐」,这个策略总得来说是【大魏宫廷】没错的【大魏宫廷】,毕竟这也是【大魏宫廷】他魏国唯一一个能化被动为主动的【大魏宫廷】机会——反之,若继续跟韩国僵持,那才是【大魏宫廷】万劫不复。

  赵润唯一的【大魏宫廷】失误就在于,他错误地估计了以楚国为首的【大魏宫廷】诸国联军的【大魏宫廷】反应速度。

  事实上,就连他也想不通,此前明明按部就班攻打他魏国的【大魏宫廷】楚水君,怎么突然间就加快了进攻的【大魏宫廷】力度呢?就仿佛……对方已经得知他魏国的【大魏宫廷】精锐目前大多都已投入对韩国的【大魏宫廷】战争。

  按理来说,楚水君不至于这么快就得知韩国那边的【大魏宫廷】战况才对。

  按照此前赵润的【大魏宫廷】预估,楚水君最起码得三个月左右才会得知他魏国倾尽兵力攻打韩国的【大魏宫廷】消息,介时,就算楚水君立刻聚拢诸国联军,猛攻他魏国,也得在半年后左右才能攻打到大梁一带。

  倘若真是【大魏宫廷】那样,那诸国联军就基本上已经可以判定战败了。

  介时,他魏国那三十几万攻韩精锐,可在覆亡韩国后转头攻打齐国,借助得胜之势,直接将齐国也攻灭。

  旋即,顺势攻灭鲁国。

  齐鲁一旦覆亡,诸国联军必定四分五裂,并且,没有了齐国的【大魏宫廷】支持,单凭楚国依旧薄弱的【大魏宫廷】农业基础,根本无法长期维持百万大军,再加上三十几万精锐魏军在相继覆亡齐鲁两国之后,顺势南下攻打楚国的【大魏宫廷】王都寿郢,到时候,纵使楚水君已率领百万大军攻到大梁,也必将陷入进不得、退亦不得的【大魏宫廷】尴尬局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步上当年楚寿陵君景舍的【大魏宫廷】后尘。

  然而,现实却给赵润开了一个天大的【大魏宫廷】玩笑:以楚国为首的【大魏宫廷】诸国联军军队,居然提前了将近半年就堪堪打到了他魏国的【大魏宫廷】梁郡,这几乎是【大魏宫廷】全盘破坏了赵润此前制定的【大魏宫廷】后续战略。

  但正所谓大错已经铸成,哪怕再后悔、再懊恼亦无济于事,因此,在砸了一件价值不菲的【大魏宫廷】墨玉玉蟾发泄了心中的【大魏宫廷】郁闷之后,赵润立刻就冷静下来,躺在平日里喜爱的【大魏宫廷】那张躺椅上,思考着对策。

  救援大梁这是【大魏宫廷】必须的【大魏宫廷】,那座旧都承载了他赵润诸多美好或不美好的【大魏宫廷】回忆,岂能容忍诸国的【大魏宫廷】军队肆意妄为?

  甚至于,赵润已经想好,他要御驾亲征——既然是【大魏宫廷】他犯下的【大魏宫廷】疏忽,那就理当由他来弥补!

  缓缓睁开眼睛,赵润瞥了一眼墙上的【大魏宫廷】字画。

  甘露殿的【大魏宫廷】书房,经常悬挂有许多赵润的【大魏宫廷】娱乐之作,比如说摹敬笪汗ⅰ壳副让朝中大臣们颇感啼笑皆非的【大魏宫廷】‘金玉之言’:生鱼忧患、死鱼安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再比如,龙飞凤舞地写就一个「咸」字挂在墙上,取代了原本霸气的【大魏宫廷】「魏」字挂在墙上,且字画下面还备有小注:我还能更咸。

  似这些魏王赵润闲着没事的【大魏宫廷】自娱自乐之作,在甘露殿内有许许多多。

  想来世人没有多少人敢想象,在魏王赵润的【大魏宫廷】书房内,竟充斥着这种不正经的【大魏宫廷】书画。

  当然,除了这些不正经的【大魏宫廷】书画,甘露殿内亦有正经到发人深省的【大魏宫廷】字画,就比如说,先王赵偲亲笔所写的【大魏宫廷】一幅字:天子守国门、君主死社稷。

  而此刻赵润睁眼所瞥向的【大魏宫廷】,正是【大魏宫廷】这幅他父王赵偲留下的【大魏宫廷】墨宝,上面写着他当年的【大魏宫廷】豪言——不过被先王赵偲稍稍改动了一个字。

  『天子守国门、君主死社稷。』

  闭上眼睛,赵润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

  忽然间,他站起身来,迈步走向殿外。

  见此,大太监高和吓了一跳,连忙赶了上去,不过却不敢询问这位君主的【大魏宫廷】去向,毕竟他也摸不准,这位君主此刻的【大魏宫廷】心情如何。

  大概一炷香工夫后,赵润便来到了宫中的【大魏宫廷】凝香宫。

  雒阳王宫的【大魏宫廷】凝香宫,虽说是【大魏宫廷】仿造大梁王宫的【大魏宫廷】凝香宫所建,但说到底也只是【大魏宫廷】借了一个名而已,并不会给予赵润带来多少回忆——这让居住在这座宫殿内的【大魏宫廷】苏妃感到挺遗憾的【大魏宫廷】,她其实更愿意沿用大梁王宫的【大魏宫廷】凝香宫内那些陈旧的【大魏宫廷】家具,毕竟那些陈旧的【大魏宫廷】家具与摆设,承载着沈太后与赵润、赵宣母子十几年的【大魏宫廷】回忆,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大梁王宫的【大魏宫廷】凝香宫内的【大魏宫廷】家具,并没有因为迁都而搬到雒阳王宫来。

  待等赵润来到凝香宫时,苏苒正在亲手帮女儿赵楚梳着头发,脸上洋溢着对女儿的【大魏宫廷】宠溺。

  虽然没能给赵润生下一个儿子,这让她感到很遗憾,但鉴于夫君似乎更溺爱女儿,这份遗憾倒也能稍稍减轻几分。

  “陛下驾到。”

  随着大太监高和的【大魏宫廷】一声通唱,殿内的【大魏宫廷】苏苒母女与在旁的【大魏宫廷】宫女们,皆感到十分意外。

  待等赵润迈步走入内殿时,苏苒牵着女儿赵楚的【大魏宫廷】手,领着一干宫女跪迎圣驾:“臣妾恭迎陛下。”

  “免了这些俗礼吧。”赵润摆摆手,旋即蹲下身。

  “爹爹。”

  此时赵楚已挣脱母亲的【大魏宫廷】手,几步蹦到赵润怀中,被这位父亲抱了起来。

  旋即,她被父亲故意用下颌的【大魏宫廷】胡须扎着小脸,痒地咯咯直笑。

  用深爱的【大魏宫廷】目光看着眼前这对父女,苏苒柔声问道:“陛下,您怎么来了?”

  “朕不能来么?”

  赵润一边逗着女儿,一边笑着对苏苒说道:“唔,朕决定今日一家人聚一聚,就在你的【大魏宫廷】凝香宫吧,回头将母后也请来。”

  苏苒颇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道:“今日莫非是【大魏宫廷】什么特殊的【大魏宫廷】节日么?”

  她感到很纳闷,她在宫内呆了那么多年,可从未听过过今日是【大魏宫廷】什么特殊的【大魏宫廷】节日。

  见此,赵润笑着说道:“莫要瞎猜了,只是【大魏宫廷】朕心血来潮罢了。……你叫人去张罗吧,另外,派人到几座宫殿,将她们请来。”

  他口中的【大魏宫廷】她们,无疑指的【大魏宫廷】就是【大魏宫廷】皇后芈姜以及赢璎、乌娜、羊舌杏、赵莺、赵雀等诸女。

  “是【大魏宫廷】,臣妾遵命。”

  苏苒盈盈一礼,当即派人去宫内知会众女。

  大概半个时辰后,就见皇后芈姜以及赢璎、乌娜、羊舌杏、赵莺、赵雀等几女陆续赶来,有儿女的【大魏宫廷】带着儿女一同前来,尚未诞下儿女的【大魏宫廷】赵莺、赵雀姐妹,则只是【大魏宫廷】孤身结伴而来。

  “今日这是【大魏宫廷】怎么了?”

  穿着雍容华贵的【大魏宫廷】赵莺在来到赵润后,懒洋洋地问道:“这不年不节的【大魏宫廷】。”

  曾经的【大魏宫廷】赵莺,俨然就是【大魏宫廷】一朵带刺的【大魏宫廷】玫瑰,艳丽之下包裹着危险的【大魏宫廷】气息,但自从萧鸾被诛之后,这个女人都仿佛是【大魏宫廷】卸下了千斤重担似的【大魏宫廷】,逐渐就堕落了,非但对夜莺不像从前那样上心了,纵使是【大魏宫廷】一方水榭,也渐渐不管不顾了,简直比赵润还要慵懒。

  其实不光是【大魏宫廷】赵莺,齐聚至此的【大魏宫廷】诸女对此都很纳闷,因为平常,她们除了特殊节日,否则只有每月的【大魏宫廷】初一或者十五才会聚在一起——指的【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赵润将她们聚在一起,而并非她们这些姐妹自己相聚。

  “无事,只是【大魏宫廷】朕心血来潮,想聚一聚而已。”

  赵润微笑着说道。

  听闻此言,赵莺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魏宫廷】男人,旋即意味不明地说道:“您是【大魏宫廷】陛下嘛,一言决之。”

  “这是【大魏宫廷】在讽刺我么?”赵润笑着问道。

  “臣妾哪敢呀。”赵莺言不由衷地哼哼道。

  此时,妹妹赵雀来到赵润身边,悄悄地对后者道出了原因:原来,当凝香宫的【大魏宫廷】宫女奉命去知会赵莺时,赵莺这个慵懒的【大魏宫廷】女人还赖在床榻上尚未起身,无缘无故地被吵醒,也难怪她心情不好。

  得知此事后,赵润恍然大悟,故意说道:“知道就好!朕乃魏君,国事、家事,皆可一言决之……朕就罚你,在今日的【大魏宫廷】家宴中亲手烧制一道菜肴,若是【大魏宫廷】不可口,哼哼!……两罪并罚!”

  “你……”赵莺气地身体发抖,但在深深看了一眼赵润后,她气哼哼地说道:“待会我亲手烧制一尾鱼,但愿鱼刺能扎死……唔,哼!”

  不知为何,她在最后忽然收口了。

  殿内诸女相视一眼,皆捂着嘴偷笑,但她们的【大魏宫廷】眼眸中却带着几分忧虑。

  她们太熟悉自己的【大魏宫廷】男人了,因此,纵使赵润一字都未提,她们亦能隐隐察觉到,自己丈夫心中的【大魏宫廷】忧愁与烦恼——虽然不知具体什么情况。

  随后,诸女们开始商量今日的【大魏宫廷】家宴由谁来展示这方面的【大魏宫廷】手艺,毕竟谁也不希望在家人面前丢脸。

  唯独皇后芈姜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倒不是【大魏宫廷】其他诸女联手排挤芈姜,原因是【大魏宫廷】谁也不敢让芈姜走上灶台,天晓得会发生什么事?万一这位皇后烹出什么蝎子、毒蛇、蜈蚣之类的【大魏宫廷】,谁敢动筷?

  见自己被姐妹们被排除了,芈姜也不生气,她也能理解,毕竟也不是【大魏宫廷】所有人都能接受她的【大魏宫廷】某点观点——这些人不懂得蝎子、毒蛇、蜈蚣这些看似吓人实则对人大有裨益的【大魏宫廷】美味,那是【大魏宫廷】她们的【大魏宫廷】损失。

  “喂,你来一下,我有话想问你。”

  趁着诸女没注意,芈姜悄悄拉了拉赵润的【大魏宫廷】衣袖。

  赵润会意,遂带着芈姜走到了殿外的【大魏宫廷】走廊转角。

  “怎么了?”他问道。

  只见芈姜直直看了赵润半响,低声问道:“是【大魏宫廷】因为楚国军队的【大魏宫廷】事吗?”

  “什么?”赵润故作不解。

  但是【大魏宫廷】旋即他就忽然想到,在芈姜面前隐瞒毫无意义,毕竟芈姜作为他魏国的【大魏宫廷】皇后,也管着半个内侍监,怎么可能丝毫消息也收不到。

  想到这里,赵弘润点了点头:“楚军……不,应该说是【大魏宫廷】楚齐鲁越四国的【大魏宫廷】联军,比朕预测的【大魏宫廷】更早逼近大梁……”

  “情况很不妙么?”芈姜问道。

  “很不妙。”赵润点点头。

  见此,芈姜抬起头看着赵润,又问道:“是【大魏宫廷】故,你是【大魏宫廷】准备亲征?”

  “……”

  赵润惊讶地看着芈姜,看着这个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心思的【大魏宫廷】女人。

  就在他犹豫着正准备询问芈姜是【大魏宫廷】否会阻止他时,却见芈姜罕见地露出了笑容。

  “倘若你是【大魏宫廷】想问我,是【大魏宫廷】否会阻止你,放心吧,我不会的【大魏宫廷】。”

  她轻轻将头埋在赵润胸口,温柔地说道。

看过《大魏宫廷》的【大魏宫廷】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章丘丰源机械有限公司  深渊主宰  上海松夏减震器有限公司  三寸人间  郑州卧龙游乐设备  河南省煤科院科明机电  凡人修仙传  圣墟  白袍总管  修真聊天群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上海若豪真空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民升激光  山东布洛尔  点点美容科技有限公司  修真聊天群  大魏宫廷  神级奶爸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山东银箭数控设备制造有限公司